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特种高手

第1章:强吻 从军入伍八年,终于熬到退伍了! 只是这退伍费少了点儿,三年步兵,五年特种兵,到头来只有三千来块…… 全国也没这个行情吧! 不过老周说了,给咱介绍了一媳妇,长的漂亮还有钱,结婚保证不要一分的彩礼钱。 你瞅瞅,这叫什么话啊,老子是那拿不起彩礼的人么! 长途列车终于进站,林浩打了个呵欠,夹在人群中间挤了出来,站在大厅里左顾右盼,不是说有人来接他呢么? 人咧!? 林浩翻了个白眼,不会是老周那王八蛋坑他呢吧。 哼! 这老家伙要是真敢坑自己,咱马上杀回北疆军区,搞它两斤C4,把他那绿砖红瓦的首长小二楼——嘭……给炸飞! 嗒嗒嗒…… 迎面,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传来。 林浩一抬头,就见一个身材高挑…

超凡村医

第1章难以拒绝的请求 “哥,你开什么玩笑,那可是你媳妇儿啊,你让我和她睡?你……你这不是跟我开玩笑嘛!” “晓峰,你坐下,我哪有心思和你开这种玩笑。” 李晓峰一脸错愕,目瞪口呆的看着对面喝的脸红脖子粗的李二虎。 李二虎是李晓峰的表哥,这天还没黑就叫来李晓峰说是喝酒,可这三巡酒后,李二虎却说出这么个事儿。 酒桌上把媳妇儿拱手让人,这什么套路?! 要说这李二虎的媳妇儿张玉兰,那可是这河阳村出了名的大美人,这李二虎平日里藏着掖着生怕别人多看了一眼,今天这算怎么回事? “那这好端端的,你干嘛让我睡你媳妇儿?”李晓峰神色古怪,这不是扯淡吗? 李二虎红着眼睛,手里的就被啪的一声拍在桌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村子里的潜伏者

  第一章小官上任 夹皮沟村一直让县委很头疼。 一连派去三个第一书记都被彪悍的村民赶跑了,这回是派去第四个村书记。 星期天,贾鱼骑着二手摩托车突突突的奔夹皮沟村走马上任了。 正走到半路,贾鱼的电话响了。 停下摩托车,贾鱼接电话问:“谁呀?” 话筒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女声说:“哦,是夹皮沟村的贾鱼书记吧?我是夹皮沟镇的镇党委秘书,通知你一下,先到我们镇党委报道。” 只是声音中带着一丝的冷淡。 贾鱼心想这声音咋这么冷?莫非是个性冷淡? “好吧,我这就过去,对了,你是镇党委秘书,你叫啥名啊?” 女孩儿微微错愣。 “咳咳,我叫张宁,你赶紧来报道吧。”张宁说完像是防鬼似得匆匆挂了电话。 “擦,这小娘子脾气挺…

无良小子读心术

  1、今晚有好戏 一辆破旧的农用车以八十码的高速在简易的乡村公路上飞驰,车后扬起漫天的灰尘。破旧不堪的车厢发出不正常的巨大撞击声,好象随时都要四分五裂一样。 农用车接着往前冲出几百米,在路边一堆长长的沙堆前“嘎……”的一声急刹车停了下来。车轮底下刹出两道长长的黑印。 一个矮胖敦实的青年快速从驾驶室里跳下来,对着路边的河道里大叫:“陈猛,快点上来上沙,还有最后一趟。时间快不够了。” 随着他的大叫,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青年,挑着一担河沙一步步沿着斜坡走上公路。一米八的个头,五官俊朗,肌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一百多斤的担子担在身上显得很轻松。 他将担中的河沙卸下,并没有帮助五娃子上沙,而是转身往河道…

花都小道士

第1章道士下山 “去吧,下山去吧……” 终南山,无名道观门前,一名老道士背手而立。他的身后,跪着一个小道士,眼睛却偷偷瞄着老道士。 “师父,那我真走了啊……” 邱云抬起头看了看老道士,脸上带着一丝丝兴奋。 “去吧,不经凡尘,不得道心。从今天开始,你还俗了。为师能教你的都教你了。以后的路怎么走,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切记,凡事心存善念,万事莫强求,大道三千,得一足以。” 老道士没有回头,说完直接走近道观。木门关上,邱云看着关闭的木门,恭恭敬敬的对着木门磕了三个头。磕头完毕,邱云起身,看着山下,小脸带着兴奋。 邱云从小自己就生活在道观。自己是一个孤儿,是老道士下山游历的时候捡到的。邱云从记事开始就在…

都市香修宝典

  白富美未婚妻 滇西省,飞云市。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华灯初上之时,周狼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踏入了这所城市最为高档的餐厅。 他二十出头的年纪,留着一头短发,身材中等,稍显黝黑,目前是滇西大学医学院大三的学生。 他祖上曾经显赫,但到如今,他们周家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先生,请问几位?预定了座位吗?" 刚进大厅,一个穿着女仆装的服务员就迎了上来,微微弯腰道。 周狼微微笑道:"8号包厢,我朋友已经在等我了。" "先生,请跟我来。" 女服务员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之色,带着周狼往8号包厢走去。 包厢里面,灯光柔和,一位美女戴着墨镜,双腿交叠坐在那里,坐姿很是优雅。 这美女二十出头的年纪,披肩长发,…

花都桃运王

  第1章:小民工英雄救美 九月的东海市依然酷热难耐,热得像蒸笼一样。 晚上十一点。 洛尘下了夜班,和同乡狗剩在路边摊吃过宵夜,一起沿着马路往工地的民工宿舍走去。 到了一个岔路口,狗剩猥琐笑道:“跟哥走!带你去发廊街玩玩!” 洛尘十八岁,长得高大挺拔、眉清目秀。他摸着自己的圆寸头,道:“我前几天才剪了头发。” 狗剩一愣,随即大笑:“哈哈哈……你以为发廊街是剪头发的?嘿嘿……那是洗头的……洗小头……” 洛尘摇头:“不去!我还要存钱给姐姐上大学呢,再说,我自己会洗头。” 狗剩嘴角抽搐:“你小子……真是太蠢了!为了赵灵儿省吃俭用熬夜加班,值得吗?你又不是她老赵家的种!” 洛尘摇头:“狗剩哥,你这么说…

俗人不俗套

  第一章我要和你退婚 “秦水瑶,我要和你退婚!”洪亮的声音,响彻天空,这堪称本世纪最匪夷所思的伟大宣言,足以震动宁山二中的整座校园。 宁山二中大礼堂里,正在进行新生典礼的千余名师生顿时都有种天雷滚滚里嫩外焦的感觉,居然有人要跟秦水瑶退婚? 就算今年是二零一二,可也不该出现这种完全不合逻辑的末日征兆啊! 秦水瑶是谁? 宁山二中,即便是扫厕所的阿姨的三岁小孙子,都知道秦水瑶这个名字,还知道秦水瑶是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姐姐,而在整个宁山市,秦水瑶同样是明星般的人物,连宁山市市长,都知道有个女孩叫秦水瑶。 三年前,宁山二中初次设立初中部,而秦水瑶便是初中部的第一批学生之一,而就在当年,还只有十三岁的秦水…

乡野小神医

第一章托梦 炎热的夏季,知了在树上拼命叫唤,让本就燥热的人心里更加毛躁。 不过,张振东却一点都不烦,也不急,更不燥。 他叼着根狗尾巴草,悠闲的赶着两只羊走在草愣子上,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对弯着腰正在地瓜地里拔大草的王家二妮子说道:“二妮,这么热的天还干啥活,快到哥这边来,哥这边有树荫,凉快。” 二妮子被张振东围着转悠半天了,听了他半天闲话,早就忍不住了。 直起腰擦把脸上的汗说道:“东子哥,俺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怎么成天就不能干点正经事呢。” 张振东听了二妮子的训斥,顿时不乐意了,“俺怎么就不干正事了,俺天天放羊,攒钱娶媳妇。” 二妮子‘噗嗤’一声乐了:“就你那两只羊,你看那羊毛嘎达琉球的,瘦不拉几…

妙手少年

第1章打女人的英雄 在贾儒二十年的生命里充满了各种神奇,第一次进市里,还要任教的他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端是小心奕奕。 他发现市里和桃花村有本质的不同。 在桃花村的树叶上挂着晶莹的露珠,看起来翠绿鲜亮;市里的树叶上则落满了尘埃,半死不活的毫无生机。 桃花村有很多的狗,是用来看门的;市里也有很多狗,是用来抱的。 “碰!” “啊!” 伴随着一道撕破空间的刹车声以及数道惊恐的尖叫声,喧闹的莱市农业大学陷入一片死寂。 车祸。 即便倒下的是一个非常漂亮的美女,面对一辆价值超过四百万的兰博基尼盖拉多Gallardo的时候,围观者也潜意识的越躲越远。 英雄救美? 过去式了。 现在流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无敌古董商

第1章青铜簋 "轰…轰隆…”天边响起震耳的雷声,像是要把天空炸开一般,乌黑的云黑压压的笼罩在头顶上,低的恨不得直接砸在地面上。 唐启机械的坐在餐厅后厨里,一边听着外面的雷声,手里一边杀鱼。 今天的情景,跟三天前简直一模一样,同样是狂风暴雨的夜晚,他深爱七年的女友选择跟他分手,转而投入高富帅的怀抱。 即便已经过去三天,那情景依然像刻在唐启脑子里一样,不停在唐启眼前回放,很快唐启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现在就杀回学校,把那高富帅约出来,决一死战! 但唐启很快就理智下来,那高富帅他认识,名叫高见,家里是在道上混的,别说整个大学了,就是这条街,都得打上高家的姓,去找高见报仇,不是去送死? 正想着,唐启右手…

招个杀手当保镖

第一章只会一招 三层独栋别墅的大门缓缓打开。 奥迪A8长驱直入,忠叔停下了车,扭头看了一眼坐在后排的眯着眼睛的少年,这少年个子不高不低,瘦的跟电线杆似的的他穿着一身明显是从地摊上买来的服装,头发更是乱的跟鸡窝似的。 忠叔眉头皱了皱淡淡说道:“林枫先生,到了。” 老实说,见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忠叔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瘦的跟排骨似的的少年,竟然就是苏先生找到的贴身保护其宝贵女儿的高手。 尽管跟随了苏先生二十多年的忠叔知道,苏先生做事儿绝对是一个稳妥的人,可忠叔实在没有办法把眼前这少年跟高手二字结合起来。 少年睁开了眼睛,笑了笑说道:“忠叔,你以后就叫我小林吧!” “你等下,我去通知一声小姐。” …

我的身体有只妖

第1章钩到个美妞 “城管来了,快点跑啊!” “快快快,哎哟,谁踩我的脚?” “哪个天杀的摸了老娘的奶……” 晚上七点,公交站旁的夜市地摊非常热闹。 可不知谁喊了一嗓子,场面顿时失控,所有商贩火烧屁股似的收拾东西跑路,鸡飞狗跳。 叶开扭头一看,果然看到一辆城管的白色皮卡靠边停下,他一把将铲子丢掉,跳上三轮车,夺路狂奔。 他是卖手抓饼的,可这会儿哪还顾得上生意,被城管抓住,得半个月白干。 “让一让,让一让……” 他的三轮车比较大,上面叮呤当啷挂了不少吃饭家伙。 好不容易七扭八拐的杀出一条活路,不想一转头,看到旁边居然多了个超级大美妞在跟着自己一起跑。 “我靠,好大的团子啊!” 叶开心头一跳,居高临…

主妇的少年保姆

第001章圈套 在滨海这样的沿海城市生活,如果你没有房贷的压力,收入还不错的话,其实还是挺舒服的。 我是一个人,毕业以后就暂时留在了这座城市,没有女朋友,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工资待遇还不错,所以我在这里的这几年还是挺快乐的。 当然,住在陶然水岸这种小区,是个意外,我的工资待遇还远远达不到支撑这样富人区级别的房租。我的一个关系不错的大学舍友,他是个富二代,在这里有一套房子,是留给他的婚房,家具一应俱全,他毕业后出国深造了,得知我在租房,就让我免费先住着了。 每天在这样的小区里出入,不仅能看到各类豪车,更能遇到各类阔太太。她们大都半老徐娘,但却打扮时髦,浑身名牌,散发着珠光宝气。 唯独她有些不一样。…

五阴诡事

第一章算计 一九八九,那是个骄阳不稳的年代,母亲在赶往医院的途中迷了路,大晚上的把我生在了坟地。 人说生时命贱如狗,往后那是要成龙成虎的。 可我出生后,却总会莫名奇妙的生病,就是大医院都没能拿我怎样,病危通知书多得被我叠起来,订成作业本。 为了让我能活下去,母亲拜访了许多的人,想尽了各种各样的土办法、偏方,最后才找到了个能掐会算的先生。 先生说,我出生前就让人给算计好了,阴年、阴历、阴时、阴地、阴鬼接生,天生阴气重重,招厉鬼,还说这种命叫什么‘阴尸鬼命’,根本没得解,就算用尽办法也决计活不过七岁,死后,还会给那心术不正的人养成‘血衣小鬼’,驱来害人。 母亲听完傻了眼,想到我死后要还要变鬼去害人…

校园绝品狂神

第一章唐子臣 白云中学,高三五班,全体同学都在认真听老师讲课。 突然,其中一个打瞌睡的学生站了起来,惊诧的看着四周。 讲台上的老师一吼:“唐子臣,你发什么神经?给我坐下去。” 但是,这个打瞌睡的学生却喃喃自语道:“我不是死了吗?这里是哪里?好奇怪的地方啊。” 唐子臣打量着四周,只见前后两面墙都有一块黑色的板,也不知道干嘛用的。整个房间里坐着许多少男少女,此刻都在看着他。 唐子臣当即对所有人一拱手,问道:“各位兄台,请问此处是何地?本少怎会出现在这里?怎么这里这么奇怪。” “哈哈哈!”全班同学顿时大笑,纷纷暗道,唐子臣今天发什么神经啊? 讲台上的老师气的一吼:“唐子臣,你再不坐下去,别逼我发火了…

护花兵王

第1章奇葩任务 春光融融,杨柳青青。轻风拂面,略有微寒。 S城的大街上,人群熙熙攘攘。 柳如风闲庭信步的走着。说是走着,其实就是散步。 他留着韩式碎发,额前的一缕下来,几乎把左眼遮住。清秀的脸庞,眼睛是眯着的,看上去心情很不错。 鼻直、口方,活脱一韩国欧巴。不过双眼顾盼之间流露出的神采,看得出绝对不是平凡角色。 韩版蓝色风衣,白色休闲鞋,十分清爽利落。 …… 他只是静静的走着,步子时快时慢,目光看向人来人往的人群,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这老家伙明摆着就是坑我。” "让我去保护一个臀部有月牙胎记的女孩,还以为是个美差。结果这老家伙也不说清保护的人是谁,更没有女孩家的具体情况和联系方式,还说什么‘…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第1章请过来当保镖 “你好,美女。”一个穿着一身简单休闲装的男子跑进了一家很高档的大厦对着柜台前的工作人员大大咧咧的说道。 柜台前的美女上下打量了这个男子一眼,看着这个一身土里土气的男子,马上判定这只是一个屌丝男,便语气随意的对该男子说道:“你好,有什么事吗?” “麻烦你打个电话叫你们李总出来一下。”虽然这话是一句很礼貌的话,但从这个男子口中说出来却好像调戏一般,柜台前的美女不禁皱了皱眉。 “我们这里没有什么李总。” “什么,李艳不是你们这里的总裁吗?”这下男子满脸疑惑的问道。 男子话音一落,前台美女的脸色变了一下,看着这个男子一脸的穷酸样,不可能认识什么老总级别的人物,所以刚刚听到这男子说什…

女神时代

第001章我不是救美的英雄! 我五岁那年,爸妈因为一场车祸去世,从那以后我便跟着年迈的奶奶一起生活,没有妈爸的呵护,从读小学开始我就一直备受同学们的欺负,这也造成了我胆小懦弱的性格。 初三下学期,我们班转来了一个插班生,她叫唐若曦,长得非常的漂亮,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性格活波开朗,是我们班大部分男生的YY对象。 唐若曦太优秀,我总爱在课堂上偷偷的看她,还经常梦到与她啪啪啪的画面,可以这样说,唐若曦是我青春期的绝对女神,但由于自卑与孤僻,我从不敢给她表白。 五月上旬,有天下午的体育课,阳光炙热,体育老师让我们全班跑了个一千米,累得我们大部分学生气喘吁吁,唐若曦也不例外,穿着短裙的她跑完以后双手撑…

升级狂潮

第1章双倍经验丹 圣元大陆,泰安城,济州府! “王管事,不要啊!”泰安城济州府内一处房间里,传来一道娇弱的惊呼声。 “嘿嘿,小芳啊,你们家的那个废物死了,你就从了我吧,我保证以后你吃香喝辣的!”一道猥琐的声音响起,然后就听见“嘶”的一声衣裳被撕裂的声音。 “啊!” 侍女秋芳月一声惊呼,委屈中掺杂几分愤怒:“我家小王爷不会死的!” “别做梦了!你家废物被二皇子骗着喝了一杯销魂散,别看表面无事,其实早已经魂飞魄散了!哈哈哈哈,一个庶出的废物也想和二皇子争夺王位,要不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二皇子早就一巴掌将他拍死了,还用骗他喝销魂散那么麻烦?”王管事奸笑道。 躺在床上的龙啸天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心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