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大家眼中的废材,现在我要我的《逆生活》-內酷网
☆☆☆☆电子书大全
www.neikuw.com

我就是大家眼中的废材,现在我要我的《逆生活》

上学技树,得一技之长!

逆生活

《逆生活》001 隔壁有个漂亮姐姐

我是个没有妈妈只有一个哑巴爸爸的孩子,在我懂事之后,因为爸爸经常出去打工把我丢给邻居照顾,偶尔会听到邻居在背后谈论我爸妈,在我刚刚出生没多久,我妈妈就跟有钱人跑了,我爸爸就是气不过找那个男人,结果被人打进医院收到刺激才成了一个哑巴。

我家隔壁有个邻居姐姐,她很漂亮,我都叫她花姐姐。自花姐姐搬过来之后,我爸喝醉酒我就吓得躲到花姐姐那边去,花姐姐就会挡在我前面呵斥我爸,花姐姐不敢得罪城里人,只能干瞪眼,怏怏的离开,果然再也没有打过我。

花姐姐疼我,不仅护着我,还经常让我去她家吃饭,给我洗衣服,有时候还让我跟她一起睡,花姐姐抱着我,我总是特有安全感,花姐姐身上很香、很软,我最喜欢往她怀里蹭,花姐姐总会脸红红的让我别动,我问她怎么了,她捏了一下我的鼻子,说我是小调皮。有时候我觉得有点奇怪的是,半夜朦朦胧胧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她的手总放在我大腿根的位置,而且她有两个癖好很奇葩,一个是喜欢喂我吃奶油,但不让我直接吃,而是将奶油抹在腿上脚背上或者身上让我吃,有时候还会捂住我的眼睛,让我一边吃一边猜她将奶油抹在了哪,我从来没猜对过,她总是咯咯咯的笑,说我又笨又傻,不知道为啥,别人这么说我,我就会非常恼怒,但她这么说我,我却心甘情愿的接受。__

反正跟小雪姐姐在一块的这段时间,是我童年里最美好的一段日子,但好景不长,我快上幼儿园的时候,她们一家搬走了,搬到哪我不知道,为此我还哭了很长时间。

上学没多久,我就懂得有一个哑巴爸爸是多么屈辱,周围的孩子们指着我骂我是哑巴儿子,朝我吐口水,因为这我没少跟人打架,渐渐的我变得特别冷血,性格孤僻,把感情看的很淡,跟同学有了矛盾后解决问题的途径从来都是拳头。

因为我妈抛弃了我跟我爸,我觉得除了小雪姐姐外,其他的女人都不是好东西,所以见了我们班那些女生我就特别憎恨,女人缘相当的差,上初三的时候我去录像厅里接触了一些少儿不宜的影碟,还有一些日韩女星写真集,慢慢的上了瘾,思想变得龌龊了,也经常偷偷看我们班女生的胸部和屁股,那时候女生大部分都是不穿胸罩的,所以有时候能看到一些让人很兴奋的东西,让我很享受,晚上也经常做那种梦,偶尔早上醒来内裤黏黏的,梦遗了。

初三下半学期,班里转来了一个女生,叫陈怡,她打扮的特别洋气,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可能是吃的好,她身子发育的相当好,胸部很坚挺,因为她跟我坐同桌,所以我经常偷偷看她。

她这人很能显摆,什么有钱的玩意都拿出来得瑟,比方说97年香港回归时的纪念书包,98年英国产的限量版玩偶,或者很高档的铅笔盒跟钢笔,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家有钱一样,让我很反感。

当然了,我看她不爽,她看我一样也不爽,她看不起我的穷酸气,经常捂着鼻子说闻到一股子难闻的味,还用那种鄙夷的眼光看我,我这人自尊心特别强,所以恨她恨的牙痒痒,有一次放学的时候,我在校门口突然看见她跟我小学一女同学王朵聊天,我路过的时候,她们两还对我指指点点有说有笑的,我心里咯噔一下,毕竟上初中后知道我家情况的人很少,这也是唯一让我觉得欣慰的地方,可此时王朵跟她对我指指点点,难不成王朵告诉陈怡我爸是哑巴的事了?

果然,下午去了教室后,班里人开始对我议论纷纷的,我隐约听见有人说我爸是哑巴,还说我妈跟人跑了之类的话,当时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要炸了,浑身发烫,上课铃还没响呢,我就把陈怡拉到了教室外面,我质问她:“你是不是在咱们班同学背后说我的闲话了?”

陈怡不屑的哼了一声,说她没有,我当时都想甩她一巴掌,但是人家又没承认,我这么打人也不占理,所以忍了,下午放学的时候轮到我打扫卫生,我是最后一个走的,临走之前我觉得我得把这个亏找回来,我必须要报复陈怡,我把陈怡的书包扔地下踩得脏脏的,把她的铅笔盒也踩扁,还朝着她的书包上面撒了一泡尿,之后才回了家。

第二天到了教室后,里面乱哄哄的,陈怡跟我们班的几个女生围在桌子那骂骂咧咧的,见我过去后,陈怡直接就冲到我跟前,她脸憋得通红,大声质问道:“真你妈,是不是你把老子书包闹成那样的?”

我心里很爽,但装作啥也不知道的样子,我说我不知道,你别诬赖我,还有,嘴巴放干净点,我可不是你爸妈,我可不惯着你。

话刚说完,陈怡就用手指着我,骂道:“小浩你真不是男人,敢做不敢当,知道老子的书包跟铅笔盒值多少钱吗?你赔得起吗?真你妈!知道为啥你亲妈跟人跑了吗?就是因为你爸跟你一样,都是敢做不敢当的狗,活该你爸后来变成了哑巴,我看”

陈怡的话说到这,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一巴掌就扇她脸上了,当时我也是火透了,上初中之后还从来没人跟我这么说过话呢,何况走廊里还有很多人看热闹呢,陈怡挨了我这一巴掌后愣住了,眼泪立马出来了,紧接着她就跟发疯了一样冲到我跟前,手脚并用的打着我,我把她推倒在地,骂道:“再他妈说我爸跟我妈的事,老子弄死你!”

说完这话后我也没有继续上课,而是出了学校去外面玩去了,那会网吧还没形成规模,有的只是电脑室,里面都是些单机游戏,像红警啊CS之类的,我玩不来,我最爱去的地方就是游戏厅,特别爱打拳皇,这天一直玩到很晚我才回去,第二天去了学校后,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批评了我一顿,还说要我叫家长来,我当时直接跟她说:“我爸是哑巴,他又不会说话,你叫他来有啥用?”

这一句话把班主任说的没话说了,她直摇头叹气,拿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后来去了教室,刚坐下陈怡就小声跟我说,让我放学在校门口别走,我自然明白,她要找人打我了。

上午最后一节课还没上完,陈怡就匆匆忙忙出了教室,等放学后我出了校门,见在大门旁边的空地上聚集着一堆人,有男有女,看穿的校服,并不是我们学校的,还有两辆250型号的摩托车,特别酷炫的那种,摩托车旁边靠着两个染黄毛的男的,一看就是社会上的小混混。

我有点慌,我还从来没跟社会上的混混交过手,凑巧这时候陈怡看见我了,冲我招手,示意我过去。

碍于面子,我还是过去了,刚到跟前,陈怡二话没说,上来就给了我一巴掌,这一巴掌的力道非常大,居然让我有点蒙,前面说了,我这人特别反感女人,这陈怡打了我耳光,对我来说是受了奇耻大辱,压根没法忍受,她可能以为她跟前有这么多人我就不敢拿她怎么样了,所以打完我后一脸得瑟,气势很强,我反应过来后,抬手就还了她一巴掌,同时骂道:“你他妈一个臭娘们,居然”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旁边一个黄毛直接冲到我跟前踹了我肚子一脚,他比我高半头,块头也壮,我直接一屁股坐地上了,紧接着剩下的不管男女,都围上来踹我,我连爬都爬不起来,只好抱着头躺在地上,后来还是我们保卫科的保安出来了,他们才停手,陈怡这时候弯下腰打了我几巴掌,骂道:“我长这么大,就是我爸妈都舍不得打我一下,你是第一个打我耳光的,而且打了我两巴掌,你记着我的话,以后老子在校门口见你一次我就打你一次!”

说着,陈怡就从旁边一个黄毛手里拿了根烟,点着抽了一口,我在心里暗骂,这女婊子居然还抽烟,果真不是啥好东西。

其实学校那会基本上每天都有学生围在校门口抽烟,他们也不一定就是为了打架,就是聚在那给其他学生看的,显得他们混的比别人厉害,人缘广呗,陈怡刚转来我们班没两天就天天在校门口跟着那些男女混子学生玩,说实话,她的人缘挺好,人际关系这块,比我会来事多了。

话说回来,陈怡骂我骂的差不多后,还问我服不服,我没吭气,旁边有个穿蓝裙子的女生不知道为啥,居然替我说话,她让陈怡算了,别计较了。

陈怡还开玩笑的问她是不是看上我了,咋替我说话呢,我抬头看了一眼蓝裙子女生,她绑着个双马尾,瓜子脸,眼睛很大,属于那种娇小可爱型的。

她被陈怡的话说的脸有点红,拍了陈怡的屁股一下,说:“你瞎说啥呢,我这不是饿了嘛,咱们赶紧去吃饭吧!”她的话说完,最先踹我的那个黄毛可能是想在女生面前显摆,过来拍拍我脑袋,问我到底服不服。

我依然是没吭气,他可能觉得这样让他很丢面,脸色特别难看,嘴里骂了两句脏话后,直接从旁边捡起一块砖头,狠狠的拍我脑门上,我感觉眼前一黑,脑袋一阵刺疼,缓过神的时候有股热流顺着我脑门眼睛流了下来,周围几个女生立马就咋呼起来了,说流血了,我用手摸了下,手上全是血,被开瓢了。

陈怡估计也没想到那黄毛下手这么狠,赶紧把黄毛拉开,带着埋怨的口吻道:“你咋回事啊你,来之前我就说了,教训一下就行,你下这么重的手干啥呀?”

那黄毛一副不屑的表情,说:“不就开个瓢么,没事,死不了!”他话说完,那个蓝裙子女孩赶紧凑到我跟前,弯下腰盯着我的脑门看,她说:“我妈在医院上班,要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去吧?”

这时候保安也在旁边吆喝,让人都散了别在这围着了,我没理会那个蓝裙子女孩,站起身后一个人捂着脑袋走了,身后的陈怡还在那嘀咕,说有啥了不起的,拽个屁啊拽。

反正在回家的路上,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我觉得我今天受的这屈辱,吃的这个亏,我早晚要找陈怡和那个黄毛报回来,至于头上的窟窿,我去诊所看了看,缝了六针,看着衣服上的血迹和脚印,我知道回家后我爸肯定要收拾我。

等我到了我家小区门口时,还没进去呢,突然有个二十岁出头的女人拦住了我,她长得挺好看,打扮的特时髦,紧身皮裤和夹克将完美的身材勾勒出来,很诱人,她身上有种大城市女孩才有的气质,但我并不认识她。

我有点蒙,问她找我啥事?

她朝着我脑门看了下,问我这是咋了,被谁欺负了?问完我后才笑道:“你真不认识我了?”

 

《逆生活》002 再次遇到漂亮姐姐

我想了好久,发现这个大美女居然是我小时候邻居花姐姐!紧接着我脑海里出现了小时候在她家的一幕幕,尤其是吃奶油和摸耳朵的事,那时候我年纪小不知道她那是啥意思,现在的我多多少少懂得了男女之事,所以寻思她可能有那方面的癖好,这样一想,我居然来了点反应,这让我有点慌张,要是让她看见了,那多尴尬啊。

同时我感觉有很多话想问她,比如她去哪了,这次回来还会走吗等等,但话到了嘴边,我又说不出口了,到最后只叫了一声她的名字,欧阳雪。

她白了我一眼,说我没大没小,说话的时候还不忘了拍打着我身上的脚印跟尘土,她身上有一股很香的味道,很好闻,她问我这是被谁打了?

我给她说不碍事,跟同学闹了点矛盾,她听完情绪很激动,问我是哪个同学,因为啥把我打成这样,脑袋都开瓢了。

我给她说算了,反正跟同学打架也习惯了,但她说这事没完,这个忙一定要帮我,说着,她就掏出电话,八成是要找人,我赶紧拦住她,说还是别了吧,她看了我一眼,沉默片刻后,问我吃饭了没有,要是没吃的话就带我去吃点饭,我说回家吃就行,我爸估计把饭做好了,她扑哧就笑了,说:“我刚去你家里了,敲了半天的门都没人应,里面肯定没人,不然我也不会在这等你了,对了,你现在在哪上学啊?”

我说在三中,烂学校,她说初中而已,好学校烂学校都一样,没啥区别,说着,她领着我去了附近的一家饭店,给我点了好多菜吃,这期间还一个劲的问我这些年过的如何如何,我已经忘了上次吃这么丰盛的饭是啥时候了,看着欧阳雪那温暖的笑脸,我心里很感动,有种想哭的冲动,后来她还是不死心,问我头上被开瓢的事,我犹豫片刻如实告诉她了,不过也嘱咐她了,这事就这样吧,不用帮我找人。

吃完饭后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去上课了,临走的时候欧阳雪拉住了我,非要塞给我一千块钱,说让我拿着买点吃的和用的,要不买身干净的衣服,把身上的脏衣服换了,这钱我自然不能要,虽然我穷,没钱,但我有骨气,有自尊,她跟我只是邻居,又这么多年没见面了,我没理由拿人家钱。

她见拗不过我,便把钱装回兜里,不过给我留了个纸条,上面是她的电话跟现在的住址,她说有什么事记得找她,我一个人往学校走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看欧阳雪现在的情况,她家应该比当年混的更好了,而我家这么多年不但没什么长进,反而越过越窝囊,同样是人,差距咋这么大呢?

走到校园里的时候,好多学生都在一旁偷偷议论我,估计我被开瓢的事在学校已经传开了,到了教室的时候,班里的同学看我那眼神也有点怪,我能感觉的出来,很多人都是抱着那种幸灾乐祸的态度看我的,平日里看我不爽的人太多了。

陈怡此时还没来,我坐下后,把她的桌子跟我的桌子拉开了差不多十厘米的三八线,我现在是打心底厌恶她,之前还会偷看她的身子,晚上会幻想跟她的种种,现在我觉得这样想都会让我觉得恶心,早晚有一天我得报仇,得好好羞辱她一番。

快上课的时候,陈怡进来了,她往座位上走的时候,还看了我一眼,那眼神里尽是得瑟嚣张,等走到座位上的时候,她朝着我两桌子间的三八线看了一眼,并没说什么,反而把她的桌子又往另一边拉了五厘米左右,将三八线拓宽到十五厘米,上课后,老师一进来就注意到我两的异常了,毕竟她占用了走廊一部分空间,老师问她咋回事,桌子怎么摆成这样?

她此时还不忘了嘲讽我,当着老师和全班同学的面说:“他身上有一股子难闻的味,我闻了头晕恶心,所以往这边挪了挪!”

这话一出来,我感觉脸发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也太伤我自尊了,我心里那个恨啊,老师看了我一眼,也没继续说啥,开始正常上课,这天下午放学后,我刚走到校门口,有辆黑色的越野车就停在我跟前了,并响了几下车喇叭,当时给我吓一跳,还以为是陈怡又找人收拾我呢,不曾想朝着车里看的时候,发现在副驾驶位置上坐着的居然是欧阳雪。

欧阳雪冲我一笑,从车里下来了,我想起今天中午她说的话,隐约觉得她来可能是帮我处理陈怡的事的,车里面还有两个男的,开车的是个烫着卷发的男青年,长得很帅,后排坐着的那个男的是个平头,皮肤有点黑,长得很壮实。

说实话,我并不希望欧阳雪掺和这件事,毕竟我是个男的,陈怡是个女的,人家找人来打我倒没啥,可我一男的找人打她一个女的,要是传出去多丢人啊。

欧阳雪先是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问我那女的在哪?我把她拉到旁边,说还是算了吧,人家就是个女同学,跟她计较太那啥了。

欧阳雪白了我一眼,说:“一个女同学能把你打成这样啊?你别跟我墨迹了,把那女的揪出来,你放心,我不会怎么为难她,只想让她把打破你脑袋的人叫出来!”

欧阳雪既然这样说了,我也不好扭捏了,那两男的这会也从车里出来,卷发男还给我散了一根烟,趁着抽口烟的功夫,他开玩笑的问我:“你那女同学长得好看不,长得好看的话,今晚就交给我一个人处理,我给你好好收拾她!”

他这话刚出来,欧阳雪白了他一眼,说:“信不信我给你那玩意拽下来?”

卷发男舔了舔嘴唇,说他这不是开玩笑呢么,说话的时候,还不忘了过去在欧阳雪的大腿上拍了一把,欧阳雪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脸也有点微红了,他们两个人这么一打情骂俏,我多少明白了,两人的关系不一般,不知道咋的,我心里居然有点小失落。

也就这节骨眼上,我看见陈怡跟我们班一女生从校门口出来了,她眼睛很尖,很快就看到我了,明显愣了下,本来以为她会很慌张,然后悄悄溜走呢,谁曾想她居然主动朝着我这边走来了,脸上一点没有害怕的慌张,反而很嚣张,旁边的女同学还拦着她,但是没拉住。

她走到我跟前后,看了欧阳雪跟旁边的两人一眼,问我道:“小浩,你找人来是不是要打我呢?”

我寻思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点不对劲,正常人碰到这事能躲就躲,她一小丫头片子居然主动过来找打呢。

我还没说话,欧阳雪就问我了,说:“这就是那个欺负你的女同学吧?”

 

《逆生活》003 不作践就不会死

我点点头,表示默认……… “还真是找我的啊,你等着哈,老娘今天奉陪到底!”陈怡嘴里哟哟了两声,陈怡掏出手机,估计是打算打电话叫人呢,说实话我那会还挺羡慕她的,那会初中生有手机的人很少,但是陈怡就有一个,可见她家多有钱,而且是诺基亚的手机,名牌,不过此时她电话还没打出去,欧阳雪直接上前一步,一巴掌扇她脸上了。两人的体格差了很多,这一巴掌力道也很强,陈怡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地上去了。

花姐姐突然动手把我也吓了一跳,她还是像之前那样保护着我,陈怡也想不到就这样就吃了一巴掌,看她抬起头眼睛瞪得老圆,她咬着嘴唇盯着我和花姐姐,说:“我长这么大,还没人敢打过我,你个贱女人居然敢打我,给我等着,我这就叫人来,今天非打不死你们!”

说着,她又继续打电话,欧阳雪可没理会她,上去拽住她的头发使劲扯了两下,陈怡疼的直接叫唤起来了,眼泪都在眼窝里打转了,欧阳雪还踹了她两脚,问她:“是谁把我弟弟开瓢了的?你赶紧给那人打电话,老子今天就在这等着!”

一旁的保安这时候凑了过来,打算制止欧阳雪,但旁边的卷发男用手指了保安一下,说:“跟你没关系,你少插手听见没?”

卷发男说话的时候气势很强,而且旁边那个黑皮肤青年还往保安这边走了两步,那保安愣是没放一个屁,乖乖走了,欧阳雪继续打了陈怡几巴掌,嘴里还骂着一堆脏话,让她赶紧打电话,陈怡哭着打了个电话,但没人接,她又给另外一个人打了个,电话刚通陈怡还没说几句话呢,欧阳雪就把电话抢了过去,叫对面的人赶紧滚过来,电话那头的人怕是被吓着了,说这事不关他的事,随后把电话挂了,这让我差点笑出来,寻思陈怡找的这人也太不靠谱了。

人叫不来,陈怡有点慌了,她也不像刚刚那样盛气凌人了,怯生生的看了欧阳雪一眼后,说:“我干哥的电话打不通,等打通了他肯定就来了,你们给我等着!”

欧阳雪上去又甩了她一巴掌,说:“是你那个干哥把我弟弟脑袋开瓢了吗?”

陈怡说就是他,有本事就等他干哥过来,欧阳雪冷哼了一声,直接把车门拉开,然后拽着陈怡往车里拉,陈怡这下慌的更厉害了,她用手死死抓着车门的边,就是不进去,同时叫嚷着,说:“你干嘛啊,不是说等我干哥过来呢吗?你拉我进车里干啥?”

欧阳雪哼了一声,说:“你别废话,老子可没时间在这跟你等,等会给你干哥打电话,叫你干哥找我要人!”说着,她就让旁边的卷发男帮忙,将陈怡塞进了车里,随后他也让我进了车,让我看着陈怡,然后让卷发男跟黑皮肤上车出发。

卷发男上车后,还很猥琐的笑了下,问欧阳雪:“这是干啥呀?真打算把人家卖到按摩房去啊,卖之前能不能先让我爽一下啊!”

欧阳雪看都没看卷发男一眼,直接冷冷的跟他说:“我现在心情不太好,你最好别跟我开玩笑!”

卷发男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尴尬的笑了笑后,一本正经的问欧阳雪去哪里,欧阳雪回头问我着急回家不,我说不着急,她说那就找个没人的地方,最好是能藏人,还不能被人发现的,卷发男想了想,说除了酒店他想不到其他的地方了,这时候在陈怡另一边坐着的黑皮肤说他家的废弃站那没人,可以去他家那,而且周围是一片荒地,就是陈怡叫破了嗓子也没人听得见。

我听到这的时候,心里已经多多少少感觉有点不对劲了,还以为来了收拾陈怡一顿就完事了,咋现在还要把人带走啊,而且带到偏僻的地方,不会出什么事吧?

很显然陈怡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脸上的表情显得特别慌张害怕,我从来都没见她这样子过,她看了我一眼,然后问欧阳雪这是要去哪,到底想干啥,欧阳雪没急着回她话,而是从包里掏出一包烟,点着吸了一口后,才回头跟陈怡说:“放心吧,今天你那个干哥只要来接你,你就没一点事,要是你那干哥来不了,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怡匆忙掏出手机,继续打电话,但是一直没人接,急的她小声嘀咕着骂,说关键时刻人死哪里去了,后来车出了市区,到了郊区的时候,陈怡就更害怕了,她用那种带点祈求的口吻跟欧阳雪说:“要不你们先放我走吧,我要是回家晚了,怕是我爸妈会担心我,回头我跟你们约个地点,不然就这周周末的时候,我叫我干哥在校门口等你们还不行吗?”

欧阳雪很淡定的说了两个字,说不行!

说实话,欧阳雪这样子真是霸气,我也更好奇这些年她去了哪里,现在混到啥地步了,感觉现在应该挺有来头的,车继续走了一段路后,就由柏油路拐进了一条小土路里,周围全是树林子和荒地,偶尔有几座破旧的厂房,陈怡这时候就跟欧阳雪说:“姐姐,不然我给小浩道个歉,你们放我走吧,我以后再也不找他的麻烦了,他脑袋破了我给他赔钱,医药费我也出,让我爸妈多给钱也行!”

欧阳雪哼了一声,说早干嘛去了,现在晚了,来不及了,陈怡急的直接哭了出来,掏出手机说不然给她爸妈打个电话,让她爸妈来处理,她的话刚说完,欧阳雪让黑皮肤把她的手机抢了过来,同时很认真的跟陈怡说:“老子找你爸妈干啥?是你爸妈把我弟弟脑袋打破的?我只找你干哥,明白吗?”

陈怡说关键是她干哥现在不接电话啊,欧阳雪说这个她不管,反正今天必须见到她干哥,不然后果她自己负,陈怡听完哇的就哭出了声音,见说服不了欧阳雪,她干脆转过脸拽着我胳膊跟我说软话,让我放她一码,她以后再也不找我麻烦了,我还没说话呢,欧阳雪直接转过脸,伸手就给了陈怡一巴掌,同时骂道:“你能不能悄悄的?别再给我说话了,不然我把你卖到鸡窝去,信不信?”

陈怡果真被吓住了,不敢说话了,只有眼泪流了出来,可能怕哭出声音欧阳雪会收拾她,基本上一直憋着脸,那副想哭不敢哭的样子,让我觉得有点想笑,我寻思你陈怡也有这天,让你当初跟我得瑟。

车继续开了有十分钟左右,到了一个特别偏僻的地方,这周围有一大片果园,在果园的附近有个水塔,在那旁边有个废旧的院落,这就是黑皮肤说的废弃站,这的铁门都锈迹斑斑了,而且上面布满了灰尘,看样子很久没人来了。

黑皮肤下车后掏出钥匙去开门了,我和陈怡下车后,这丫头居然趁着我不注意撒腿就跑,不过被欧阳雪追上,一巴掌扇倒在地上了,紧接着欧阳雪就揪住她的头发,使劲扯了两下,说:“你老老实实的我不为难你,明白吗?再给我耍花样,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陈怡这下放开声哭了起来,不管欧阳雪怎么打她骂她,她都止不住的哭,欧阳雪后来也不管她了,将她交给我,让我看着她,等进了大门后,陈怡就在我旁边小声跟我说:“小浩,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让我爸妈给你一大笔钱,我知道你家里经济条件有点不好,你说吧,你……”

我真怀疑陈怡这家伙的脑袋有问题,都这个节骨眼上了,她居然还说这样的话,这哪是跟我说软话求情呢,分明就是埋汰我呢啊,我打断她的话,说别墨迹了,老老实实呆着吧,我们是找你干哥的事的,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陈怡听我这样说,吸溜了两下鼻子,闪着两个泪汪汪的大眼睛问我:“真的吗?你确定不会对我怎么样吗?不会把我卖到按摩房或者鸡窝吧?”

 

《逆生活》004 要么给钱要么开瓢

其实我给陈怡说不会这两字的时候,心里头也有点没底,毕竟我现在对欧阳雪还有这两个男的不是很了解,我也难保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来,虽然我挺讨厌陈怡,跟她是死对头,但打心眼里还是不希望她出啥大事的。

在这个废弃站的北边,有一排平房,黑皮肤带着我们进了其中一间,里面还有一些破旧的桌椅跟床,只不过很长时间没住人,上面都铺着一层尘土,欧阳雪让陈怡再给她干哥打个电话,说今晚要是叫不来人,她就呆在这别走了。

陈怡从黑皮肤那要过手机,拨号的时候欧阳雪还在旁边看着,估计怕她给家里打电话,电话刚通,陈怡就冲里面喊着:“大明哥,他们把我绑到一个废品站里了,还打我了,我现在好害怕,你快点过来带我回家啊!”

她嘴里所说的大明哥,应该就是开我瓢的黄毛,大明哥叫嚷着,问陈怡现在在哪呢,到底咋回事,陈怡这才把我们在校门口打她然后带她来这的事告诉了他,欧阳雪这时候也拿过陈怡的电话,跟大明哥说:“是你把我弟弟脑袋开瓢的吧?”

大明哥很干脆的承认了,问欧阳雪啥意思,是想要钱呢还是想找事呢。

欧阳雪说两个选择,要么他过来开了他的瓢,要么拿一万块钱领人。

我听到这话都愣住了,我脑袋缝针连一百块钱都花不了,就算补偿我一些,撑死二三百解决问题了,欧阳雪这直接开口一万,那不是狮子大开口吗?我看了旁边的卷发男跟黑皮肤一样,他们两个脸上的表情倒是很淡定,看样子欧阳雪说出这话来也在他们意料之中。

大明哥问欧阳雪是不是在这搞笑呢,他说一万块钱能卸我一条胳膊了。

欧阳雪说也可以不拿钱,过来让开个瓢就行,那大明哥也爽快,直接说:“行吧,你说个地方,老子马上到,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开我瓢!”

欧阳雪问黑皮肤这是哪,黑皮肤说老桃园水塔这,出租车司机都知道这地方。

欧阳雪将地址告诉大明哥之后,大明哥说了个等着,他这就找人过来,完事就把电话给挂了,说实话这时候我也紧张,看大明哥的意思,肯定是要找人过来闹事了,大明哥的年纪差不多在二十岁左右,欧阳雪跟这卷发男还有黑皮肤,撑死也就二十二三岁,虽然年纪看着比大明哥大,但是现在我们这只有我们四个人,欧阳雪还是一个女的,要是大明哥真的带着一帮人过来,那靠着我们三个男的能应付的了吗?可别再被对方打一顿,那我这脸可就丢大发了,到时候还怎么在陈怡面前抬起头?

我这时候看了陈怡一眼,正好她也看我呢,她脸上的表情似乎又多了一点得瑟的劲,她肯定觉得她大明哥能干翻我们,这丫头片子刚刚还跟我哭哭啼啼一副委屈的模样求我呢,现在就又开始翘尾巴了,真是能装,果然女人的话不能轻信。

欧阳雪可能也觉得人有点少,她问卷发男用叫人吗?卷发男开玩笑的说他这个小身板肯定不行,但是有黑哥在这,估计没太大问题,这个黑哥就是黑皮肤青年,以后就称呼他为黑哥。

欧阳雪问黑哥能解决不,黑哥不紧不慢的抽了一口烟,说:“我是一点不怕,但具体这事怎么处理,还得看来的是啥人啊,如果都是小毛孩,根本都不用动手,我吼两嗓子就能镇住他们,如果来的人够胆敢动手,我就跟他们干呗,打架我最在行了,就怕来的是有头有脸的人,我可对付不了,还得靠你跟大兵找关系!”

大兵就是卷发男,欧阳雪笑了笑,说:“黑哥你逗我呢,一个破初中生,找几个社会上的小混混就了不得了,她能找到啥有头有脸的人身上,你这是被上次的事整的心里有阴影了吧?”

黑哥说可不是,上次的事想起来他都快要尿裤子了,黑哥跟欧阳雪在这闲扯的时候,大兵凑空走到了陈怡跟前,问她家里是哪里的,看她这一身打扮,家里特有钱吧。

陈怡毕竟是个小女孩,没心眼,一般这种情况,人家问她家里的情况,她应该隐瞒才对,可她居然炫耀着说她家在花园小区,我们本地最好的小区,还说她爸特别会挣钱,说这些话的时候,能感觉的出来她很得意,其实在她看来也正常,她这人就这德行,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家里有钱。

旁边的欧阳雪问大兵打听人家地址干啥,难不成对这小姑娘有啥心思不成?大兵摇摇头说小P孩子,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他怎么可能感兴趣呢,他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我感觉出来他看陈怡的时候眼神有点色迷迷的,男人太了解男人了,明显他就是对陈怡感兴趣,这也难怪,陈怡在我们学校里面,都算是发育比较快的了,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欧阳雪哼了一声,正准备说话呢,她手机突然响了,她接完电话后,脸色变了,完事跟大兵说:“小雪那有点事得我赶紧过去处理下,你先快送我过去!”

大兵说那这里的事咋整?

欧阳雪问黑哥一个人在这行不,黑哥说应该没问题,要是镇不住了就给老狼打电话,欧阳雪点点头,然后问我回家不,要是回的话顺便送我回去。

这会天色已经黑了,何况我身上还有血印子,脑袋也被人开了瓢,我要再很晚回家,我爸非揍我,虽然我也想赶紧回家,但我一琢磨,我要一走,那这里就剩下陈怡跟黑哥两个人了,这黑哥是啥货色我不清楚,万一他对陈怡做出什么事,到时候我肯定也脱不了干洗。

显然陈怡也意识到这点了,她这时候赶紧拽住我胳膊,说:“小浩你可不能走啊,我大明哥等下就来了,事情就因你而起的,你要是走了事情咋处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用那种祈求的眼神看着我,我也不知道为啥,虽然心里很讨厌她,但是看着她这眼神,我似乎找不到拒绝的理由,真是奇怪,想来想去我觉得我还是留下来比较好,起码可以保证陈怡不被欺辱,我跟欧阳雪说我先不走呢,大不了回头我自己回去,大兵说不碍事,他一会把欧阳雪送了可以再回来,欧阳雪也没多说,匆忙走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了嘱咐黑哥:要么让对方拿一万块钱,要么开了对方的瓢。

他们走后,屋子里就我们三个人了,黑哥年纪跟我们差太多,他估计觉得没啥话题跟我两聊,就一个人出去打电话去了,这下就剩下我和陈怡了。

反正欧阳雪跟大兵走了,陈怡倒是看上去神色轻松了不少,她似乎又恢复了以前那种得瑟的神态,让我很恶心反感,她说:“小浩你真不是男人,我真没想到你居然叫人来学校打我一个女生,你丢人不丢人啊,好在我大明哥等会就来了,我可告诉你,他肯定会叫来一大帮人的,就指望你们几个能行?还有你刚那个姐,早晚有一天我得收拾她!不行你现在赶紧跟我道个歉,兴许我一高兴,等会让我大明哥打轻一点,可别再给你脑袋打……”

她的话还没说完,我就直接不耐烦的跟她说:“行了,先别得瑟呢,一会谁笑谁哭还不一定呢!”

陈怡哼了一声,说那就走着瞧吧。

 

《逆生活》005 英雄救美(1)

可能是屋子里比较潮湿昏暗,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也可能是不想跟陈怡呆在一个屋子里,我寻思去院子里呆一会,可还没走出屋门呢,陈怡在后面叫我了,她紧张的问我去哪里呀,我说我想去哪就去哪,你管的着我吗?

陈怡支支吾吾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话,好半天后才跟我说:“你是不是想跑呢,我可告诉你别跑啊,你赶紧过来老老实实坐旁边等我大明哥过来!”她说话时有点哆嗦,我瞬间反应过来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这地方又是个废弃站,就是我一个大男人单独呆在屋子里也有点慎得慌,更别说她一个女孩了,可她哪好意思说她害怕,只能找这么个烂理由了。

我说你放心吧,我还等着开你干哥的瓢呢,我才不会跑呢,说着我就走出了屋子,这家伙居然急急忙忙跟了出来,还拽住我胳膊,急声道:“你别跑啊,这屋子里黑黑的,你咋能把我一个人扔在这?”

我差点忍不住笑了,我说:“你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咱俩现在是死对头,你今天可是找人把我脑袋打破了,屋子里黑不黑你害怕不害怕,跟我有关系吗?我巴不得吓死你呢,真是,你脑子没问题吧?天下人都是你家的仆人?都得听你的?赶紧滚一边去,老子要去尿尿了,别跟着我!”

这一番话骂的我心里那个爽啊,别提多过瘾了,我往院子角落那边走的时候,她并没跟上来,一旁的黑哥依然在那打电话,也没心思搭理我两,等我尿完的时候,她已经回到屋子里去了,我这时候也开始考虑今晚回家怎么跟我爸交代,其实仔细想想,我压根不用交代,因为不管我怎么说都逃不了一顿打,谁让我爸是哑巴,他不会说话,跟他压根就没法交流,既然这样,那就破罐子破摔吧,到时候他想咋收拾我就咋收拾我吧,反正我也习惯了。

我们三个等了差不多有二十分钟吧,黑哥有点坐不住了,他过来问陈怡咋回事,她干哥咋还没来呢,陈怡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居然没好气的顶撞他,说:“你问我我问谁去,我手机不你拿着呢,我怎么联系我干哥!”

黑哥当时脸就沉了下来,他估计是不好跟陈怡一女生发火,便看了我一眼,把陈怡的手机递给我,没好气的说:“你让她打个电话问问,看着她,别让她乱给其他人打!”

我拿过手机给了陈怡,她倒是也老实,给她干哥大明哥打去了电话,只不过这个电话打过去后提示已经关机了,这下我心里窃喜了,这大明哥之前在电话里还气焰嚣张的很呢,现在居然也躲起来了,难不成是不打算来找陈怡了?

我得意的看了陈怡一眼,她的眉头微微皱着,很显然她有点紧张,她继续打了两个电话,依然提示关机,她小声嘀咕着咋回事啊,手机咋还关机了。

这节骨眼上我可不能错过嘲讽她的机会,故意用那种得瑟的口气跟她说:“哎哟,你干哥这不是害怕了吧,不敢来了?我看一会人来不了,你咋跟我得瑟,今晚就在这屋子里呆一晚上吧,一会我和黑哥一走,把你一个人扔在这,据说这种尿不拉屎的地方,晚上还会闹鬼呢,你……”

我的话说到这,陈怡直接啊的大叫了一声,还用手拍打了我肩膀几下,骂道:“真你妈的,别说了,我最怕这些东西了!”

在外面的黑哥听见陈怡叫唤,怕是以为出啥事了,还走到门口朝我们两看了一眼,见没事他就又走了,我骂了陈怡一句胆小鬼,正准备继续埋汰她几句呢,她手机突然响了,她看了一眼后,直接接听了,而后冲里面大喊:“爸爸快来救我,我被人关到……”她的话刚喊道这,我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出事了,赶紧抢过她的手机给她挂掉,同时冲她大骂:“草你妈的,你他妈的怎么这么不老实?”

骂她的时候,我还打算看看刚刚跟她通话的是不是她爸爸,但是我那会不太会用手机,不知道怎么看,正巧这时候黑哥走了进来,问我咋了,我把事情告诉他后,他过来拿着手机看了下,眉头皱了起来,说:“备注是爸爸,应该是她爸打的!”

这下该我紧张了,我最担心的就是她爸会不会报警,要是报警了,我岂不是完了?这要算起来,应该是绑架罪吧,那我不得坐牢去?

也就这节骨眼上,陈怡的爸爸又把电话给打过来了,黑哥直接挂掉,然后手指头在那按来按去的,陈怡还问他干啥呢,他笑着说:“给你爸发个短信,就说刚说的话是跟他开玩笑的,现在在同学家过生日呢,今晚不回去了!”

陈怡说不行,她今晚必须回家,还说她爸又不是傻子,肯定知道她现在出事了,到时候我们一个都跑不了,陈怡越是这样说,我就越害怕,我给黑哥说不然放了她,不然到时候报警了得坐牢啊,黑哥没理会我,但看的出来他脸色也有点不对劲,他掏出手机给欧阳雪打了个电话,完事后他的神色又恢复了正常,很淡定的跟我说:“我问你姐了,你姐说不碍事,就按照之前说好的办,要么开了那人的瓢,要么一万块钱,就算她爸报警了,咱也有办法处理,你别担心!”

完事黑哥还觉得陈怡不老实,就去另一个屋子里找到个绳子,要把陈怡的手脚都绑起来,陈怡很不配合,一个劲的大嚷大叫,还乱踢乱打,黑哥直接给了她一巴掌,冲她吼了一声,说实话这黑哥长得本来就凶,这么一吼,我都有点害怕了,陈怡这下又开始哭了,虽然还在挣扎,但没刚才那么剧烈了,最后被我两绑了个结结实实,反正绑陈怡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居然想到了以前看到的很多那种影碟,居然想到了那些,而且手也有意无意的碰到了她的身子,整的我心里也是挺痒痒的。

我后来还无意间看到黑哥的身子有点反应,很显然他动了歪心思了,果然男人都一样,我寻思幸好我留下来了,我要是跟着欧阳雪他们走了,怕是陈怡真的要遭殃了。

刚绑好她,她的手机又响了,依然是她爸打来的,黑哥一样挂掉,过了有三五分钟,又来了个电话,是一个叫夏雨的打来的,黑哥问陈怡夏雨是谁,陈怡说是她原来学校的同学,说着,她还看了我一眼,说:“就今天打破你头之后,有个女孩说她妈妈是医生,要带你去医院的那个女的!”

我知道陈怡说的是哪个,就是那个蓝裙子女生,当时还替我说话来着,长得还挺漂亮的,黑哥也没多问,干脆直接把电话给关机了,陈怡这下有点着急了,她说不能把电话关机了,要是关机了她大明哥找不到地方咋整?

黑哥说水塔附近就这一个废弃站,如果他干哥真的打算来找她,这节骨眼上也差不多到该到了,说着他就坐到一边抽烟去了,陈怡这时候就在床上一个劲的叫唤,一会说嫌床脏,一会说绑着难受要我给她松绑,黑哥觉得她扰了耳根清净,便让我从旁边找了个破布子,上面都是灰尘,揉成一团后塞到陈怡的嘴里,这下她叫唤不出来了,只在那挣扎着身子,哼哼唧唧的,两个眼睛似乎要冒出火来了。

又过了几分钟,送完欧阳雪的大兵来了,他进屋子看见陈怡被绑在床上后,露出了猥琐的笑,他舔了下嘴唇后,说:“我草,你两咋把人家小姑娘绑起来了,这是要干啥啊,是不是没整好事啊?”

黑哥骂了他两句,说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好年纪小的这口啊,大兵这下笑的更淫荡了,他骂骂咧咧的,说欧阳雪刚才在的时候他也不敢胡来,现在她不在了,他可得好好爽一番啊!

说着他就朝着陈怡那边过去了。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微信识别下方【二维码】看无删减原文

我和极品警花的羞羞事

我与空姐荒岛上的生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內酷网,让内在先酷起来,改变的根本是自内而外!

休闲小说学技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