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大全
www.neikuw.com

我的灵异实录

来学技树,得一技之长!

第1章刮刮乐
从世界杯买足彩差点上天台之后,我就开始对彩票敬而远之。可做梦都没有想到,再次碰这个东西的时候,却惹上了天大的麻烦。
这一切,还得从猴子给我打的那个电话说起。
当时我辞职在家,两个月没找到工作,房租都成了问题。就在这个时候,以前经常找我借钱的同事猴子打电话说要请我吃饭,听他那口气好像是自己最近发了财一般。
想到可以先找他借点钱来撑一段时间,所以就直接去了。
在那条我们经常聚餐的仿古街上,两个人喝的都有些醉醺醺的,我趁机把借钱的事儿给他说了。他满口答应了下来,说就凭咱俩的交情,这事儿我管定了。
就在我眼巴巴的等他问我需要多少钱的时候,他竟然起身喊服务员结账。看着他钱包里 面的那一沓子红票,我都有些眼馋。
猴子也看到了我看他钱包的眼神,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小子有福了,我这就带你去个好地方。看他说话时候那么神秘,也着实吸引了我的好奇心。我还真想不出来,到底哪儿能那么快就赚到钱。
猴子带着我从仿古街的一条小巷子七拐八拐的到了另外一条巷子里,这条巷子里比之前的那条要显得热闹多了。我在这儿附近也住了一年多时间了,可这么热闹的地方,我竟然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就在往前走了百十来米的地方,猴子指着一家彩票门面店说到了就是这里。我看到那彩票店眉头一皱,买彩票中奖的概率可真的堪比连续被雷劈五次还没死,难道这就是他的办法?
猴子也看出了我的疑虑,从口袋里抽出两张红票给我,说你去买刮刮乐,最贵的那种,中奖的话钱是我的,如果没中的话那么这两张红票也不用还他了。
听到有这种好事儿,当然毫不客气的进入了彩票店。这家彩票店里最贵的就是那种三十块钱一张的,最大奖金三十万。反正又不要我出钱,直接就先来了三张。
刚把第一张刮出来,我整个心跳就开始加速起来。没想到,第一把就中了一千块。这个可是立刻就能够解决我的房租问题了,而且撑到我找到工作也没问题。当我把第二刮出来的时候,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万块。
我咽了咽口水,开始拿起硬币慢慢的刮第三张。当第三张每刮开一个数,都跟上面开奖数字一样的时候,我整个心都在扑通扑通的乱跳。如果,把这所有的数字都刮开跟上面开奖数字相同的话,那么也就是说我有三十万进账。
大概用了五分钟左右,才把所有的数字都刮开。看着这些跟开奖数字全部相同的数字,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唯一的几个字就是:我中了三十万。
好几分钟之后,我高兴的直接蹦了起来,拿着三张彩票要领奖。这时候,猴子好像有些不开心,问我那一百块为什么不花完?
本来我想把那一百块前还给猴子的时候,他却坚决不要了。我以为是他最近变得有钱了,脾气也变得怪了,很多有钱人都是那样,让你花完就得花完,不花完就是不给他面子。对此,我也没怎么在意,直接把那一百块装进口袋去找老板领奖。
但是彩票领奖也是有规矩的,一万以上的必须要到市彩票中心去领奖,所有我只领到了一千块,至于剩下的可以第二天直接到市彩票中心去领。不过有一千块,也够我交房租的了,就先把那一千块领了出来,剩下的明天到市彩票中心去领奖。
回来的路上,我对猴子可是千恩万谢。不过猴子看上去,却没有那么高兴。他可能是觉得我用他的钱买彩票中了大奖,心里不太开心。又或者,是因为我没有花光他那两百块钱,有些不开心。不过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是在这大奖面前,我可从来没想过把那张三十万的彩票给他。而且在之前他也说过了,中了奖算我的。
现在终于清楚了无债一身轻是什么感觉,回家的路上我几乎是一路唱着回去的。
刚进家门不久,房东就过来收房租了。
中了大奖心情特别爽快的我,直接就交了两个月的,加上水电费正好一千一。把从彩票店领回来的一千块和猴子那边借来剩下的一百块扔给了房东。房东女人把那几张红票子数来数去好几遍,又搓了好几遍确认没假钱之后才离开。现在看到房东女人的动作,都觉得有些好笑,我已经有三十万了,还犯得着给你假钱吗?虽然当时没说,但心里还真就是这么想的。
接下来,整整一晚上,我都抱着那张三十万的彩票看了一遍又一遍,总觉得看不够。
第二天还没起床,就被外面的砸门声给惊醒了。先把两张彩票都藏好了之后,才骂骂咧咧的问候了一句敲门的人。听到是房东女人的声音之后,我才打着哈欠给开门。
还没等我问什么事,房东女人身后出来个老大妈,直接就把一碗黏糊糊的东西给我泼了一脸。这事儿怎么能忍,我立刻就跟她们吼了起来。那俩女人根本就不理我,就在那里嘀咕了半天是不是,到最后那老大妈很坚定的说了句不是,房东女人才松了一口气。她们的话,也弄得我都有些莫名其妙。
接下来,我才知道她们给我泼的是黑狗血,还有泼狗血的原因。
昨天晚上,我交房租的一千一里面,有一张竟然是冥币。这房东女人当时看到都吓傻了,以为遇上了脏东西,所以就连夜请了人过来。房东女人身后的那个老大妈,就是她们村的神婆,连夜请过来的,那黑狗血,也是用来对付我的。
听到他们的解释,我顿时就气不打一出来。我昨天给钱的时候,明明她还数了好几遍呢,要是有冥币当时就发现了。怎么可能就变成冥币了?说不定,还是她自己换的呢。房东女人连忙说,不是自己换的,她平日里胆子小,这种事儿她也不敢做。
本来我还以为她们是来讹我的,但是又不太对劲,就算要讹我,也不至于大老远的从村子里连夜请个神婆过来,还准备黑狗血,就为了讹我那一百块钱。最重要的是,那张冥币拿到手上,我竟然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到底哪儿熟悉,我还真一时之间说不上来。
最后我还是把那一百块钱给换了,反正自己现在可是有张三十万的彩票在手里,不在乎那么点钱。
打发完房东女人之后,我再无睡意。那张冥币看了好半天,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随便往桌上一扔,直接拿着那两张彩票到市彩票中心领奖。
可是到了彩票中心我就傻眼了。他们说,我这两张彩票,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取消了。彩票的领奖时间是六十天,所以,这两张早就过了领奖期限,是作废票。听到这个说法的时候,我脑子都有些发蒙,不是昨天晚上才去买的吗,怎么两年前就不流通了,难道有什么问题?
我说明情况之后,赶紧让他们帮我查。但是我说的那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彩票的门面店,所以我这个票还是作废。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有些腿软。整整三十一万,就人家一句话,变回了两张废纸。
在市彩票中心外面坐了好一会儿才把心情平复下来,给猴子打电话。毕竟昨天晚上,是猴子领着我过去的。所以对于这两张彩票,他最有发言权。
可是打电话给猴子的时候,却一直关机。最后想了想,还是直接去公司找他吧,这可是三十万,不能白白的就这么扔了。昨天花了九十块钱买的,总得去彩票店要个说法吧。
到了公司之后,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我。当时我从这儿辞职的时候,跟老板闹的矛盾可不算小,也成了全公司的名人。虽然离职快俩月了,所有人都还记得我。
我在公司转了一圈,都没有看见猴子人,就到前台去问考勤的小刘。
“小刘,猴子今天过来了没?”
听到我的问题之后,小刘的眼睛比刚才看见我进公司时候瞪的还大,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被她瞪的有些莫名其妙,于是又问了一遍。
“张岩,你别吓我啊,猴子一个月前就出车祸死了。”小刘说这话的时候,还明显的往后退了几步,看向我的眼神都有些恐惧。
听到她这么说,我脑子比之前三十万彩票变成废品还要发蒙。昨天他还打电话跟我出去喝酒来着,那彩票也是他领着我去买的,怎么可能一个月前就出车祸死了?那昨天晚上,跟我吃饭的又是谁?
“张岩,当时猴子死的时候,我们也给你打电话了,但是电话打不通。”小刘说话的时候,一脸歉意的看着我。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进入了电梯,那个人,正是猴子。
第2章摊上大事儿了
我立刻冲向电梯,但是还是晚了一步,当我到门口的时候,电梯已经上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要上几层,只能看着电梯外面那数字焦急的等待着。
终于,在二十楼停了下来。猴子上了顶楼,更让人无奈的是,四个电梯都停在了顶楼一个都没有下来的趋势。而在这个时候,我还一直坚信猴子并没有死,昨天晚上的那个人的的确确就是他。
电梯在上面停了很长时间,当那个箭头刚刚变成下楼的时候,就听见那边一声惊呼有人跳楼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往楼下看。楼下的广场上趴着一个人,面部朝下,头部周围一大滩血迹流出很远。
而看到他身边站着的那个人,让我瞬间头皮都在发麻。猴子竟然就站在那具尸体旁边,朝着我诡异的微笑。当我看向他的时候,他伸出右侧,朝我比划了一个“六”的手势。比划完之后,转身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刚才猴子不是上了顶层了吗,怎么会在底下呢?还有,那个跳楼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不成跟猴子有关,还是说,真如小刘所说的,猴子已经死了,现在我们看到的那个猴子已经不是人了?
对于小刘说猴子死了这事儿,我一直都不相信。昨天晚上和刚才见到的,可是活生生的人,但是为什么忽然出现在楼底下我还真不清楚。
还没等我理清楚,就看见公司好几个人都在往下跑。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跳楼的那个正是公司的张海明。电梯来了之后,我也跟着他们一起到了事发楼下的小广场上。
当我们下去的时候,警察已经把这里拉起了警戒线。经理在那边跟警察交涉,而我们的目光都盯在了张海明的尸体上。
看到张海明的尸体,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明明整个人脸都摔的不成样子,但是嘴角却是那种满足而又略带诡异的微笑。这个微笑我非常熟悉,就在几分钟之前,站在他旁边的猴子脸上,带着同样的微笑。
张海明跳下来之后,眼睛还是睁着的。也许是我站的位置不对,总觉得他一直在盯着我看,让我觉得浑身都在发冷。当我看到他手上的那张刮刮乐的时候,就如同进入了冰窖一般。他手中的那张彩票,竟然跟我现在口袋里装的那张一模一样。
警察过来把张海明的尸体抬走了,而那张彩票却掉落了下来。我颤颤巍巍的捡起那张彩票,看到上面写了一个大大的“1”字。而彩票的正面,盖上了一个大大的红章,上面写着“已兑奖”三个大字。但是这个章是哪儿的,却没有任何的提示。
接下来,我才听同事说,最近张海明有些奇怪。
原本在我们眼里一向都很吝啬的张海明,最近经常请同事一起去聚餐。而且,前两天,张海明才买了新房子。
公司的工资都是透明的,没个人也差不了几百块钱。而且,张海明最近也没有什么业绩,最多一个月也就能拿到个三四千。而且,他的家庭条件我们也基本清楚。按照他现有的工资,攒个首付都得两三年,跟别说他竟然还全额付款买的房。
听到这个消息,再结合那张彩票,我终于知道他的钱是哪儿来的了?但是有一个问题,那个奖,他是去哪儿领的呢?我今天刚去过市彩票中心,拿着那两张彩票人家根本就不承认。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短信响了。
看到猴子两个字,我再次浑身一颤。点开之后只有短短的几个字:“明晚十二点,去市彩票中心领奖。”
这条短信竟然是昨天晚上十二点发过来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才收到。昨天晚上十二点,也就是我更猴子刚分开回来交完房租那段时间。当时我记得很清楚,还在用手机上网,并没有关机。
市彩票中心怎么可能半夜十二点还开门?不过晚上应该能够看见猴子,到时候找他问一下就能清楚了。虽然我到现在为止还不相信猴子已经死了,不过之前那诡异的笑和比划出来的手势,却让我有些胆寒。
当从公司回到家里之后,就看见房东女人身后的老大妈死死的盯着我看。
“小伙子,你怕是遇见脏东西了,把这个戴上。”老大妈说话间,从脖子上取下来一串玉佩直接给我挂上。
我连忙推辞,这东西也挺珍贵的,我可不能收。但是那老大妈却忽然哀叹起来,说自己能力不够,帮不了我多少。这个玉佩,最多就是能救我一次。最后,他还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说要是真遇见什么麻烦事儿可以打那个电话。
回到房子里就困的不行,昨天晚上回来的晚又抱着彩票兴奋了大半夜。早上又被房东女人吵醒,现在整个人都感觉有些飘。
刚睡下没多久,就做了个噩梦,而且那噩梦感觉很真实。
先是猴子给张海明打电话让出去吃饭,然后张海明跟猴子在仿古街上吃饭,坐的正是我那天跟猴子去的位置。接下来,猴子领着张海明去买彩票。那彩票店老板跟猴子眉来眼去的,趁着张海明低头刮彩票的时候,彩票店老板一斧头砍掉了张海明的头。而张海明的身子,依旧还在刮彩票。
张海明的头滚到我旁边,略带诡异的笑着盯着我看。这表情,跟之前看到张海明跳楼之后的极其相似。看到这儿,我猛然的睁开双眼坐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那梦境太过于真实,就像是一切都是我亲眼所见一般。
刚准备起床去洗把脸,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声响,老大妈给我的那块儿玉佩,直接断成了好几截。原本还想着还给她的,现在看着碎了一地的玉佩,却满心的担忧。
怀着忐忑的心情敲响了房东女人的门,把那断裂的玉佩递给老大妈看。
见到这断裂的玉佩之后,老大妈也是瞳孔一缩,看向我的眼神变得严肃起来:“小伙子,你这是摊上事儿了啊,事儿还不小。我帮不上忙,待会儿我直接带你过去找那个人吧,电话也不用打了。”
虽然我是无神论者,但是老大妈的热心肠让我也不好意思拒绝。更重要的是,就在刚才做完噩梦玉佩断裂的时候,断裂的不光光是玉佩,我那原本坚定相信的无神论,也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痕。
我几乎是被老大妈给拽着出门的,到了大街上老大妈直接伸手打了个出租车,说了个地名然后就把我推上了车。至于老大妈说的那个地名到底是哪儿,我都没听清楚,对于方言我还真有些无力。
出租车越开越远,一直到了市郊停了下来。本来我要掏钱的,老大妈却说我最好别掏,不然待会儿还得用黑狗血泼我。
听到黑狗血,我就有些怕,早上那盆黑狗血又腥又臭的,害的我洗了好长时间。
“刚才,为什么不让我掏钱?”看到出租车司机走远之后,我才转过身来朝着老大妈问道。
“你自己看看口袋里的钱,就知道为啥我不让你掏钱了。”老大妈说完后之后,直接继续往前走。
我边走边把钱包翻出来,当打开钱包的那瞬间,我犹如被一盆冰水浇过,从头到脚透心凉。所有的钱上面的那几个大字,都变成了中国天地银行。钱包一整天都在我身上没离开,不可能被谁掉包,怎么就直接变成了冥币?
“大妈,这咋会这样?”我看着那些冥币,都觉得小凉风冷飕飕的,整颗心都揪成了一团。
“不光是你的钱,你给我那大侄女的一千块,今天也变成这了。”老大妈说,本来今天是要回去的,但是那一千块变了之后,就知道事情比较麻烦,也就没有回去。
听他这么一说,我立刻觉得事情还真不大对劲。
大约走了十五分钟,老大妈指了指前面的那个破旧的瓦房,说大师就住在那里。我看着四周都是二层小楼房收拾的漂漂亮亮,只有那个瓦房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如果在市区早就以影响市容被强拆了吧。
开门的是个六十来岁的老汉,老大妈给老汉说明了情况之后,老汉用浑浊的眼神从上到下把我整个看了一遍,看的非常仔细。看着他那眼神,都让我有些发怵,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
“大妹子,你带着个死人到我房子里来干啥?”老汉看完之后,就气冲冲的朝着旁边的老大妈吼道。
显然老大妈也被这句话给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拉开和我的距离朝着老汉那边靠了过去低声说道:“大哥,你没看错吧,他怎么可能是死人呢?”
“中线都歪了,满脸死气,脸色苍白。要是我没看错的话,死亡时间在昨天晚上十点到十二点之间。”老汉看着我继续朝着旁边的老大妈说道,“他能动弹,是有人使了手段,把他的魂禁锢在身体中了。唉,来迟了,我也治不了。”
大师的每个字都狠狠的砸着我的心脏,但是我对于他说的这些,还是根本就不相信,而且开始怀疑这家伙只是个江湖骗子。
第3章大师
“我知道你不信,你照镜子仔细看看,就知道我的意思了。”大师说完后,直接扔了个镜子给我。
拿起镜子那一刻我心里就咯噔一下,镜子里的那张脸五官都有些扭曲,脸色惨白,跟死人无异。更重要的是脖子上,竟然有了尸斑。原本我以为脖子痒只是被蚊子咬了而已,没想到竟然是这东西。
看到这儿,大师的话我已经信了一半。赶紧开口朝着大师问道:“大师,我这有办法救吗?”
大师抬起头很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叹气说道:“你听说过,死人还能够活过来的吗?”
这一句话,几乎把我所有的后路都堵死了。难道,我现在真的只是一个死人?但是我能正常的吃饭睡觉,吃喝拉撒有心跳,跟活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区别。
“想要活命,就只有一个办法。让你的魂魄再次跟身体融为一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附着在上面。”大师的这句话,让我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那该怎么做呢?”我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朝着大师问道。
旁边的老大妈也赶紧开口帮腔,说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之类的好话,反正把大师都夸上天了。这个时候,大师才松口,说做是能做,但是这乃是逆天改命之术,要损阳寿的。
听到这里我哪里还不懂意思,就说哪怕花再多的钱都在所不惜,让大师开个价。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底气。本来我以为自家有了三十一万,但是结果变成了废纸,而且原本的那些钱,现在也都成了冥币,现在我就是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而已。
敢这么说,当然也有自己的打算。晚上十二点,大不了去取钱,反正我现在已经是死人了,害怕什么?
“我分文不取,但是你得拜入我门,不让我这一门断了香火。”大师说话的时候,情真意切,就像是在交代后事一般,让我都无比的感动。于是乎,一激动之下,就赶紧同意了下来。
“那好,你且回去,今晚八点半,我到你那里,咱们一起去会会幕后之人。”说完后之后,大师随手摆出了个请的姿势,示意我跟老大妈可以走了。
而老大妈走之前,又让大师帮我们把那冥币恢复成真钱。看到恢复的那瞬间,我顿时对这大师佩服的五体投地。
回到房子之后,心里算是放下了不少。只要大师愿意帮我,肯定能够恢复的。不过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难道我真的死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苍白的脸色,歪曲的五官,难怪从大师那里出来之后,出租车司机看到我都害怕。
正当我准备睡一觉等待晚上大师到来的时候,短信响了,竟然是猴子发来的。
“傻逼,你丫被骗了,我现在有事儿不方便现身。如果不信,返回去看看大师在做什么,一看便知。”
这个短信让我再次疑惑起来,不是说猴子死了吗,怎么又能够给我发短信?而且,还让我去看看那大师在干嘛。看着这短信,刚才的睡意全无。想了好半天,还是决定不管真假先去看一眼,毕竟这事儿关乎生死。
找了顶帽子戴上把帽檐压的很低,出门之后打了一辆车直接朝着大师那里而去。之前就走过一遍,所以这回熟门熟路的,直接就到了大师的门外。
到了之后,我并没有敲门进去,而是四周查探了一下,从侧面的树干爬了上去进入院中。
刚进到院子里,就听见了里面传来那种难以启齿的声音。蹑手蹑脚的挪到窗户口往里瞄了一眼,里面的画面让我顿时有些震惊。床上躺着两个人,正做着那羞人的事,一个就是大师,另外一个竟然是房东女人请来的老大妈。
看到这一幕,我整个人都感觉不太好了。原本还相信这大师能够带我渡过难关,但是现在看来,这大师估计也就徒有虚表,而且他说的话都不一定是真的。
刚从院子里爬出来,猴子的短信又来了:“看见了吧,这两个人千万不能信,你身上的事情就是他们做下的。”
看到这个短信后,我后背直发凉。难道他就在我身边吗,不然的话怎么知道我已经看见了大师的不雅事儿?想到这儿,我赶紧回了一条短信问他在哪儿。但是好半天时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回应。
按照刚才短信的那个号码打过去,却提示是空号。
我现在都有些不知道该相信谁了,想着之前见到那位大师的时候,就说我已经死了。那个时候,我根本就不相信,然后就让我照镜子。我也是因为自己的脸色跟脖子上的尸斑,才相信了那个大师的话。
但是现在看来,漏洞百出,我当时应该是被大师的气势给吓到了。
不过,猴子的话,我能相信吗?之前去公司问过,小刘他们都正是猴子在一个月之前就出车祸死了。而且昨天晚上猴子带我去买的彩票,竟然在两年前就已经停了。还有,那张冥币,我现在终于想起来为什么那么熟悉,上面写的字就是猴子昨天晚上借我钱时候写的几个数字。那数字,是刮刮乐的开奖号,我自己写上去的。
人在最为艰难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家。我也不例外,坐在马路边上,也开始想家了。想家的时候,把所有亲戚几乎都过了一遍。当想起舅婆的时候,忽然灵机一动,也许她能够帮上我。
舅婆可是她们那个村有名的灵婆,记得小时候有个大病小灾的,我爸妈不会第一时间把我送到医院,而是直接去把舅婆接过来给我看。虽然当时很多人都说我爸妈封建迷信,就连小学老师都上家里反对过好多次,但是每次舅婆过来之后的第二天,我的病就会好转起来。
当时我被老师做过很多思想工作,所以每次舅婆来的时候,都被我想象成了狼外婆的形象,即使是她把我的病都给治好了。现在想想,当时确实挺伤舅婆心的。
不过到了现在,我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给舅婆打了电话。舅婆的电话,还是我爸给买的,当时电话号码也是我给选的,所以我记得非常清楚。
听到舅婆那苍老的声音,我都有点忍不住想哭。强忍着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都跟舅婆说了一遍。
舅婆听完之后,叹了一口气说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不过当我说起那个大师跟老大妈的时候,舅婆顿时发怒了:“连我侄孙都敢害,看来我不出来还真以为我们这一门子人好欺负。”
舅婆让我别着急,她马上就出发,让我今天晚上不管是那大师老大妈那边,还是猴子那边,都不要去,一定要静静的待在家里别动,不管是谁敲门都不要给开。
听到舅婆要过来,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完全相信的人了。既然舅婆这样说,那么我就立刻回去把门窗都关好,不管谁来叫都不给开门。
到了下午七点半左右,天色已经慢慢变黑了,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我从猫眼里往外看,正是老大妈跟那大师两个人来了。我悄悄地走动,尽量不发出声音,造成房子里没有人的错觉。就连手机,都已经被我调成了静音。
外面敲了好一会儿门,终于停了下来,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本来以为他们已经走了,但是接下来,却让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那老大妈竟然从房东女人那里拿来了一把备用钥匙,开始开我的门。之前门没有反锁,要是现在去反锁的话,就证明告诉了他们里面有人,但是要是不反锁的话,他们两个就进来了。
正当我准备反锁的时候,那个大师竟然忽然出脚,直接把门给踹开了。这一下幸亏我反应快闪了一下,不然的话直接就被门给砸到门牙。
“小张啊,你不是在房子了吗,怎么我们刚才敲了半天门,你都不给开?”老大妈看着我,有些埋怨的说道。
“那啥,刚才睡醒,就起来给开门了。”我赶紧找借口说道。
对于我的借口,他们两个并不在意,大师直接就开口说道:“你赶紧换个衣裳,我们直接就走吧,先带我们去那条街上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你成这样的原因。到时候,也方便动手帮你忙。”
如果是没有接到猴子短信之前,可能我会很兴奋的跟着他们走。但是现在,我却一步都不想离开这里,必须得等到舅婆过来。
我借口说要上厕所,让他们先在房间里等一会儿。然后直接就进了厕所里,开始给舅婆打电话。没想到,舅婆竟然直接买了高铁票,这个时候已经快要到了,让我再拖住他们一会儿。听到这个消息,我顿时心里又了底。
在厕所里磨蹭了半天之后,又在那大师跟老大妈的不耐烦眼神中,故意的磨磨蹭蹭开始找衣服找鞋子。终于再次听到敲门声,看到门外站着的舅婆时候,我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第4章拆穿大师的阴谋
看到舅婆进来,房子里的大师跟老大妈脸色略微变了变,对视一眼转过身来朝着我说道:“既然你这儿有客人在,那我们待会儿再来,记住晚上八点半,晚了我也没办法了。”
大师跟老大妈刚想出门,就被舅婆给堵在了门口。
“二位,害了我侄孙就这么走,好像不太地道吧?”舅婆的声音苍劲有力,跟她瘦小的身材都不太相符。
不过舅婆的声音,也把那那俩吓了一大跳。而我则更是有些不明所以,这大师跟老大妈是怎么害我的呢?如果不是猴子发短信给我,我估计会特别相信这两人。但是猴子的话,又能信吗?
“老姐姐,你说这啥话,你这侄孙遇上了点麻烦,我们只是来帮忙的。而且,连钱都不收。”大师看着舅婆,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说道。不过他眼中的那一闪而过的凶光,还是没有逃过我的眼睛。
“呵呵,不要钱,改要命了。谁给你们的胆子,当我们这门子人都好惹?”舅婆的拐杖狠狠的往地上一跺,直接就那块地板跺的裂开。舅婆竟然有这么大的手劲儿,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老婆子,你想咋样,我们本事浅让你看出来了,我们认栽。”老大妈干脆也不掩饰,直接承认了下来。
“把东西交出来,你们两个滚,要是再让我知道你们打他主意,有你们好看的。”舅婆的脸上十分的阴冷,语气充满了不容置疑。
大师跟那个老大妈掏出了一张黄纸递到舅婆身上,然后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两个人同时走了出去。他们两个都走了,房子里就只剩下了我跟舅婆俩人。这个时候,舅婆才松了一口气,把拐杖往旁边一扔,盘腿坐在了沙发上。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疑问,那俩人是怎么害我的,还有舅婆从他们手中拿过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舅婆把那张黄纸展开给我看,上面竟然写着我的生辰八字。看到这儿,我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被人利用。想到那个老大妈跟房东女人相熟,从他那儿得到我的出生年月日简直易如反掌。
“舅婆,这是什么东西?”我有些好奇的朝着舅婆问道。
“催命符,幸亏我来得早,不然的话,你娃子就完了。过了今儿,明儿就成了他们养的鬼了。”舅婆说话间,直接把那张催命符给烧掉了。至于那张符到底怎么起火的,我也不太清楚,舅婆的手上并没有火柴或者打火机。
听到催命符三个字我也是吓了一跳,就算是没有听说过符的人,听到这三个字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之所以我脸色苍白,会出现尸斑,就是因为这催命符的原因。
舅婆说,我的这条小命估计早就被他们给盯上了。从那天晚上房东女人大半夜还等着收房租开始,就对我实施了计划。正常来讲,就算再贪婪的房东,都不会在半夜十二点了还出来收房租,而我整天二十四小时在家的,不会等不了那一夜。
至于那老大妈给我泼的狗血,应该是真的。不过这老大妈给我泼黑狗血,也不是为了我好,而是因为那张冥币的出现,打乱了老大妈的计划。所以,她用黑狗血是实验我到底还适不适合他们用。
当黑狗血并没有起作用的时候,他们算是放下心来了。本来想着这下子能够按部就班的来,但是交房租的那些钱全部都变成冥币,让老大妈加快了速度。她给我的那手链,也不是为我挡灾,而是用来摄魂的。
老大妈看摄魂被阻挡,就把我带到那个所谓的大师那边去,准备在那边动手。
至于为什么没有动手,舅婆也猜不到,不过应该是有什么目的,或者是我惹上的事儿,让他动手起来有些棘手。而今天晚上,他们应该是真正的要动手了。
“你不是说有个死去的同时,这两天见过吗,我估计那对老鸳鸯,应该是想一起给收过来。”
舅婆的话,让我整个人都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猴子的那个短信过来,我现在估计已经被那俩狗男女给抽了魂炼成小鬼了。
“那舅婆,他们说我已经死了这事情,也是骗我的吧。”我听完舅婆的话之后,算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很是轻松的朝着舅婆问道。
“那话他们没骗你,你现在跟死人差不多。”舅婆的这句话,直接又给刚轻松的我,彻底得泼了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这才是舅婆赶过来的另外一个目的,而她那句“该来的,还是来了”,就是为了这件事儿。我再次把猴子打电话给我之后的所有事情都说了一遍,包括猴子之前给我发的短信,我也说给了舅婆听。
本来想把短信翻出来给舅婆看的时候,才发现那两条短信竟然没了。我敢保证,那两条短信,绝对不是我删除的。
“娃子,你把这个带上,我怕是今晚上不能跟你一起去了。”舅婆听完我的话之后,直接从那布袋子里抽出一个玉佩带在脖子上,“晚上你去见那个同事的时候,千万别说你知道他已经死了的事情,他要带你去领奖就领奖。钱你到时候也拿回来,接下来的事情,等你把钱拿回来再说。还有,中奖的钱,千万别花。”
“要是花了咋办?”我有些担忧的朝着舅婆看到。
“花了,你这条命也就给人家了。我估计你那个买房的同事,就是花了这个钱才死的。”舅婆这话说的相当严厉。
听到这儿我心里就咯噔一下,当时中奖可不止三十一万,在彩票店里还领了一千块,当时交房租用了。赶紧朝着舅婆问道,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当舅婆听说我已经花了一千块之后,整个人脸色蹭的一下子就变了,赶紧把刚才那块玉佩夺了回去。正当我不明所以的时候,舅婆让我摸摸刚才戴玉佩的那个地方,我稍微一碰,就觉得钻心的疼。
“这钱补上行不行?”我心里颤颤巍巍的朝着舅婆问道。
“那是买命钱,用了就等于命你已经卖了。我说那催命符那么厉害,他们咋没有得手,原来是这么回事儿。看来,还是躲不过去啊。”舅婆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晚上还是我陪你去吧,到时候一切听我的,少看少听少说话。”
晚上十点,我跟舅婆出了门朝着仿古街那边走去。在路上,我给猴子打了好几次电话,但是每次电话,那边都显示空号。
到了仿古街之后,我跟舅婆在我之前和猴子吃饭的那张桌子上坐了下来。看到老板拿菜单过来,我赶紧朝老板问他还记不记得昨天跟我一起过来吃饭的那个人,当时吃饭的饭钱还是他掏的。
老板的回答也是让我心里凉了半截。他说我昨天晚上喝多了,一个人喝了三件啤酒,对着空气说话,当时给他钱的时候,还扔到了对面的椅子上。可是在我的记忆力,是我跟猴子两个人喝了三件啤酒,而饭钱也是猴子付的。
“老板,这附近有没有其他热闹的夜市?”我忍着心里的震惊,继续朝着正在写单子的老板问道。
“这一片儿就这条街热闹,其他的夜市以前有,两年前就拆了,现在就这一条街了。你们要在这儿吃饭的话,也就这条街。再走,就远了。”老板说完后之后,直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年轻人,也不知道你咋想的,带老人家来吃烧烤,也看老人家牙能不能咬得动啊。”
听到老板这么提醒,我才想起来舅婆一路辛苦赶过来,我为了自己的事儿,竟然连口水都没给她喝。赶紧让老板给上了两瓶饮料,又去那边买了一些豆腐脑之类的东西让舅婆吃,这类东西她应该能咬的下。
一直到了十一点半的时候,猴子的短信发过来了:“仿古街,老地方见,待会儿带你去领奖。”
就在我看完这条短信之后,猴子很突兀的出现在了舅婆的旁边椅子上。而舅婆吃这豆腐脑,像是没有看见猴子一般。我正准备提醒,就见舅婆在给我暗示让我不要拆穿。我会意之后,转过身来装作吓一大跳的样子。
“猴子,你哪儿冒出来的,咋这么快?”我强忍着内心的恐惧朝着猴子问道,要知道,猴子可是一个月之前就已经死了的。而现在在我面前的,很有可能是鬼。想到“鬼”这个字眼,就让我有些不寒而栗。
“刚才就看见你了,跟你开个玩笑,来咱们再喝几瓶,待会儿我带你去领奖。”猴子就跟没有看见舅婆一样,很自然的拿起一瓶啤酒跟我碰了一下,直接对瓶吹干。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边的老板看向我的眼神,又有些不一样了,就像是在看神经病一般。他走过来朝着舅婆问道:“你孙子没事儿吧?”
舅婆之后只是专心致志的吃着自己的豆腐脑,也不理会旁边的老板。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美女写真休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