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闯花都 / 高手闯花都

2019-06-25 22:50 

特种兵王闯花都 / 高手闯花都 看看小说 第1张

第一章

  滨江市,墓地前。

秦云孤零零的站在父母的墓前,汗水湿透了他的短袖军便装。三年了,他还是第一次来看望父母。

三年以前秦云的父母,被马路杀手大货车夺去了生命。正值高三期间,他崩溃了。

因为生活失去了依靠,没有了经济来源,虽然他成绩优异,但是大学四年的学习生活费用,对于他和原本清贫的家庭,那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肇事的货车车主是,滨江市吴氏实业集团公司的总经理吴进,秦云要求民事赔偿。

吴进派人将他狠狠的一顿暴打,他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这期间还不断的接到威胁恐吓。

就这这么无法无天,最后他的医药费都是老师同学们捐助的,而这吴进还对他还是不依不饶。

利用各种方法进行压迫,万般无奈之下,他选择了从军。

无独有偶,由于身体的天赋,他成为了一名特种兵,三年的特种兵生活历练,铸就全新自我的秦云。军人的特点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现在又回到了自己的故乡,滨江市。以上士班长军衔职务退伍的他,又要开始他崭新的都市生活,他更要为无辜的父母讨回公道。

起风了,天边的云在快速的向一起聚拢,越聚越多,越聚越黑。刹时铺满了半边天,闷雷滚滚,冰冷的雨滴敲打着秦云的脸颊,风虽然小了,但是雨更大了。

白雾蒙蒙,雨水哗哗,风声呜呜,远处的树,近处的草,还有那湿漉漉的衣服,仿佛都在诉说着无尽的悲戚。秦云站立在那里,任凭风吹雨打。他想起世界上最最关爱他的父母,泪如泉涌。此仇不报枉为人。

在风雨中,一道雷鸣电闪而过,突然一个东西从天而降,砸在了秦云的头上,落在了他的脚下,他将那个东西捡了起来。一股清凉之气顺着手掌心流遍了全身。

他觉得全身一震,周身气流涌荡,异常舒服的感觉游遍全身血脉。好舒服啊,他仿佛置身于鲜花烂漫的大草原,无欲无求,飘飘欲仙。

在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之中,他全然不知,忘情的沉浸在美妙幸福之中。许久许久,那种奇异的感觉才渐渐的消失了。睁开了眼睛,雨一直的在下,墓地里水雾茫茫。

秦云伸开手掌,手里攥着一只蛋黄色的镯子,仔细的审视这只镯子,镯子的表面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给人的感觉是呼之欲出。镯子的内侧雕刻着几个字,金龙如意镯。一股温馨的灵识进入他的脑海。

金龙如意镯是远古五爪金龙的龙牙铸造,有缘人可用其提升本人的速度,可以预警,降魔祛病。金龙如意镯不惧水火,还可以帮助有缘人修炼。随着有缘人功力的提升,金龙如意镯的功效也会更加奇妙无穷。

秦云感觉到了金龙如意镯的不凡。在父母的墓前,在风雷交加的大雨之中,一只来历不明的金镯从天而降,砸在他的身上,这就是幸运还是奇遇。难到是父母在天之灵的保佑?

戴上金龙如意镯,秦云的眼睛湿润了,他抹了一把脸上淌着的,雨水和泪水的混合液体,缓缓的挪动着脚步,离开了墓地。

刚刚离开墓地,秦云就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走着走着,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幸好扶住了路边的一棵小树。

“难道是过度悲伤,导致的浑身无力?”秦云心中想着,平复了一下悲痛的心情,刚刚起身准备离开时。

又一阵头倦意袭来,这次的感觉要比刚才严重得多,秦云直接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任凭豆大般的雨点打在他的身上。

这时,那戴在手腕上的金龙如意镯开始泛起了一丝异样的光芒,将秦云整个身体包裹住了,替他抵御这瓢泼般的大雨。

就这样,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金龙如意镯中的金光消失不见,秦云睁开眼睛幽幽地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

“我怎么躺在地上睡着了?“说着,秦云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一起身秦云发现,自己更加精神抖擞了,眼睛更加明亮,身体好像也变得更加轻盈。

秦云感受着身体的变化,低头看了看金龙如意镯,难到是你的作用?秦云自言自语。

大雨终于停了。

但是天空依然是灰沉沉的,秦云全身上下湿漉漉的,他下意识的神了个懒腰,做了几次深呼吸,奇迹发生了。他的衣服腾腾冒着热气,瞬间就蒸发掉了所有的水汽,就连军用皮鞋也干燥如初。

秦云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金龙如意镯。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给滨江市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城市的低洼路段发生了内涝。一辆辆汽车浸泡的水中,城郊一些低矮的房屋也浸泡在水中。秦云来到滨江市的江边路,这里水满为患。

“快救人啊,汽车掉进水里啦。”

秦云循声望去,一辆灰白色的劳斯莱斯幻影轿车没入深水之中。劳斯莱斯幻影轿车与他相距足足有五十米,他毫不犹豫的飞身越起,扑入水中。

在水下,神奇再次发生,视线和呼吸都是正常的。他快速来到灰白色的劳斯莱斯幻影轿车前面,车里只有驾驶位置坐着一个姑娘。

轿车早已经熄火,车内没有空气,姑娘处于昏迷状态。秦云伸左手去拉车门,在压力的作用之下,车门无法打开,他一拳击碎车门玻璃,打开车门,秦云赶紧将姑娘抱出车外,游到岸边。将姑娘放路边的一把栅栏椅上。

人群围了上来,大家都关心着姑娘的命运。

“赶紧做人工呼吸,小伙子,救人救到底。”

人群中有人建议,秦云有意无意的将自己,戴着金龙如意镯的右手碗,放在了姑娘的鼻翼之下,仅仅几秒钟,姑娘就吐出吸入的洪水,呼吸匀称,睁开了美丽的眼睛,惊奇的审视着四周。

大家欢喜的惊叫着:“醒了,醒过来了,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啊。”

围观的人群惊疑万分,面面相觑,因为救人的小伙子的衣服,一瞬间就干了。

姑娘站了起来,竟然比秦云就比略低一点,秦云的身高是一米八零。她湿漉漉的长发散发着无限的魅力,精致的五官生长在俊俏的脸庞上,湿透的黑色短裙,包裹着魔鬼般的身材,白皙修长的大腿上粘着几块淤泥,更加衬托她的洁白。

“叶柔老师!”

秦云脱口而出。

“你是秦云!”

第二章

  叶柔也叫出了秦云的名字。叶柔是他的高中美女英语老师。

秦云刚刚上高三的时候,叶柔就辞职去了E国,也就失去了一切的联系。

到了部队以后,他被选中为千里挑一的特种兵,三年的苦练和征战,练就了一身过硬的功夫,十几个壮汉进不到身前。

在特种部队荣立两次一等功,部队首长推荐他去滨江市公安局工作,他婉言谢绝了。他回滨江市的第一要务,就是报父母的仇。

“秦云,原来是你救了我。”叶柔紧紧拥抱他,心中激动无比。这真是特别的偶遇,千言万语无从说起。此时无声胜有声。

秦云挡了三年的兵,还是很少接受异性的拥抱,显得有些不自然,一双手根本不知道往哪放。

索性将双臂并拢,站了一个笔直的军姿。

叶柔感受着身前僵硬的身体,知道他有些不自然,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

“别那么紧张,放轻松就好了。”

“我……”秦云有些尴尬,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突然间,戴在手腕上的金龙如意镯突然跳动了起来,秦云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直觉告诉他这是预警。

“这不是叶柔大美女吗?上演英雄救美哪。早知道你下水,让我们吴总来呀,那不就是完美的结局吗。”

一个满脸横肉的光头大汉,阴阳怪气的说。他带着四个气势汹汹的彪形大汉,站在叶柔和秦云面前。这几个人秦云死都不会忘记,

他们正是三年以前,把他打进医院的人。领头的光头大汉外号叫蒋门神,手里着一根铁管,把手处是伞把形。

“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秦云盯着那光头大汉,冷冷地道。

“秦云,甭搭理这几个人渣,他们只不过是吴氏实业集团养的狗,只会乱咬人。”

叶柔拉着秦云的手,劝他离开。

“三年前就是这几个人把我打进了医院,我要一雪前耻,您放心。”

叶柔真得很为秦云担心,这几个人是滨江市臭名昭著地痞,他们依靠着吴氏实业集团的总经理吴进,到处横行霸道无所不为。

她自己倒是毫不在乎这几个无赖,凭自己的功夫对付这几个混混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不知道秦云这名特种兵的功夫如何。

“叶柔大美女,怎么?在这里约会小白脸哪,到水里云雨巫山去啦。”

蒋门神他们都认识叶柔,因为他们的老板追求叶柔未果,一直耿耿于怀。

“蒋门神,你们还记得我吗?”

“你是?秦……秦什么来着,在哪弄的破军装,居然还没死呐?”

蒋门神的话音未落,只觉得眼前一身风刮过,随着啪啪两记清脆的耳光响起。

蒋门神手捂腮帮子,嘴角流血,一张嘴吐出四颗牙齿来。

围观的人都没有看清楚秦云,是怎么出的手,速度太快了。叶柔欣喜中带有惊讶,不知道这几年中秦云经历了什么。

恼羞成怒的蒋门神高喊一声:“给我弄死这个小子。”

站在他身后的四刃同时扑向了秦云,这四人的身手也不是泛泛之辈,许多好手都栽倒在他们手里。

秦云看着冲来的四个大汉,目光一凛,只见一记鞭腿横扫了过去。

“砰。”的一声闷响,四人齐刷刷地被踢出一丈多远,躺在地上哀嚎不止。

秦云这一击是含恨而出,根本没有留手的余地,巨大的力道直接踢断了四人的好几根肋骨,他们一时之间失去了行动能力。

秦云没理会他们,直逼向了蒋门神,他吓得赶紧的后退了几步。

蒋门神抡起铁管,径直朝着秦云头部砸来。蒋门神一根铁管横行滨江市多年,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而且他这一击,使出了全部力量。

秦云嘴角泛起了一丝不屑,顺手一抄,蒋门神的铁管,就紧紧地握在了他的手上。

蒋门神心中惊愕,想要拽过铁管,可是仿佛被铁钳钳住一般。

秦云猛地用力,一把夺过,直接用铁拐在他的双膝处戳了两下,他立即跪了下来,啪啪两下又抽断他的肩胛骨,顺势一脚,将他蹬出去两丈远,蒋门神躺在地上,哀嚎不已。

秦云慢慢地走了过去,“当年你就是用这双手打的我吧!今天收点利息!”说着,他抓过蒋门神的两只粗臂,用手中的铁管猛地击在了他的手臂上。

“咔嚓”一声,手臂应声而断。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疼的他差点昏死过去。

秦云又狠狠地提了他几脚,几脚过后,他如同死猪一般瘫倒在地上。

“回去告诉吴进,就说秦云回来找他算账来了,看好他的狗头。”

秦云说完拉着叶柔走开了。

滨江市人民医院,吴氏实业集团公司的总经理吴进,站在他的心腹爱将蒋门神床前,蒋门神全身缠满纱布,只露着两只眼睛,活脱脱一个大蚕蛹,现在仍然没有度过危险期。

他的四个手下的情况就好多了,一年半载就会痊愈的。蒋门神的状况不容乐观,想要恢复是基本不可能的了。

吴进知道秦云是来者不善,只不过想不到,这几年秦云竟然成长到了这个地步。

叶柔家中。

秦云盛情难却,从旅馆搬入了叶柔的家。这是一栋两层的别墅,只有叶柔与保姆两个人居住。秦云非常清楚,自己的到来会给叶柔增添麻烦和危险。

吴进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也才能如他所愿,正如他所料,危险悄悄的来临了。

正在秦云和叶柔闲聊的时候,金龙如意镯剧烈的跳动着,秦云感觉到了百米之外危险。

一个黑衣人躲在花丛后面,向楼里张望。

秦云嘴角中漏出一丝冷笑,从侧门跳出,像黑衣人的方向走去。

“你在找我吧?”

暗无声息,秦云已经站在黑衣人的身后,冷冷的问道。

黑衣人大吃一惊,自己的身后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如果对方出手,怎么死的都不清楚。

“你是吴氏实业集团总经理吴进派来的。”

秦云说出了黑衣人的来历。黑衣人也不答话,挥出铁拳,像秦云轰击而去。

秦云不躲不闪,随手向黑衣人的拳头打去。

两拳相撞,啪的一声脆响,黑衣人倒飞出去一丈多远,鲜血喷出。

黑衣人的整条左臂都耷拉下来,左臂全部骨折。

黑衣人的速度也是够快的,一个箭步跃上墙头,飞身而去,秦云并没有追赶,他知道,黑衣人的左臂是彻底的报废了,穷寇莫追。

秦云回到房间之中,叶柔也并不知道刚刚外面发生了什么,给秦云安排房间休息。

第三章

  叶柔联系上她的哥哥,想要给秦云安排个工作。

叶柔哥哥名为叶展,是楚天实业集团的总经理,安排一个工作举手之劳。

叶展听叶柔对秦云的描述,军人出身,身手不凡,所以决定任命秦云为保安队的副队长。

叶柔从学校辞职,也就是加入了楚天实业集团公司。

在叶柔的心底,师生时代,就对秦云有好感,因为他的游戏,甚至有些特出情感。

没有想到四年以后,秦云又救了自己,这也许就是缘分吧,而且变化颇大的秦云,又成了铁骨铮铮的汉子,更是芳心乱动。

在滨江市,叶柔的追求者不计其数。但是她心中有他的骄傲,对于多数人都是不屑一顾。

吴氏实业集团中。

吴进面色冰冷,对着一身黑衣的人,破口大骂着。

“废物,都是废物,花钱养你不如养条狗。”

被骂的人,正是想要对秦云出手的黑衣人。

他是吴进的贴身保镖,名为左凯。

现在精神萎靡,痛苦不堪的站在吴进面前。

他左臂粉碎性骨折,即使痊愈也是废臂一条。本来是去教训秦云的,反尔被人家给废了。

吴进从钱包里取出一沓钱,狠狠的砸在左凯的脸上。

“滚吧,从此以后你不再是我吴进的人。”

左凯大惊失措,这钱不少,但是对于他的高薪,不算什么。

立刻跪在地上,老泪纵横的恳求着。

“吴少,我在你身边多年,不能因为这一次就……”

左凯的话未说完,吴进一脚飞出,凶狠的踹在左凯的身上。

“来人,把这个废物拖走。”

吴进的人进入屋子,把左凯不留情面的拖走,在地面上出现一道道血迹。

吴进强行冷静下来,因为他当务之急,是先忙于公司的十周年庆典,不过暗地里还是做了一些部署。

吴氏实业集团的十周年庆典,热烈而隆重。政界要人,商界精英汇聚一堂。因为楚天实业集团公司的总经理,叶展正在国外考察,副总经理叶柔携秦云参加了庆典。

吴进与他的女友热情的与来宾寒暄着,叶柔领着秦云走上前来,吴进自豪的介绍着自己的女朋友,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夏琳。

在远处的叶柔与秦云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两个人是大吃一惊。

这吴进的女朋友正是夏琳,秦云的初恋女友。

夏琳也顺着方向,看到了秦云和叶柔。

也是相当的震惊,这竟然是他的班主任和前男友,怎能不让她惊愕不已。

看着三个人的奇异表情,吴进也是莫名其妙。

因为这几年里,秦云的变化极大,从青涩少年到现在的转变,一时之间吴进没有认出来。

而夏琳却一眼认出,他自然也知道吴进与秦云的事情,所以场面一度尴尬。

吴进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对,看着夏琳,问道:“怎么了?遇到熟人了吗?”

秦云看到吴进的一瞬间,握紧拳头,尽管表面还是风平浪静的,但是内心之中,已经波澜壮阔。

吴进,这是埋藏在他心中多年的恨,终于相遇了。

秦云一步向前,看着吴进,眉头一挑淡然道:“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吴总忘了三年前,被你欺凌,被你逼近部队的穷小子了吗?”

吴进精神一阵,震惊的说出秦云的名字。

“你是秦云……”

秦云知道在这种场合,是不能对吴进出手的,因为他是跟叶柔过来的。

秦云走到夏琳身前,不动声色的说道:“好久不见。”

虽然平静,但是内心却流血一般,痛苦不堪。

夏琳,秦云的同班同学,也是校花。

夏琳在朝夕相处中,喜欢上了秦云。

所以对秦云进行追求,秦云在夏琳的猛追之下,终于同意。

被逼当兵,与夏琳保持了一段联系,突然有一天,就再也联系不上,这段恋情,也就结束了。

曾经他怨恨过夏琳,但是一想,自己在部队,照顾不到,这样拖着夏琳,也是害了他。

这样一想心结也就了了,只不过在相遇,竟然在这里,而且还在吴进的怀中。

这让秦云怎能不怨?甩他,他不怨。

但是当时吴进欺压于他,撞死了他父母的事情,夏琳可是一清二楚。

夏琳跟吴进在一起,难道不知道吴进是秦云的死敌吗?

吴进知道秦云与夏琳的关系,所以看着秦云,紧紧搂住夏琳。

“夏琳,这不是你那个窝囊的前男友吗?保安呢,怎么什么人都让进来?”

叶柔眉头一周,冷眼看着吴进,冷声道:“吴进,怎么你要把我们的员工赶走?”

吴进见过很多大世面,但此时面色难堪。

看着这个曾经追求过的叶柔,竟然护着秦云,而且听意思,还加入了楚天公司。

“叶柔,你应该知道我和秦云的仇怨,你收留了他,是不是意味着要与我吴氏集团作对?”

叶柔对吴进的话,不屑一顾,因为吴进还没有足够的话语权。

吴进知道,这秦云已经不是多年前的秦云。

仇敌加情敌,怎么摊上怎么一个狠茬,轻轻松松的就废掉了自己的六大高手。这六个人在滨江市也武林界的绝对高手啊!

秦云越是面带微笑,从容不迫,吴进心里越是没有底。他也是久经风浪的商业大家,这些年一路打拼过来,战胜过多少智士武者,可是在这个年青是秦云面前,竟然有一种恐慌感。

越是这样,他越是想要战胜秦云,而此时汇聚天时地利人和,所以想要对秦云进行压迫。

喜怒不形于色,这是秦云几年特种兵生活的历练加天性,如果说叶柔的出现,是奇遇,是上天的眷顾,让他欣喜,那么夏琳的出现,也是奇遇,是上天的打击,让他愤恨交加。

现在夏琳与任何一个人结婚,秦云都会平静的对待,唯独吴进例外,这对于他而言是可忍孰不可忍的事情,这就是奇耻大辱。旧仇新恨交织在一起,他依旧面带微笑,不卑不亢。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吴进,我要让你痛苦的活着,让你生不如死。让你的金钱,地位,女友统统消失,让你一无所有。

第四章

秦云对吴进选择了无视,看着夏琳笑道:“三年不见,一会我们出去吃个饭?”

“你算什么东西,也想约我的女朋友?”吴进一把搂住夏琳,看着秦云,冷喝道。

秦云古井无波。

“这是我前女友,吴总真是好胃口,不过我和我前女友叙旧,你有意见?”

夏琳惊慌,看着秦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她知道,他对不起秦云。

吴进感觉情况不妙,自己的女朋友状态也非常不好,在这里在带下去,就是自取其辱。

带着夏琳离开秦云身前。

秦云看着两人的背影,面色依旧,但是内心中却非常痛苦。

不管怎么说,他曾经对夏琳是有感情的,时隔三年,没想到竟然是以这种方式见面。

叶柔看着秦云,一言不发,眼神中散发出冰冷的目光。

急忙问道:“秦云,你还好吗?”

秦云苦笑道:“如果可以的话,陪我去喝一杯吧。”

叶柔知道秦云的痛苦,也没有拒绝,两人便提前离开了庆典。

两人刚刚离开,吴进看着惊慌失措的夏琳,冷声问道:“你是不是还喜欢他?”

夏琳连忙摇头,他如果还喜欢秦云,当成也不会离开。

现在只有愧疚,还有一丝害怕,面色越发越红。吴进还以为是自己,戳穿了夏琳,所以才脸红。

“小贱人,等我晚上回去好好收拾你。”

夏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吴进带走了。

秦云和叶柔,来到了附近的夜市,找了一个地摊,点了几个菜,要了几瓶啤酒。

秦云一口一瓶,连续喝了五瓶之后,叶柔有些担忧的说道:“秦云,吴进在这里还是有些势力的,你可千万别冲动。”

秦云冲着叶柔露出笑容,他能感受到叶柔对他是真心的好。

“放心吧,我不会做冲动的事,我有我的安排。”

叶柔看到秦云并没有喝多,想起昨日动起手来的老练,已经不是几年前还稚嫩的学生了,这才放心下来。

两人喝着酒,突然一个服务生,端着一盘菜走了过来。

叶柔看了下桌子,说道:“我们的菜已经齐了,这应该不是我们的。”

服务生露出招牌式笑容说道:“这是我们老板,赠送两位的。”

秦云端着酒杯,正要一饮而尽的时候,突然发现这服务生的眼神之中,闪过一道寒光。

也正在这是,“服务生”从盘子底端抽出一把匕首,猛然挥出。

秦云迅速掀翻桌子,匕首正好插在木桌之上。

叶柔迅速向后躲避,周围人纷纷惊呼。

秦云冷笑道:“又一宵小之徒。”

“服务生”大力一挥,桌子一分为二,再次向秦云的照面的冲了过去。

秦云能够感觉到,这家伙是非常的专业,隐藏的非常好,而且速度非常快。

不过对上他,还差得远呢,身体一闪躲过致命一击,一拳直轰而去,打在那“服务生”的身上。

服务生吃痛,面色狰狞,但是刀锋一转,以诡异的角度再次刺向秦云。

秦云手上的金龙如意镯发出金光,他一拳轰在匕首之上。

只听一声金属的碰撞声,匕首寸寸碎裂。

秦云一手掐住“服务生”的脖子,冷笑道:“花拳绣腿,也敢出来杀人。”

他不给这人任何说话的机会,翻找出手机,打开电话,最近通话的人,是一个老板的备注。

秦云嘴角中露出一丝冰冷,点了下去。

很快电话接通,传出吴进的声音:“任务完成了吗?”

“吴大少,任务完成的很顺利,既然这么看重我,那就别怪我了。”秦云冰冷的说道。

吴进也瞬间听出秦云的声音,沉默了几秒才说道:“那就看谁手段够硬吧。”

电话挂断,秦云把这杀手废掉,就离开了,他相信,下面的时候,吴进会处理好的。

叶柔看着秦云说道:“太危险了,明天就去公司上班吧,吴进不敢做什么的。”

秦云嘴角中露出一丝冷笑,他不找我,我还要找他呢。

两人回到叶柔的别墅,各自休息,晚临近十一点钟,秦云从别墅的窗户下越出。

他要给吴进一点教训,不然这家伙更加明目张胆了,他不怕,但是不想让身边的人受伤害。

秦云找到了吴进所居住的地方,也是一座别墅,这个地方在三年前他就知道。

三层的别墅,秦云轻松就爬了上去,撬开窗户,进入别墅三楼。

也就在这时,看到不远处有一丝光亮,还有若隐若现的呻吟声。

秦云径直就走了过去,看到正好有个门缝,一眼望了过去。

夏琳被绑在椅子上,嘴里塞着一块布,身上只有内衣,皮肤上到处都是红印。

吴进手持一根小皮鞭,在夏琳的身上击打着,一边还骂着:“小贱货,秦云回来,你心动了是吗?”

秦云就在外面,虽然他也痛恨夏琳,但怎么说也曾经在一起过,看不下去如此被虐待。

一脚踹开门,不顾吴进的震惊,冷笑着走了进去。

“吴少真是好胃口,玩的很开心吗?”

吴进惊慌失措,大喊道:“你怎么来了,你这是私闯民宅你知道吗?”

楼下的保镖听到声音,也冲了上来,秦云一脚抬起。

几道幻影闪过,四个保镖,纷纷踹到在地,秦云直逼吴进。

吴进快速走到夏琳身后,一把掐住夏琳的脖子说道:“秦云,你在靠近一步,我就弄死她。”

夏琳悔恨的泪水流出,看着秦云的眼神,充满了希望。

但是秦云笑了,看着吴进就像个白痴一样:“拿着自己女朋友威胁我,吴少你还真是别出心裁啊。”

说着一步踏了过去,大手一挥,只听一声响声,吴进的身体就撞在墙上。

嘴角流血,狼狈不堪的站了起来。

秦云走了过去,杀意浮现:“三年前,我父母因你而死,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吴进瑟瑟发抖,看着秦云的眼神,无限恐惧,感觉秦云就是个死神一般。

他怕了,畏惧了,一边磕头一边颤颤巍巍的喊着:“别杀我,别杀我!”

第五章

吴进不自觉的跪在地上,什么底线,什么尊严,在此刻全部抛弃。

秦云冷笑:“这样没有任何诚意啊。”

吴进瞳孔放大,突然看到夏琳,急忙说道:“我把夏琳还给你。”

夏琳这时候把口中的布吐了出来,看着吴进,泪如雨下。

“你还特么还算是个男人吗?我现在还是你的女朋友。”

吴进看着夏琳,大声咆哮道:“贱人!你给我闭嘴,我们分手了。”

秦云冷笑:“吴进,你感觉你都看不上的女人,我会喜欢?”

说着一脚踹在吴进的身上。

吴进一口鲜血突出,立刻跪在地面磕着响头。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求你别杀我。”

秦云轻轻的拍打着吴进的面孔,邪笑道:“我怎么会杀你呢。”

吴进大松一口气,但就在这时,秦云画风一转:“让你死岂不是太便宜你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吴进的下面,突然出现一股腥臊味。

秦云自然知道,这吴进是害怕到失禁,不屑的说道:“废物”

话音刚落,一拳轰在吴进的门面上,让他晕了过去。

秦云又把本身就穿着一个内裤的吴进,拍了几张照片,身边的小皮鞭也是特别显眼。

秦云转身正要离开的时候,夏琳祈求的说道:“能帮我解开绳子吗?”

秦云复杂的看了眼夏琳,叹了口气说道:“真是变化太大,真不敢相信今天这样的场景里,有你的存在。”

夏琳本想解释,但突然又说不出口。

秦云把夏琳身上的绳子解开,又要走的时候,夏琳在背后说道:“秦云,你能原谅我吗?”

“如果是你,你会原谅自己的男友,和你的杀父仇人在一起吗?”秦云头也没回的说道。

夏琳从后面一把抱住秦云,凄惨的哭着:“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原谅我。”

秦云双手握拳,手臂一震,把夏琳弹开,冷漠的说道:“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如果你离开吴进,那么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如果你还在他的身边,那么我对付他的时候牵扯到你,就别怪我残忍。”

“谢谢!”夏琳有气无力的回应着。

秦云打开一扇窗户,直接跳了下去。

夏琳呆滞的走到窗前,看着秦云离开的背影,泪如泉眼。

她为了金钱,抛弃了秦云,和秦云的杀父仇人,吴进在一起,她催眠自己整整三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她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但是今天,她真的后悔了,他看清了吴进的嘴脸,也看到了如今秦云的非同寻常。

原本这个英勇的男人,应该是她的,而如今却是如此场面。

她跪在地上,眼神迷离,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而秦云离开吴进的家中,如同没事人似得回到叶柔的别墅,躺下休息。

第二天清晨,秦云被叶柔叫醒,吃过早饭,两人直奔楚天实业集团。

总经理办公室中,秦云坐在沙发上,一个器宇轩昂的男子在椅子上,此人正是叶展。

叶展看着秦云,嘴角露出莫名的笑意:“小伙子胆子真大,现在吴进还在医院躺着呢。”

秦云表面风平浪静,但内心中有所波动,没想到这事刚发生不久,叶展就知道了。

秦云笑道:“叶大哥,你也是消息灵通啊。”

叶展苦笑道:“我是小心啊,原本我们楚天要和吴氏集团合作一个项目,现在没办法合作,那就是敌人了,我自然要找人关注一下吴家的。”

秦云有些愧疚,毕竟这事情因他而起。

“抱歉,如果不是我,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叶展笑道:“这些并无大碍,原本我也不想与吴氏实业集团合作,只不过在滨江市,他们也算大公司,只不过以吴氏集团的作风,可能会动手脚。”

秦云头脑清醒,瞬间就从叶展的话中,听出这是有事找他。

“叶大哥,有什么事就说,能帮上忙自然竭尽全力。”

叶展哈哈大笑:“秦兄弟真是快人快语,你猜的不错,我确实有事找你帮忙,因为你有强大的实力。”

“请讲。”秦云说道。

“原本我们两家合作项目,是我从一家科研事务所买的特效金疮药的特别配方,只要上市就能大赚一笔,现在我不与吴氏集团合作,就是间接性的断他们财路,我打听到,他们想要对这配方下手。”

“你是想让我,保护这配方?”秦云一语中的。

“没错,我现在拖人申请专利,因为和医药有关,所以会比较繁琐,在这期间这特效金疮药的配方,不能有任何闪失。”

说道这里的时候,叶展的面色也严肃了起来。

“没问题,我现在是公司职员,这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秦云在部队的时候,接触过各种危险任务,这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正在这时,叶展的手机响了,叶展结果电话。

很快传出叶展惊讶的声音:“什么,一号厂房被毁了。”

很快叶展又说道:“没事,我早就预料,放弃一号厂房,全体人员撤离到二号厂房。”

挂断电话,叶展眉头紧皱:“他们终于出手了。”

“需要我怎么做?”秦云直接问道。

“吴氏集团应该买通了我的人,不然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一号厂房,狡兔三窟,我怎么会把配方所在地这么轻松的泄露出去呢。”

叶展冷笑着说道。

“内奸还是斩尽杀绝的好。”秦云也对内奸极为痛恨。

叶展拿出一张纸,递给了秦云,轻声说道:“就在这个地址上,我就交给你了。”

“事情因我而起,放心吧,只要我在,吴氏集团就不可能得逞。”

秦云很有信心,这是叶展找他帮忙,关于吴家的事,他还是很喜欢的。

让吴进生不如死的第一步,那就是让吴氏集团破产,有叶展帮忙的话,那就如鱼得水。

秦云把地址记住,把纸完全摧毁,心中对接下来的事情,很是期待。

用手机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爱课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

本文地址:http://neikuw.com/?p=54259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内酷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如果电子书链接失效,请联系微信:tesexc

扫码关注 实用软件 免费分享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