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刁蛮上司 / 我的刁蛮上司

2017-09-24 04:18 

我的刁蛮上司 / 我的刁蛮上司 看看小说 第1张

第一章

“小洛洛,帮姐姐个忙呗?”洛杨正坐在办公桌跟前发呆,一阵香风扑了过来,白玲百无禁忌的趴在他的跟前,一点都不顾忌自己的形象。

“白姐,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啊!”洛杨用手指一指白玲的领口。

“坏小子,姐姐我就这形象,谁让你看了?你不看不就行了。”白玲的脸微微红了一下,身体还是直了一下,那两座呼之欲出的峰峦从洛杨的眼前消失了。

“玲姐,你说不看就不看啊?我是男人啊!男人本性使然啊!”洛杨有些后悔,干嘛提示她?与其提示还不如好好地欣赏一下的。

“男人?你也算是男人?”白玲娇俏的眼眸白了他一眼,带着一股挑衅的表情。“我咋就没看出来呢?”

“嘿嘿,有时间给你看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懒得看,姐姐我见多了。晚上去我家给我帮个忙行不?”

“晚上?干嘛是晚上?嘿嘿!白姐,是不是我姐夫不在家你那二分地荒了?”洛杨猥琐一笑说道。

“你这坏小子,一肚子的坏想法,姐姐的二分地荒不荒跟你有关系么?小孩子你懂啥?”白玲说话的时候用手摸一下自己雪白高挑的脖颈,带着几分招惹的味儿。

“如果荒了,我可以帮你的。”洛杨又是一阵坏笑,在她的胸口挖了一眼。这女人万里挑一,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最主要的是有情调。最最主要的是虽然风情万种,却从不水性杨花。

设计部里有八个人,三男一女,男的除了洛杨之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是设计部长徐朗,另一个是一个老设计师杜子峰。女的五个人,除了白玲之外还有两个少妇两个少女。这四个女人和白玲截然不同,别看文文静静道貌岸然,其实私底下都跟徐朗有一小腿。倒是白玲,素日里飘飘摇摇妩媚丛生,可是从来不给徐朗机会。听杜子峰说这女人是徐朗唯一没有拿下的。所以,洛杨打心底里是敬重她的。

“美得你,姐姐不是那种人。”白玲嘴上这么说,身子却不失时机的扭一扭,挑逗的意味更浓了。

若是平时,洛杨还会跟白玲调侃几句,可是今天他实在是没心情,皱着眉头说道;“白姐,我心情不好。”

“都写在脸上的,我一大早就看出来,咋了?闷闷不乐的。”白玲的脸色变得正经起来。

“唉!实习期三个月就要到了,可是我没完成任务,你说我能高兴地起来么?”洛杨想到这事就纠结,自己也挺努力的,怎么就没成绩呢?

叶氏集团有规定,新来的设计师实习期限为三个月,三个月内成交额超过五十万,就转为正式设计师,工资也从试用期的3000增加到6000,提成是销售额的百分之一,如果完不成任务,就卷铺盖走人了。眼看只剩三天了,大小合同没有一个,他怎么能够高兴的起来呢!

白玲点点头,安慰道‘“都怪我这当师傅的没教好,你也别太纠结了。这样吧,如果真的转不了正的话,姐姐给你介绍家公司,待遇也不比叶氏集团差。”

洛杨想想也有道理,时间还有三天,也许会有奇迹发生。该来的自然会来,不来郁闷也白搭,还是要开开心心高高兴兴的度过每一天。不就是工作么?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学恋爱了四年的女朋友还不是一样跟人走了,自己不是也挺过来了么!坦然点,看开些就好了。

“好的,那就先谢谢白姐了。”

“这就对了,高兴点。要是真的转不了正的话,工作的事就交给姐姐了。不过我是有条件的,今天晚上你得去我家给我帮个忙。”

“嘿嘿!白姐,告诉我,到底让我去干什么啊?是不是你那二分地真得荒了啊?”

“坏小子,你就成天欺负你姐姐,有本事你就来点真的。我看你就是银样镴枪头。”说完,在他的腰际狠狠的拧了一把,这才一步三摇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一阵刺痛蔓延开来,他的嘴巴张了张,却没喊出来。看着她那窈窕的背影,洛杨真想从后面把她给干了。可是他也就是想想,徐朗都拿不下的女人,他想也白想。

白玲坐定,回头看一眼洛杨,看洛杨正在看她,朝他弩一下嘴巴,做可爱状。洛杨一阵心惊肉跳,这女人的嘴巴跟玫瑰花瓣似的,看着就很柔。不知道亲密接触会是什么感觉?

“洛杨,叶总让你去她的办公室一趟。”正在YY,孟蝶从徐朗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看了洛杨一眼说道。

“老总找我会有什么事?还有三天就过实习期了,该不会是要跟我摊牌了吧。”听了孟蝶的话。洛杨首先想到这些,有了这个想法,身上不由得出了一层细汗。几分无奈的站起来朝老总叶芜媚的房间走去。

叶氏集团全名叶氏家纺纺织有限公司,简称YT,是香港金融企业家叶童生注资兴建的。相比内地的一些企业更加有优势,待遇好,工资有保证,五险一金,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而言,洛杨还是想留在这里的。

到了叶芜媚的办公室门口,洛杨稍微停顿一下。做一个深呼吸,这才开始敲门。

“进!”敲门过后,里面传出叶芜媚那冰冷的声音,这声音,洛杨都习惯了。这女人就是一冰山女,虽然长得很漂亮,但是对谁都冷冰冰的,正所谓艳若桃李,冷若冰霜。说话也言简意赅,从不多说一个字。

“叶总,您找我有事?”洛杨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尽量的装的虔诚温驯的样子。

“坐吧,有两件事。”叶芜媚好像是很忙的样子,坐在那里低着头在写着什么,洛杨明显的感觉到这女人今天的语气比以往要好很多,起码没有那么冷。

“叶总,我还是不坐了吧,有什么事您就直接说吧。”正是因为叶芜媚的语气不像以前那么冰冷,洛杨潜意识里感到一丝悲哀。一般而言,上刑场的人都要吃一顿断头饭,待杀的驴子也要给一顿好的草料吃。现在叶芜媚对他不像以前那般的冰冷,该是要摊牌让他卷铺盖走人了。

“春季广交会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你要好好地准备画稿,今年你和徐部长还有白玲是正式代表。”叶芜媚这才抬起头来,一脸的和颜悦色说道。

“啊!你,你说什么?”闻言,洛杨一时间懵了,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叶芜媚皱一下眉头,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

“叶总,您,您不让我走了?”洛杨回过神来,叶芜媚确实是让他去参加广州交易会的,能参加交易会,也就说明他转正了。

“撵你走?为什么?”叶芜媚一双俏丽的丹凤眼温驯的看着他,洛杨从来没看见她的眼神如此的温柔过。这女人,从来都是冷冰冰的,这样的看他的眼神,还是第一次。

“这是错觉么?怎么回事?不是在做梦吧。”洛杨用牙齿咬一下舌尖,生疼,看来不是做梦;“叶总,三个月实习期快到了,我还没成交……”说完他就后悔了,人家当老板的没提这事,他干嘛提这个啊!犯贱么这不是?

“呵呵,谁说你没完成任务,看看这是什么。”叶芜媚手一抖,从桌边那过一张纸递给他。

只看了一眼,洛杨脑袋就嗡的一下,血往上扬。伸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拧了一下,一阵刺疼告诉他这不是做梦。这是一张外贸生产合同。合同号是L036号,这个号码是他的无疑,500万,整整五百万美金。五百万美金就是3000万人民币,拿百分之一的提成,30万人民币就到手了。

奶奶的,真的不是做梦么?

洛杨还是有些不太相信这是现实,再次大腿上再捏一把,依然是疼,看看窗外,日光很好,是白天无疑,是现实无疑。老子这是苦尽甘来啊。“叶总,没什么其他事的话我回去了啊,这张合同可以给我做个纪念么?”洛杨有些兴奋,声音都有些微微地颤抖了。

“可以啊,我复印了很多份,你留一份吧。”叶芜媚隐隐的笑,看着她的笑容,洛杨才发现她笑着的时候是那么的美丽,给人感觉比冰山女要好多了。“你先别着急走,帮我一个忙好么?”见洛杨要走,叶芜媚把他喊住了。

“窗帘的环掉了,你帮我按上吧。”叶芜媚站起身,指着身后的窗帘说道。

这个时候,洛杨才看清叶芜媚的装束,上身是黑色蕾丝的紧身短袖上衣,下身是黑色的真丝雪纺裙。紧身的蕾丝上衣紧致的包裹着她的身体,透过蕾丝的缝隙,隐隐可以看见里面的肌肤。

这女人的美,高贵冷艳,不可钦羡。

洛杨从下往上看了看,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窗帘的环从罗马杆上脱落了,如果够的着的话,很轻松的就按上了。她把叶芜媚的老板椅拉了过来,从一边拿一张旧报纸踩着站了上去,叶芜媚在一边扶着椅子,洛杨颤巍巍的把罗马杆卸了下来,然后串了上去,同时发现帘头提花布一根线脱了,就低头说道;“叶总,找把剪刀给我。”

低头说话的瞬间,洛杨怔住了。

从上往下,叶芜媚怀里的春光被他看的一清二楚。那圆型的领口里两坐山峰紧紧地挤在一起。看着这些,洛杨那颗闷骚的心顿时狂蹦乱跳起来,一时间忘了干什么了。

“混蛋,你要干什么?”叶芜媚发现洛杨在看她,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了,再次换回冰山女的面孔了。

“我,我……什么也没看。”洛杨当然是说假话,他不单是看了,而且还有了感觉,裤子都鼓起一座小山包了。

叶芜媚站在那里,脸正好在这个方向,该是发现了洛杨那位置的变化,愤怒骂一句无耻,整个人后退了一步。

这旋转椅子坐着很舒服,可是站在上面就很难掌握平衡了,叶芜媚松了手,旋转椅子在重力的作用之下朝一边滑去,洛杨的身体斜了一斜,扑通一下就摔了下来。

洛杨是练过的,就在身体下坠的瞬间,双手展开寻找平衡,恰好叶芜媚站在他身边,哗的一下把这丫头扑倒在沙发上。

姿势有些夸张,叶芜媚在下,洛杨在上,要是被外人看了,还以为是在缠绵预演呢。

第二章

洛杨不是雏,有过这方面的经历。大学第二年的时候就跟小女友林雅在校外租房子住了,所以,对女人的身体构造还是有所了解的。

别看现在很多女孩的山峰高大挺拔,其实大多都是硅胶的,区别是不是硅胶?主要看弹性。

这样的手感,难道说明这丫头还是少女不成?

叶芜媚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她原本是后退了一步的,可是这小子竟然还是扑了过来,把她扑倒在沙发上。扑倒就扑倒吧,这小子竟然还占她便宜。几秒钟过后,倏地一下回过神来,缩腿抬脚朝洛杨蹬了过来。

“唉吆!”

“嗤啦!”

洛杨只觉小腹一阵刺痛,叶芜媚那坚硬的鞋跟不偏不歪的踩在他的小腹上,一阵钻心的疼自上而下的蔓延开来,这股疼很尖锐,让他呼吸都有所困难,捂着小腹蹲了下来。

叶芜媚虽然踢了洛杨一脚,但是情形很是不妙,她的鞋跟快意的惩罚了洛杨,也给她带来不利,该是雪纺裙太长的缘故,鞋跟挂住了裙摆,伴随着出腿的力度,裙子嗤啦一下被扯裂了。

米色的丝袜之下,似隐似现。洛杨呆呆的看着,连疼都忘了。

“混蛋,臭流氓。你还看。”叶芜媚看洛杨这幅德行,完全爆发了,站起身朝洛杨踢了过来。洛杨毕竟是练过的,脑袋一歪,手就把她的脚踝给抓住了。

“叶总,你倒是要讲讲道理啊,我不是有意的。”洛杨捏着叶芜媚的脚,并没有立即松开。

“混蛋,放开我。”叶芜媚不像洛杨,就是一弱女子,被洛杨这么捏着脚掀着腿,有些吃不消了。

“放开你可以,那你得注意两件事,首先,我不是臭流氓,其次,放开你之后你不许无理取闹。”洛杨知道,一旦放开,这女人肯定像疯了似的扑向他。

“你先放开。”叶芜媚小脸羞红,心里这个郁闷啊!自己长这么大,可从来没被男人这么欺负过,就连她谈了四年恋爱的男朋友,也顶多就是牵牵手而已,今天竟然被这小子给占了便宜。

“答应我,我就放。”洛杨可不傻,他知道今天作的有点大。

“放开我,否则的话你会死的很惨。”叶芜媚面色冷凝道。

“叶总,我真不是有意的,都是椅子惹得祸,再说了,我也没看见什么。”洛杨当然不敢得罪叶芜媚,她是自己的老总,惹恼了她吃不了也兜不了的。

“放开。”叶芜媚并不听洛杨解释,声音变得冷冽。

“叶总,放开你可以,只是你不许发飙。”洛杨心里特后悔,刚才跌下来就跌下来了,干嘛把人家扑倒在沙发上。这下好了,收拾不了了。

“最后一声,放开我,否则的话立马走人。”叶芜媚看洛杨还是不肯松开她的脚,更加愤怒了,最后通牒道。

洛杨刚成交了一个大订单,可是不想就这么离开,只好乖乖的把这丫头的脚给放开了。

“把门拴上。”就在洛杨放开叶芜媚的瞬间,这丫头指示道。

“什么情况这是?该不会是这丫头想了吧。”洛杨疑惑了,干嘛要把办公室的门从里面栓了啊?他想的挺美的。

“过来。”洛杨拴好房门转身的时候,看见叶芜媚把破了的雪纺裙胡乱的缠在身上,总算是把那三分春光给遮掩住了。

“叶总,您有什么吩咐?”洛杨喜滋滋的,房门都栓了,下一步是不是应该比较浪漫了。

“过来。”叶芜媚嘴角一勾,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

洛杨不知道这女人要干什么,但还是凑了过来。

就在距离叶芜媚还有半米的时候,这女人故伎重演,抬脚直奔洛杨的小腹踢了过来,洛杨早有防备,并没躲闪,而是双腿一分,把叶芜媚的脚给夹住了。

“叶总,你也太不温柔了吧。”洛杨嬉笑一下,紧紧的夹着叶芜媚的脚。

“混蛋,你敢夹我?”被洛杨夹着脚的叶芜媚很不舒服,抬手朝洛杨的脸颊扇了过来。

洛杨伸手抓住她的手;“叶总,我真不是有意的,你要是纠缠不休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啊!”说着话,洛杨在她的胸口瞄了一眼。

“你,你要干什么?”叶芜媚机警的用另一只手把胸口掩住了。

“叶总,你要是就此打住的话,我什么也不干,不过你要是没完没了的话我可就客气了。”洛杨记得有些狼友说过,女人是很奇怪的动物,越是外表强大的女人,一旦被你征服,就会变得特别的温驯。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内心里,有一种要征服这冰山女人的冲动和欲望。

“不客气你能怎么样?”叶芜媚不再挣扎,冷笑一下问道。

“难说,也许会真的变成流氓。”洛杨坏笑道。

“是么?你有这个胆量?”叶芜媚紧紧的盯着洛杨的眼睛,看的洛杨身体都开始萎缩。虽然她这么问,但是洛杨从她的眼神里可以看出,这女人不但是外表强大,内心也很强大,他绝不会是征服者。

“我……”洛杨无话可说,他不敢再进一步。

“洛杨,你还想不想在叶氏集团干了?”叶芜媚靠洛杨很近,洛杨明显感到她的呼吸有些急促,胸口一起一伏的。

一句话把洛杨拉回现实,他需要这份工作,顿时变得软了下来;“叶总,我,我……”

“放开我。”

“哦!”洛杨只好乖乖的把叶芜媚放开了。

“别动,给我站好了,动就开除你。”叶芜媚冷笑一下,抬脚对准洛杨的小腿就是一脚;“敢摸我,整不死你。”

洛杨的小腿又是一阵钻心的疼,心里暗自发狠;“叶芜媚,你给老子我等着啊!”但是嘴里却温柔的说道;“叶总,您解恨了吧?我真不是故意的。”

“敢说不是故意的?你摸我不是故意的?”叶芜媚的脚再次抬了起来,只是没有踢过来。

“故意的,是故意的,以后不会了。”洛杨忍气吞声道。其实他摸人家还真是故意的。

“你给我听好了,从今天开始,不准再做一件错事,如果再错一次,我就立马开了你。滚蛋……”叶芜媚把那破了的雪纺裙围在身上,厉声道。

“叶总,那我走了。”洛杨的小腹和小腿虽然很疼,可好在躲过一劫,不用卷铺盖走人,还是值得庆幸的。

“立马滚回你的设计部去,别让我看见你。”叶芜媚余怒未消,小脸一阵绯红,胸口一起一伏的。见此情景,洛杨一溜烟的跑了。在回设计部的路上,还不忘回味了一下刚才摸叶芜媚时的感觉,从感觉来看,这女孩还是少女,除了少女,不会有这样的弹性。但是瞬间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白玲说过,这丫头在日本读书四年,有一个谈了四年的男朋友,日本那么开放,她还能是少女?可能性不大。

他突发奇想,他要检验这女人是不是少女?

洛杨晃荡着走出来,感觉自己的前途无限光明起来。

“小洛洛,听说你来了一个大订单,真的假的?”洛杨刚坐定,白玲就在QQ上招呼道。

“真的,500万美金,都是师傅教的好。”对于白玲,洛杨除了感激之外,还有一份依恋,他总感觉她就跟自己的姐姐似的,尽管他没有姐姐。

“恭喜啊!请客不?”白玲快速地回复,同时发一个高兴的表情。

“请客,请客,等我发了薪水就请客。”

“这还差不多,别忘了下班给我帮忙的事啊!下班后我在地下室的停车场等你。”

“白姐,能告诉我什么事么?”洛杨问这话的时候,心里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期待,尽管她是师傅,可他俩经常开玩笑,而洛杨也知道,白玲的老公常年在外,一年回不来几次。这女人晚上让他去她家会有什么事呢?

“去了就知道了,现在不告诉你。”白玲刚回复完,手机就响了,看了一下电话号码,脸色微微一变,给洛杨说声回见,就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白玲回来了。眼角微微的有些红,神情也不是很自然的样子,下意识的看一眼洛杨,接着把头低下了。洛杨心里咯噔一下。谁的电话?眼圈还红了。就在QQ上问道;“白姐,怎么了?心情不好?”

“没事,你忙你的吧。”白玲回复完毕,就趴在办公桌跟前,肩头微微的有些抖动,好像是哭了的样子。

下班过后,白玲收拾东西先走,走到洛杨跟前的时候,看了他一眼,微微的朝他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出去。洛杨明白,她这是在提示他,她在地下室的停车场等他。

大家一个个散去,直到只剩下洛杨一个人了,他才缓缓的上了电梯,朝负一楼的停车场而来。

用手机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爱课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

本文地址:http://neikuw.com/?p=1482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内酷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两性课程 www.taomeis.com

电子书链接失效 请联系微信tesexc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