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大全
www.neikuw.com

极品透视

来学技树,得一技之长!

《极品透视》
  《极品透视》第1章:神奇的梦
珠帘、墙壁、家具,到处透出了优雅和高贵,赵晨宇瞪大了眼睛,看着这鹅黄色的房间里鹅黄色的一切,包括那鹅黄色的灯光,还有……一个鹅黄色的身影。
他揉了揉眼睛,没错,那软椅上正倚着一个鹅黄色的人儿,柳眉轻挑、粉唇噏动,脸上温柔的笑容似有似无。托着下巴的右手食指微动,似乎正期待着什么。
如新婚的妻子,羞怯而热情地期待着丈夫的狂风暴雨。
赵晨宇使劲的揉眼睛,直到眸子生疼,这才再次睁开眼,视线从模糊到清晰,他再无怀疑,这个鹅黄色的人儿,真的是老板娘,那个沉鱼落雁的美女,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美女。
她怎么会……赵晨宇的脑子来不及转动,因为他看到了老板娘那纤细的食指勾了一下。
赵晨宇不是傻子,相反,此时他比谁都知道那根食指所表达的意思,一股热气从小腹直冲脑门,他想起了七个字:该出手时就出手。
“嗷。”赵晨宇狼嚎了一声,雄性的身体朝那片鹅黄色扑了过去。
……
“啪!”一阵剧痛从脑袋上传来,赵晨宇一个趔趄从椅子上滑到了地下,鹅黄色不见了,眼前是深黑色的制服。
他揉了揉疼痛的脑袋,眼珠子吃力的转了几下,深深的叹了口气: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梦。
“赵晨宇,上班时间你居然睡觉,是不是嫌我这庙小?”河东狮吼,赵晨宇“蹭”的站了起来,又深深叹了口气。
他偷眼看了看眼前的人,分明还是那个鹅黄色的人儿,容貌依旧不可方物,身体依旧曼妙多姿,只是,她现在穿了一套格式化的制服,也不知道是哪个色狼设计的这套制服,不但准确的勾勒出了她的胸、腰、臀,而且让那些凹凸更加的明显。
只是,她现在并没有自己梦中的温柔,反而黛眉紧锁,霸气的如同高傲的女王。
“嗯。”赵晨宇吃力的咽下了一口唾沫,对着女王连连点头:“老板娘,我不是那个意思。”
女王鼓鼓的胸脯颤动着,差那么一点就要顶到赵晨宇的胸前,他闻到了一股甜甜的香味。
“那你什么意思?这才十一点你就敢偷懒睡觉!我雇的可不是大爷,你要呆不下去趁早卷铺盖走人。”
“对不起老板娘,我不是故意的,一直加班到凌晨两点,只睡了三个小时……”赵晨宇小声为自己辩解。
“累就要上班时间睡觉?”女王语气缓和了下来,她并不知道赵晨宇加班的事情。
“对不起,我马上就干活,以后绝对不会上班时间睡觉了。”赵晨宇再一次道歉,他可不想放弃这份工作。
“我可以相信你吗?”女王歪着头问。
“请你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赵晨宇有点急,他看着那鼓鼓的胸脯,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语博得女王的信任。
女王摆了摆手:“看在你昨天加班的份上这一次就不计较了,不过我郑重警告你,以后不准上班睡觉。”
“知道了。”赵晨宇低声道。
“那还不赶紧干活!”女王胸脯一挺,自己一到店里就看到赵晨宇趴在桌上睡觉,不但流口水还打起了呼噜,对她杜晓芳来说,是可忍孰不可忍。
赵晨宇赶紧抓起一尊泥塑菩萨仔细清理上面的脏污。
“轻点,别把古玩弄坏了,你赔不起!”杜晓芳警告了赵晨宇一句,扭着屁股进了店里的办公室。
“哎,就差几分钟。”想起那个鹅黄色的梦,赵晨宇擦拭着菩萨嘀咕了一声。这是尊非常罕见的泥塑菩萨,在淄州市第一次出现就让杜晓芳捡了便宜,略施手段就打败了诸多买家,用市价的三分之二买到了手,由此可见她的神通广大。
杜晓芳是听风阁的老板娘。听风辨形、知真假,听风阁对古玩的鉴别能力,在淄州市古玩界早已成为了传奇。
赵晨宇是听风阁的学徒。他原先是乡下赤脚医生,略懂武术,因为过腻了乡下生活就跑来了淄州市,他计划的很好,去淄州市中心医院上班,但来到淄州市才知道,以自己泥腿子的身份,别说中心医院,就算一个小诊所也看不上他。无奈之下,他跑到听风阁做了学徒。打打杂,看看店面。
在听风阁,赵晨宇说话做事中规中矩,给杜晓芳和他的同事们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当然,这个好印象的前提是杜晓芳不知道他在梦中无数次的将自己扑倒,没有察觉他在店中无数次盯着自己的胸膛。
赵晨宇好学,也聪明,时间一久他学到了许多古玩知识,也知道了古玩蕴含的巨大利益和好处,别的不说,就前几天杜晓芳无意间淘来的一只战国木勺,赵晨宇站在一边看着她付给了木勺主人十万块钱,然后转手卖给一个古玩收藏者,换回了一百二十万块钱的支票。
古玩生意最重要的就是有一双火眼金睛的眼睛,能够准确辨别古玩的真假,而这一点,普通人可能练一辈子也如同“瞎子”。
“如果,我能拥有看透古玩的能力,然后去赌石……”赵晨宇想到了花花绿绿的票子,想到了香车美女,想到了别墅保镖……
哎,他又叹了口气,这只是痴人说梦,怎么可能成真。
……
“咦?这是什么?”赵晨宇停下了擦拭,看着菩萨的嘴角,那里有一个小小的白点,不,准确的说是有一个针尖大小的东西在发光,微微的白光。
赵晨宇看了看手中的白色干燥的毛巾,又看了看黄色的泥塑,不明白这点白光从何而来,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抹,手指刚刚碰到,白光突然放大、闪烁,飞射进了他的眼中,消失不见了。
“啊。”剧痛从眼睛传遍了全身,赵晨宇眼前一黑,软软的瘫倒在地上。他的眼中出现了一道道的光芒,有红的,有白的,有蓝的,有黄的,五颜六色,旋转、冲撞、融合,瞳孔变成了金黄色。
《极品透视》第2章:我有透视眼
也许只是一瞬间,也许过了很久,剧痛慢慢消失,光芒消失了,一股清凉润泽着双眼,赵晨宇转动了一下眼睛,视线慢慢恢复了,他的眼睛看着摁在板凳上的手背,嘴巴因为吃惊而大张了开来。
如果不是清楚的感觉手还是自己的,他几乎不相信眼前的事,他的手现在只有隐约的轮廓,自己的目光居然穿过手掌落在了板凳上……
“这,这……”赵晨宇呆呆的盯着板凳,板凳慢慢消失了,他看到了地面,须臾,白瓷的地面也消失了,下面黑色的泥土显现出来。
“透视眼,这特么的太神奇了。”赵晨宇忍不住吐了一句脏话。继而放声大笑:“哈哈哈,这么神奇的事情我赵晨宇居然碰到了,难道是祖坟冒青烟了?”
有了这双眼,他何愁看不出古玩的真假?何愁不能富可敌国?
有了这双眼,全世界的赌场就都是自己的取款机,全世界的美女都任由自己欣赏……
到那个时候,推倒杜晓芳又有何难?他咽了一口唾沫,这是自己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了。
“赵晨宇!”说曹操曹操到,想杜晓芳杜晓芳马上出现在赵晨宇面前。
“好啊,才几分钟时间你小子又要偷懒,睡觉居然还溜到地上了。”
“不是啊,老板娘,我刚刚滑倒了。”赵晨宇哭丧着脸。
“胡说八道,我这地面很滑么?你再给我滑倒一次试试。”杜晓芳黑着脸,为了古玩的安全,她特意铺设了防滑地砖,有的地方还铺了地毯。
“试试?”赵晨宇嘀咕了一声,对啊,自己光顾着高兴,忘了试试这透视眼到底效果如何,现在杜晓芳……
他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杜晓芳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头,一个女人对男人的表情最敏感了,她一看就知道赵晨宇笑里带着坏。
杜晓芳忘记了训斥赵晨宇,而是疑惑的问:“赵晨宇,你笑什么?”
赵晨宇没有回答杜晓芳的问话,他转动了一下眼珠,但是眼睛没有出现变化,心中大急,眨眼、挤眉,开始尝试如何让透视眼启动。
杜晓芳不知道赵晨宇在干什么,但聪明的她并没有再问,而是静观其变。这小子不是有癫痫病瞒着自己吧,这要是犯病了可怎么办?
好在赵晨宇挤眉弄眼了一阵后恢复了正常,杜晓芳刚刚松了口气,就见赵晨宇眼睛三百六十度转了一圈,一点精光在瞳孔中一闪而过。
赵晨宇的透视眼启动了,他急匆匆的就朝杜晓芳身上扫去。
这一看,赵晨宇脸色马上变成了猪肝,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尽管不知道什么原因,赵晨宇无法完全看透杜晓芳的衣服,但现在看到的也足够让他疯狂了。那鹅黄色的内衣,鹅黄色的内裤,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
“我死了。”赵晨宇脚一软,坐到了地上。
“哎,赵晨宇,你怎么了?”杜晓芳又吓了一跳,刚刚还以为他没有癫痫病,这怎么又是发作的迹象?
见杜晓芳俯身看自己,赵晨宇连忙收起了透视眼,生怕看到太生猛的东西,自己承受不了。
对了,她怎么穿的是鹅黄色内衣?还自己梦中的情景一样呢。赵晨宇想着,疑惑的看了看杜晓芳。
“你,你看什么?”看到赵晨宇的脸色,杜晓芳确定他看到了自己身体的某些部位,连忙低头整理了一下衣服,又确定赵晨宇根本就不可能看到不应该看到的东西。
这小子是不是喜欢我,所以见到我神情异常啊?杜晓芳想着,决定戏弄一下赵晨宇:“喂,赵晨宇,是不是姐姐太有魅力你喜欢上我了?嘿,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就算喜欢我也是有贼心没贼胆。”
赵晨宇再一次涨红了脸,自己没出息?那好,我就出息给你看。
“哈哈,我是喜欢你,可我不喜欢你这套鹅黄色的内衣。”
“啊?什……什么……”杜晓芳结结巴巴,双手护在了胸前,转念一想,又去护住了下面,跺了跺脚,“你怎么知道的。”
“你猜。”看着杜晓芳双手到处掩护,他心中大乐。
“你小子敢偷看我换衣服。”杜晓芳想,也许是早上自己在内室换衣服门没有关严实?不对啊,自己清清楚楚记得,门关的非常严实。不过,不管怎样,以后可得注意一点。
“不是,我没有看你换衣服。”赵晨宇连忙为自己辩解,临了还不忘加上一句,“我觉得你还是穿粉色的比较好。”
“滚。”杜晓芳狂喊,还没有等到赵晨宇“滚”,她已经羞红了脸,这小子,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穿了什么颜色的内衣裤?自己弯腰低头动作太大内衣从领口露出来了?那内裤呢?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杜晓芳羞愧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偏偏店里地板相当严实,连一条缝也没有,她跺了跺脚,掉头就往内室跑。
她慌慌张张之下,没料到正好一脚踩到了赵晨宇的脚上,随着赵晨宇的“哎呦”声,杜晓芳腿一软,就扑向了地上。
“小心。”赵晨宇着急的大叫,自己坐在地上,要拉住杜晓芳是不可能的,他心随意转,身体往地上一扑做了肉垫子,杜晓芳结结实实的扑到了他的怀里。
身上传来了一种特殊的柔软,随即是一股体香冲击着嗅觉,杜晓芳吹气如兰,那暖暖的感觉让脖子发痒。
赵晨宇彻底晕了,怀抱杜晓芳躺在地上,这在他的梦中都没有出现过的场景,此刻却真真实实的出现在听风阁中。
他的身体开始躁动起来。
“赵晨宇,你,你快放开我。”杜晓芳脸色更红了,这个场景如果被顾客看到了,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就算被员工们看到……
好在此时正是午饭时间,不但没有顾客进来,连自己的几个员工,也结伴出去吃饭了。
“赵晨宇,你快放开我。”杜晓芳又喊,其实赵晨宇两只手老老实实的放在身体两侧,杜晓芳站不起身完全是自己心慌意乱的结果。但听杜晓芳连续喊叫,赵晨宇也怕被别人看到了误会,连忙伸手要托起杜晓芳,这一托之下,杜晓芳也正好自己撑着要站起来,赵晨宇手一滑,结结实实的压在了杜晓芳身上。
《极品透视》第3章:淘到宝贝
“啪。”一个耳光响过,赵晨宇脸上多了座五指山。杜晓芳捂住了脸,一向自强的她突然有了一股强烈的害羞感。
“我,我,我,对不起。”赵晨宇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说不是故意的?杜晓芳相信吗?别欲盖弥彰,还是老老实实认错吧,毕竟自己今天已经占了太多便宜,不但看到而且还摸到了。
“对不起?对不起就完了?”杜晓芳明知道赵晨宇并不是故意的,还是不愿意饶过他,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和衣服:“赵晨宇,你现在给我走,我不想见到你。”
赵晨宇什么也没有说,杜晓芳是真生气了?就算她没有真生气,自己也应该先离开,赖在这里只会让她更加的尬尴。
想到这里,他转身就跑出了听风阁,朝远处的胡同跑去。
古玩店里只剩了自己,杜晓芳愣了,这家伙也太听话了吧。“好,你走,你走了就不要回来。”她朝赵晨宇的背影大喊。
逃进了胡同里,赵晨宇总算松了口气,自己有透视眼,这是天大的好事,但为什么自己利用透视眼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偷窥?占便宜了不要紧,还用言语羞辱人家,人品去哪了?
他一边走一边暗骂自己混蛋,没想到走着走着居然来到了古玩街,这里到处都是买卖古玩的,当然,大部分都是当代出品的“古玩”——赝品。不过还是吸引了大批的买卖商人前来,因为这里是淄州市唯一的古玩市场,人气旺,虽然赝品多,但偶尔也会有珍品,如果运气好也能用极低的价格淘得极好的古玩。
赵晨宇摸了摸口袋,还有七百多块钱,他决定利用这些钱和自己的透视眼,试一试身手。
“喂,小哥哥,来妹妹这边看看吧。”赵晨宇只有二十岁,但听到有女声娇滴滴的叫自己哥哥,心里特别受用。
他循声望去,今天奇事可真多,卖古玩的居然是个美女。赵晨宇多次来过古玩街,这古玩街足有两三百米长,几百个摊位印象中还是第一次见到卖家是位年轻的美女。
虽然比不上杜晓芳那么美貌,但这个少女也是少有的极品,她的面前摆满了古玩,几个买主正蹲在地上看着,只见她身体晃来晃去,胸前随着晃动打颤,也不知道故意还是无意。赵晨宇走了过去,低头看了看,都是一些做旧的物什和不知道从哪里收来的破烂玩意,怪不得直接摆在地上卖。
“什么价钱。”赵晨宇问。
“也没有啥好物件,一千块钱两件。”少女只有十七八岁,嗲声嗲气的说,感情她是用自己的美貌和话语招揽顾客。
“我先看看。”赵晨宇蹲下来,踅摸开了,他不知道杜晓芳现在消气没有,看刚过正午时间还早,就打算消磨点时间。
他看了一圈,什么收获也没有,凭着在听风阁的历练,这个摊位上的赝品他倒是可以分辨出来,但却不懂得对真品的鉴赏。
他想了想转动眼珠,启动了透视眼。
他不敢看少女,生怕自己露出什么破绽在这闹市区被人笑话,只好强迫自己低下头,目光一件件掠过那些所谓的古玩。
在进古玩街以前,他已经再一次试过了透视眼,也掌握了些技巧,对透视眼有了基本的了解,知道看东西可以随心所欲分层去看,看人却无法随心所欲,有些衣物就看不透透。现在,他的目光穿过古玩,直接看进了内部。
只扫了一眼,他就惊呆了,因为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他看到了一团浓厚的红光。
“不会是有宝贝吧?”赵晨宇仔细看去,却发现那是三块不规则的石头。红光就在石头里面。
“这些石头怎么回事?”赵晨宇装作很随意的问。
“老公赌石的下脚料,不值钱,百八十块的,你看着给吧。”那三块石头也就是乒乓球大小,少女却已经定价在一百块钱左右,完全是狮子大开口。赌石是指翡翠或者玉石在开采出来时,有一层风化皮包裹着,无法知道其内的好坏,也无法知道里面有没有宝石,需要切割后才能得知,买卖风险很大,也很“刺激”,故称“赌”。输赢全靠运气,赢了一夜暴富,输了一日赤贫。
赵晨宇虽然对她才十七八岁就嫁人感觉奇怪,但现在看着这些石头也没有闲暇去管别的事情,他又一次用透视眼看了看,确定这绝对是三块宝贝。
赵晨宇在心底兴奋的喊:“出师告捷,大吉大利,好运气啊。”
“好吧,一百就一百。”赵晨宇点头,伸手就掏钱。
“我说的是一块一百,三块三百,照顾你二十,两百八你拿走。”少女见赵晨宇这么痛快。,立即坐地起价。
“嗯?”赵晨宇看了看少女,不再说话,就在少女等他还价的时候,他已经从口袋里摸出了三百块钱,“不用找了。”
“哎呦,谢谢小哥哥,以后多来照顾妹妹生意啊。”少女心里一边骂他傻蛋嘴里一边客气的说。
赵晨宇也不管那么多,他知道自己这么做肯定会被骂做傻瓜。不过,只有他明白到底谁是傻瓜。他走了两步又回过头,随手将红光最弱的一块小石头丢给了少女:“喂,小妹妹,这是定情信物,你回去剖开看看。”
也不等少女反应过来,赵晨宇一路小跑回到了听风阁:“用三百块钱赚十几万,我要让她看看我有多能干。”
这两块石头第一可以检验自己的透视眼,第二可以提高杜晓芳对自己的看法,还能够得到一大笔钱,一箭三雕,让他高兴极了。
紫云轩现在很热闹,四五个男人一边选古玩一边欣赏着面前的美色,杜晓芳有意无意扭动着身体,只要能够卖出眼前的这件青铜器,她马上就有二十万的净利润入账,让这些臭男人们多看几眼也值。但当她撇眼看到手里把玩着两块碎石头的赵晨宇时,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
《极品透视》第4章:价高者得
“你跑哪去了?”
“芳芳,我去给你弄了两块宝石。”
“滚,谁是芳芳。”杜晓芳没想到赵晨宇敢这么称呼她。
“别生气啊,芳芳,我真的给你弄了两块宝石。”赵晨宇突然一脸严肃,那几个男人纷纷看向赵晨宇,搞不明白这个学徒究竟和老板娘是什么状况,居然暧昧的叫着“芳芳”。
“嗯?”杜晓芳第一次看到赵晨宇这么严肃。
在几个人注视的目光下,赵晨宇随手拿过了一个切割机,把一块小石头放在桌上,招呼一个同事:“哥,帮忙按着点。”
这块石头很小,但赵晨宇提前看过,里面的红光非常刺眼,几乎占据了整个石块,就像是水饺皮包了满满的肉馅。只要用切割机切开外层,很快就能看到里面的红宝石。
自己第一次动手切石材,至于会不会切坏了红宝石,赵晨宇不在乎,他有透视眼,还愁找不到更好的宝石吗?
随着切割机的转动,很快,石块外层的“水饺皮”脱落了,露出了里面鲜红的红色。
“这是什么?”杜晓芳接过了赵晨宇递给自己的石块。
“芳芳,我能不能告诉你,这是一块上等红宝石?”赵晨宇嬉皮笑脸。
“给我滚去干活。”杜晓芳脸上满是怒气,伸手就给了赵晨宇一个爆栗。
“几位,这是我店里的一个小伙计,这几天发烧可能脑子烧迷糊了,不要管他,你们看这个价格还满意吗……”
赵晨宇摸着头,捡起了杜晓芳丢掉的石块,凑到光亮处看了看,心疼的差点跳起来,这哪是红宝石,分明就是一块通红的石头。这种石头并不少见,不值钱。
哎,我的三百块钱。
“还不干活去?”杜晓芳又瞪了他一眼。
“老,老板娘,我这里还有一块。”赵晨宇不死心,不过现在可不敢叫“芳芳”了。
“丢人还没丢够吗?”杜晓芳很生气。
赵晨宇一咬牙,事已至此,干脆把这张脸全丢了吧。
他拿起切割机,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中开始切割剩下的那块石头。
“这小子真的有病吧?”有人笑了。
“喂,杜总,你咋连这种人也招?”
赵晨宇脸红了,他用力的按着切割机,石屑到处飞溅,那块小石头慢慢露出了晶莹的红色。
“咦。”杜晓芳见多识广,当第一抹红光闪过自己的眼睛,她就呼吸加重了。
“啊,这,这是……”随着切割机的运转,越来越多的红色显现出来,刚刚还在嘲笑赵晨宇的几名顾客都张大了嘴巴。他们常年浸淫于古玩玉器,对这种红色并不陌生。
那是上等红宝石发出的颜色。
切割完,赵晨宇昂着头将红宝石递到了杜晓芳手里,刚刚身后那些人的赞叹让他心里有了底,这一次应该没有错,不过,吸取了教训后,他没敢叫“芳芳”。
“老板娘,你看这是真的吗?”在得到杜晓芳确切的答复后,赵晨宇脸上笑开了花,透视眼真的可以看到石头里面究竟藏了什么。
“芳芳,送你了。”赵晨宇嘴巴又没有把门的了。
“送给我?”杜晓芳吃了一惊,这颗红宝石虽然个头和成色都不是极品,但在市面上却可以轻松卖上四五十万块钱。
“这颗红宝石,值几十万呢。”杜晓芳提醒赵晨宇。
“不就是几十万吗,送给你了,镶个戒指吧。”赵晨宇大方的说。
“我不能收……”
“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颗钉,你如果不要我就扔掉。”
还有好几个顾客在旁边,杜晓芳不想让他们误会自己,她想了想:“这样吧,我先给你收着,过几天帮你找个买主卖掉。”
说着,她将红宝石交给了自己的一个店员:“小王,先放保险柜里面。”
“行啊,小伙子,你居然能够看出这块石头里面有红宝石。”一个中年顾客竖了竖大拇指,嘴角却带着一丝轻蔑的笑,心里想,这小子走了狗屎运,居然可以猜到石头里面的东西,他看不相信这是赵晨宇用眼睛看出来的。
“这样吧,我出二十万买下来。”
杜晓芳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她要看赵晨宇怎么应对,这颗宝石少说也值四十万,这人居然才出二十万,分明是欺负赵晨宇不识货。
“我出三十万,我要了。”另一个客人说。
“老赵,你和我争。”中年人有些不快。
“价高者得嘛,再说我也挺喜欢这块宝石的。”那个老赵回应。他的话音刚落,又有人叫价:“我出三十一万。”
“三十二万。”
“三十四万。”
这些行家都看到了有便宜可赚,纷纷出手。
“我出五十五万。”杜晓芳突然开口,听风阁一下子鸦雀无声,五十五万,已经超过了这颗红宝石的市面价值。没有便宜可赚自然没有人加价了。
“赵晨宇,等一下我给你开发票。”见没有人再争,杜晓芳说。
赵晨宇一直在笑,看完了热闹,直到此时才轻轻摇了摇头:“我说过要卖吗?”
所有人都闹了个大红脸,是啊,刚才赵晨宇说的很明白,他已经把红宝石送给杜晓芳了,自己这些人还争什么。
“不过,这一块石头,我倒是愿意卖。”赵晨宇晃了晃手里那块红色的石头,“十万。”
所有人都笑不出来,杜晓芳摇了摇头,看来赵晨宇真的有病啊,那么贵的红宝石甩手就送给了自己,而这块连十块钱也卖不上的红色石头,他居然想十万块钱卖掉。
“干什么!”浑厚的男声突然在门口响起,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走到了赵晨宇面前,他的眼神中带着杀气,似乎要活剥生吞了赵晨宇。这人是听风阁掌柜张友,他平时不大来店里,今天一到就看到了赵晨宇耍活宝,心头火起。
“你不是去外地了吗?”杜晓芳问。
“提前回来了。”张友回答,随即看着赵晨宇:“你叫赵晨宇,是吧?”
难得这个甩手掌故居然记得自己的名字,赵晨宇点了点头。
《极品透视》第5章:大显神威
“赵晨宇,这里是听风阁,不是你胡闹的地方,这块石头,根本就一文不值。”张友指着赵晨宇手里的红色石头,表情很严肃,赵晨宇居然敢一口一个“芳芳”调戏自己的女人,要不是有顾客在,他早发飙了。
赵晨宇愣了一下,看张友的眼神似乎要杀死自己,知道他在吃干醋:“老板,我并没有胡闹,而且,这块石头确实值十万块钱,因为,这里面也有一颗红宝石。”
“你是说,这块红石头里面?”张友问。
赵晨宇点了点头:“老板,如果你不相信,我现在就切开给你看。”
张友摇了摇头,语气越发严肃:“赵晨宇,你马上干活去,要不然就卷铺盖滚蛋。”
“阿友,你……”杜晓芳不知道应该帮谁。
“晓芳,不要让他在这里胡闹了。”张友对杜晓芳说。
“你为什么不让他切开看看?”
“很简单。”张友翻了翻眼皮:“这两块石头明显就是废料,从一块废料里面开出红宝石已经是极好的运气,再想从第二块里面也开出红宝石……你认为可能吗?”
“是啊,是啊……”好几个人表示赞同,赌石就如同买彩票,你只买了一张彩票就中了五百万大奖,还奢望再一次中五百万?而且又是只买一张彩票?
“除非,那个人是赌王。”张友说。赌王是赌石界的传奇人物,据说可以通过用手掂量石头的重量进而计算比重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宝石,不过,他也不是每一次都能赌准,偶尔也会失手。
这些古玩玩家们很清楚赌石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有的人就经常赌石,当然明白赌石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寻常的玩家十赌九输,更何况赵晨宇看样子并不是玩家。
“也许,我真的可以赌对呢?”赵晨宇刚刚已经用透视眼看了看这块石头,他惊奇的发现,在红色的石层里面,居然包裹着一粒小小的红宝石。
“不如,我给大家切开看看?”张友毕竟是杜晓芳的老公,不看僧面看佛面,赵晨宇客气的询问。
“住嘴。”张友喝道:“你以为听风阁是可以随便胡闹的地方吗?你一个小小学徒,在我听风阁就要绝对听从我的安排,有什么资格这么跟我说话。”
“张老板,我并没有胡闹……”
“那是我在胡闹了?”
“事实会证明,确实是你在胡闹。”赵晨宇实在忍不住了,老实不客气的回应。
“你,你敢这么跟我说话……”张友的肚子一鼓一鼓,抬手想揍赵晨宇一下,但看到四周的顾客们看着自己,又不愿意失了风度,气呼呼的把手放下了。
“行了。你们能不能别争了。”杜晓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不就是一块石头吗,谁对谁错,切开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是最佳的解决办法,张友不说话了,赵晨宇顺手拿起切割机,朝着这块红色的石头按下了磨片。在磨片的高速切割下,石头红色的表层很快被切开,里面露出了晶莹的红色。
“这,真的有红宝石。”几个顾客开始惊呼起来,如果说第一次的红宝石是运气的话,第二次就是实力了。这个年轻人到底有什么神通,居然从两块废料中都开出了红宝石。
“这,这……”张友噎住了,“这小子,怎么可能……”
“张老板,现在你知道究竟是谁在胡闹了吧?”赵晨宇冷脸问。
张友闻言,老脸一红,看大家都鄙夷的看着自己,什么也不说,一头扎进了办公室。
“太神奇了,不可思议。”几个顾客嚷嚷着,突然有人走到了赵晨宇面前:“小伙子,你是怎么发现这两块废料中有宝石的?能告诉我诀窍吗?”
赵晨宇当然不会说,他只是摇头,那人也觉得自己莽撞了,这是人家的看家本领,怎么会告诉自己。他想起了刚才赵晨宇说要十万块钱卖掉那块红色石头的话:“小伙子,你这颗红宝石,我出十万块买下来。”
“对不起,我说十万块钱卖掉,指的是那块红色石头。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是一颗红宝石,你们看它的大小,应该是珍品。”赵晨宇说,他虽然不懂红宝石,但自己刚刚开出的这一颗宝石有弹珠大小,应该价值不菲。
“那,我出二十万。”那人很明白红宝石的价格,这颗宝石足有五克拉重,虽然色泽不是太好,估价也应该在八十万左右。
“我出五十万。”这些人都是老奸巨猾的商人,见到利益又争了起来。
杜晓芳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中,赵晨宇究竟是什么人,这赌石的本事也太逆天了,他离开听风阁不过一个多小时,也不知道从哪里淘换了两块赌石的下脚料,居然连着开出了两块红宝石,虽然不是极品货色,价值却也不菲。
“难道,我碰到了神仙?”杜晓芳问自己。
“小伙子,只要你教我怎么赌石,这颗宝石我出一百万买下来。”那个中年人说。
“对,你教我赌石,我出一百二十万。”一个身穿西装的老头说。
“我出一百五十万!”
“一百八十万!”
“两百万!”
这颗宝石虽然不值这么多钱,这些人还是一个劲的加码,已经不是单纯要买宝石了。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如果能让赵晨宇教自己赌石,这区区几百万,说不定一块石头就能赚回来。
“我老头子出三百万。”西装老头咬了咬牙。
“我出四百万!”中年人和西装老头杠上了。
“四百五十万”老头又喊。
“五百万!”
……
他们疯狂的喊价,听风阁宛若一个拍卖会现场。
“各位!”杜晓芳的声音清晰的穿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她提高声音制止了两人新一轮的喊价,“你们有没有问过这颗宝石主人的意见?”
大家都呆住了,是啊,自己空自忙活了这半天,还没有问问人家愿不愿意卖宝石,愿不愿意教自己呢。
“小兄弟,只要你肯教,我给你一千万。”那个中年人补上了一句。

 

 

 

赞(3)
分享到: 更多 (0)

4321春色小说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来阅书城男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