恐怖殡仪馆

《恐怖殡仪馆》第1章剥死人皮 俗话说:人穷志短。 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人穷到一定份儿上,志气梦想什么的就会抛到九霄云外,只要能混口饭吃,什么工作都会去做。 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因为我就是这么一个人穷志短的家伙。 我叫凌余,大学毕业之后就失业了,跑过销售,干过保安,在餐厅当过服务员,也在后厨洗过碗,半年前我打工的那家餐厅倒闭,我再次失业,钱包偏偏又被小偷给偷了,别说交不上房租,连吃饭钱都快没有了。 正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发小王大胖给我打来了电话:“老鱼,我这儿有个发财的机会,你做不做?” “做!”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哪怕是去干传销,那也能混口饭吃不是? 等到见到王大胖,我才知道他说的发财机会原来是…

女王的盛宴

第一卷第1章:跑堂的命 齐鸣因为没有后台、没有关系,b大硕士毕业之后没能留在大城市,而是回了老家所在的任州市报考的公务员。 别听报纸电视上瞎咋呼,说什么b大毕业生卖猪肉什么什么的。其实b大毕业生到下面城市报考公务员的基本上也没有几个,像齐鸣这样的硕士生就更是凤毛麟角。 当时的市长郑钧建为了突出亮点,在报纸上出出风头,不仅仅把齐鸣招进了政府办公室,还在实习期满之后就把他任命为了主任科员。 在一开始的时候,齐鸣还有点儿浑浑噩噩,总觉得自己是凭着真才实学考进来的。但随着“b大研究生入职市政府”的轰动效应减退,郑钧建也早就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而别人在摸清了他的底细之后,也就越发的不把他当回事。每天上班…

发个消息去天庭

第一章不一样的微信群 前段时间,舍友老毛微信约炮成功了,对方还是个隔壁大学的妹纸,颜值颇高,甚至现在都交往半个月了。 这让叶洋着实羡慕不已,虽然咱只是一介穷吊,但谁也阻止不了自己追求幸福的梦想不是? 于是,叶洋也点开了附近的人。 土地神,100米以内 财神,120米以内 赤脚大仙,280米以内 …… “额,这他妈什么鬼?” 叶洋一脸愕然,说好的妹纸呢? 一眼望下来,全是各种神仙的称号,显得极为另类奇葩。 难道是某个社团搞什么活动!? 叶洋疑惑地顺手点了个太白金星。 详细资料上,地区天庭太白朝会殿也就算了,个性签名“天庭老干部一枚”,看得是叶洋一脸的怪异。 心下好奇,叶洋便申请加了好友,对方不仅…

村色满园

    1 第一章绝色姐姐 谁说农村没有水灵姑娘?大家都以为农村的女孩天天下地干活,晒成黑炭,手上还有老茧。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别的村不说,就说山头村,虽然不算富裕,可不论小姑娘还是妇人,都已经不怎么干农活,一个个天天琢磨怎么保养,去哪买护肤品,什么衣服好看。 尤其是张云的表姐李小君,更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女,不过再漂亮,现在都二十好几了,也没人敢娶,倒不是家里条件不好,恰恰相反,李小君光存款都有三十几万。 这笔钱是李小君她爸的抚恤金,十年前,她的养父在外地矿里出事,她妈带着几十万的现金回来,还拖着一身的病,没两年也跟着走了。 因为这事,村里人都说李小君是个煞星,来李家讨债的。风言风语…

我与空姐的那些事

《我与空姐的那些事》第一章重生了 楚云浩睁开眼睛,发现眼前很亮,自己躺在一间看起来很古怪的房间内。 “咦!我不是刚被师姐一个掌心雷给劈中,然后晕了过去,怎么出现在这里?”楚云浩有些吃惊。 “哥……你醒了……”一个长的很是清纯的女孩印入楚云浩的眼帘。 “哥……你叫我哥?我是谁……?”楚云浩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女孩。 “哥你……你怎么了?你叫楚云浩……我是你妹妹陈瑶希啊!”那女孩看着楚云浩的样子,明显被他吓到了。 “楚云浩……陈瑶希……” 楚云浩感到自己有些头疼,用手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轰!”他的头好像一下子炸开了。两股记忆融合在了一起。 好像过了很漫长的一个世纪,楚云浩重新睁开眼睛。映入…

御女鑫经

《御女鑫经》第1章:丛林中的春光 “真他娘的热啊。。草。。。”此时郑鹏骑着自行车,汗流浃背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太阳火辣辣的,郑鹏皱皱眉头骂了起来。突然从前方的一片丛林地里隐约传出一个低低的喘息声,一个女人的声音。“咦?这大热天的,怎么有人跑着丛林里面啊。。。。。这丛林野外的,莫非有人跑来这里干坏事来了”郑鹏停下来,竖起耳朵聚精会神的听着,双眼顿时露出精光,脸上也露出怪异的神色来。郑鹏犹豫了一下就扔下自行车,小心的钻入了前面的杂草地中,走了一段距离,那女人的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急,让他顿时更加浮想联翩起来,口干舌燥,郑鹏的速度也加快起来。“林姐!”郑鹏拨开最后一撮杂草,一个漂亮的女人出现在他的眼…

娱乐圈特种兵

《娱乐圈特种兵》第一章新来武替 b市影视城,一名男子带着一位少女来到武行负责人跟前,“老吴,这就是我跟你介绍的人。” 老吴不可置信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亭亭玉立的少女,怀疑地问道:“她?这身子骨不像是习武多年的呀……咱们做武替的不是开玩笑的,刀枪无眼,很容易受伤的。就这女娃的模样,直接去当女主角都没问题呐。” 男子推了推眼睛微笑地说:“人不可貌相,一会你就知道了,她想当武替玩玩,剧组给的报酬你们就收着吧,不用给我这朋友了。把你们兄弟的位置给挤掉了,实在很抱歉啊。” “哪里哪里,你推荐人过来倒解决了我的烦心事呢,这剧组女演员的武打动作很多,我们兄弟的身材没有那么纤瘦,当那些女演员的替身,很容易露馅。…

那一夜的疯狂

  《那一夜的疯狂》第一章你衣服都脱了 我叫陈锋,是一个倒霉的大学毕业生。 大学刚刚毕业,没有找到工作不说,家里老爸还出车祸被车撞了,肇事司机没钱,虽然人已经被拘留了,但我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急需钱救治。 我出门借了一天的钱,但遗憾的是,分文没有到手。 回到了租住的房中,我跌坐在沙发上,很是头痛。 可就在这时,我听到东边卧室里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 东边卧室是姚筱的,她是跟我合租的女租客,自称是某企业的会计,可现在这个时间才下午四点,她该上班才是。 悄悄的搬了把凳子,我站在凳子上,透过门上边的缝隙往姚筱屋里看去。 屋内,姚筱正跪在床上面对我,满脸的痛苦神情,而且身上还一丝不挂,将她…

指点江山

《指点江山》第001章:公务员之始 毕业时候的栀子花香味总是特别的香,也特别的令人有感触。这是刘世光走在学校林荫小道看着路两旁盛开的栀子花发出的感慨。刘世光并不是什么很特殊的人,他的身份平凡的令人想哭,出身农村,家境贫寒,但是就和许多命运坎坷的主角一样,家世清贫的他学习成绩却异常的优异,因为家里有着“养儿不读书,犹如养口猪”这句传家格言,所以刘父刘母拼足了老命硬是把刘世光供到了大学毕业。要说刘世光身上唯一有点特殊的就是他身上的那张毕业证和学士证书,因为上赫然写着北京大学几个大字,北京大学在中国意味着什么相信不用说,从那里面出来的人那可都是人中龙凤。只不过刘世光却并不这么觉得,在北京这个上个厕所…

窃美偷香

  第0001章白富美的特别男友 在一个充满这古欧美风的咖啡屋临窗座位上,林逸正品着芳香的咖啡,悠闲地眺望着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街景,等待佳人赴约。 大约五分钟之后,一位气质娴雅的妙龄女子轻轻推开咖啡屋的玻璃门,优雅地走了进来。她黑亮柔顺长发宛如瀑布般披垂下来,温柔的眼神配上嘴角那抹亲和的弧度,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一袭剪裁得体的华衣搭配上蕴含着时尚元素的lv包使她显出高贵的气派。她环视一圈,便朝林逸走过来。 “你是林逸吗?”姑娘温文问道。 “是,你是陈韵诗?”林逸礼貌地站了起来,狡黠的眼神配上犀利的板寸,阳光帅气之中带着三分痞气。 “对,你比相片要更帅。”陈韵诗略显局促,白里透红的俏脸泛起淡淡…

逆袭巅峰

第1章 冷美人豹纹、丝袜、短裙、长靴、乳罩甚至钢管,之所以能够吸引男人的眼球,主要因为这些都与一个词汇相关联,那就是性感。性感这两个字对男人而言,杀伤力巨大,能够轻而易举地控制男人的欲望,激发男人的荷尔蒙冲动。此时,坐在艾晓东面前的陆霜就是一个超级性感的女人。陆霜,创世地产的销售总监,是艾晓东的上司。准确地说,是上司的上司。只见陆霜穿着一身职业OL装,白色的衬衫,搭配黑色的短裙,再配合一双玻璃色的高跟鞋,让她看上去性感极了。再看她的姿色,飘逸的秀发下是一张标致而妖媚的脸,冷艳红唇,一双勾魂大眼,再配合魔鬼般的身材,俨然组合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漂亮尤.物。当然,除了妖媚的脸给人视觉上的强烈冲击外,…

大小姐的极品护卫

第1章传说中的大内高手陈凌,男,二十四岁。特卫局内勤尖兵,枪法如神,功夫入化。沈出尘,女,二十八岁。国际杀手王,曾独自一人潜入印尼军中,无声无息取军阀头子首级,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痕。陈凌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他会与这位绝色的杀手王,成熟的御姐,因为一个意外,而滚在一个床上,那一夜,抵死缠绵,床单上,落红刺目!一切得从一个月前说起。静海省军区大院里,守卫的士兵全是荷枪实弹,精神高度紧张。二楼的一栋三居室里,顾正扬书记气愤的将电话啪的一下挂了。怒道:“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公然恐吓政府官员,说什么我想活命,就立刻撤销对这次的彻查。”一旁雍容成熟的顾夫人脸上闪过恐惧之色,道:“老顾,你……”“你不用劝…

坚挺猛男

第一章男人,低头 “过来,给我把洗脚水倒了。”我妻子坐在床上,冲着我说道。 我赶紧端走洗脚水。不敢有半点抱怨。已经习惯了。 我的妻子叫柳艺媗。是警察局的大队长。一米六七的身高,瓜子脸,身材性感,五官十分漂亮。和杨幂有几分相似。是警察局当之无愧的警花。 而我呢长相平平淡淡,性格懦弱胆小。家里穷。 可能有许多人不能理解,就这么一个女神,怎么嫁给我这个**丝了。我的回答,可能让人出乎意料。 不怕大家笑话。同居三年了,我连亲都没亲过她。 你没有看错。每天晚上都睡在一起。竟然连亲嘴都没有过。 为什么原因很简单,用她的话来说,嫌我恶心。我知道,她是发自内心的瞧不起我。 没错,我是上门女婿。意思就是,不是我…

猛男诞生记

第001章 贼人进屋 七月的海滨市炎热无比。 这天晚上,罗军正在值班室里和同伴小周一起值班。长夜漫漫,格外寂寞无聊。 小周拿着手机看着大片,他看的津津有味。所谓的大片,也就是大人看的片。 “军哥,咱两一起看呀。这女的真带劲呢,太骚了。”小周邀请罗军。 罗军不屑一顾,说道:“两个男的一起看有什么劲,你要是个女的我就陪你看了。”小周嘿嘿一笑,说道:“军哥,看不出你也是个贱人啊!” 罗军说道:“你懂个毛线,你个小屁孩儿估计还不知道女人是撒滋味,也不怪你沉迷于这种东西。” 小周顿时来了兴趣,他收了手机,说道:“那军哥,你跟女人内撒过?” 罗军不由骂道:“小兔崽子,老子都26了,你觉得老子可能是处男吗?…

女子监狱里的男教官

1 第001章 漂亮的女人 那一年那我23岁,一个迷茫的年纪。我刚大学毕业就失业,而且我爸爸又病倒下。 毕业那会我和女友多次寻工作无果,便一起到了一家宠物店打工,上班后一个月,我发现女朋友跟着客户好了,我经营了3年的恋爱也没了。 虽然生活不如意,但我照例是上着班,打扫完一片狼藉的宠物店,走出店门口,在隔壁便利店买了一包五块钱的软白沙,疲惫的靠着墙点了一支烟。活着没有盼头,想死更没有理由。大学里曾经的理想都见鬼去了,每一天过得像行尸走肉。 店门口的台阶上,一字排开坐了一行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个白嫩的小萝莉,全身汗津津的,mimi在校服下若隐若现。 我叼着烟看着那个小太妹,她一边打电话,一边…

升迁之路

········第1章 策划救人········ 市长办公室门前,秘书马英杰拦住正要往里闯的女孩栾小雪,一边推她,一边有意大声说:“你不能进去,你不要进去。” 市长罗天运正盯着自己的双手发愣。手指间残留着栾小雪的体香,一如青草般清新。昨夜这个女孩是怎么进他家,自己又是怎么和她有了那种关系的,他竟然想不起来。可是床单上的那朵红梅,让他如此清晰地明白他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现在,他的手指之间的这股青草味还在,那是一种与妻子不一样的味道,更是一种与妻子截然不同的冲击和喷射。 三个月了,妻子和女儿在车福中丧生后,罗天运以为他的心彻底死了。尽管围在他身边的女人由暗送秋波到直接表白,甚至是公开追求…

异能授教

第一章谷雨已至 南方沿海,清港市,明日高中。时间飞逝,转眼来到九月初开学季。校长办公室里,美丽性感却冷若冰霜的年轻女校长雪菲正用狐疑的眼神看着对面的年轻男子:“你确定要应聘体育老师的职位?”对于眼前这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雪菲已经看过简历,这个人的简历近乎完美,毕业于名牌师范院校,曾在国外留学,过去三年一直在各贫困山区支教,可以说不论去哪所学校都能找到一份好工作,怎么会跑来这里应聘体育老师呢?“当然,这是我深思熟虑之后的选择。”年轻男子微微一笑。“那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当体育老师?”雪菲直接问道。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雪校长,您应该看过我的简历,过去三年,我一直奔波于…

流氓兵王

  第一章 牛逼的保安 “目测身高170以上,穿着一双高跟绑带凉鞋,细长的根尖至少有十公分以上,圆润挺翘的臀部包裹在质地优良的黑色窄裙之中,露出一双身着黑色丝袜的完美双腿,头发飘倪,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不错,不错,可以打个9.5分。。。。。”大厅之中,顾清源站在电梯前排着队,嘴里嘀嘀咕咕的品评着站在自己身前的美女,身前不到一尺的地方赤裸裸的勾引着顾清源澎湃的男性荷尔蒙,顾清源甚至能够感觉得到自己身下的某个地方已经昂首挺胸。叮咚。。。。一声,一直盯着眼前美女发呆的顾清源,突然被身后传来的一股沛然之力,便被直接挤到电梯里去了,美女完美性感的身躯一下子在眼前放大,多年佣兵经验的顾清源下意识的…

逆袭吧,少年

第一章 放走买来的女人开学高峰期,火车里面像个杂乱的市场,各种人挤人,我买的是站票,20小时的路程,我几乎都是站着的,因为火车上的东西太贵,我舍不得买,就那样空着腹忍着渴挨了一路。终于忍到了终点站,一下火车,火热的太阳就把我照的眩晕,我夹着满身汗来到一家小店,想买瓶水喝,可一掏口袋,我才发现,口袋破了,省吃俭用的钱,一分都没了,顿时,我的双腿一软,整个人瘫在了地上,无助的泪再次落了下来,原来,不仅我村里人坏,外面的世界更是人心叵测,我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好人。这晴天霹雳的打击抽光了我仅剩的体力和意志,我艰难的抬头看了眼毒辣的太阳,这一刻,我屈服了,我屈服于现实的生活,屈服于不公的世界,梦…

听说富婆要买我

第一章奇葩的征婚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我老婆这种女神,会嫁给我这种吊丝?这完全是在两个频道上的人啊。 其实这件事难以启齿,因为我俩在一起,并不是我娶她,而是她“娶”我,说白了就是倒插门。 我能勾搭上我老婆,是婚姻介绍所的朋友帮忙,他有一天找到我,说有个女人在征婚,我的条件挺合适的。 我开始很高兴,但一听征婚的条件,差点翻脸。 因为条件太奇葩,也太伤人了,说是要个傻子入赘,脾气还得好。 入赘,倒无所谓, 说句不好听的话,我现在这种情况,我还巴不得结婚,能有人帮我分担呢! 脾气好肯定也没问题,我都他妈混成我这样了,还能有啥什么坏脾气?早就让无良的社会给磨没了。 最关键的是傻子这个条件,这就有点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