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采访的人有杨永信、家长、正被“治疗”的孩子和已经被“治疗”完的孩子。父母认为自己是正确的,所做的是“为了孩子好”;孩子怕被电,强忍着眼泪说自己愿意接受“治疗”。看到家长孩子齐刷刷地跪在地上感谢“杨教授”,看到柴静对家长孩子令人深思的提问,真的超绝望,有问题的究竟是孩子还是家长啊?

强烈推荐大家去B站看看柴静对杨永信的采访《网瘾之戒》强烈推荐大家去B站看看柴静对杨永信的采访《网瘾之戒》强烈推荐大家去B站看看柴静对杨永信的采访《网瘾之戒》强烈推荐大家去B站看看柴静对杨永信的采访《网瘾之戒》强烈推荐大家去B站看看柴静对杨永信的采访《网瘾之戒》强烈推荐大家去B站看看柴静对杨永信的采访《网瘾之戒》强烈推荐大家去B站看看柴静对杨永信的采访《网瘾之戒》强烈推荐大家去B站看看柴静对杨永信的采访《网瘾之戒》

关注我   免费领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