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之美女校花》一到晚上,她让我承受不住……-內酷网
☆☆☆☆电子书大全
www.neikuw.com

《贴身之美女校花》一到晚上,她让我承受不住……

上学技树,得一技之长!

《贴身之美女校花》
贴身之美女校花》第一卷 神奇的任务第1章 奇怪的山洞(上)
记得在自己八岁的时候,在一个月圆之夜,老头子将向晨叫到了西星山顶,要考校一下他最近的功夫进展。向晨不明白老头子为什么大半夜的叫自己去山顶考校功夫,但是在老头子一贯的高压政策之下,向晨还是乖乖的和老头子一起上了山顶。可是,切磋了两招之后,向晨就明显的感觉不对劲儿了!老头子这哪里是考校啊,简直是下死手!向晨刚想开口说什么,屁股上就感到了一股大力袭来,被老头子狠狠的一脚踢下了山谷。向晨只觉得两耳间嗖嗖的风声响起,自己就像动画片里的奥特慢一样在天空中飞翔了起来。过了很久,向晨才“砰”的一声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向晨只觉得自己的骨头架子都要散了一样,虽然从三岁开始,就被老头子用中药每天浸泡全身改善了身体的筋骨和体质,但是从如此高的山头上摔下来,还是将向晨摔了个七荤八素,晕了过去。

看着向晨摔落的方向,林老头摇了摇头,叹道:“小晨啊,不是爷爷狠心,实在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洞门每五年的中秋月圆之夜才打开一次,如果这次进不去,你就会错过了修炼的最佳年龄……”

不知道过了多久,向晨才悠悠转醒,先大骂了几句林老头的不厚道,才爬起身来。没办法,现在这个时候骂也没有用,向晨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发现没有大碍之后,才站起身来。

不过,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却让向晨大吃一惊!在他的面前,是一座造型古朴却气势磅礴的巨型山门!朱红色的油漆在月光下闪闪发亮,上面的金黄色的门环发出夺目的光彩!

这就好似是神话里面,神仙的驻地一般!在巨门的上方,有一块牌匾,上书四个大字:“轩辕洞府”。

这是什么地方?向晨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他在西星山生活许多年,却从来也没听说过,在西星山的底部,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虽然向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跌跌撞撞的来到这里,老头子怎么那么凑巧一脚就把自己踢到了山洞门口,但是向晨却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以前梦中曾经来过这里一样!

不过,向晨绞尽了脑汁,也没有想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来过这里。向晨站定了身形,下意识的向山门的方向走去,就好似有什么力量牵引着他一样。

当他来到洞门口的时候,向晨下意识的用手推了推门,可惜的是,洞门纹丝没动。向晨皱了皱眉,又用力的拉了拉洞门,洞门依然纹丝没动。

正当向晨有些丧气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向晨发现,原本紧闭的洞门正缓缓的打开!

当时向晨吓了一跳,还以为洞中有什么人出来了呢,连忙闪身到了一旁,目光紧紧的盯着洞口!不过,向晨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有人从洞中出来,倒是洞中的情形,向晨看的一清二楚!

这是一个好大的大殿,里面没有灯光,但是却依然璀璨如昼, 不知道是依靠什么才发出如此夺目的光彩的,将整个大殿照得亮堂堂的!

眼前的奇景,让向晨惊得张大了嘴巴!除了震撼之外,再无其他的词语能形容向晨此刻的感觉了!确定了大殿里没有任何生物之后,向晨才小心翼翼的向敞开的石门处走去。

每走一步,向晨都警惕的四下观望一下,直到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才继续向前走。不过,那也是因为那时候向晨年龄还小,对事物的好奇心比较重,换做现在的向晨,或许就不会那么冲动了。

 

《贴身之美女校花》第2章 奇怪的山洞(下)
终于,向晨进了石门,踏进了大殿,在大殿的正前方有一个很大的石碑映入了向晨的眼帘,上面用篆体书写了几句话:月圆之夜,石门顿开,有缘之人,方可入内。天明之前,切记离开,五年之后,石门再开。向晨小的时候和林老头学过篆体,所以很轻易的就认出了石碑上面所写的八句话。向晨看完了这八句话之后,就开始琢磨起这些话的意思来。

月圆之夜,这很好理解了,今天不就正好是月圆之夜么?而石门顿开,指的肯定是这朱红色的石门了!不过有缘之人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就是那个有缘之人,才可以入内的?

这让向晨觉得很奇幻,也很不解。自己好像没有什么特殊吧?孤儿一个,被林老头子收养,浑浑噩噩的到了八岁,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啊?至少和林老头比,自己就没什么比林老头强的地方。

不过,既然自己进来了,那就姑且算是那个有缘之人吧!

而天明之前,就更好理解了,就是在太阳出来,亮天之前的意思,切记离开是指,让自己天明之前必须离开?恩,从字面上理解应该是这个意思了。

但是后面那个五年之后石门再开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说的是,自己如果没在天明之前离开这里,石门就会自动关闭,下次再次开启就是五年之后了?

向晨想到这里不由得打了个寒噤,乖乖隆地洞,亏了自己看得懂篆体,不然的话,傻了吧唧的在这里呆上一宿,到时候洞门一关,自己岂不是完蛋大吉了?别说五年了,就是五天不吃不喝的,也够呛啊?

现在既然知道了这个洞里还有这个规矩,那么向晨就赶在天明之前出来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想到这里,向晨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这时候,向晨才近距离的观看着大殿里面的情形,原来,在大殿的四壁上都镶嵌满了夜明珠,所以这里面才光明如昼。

只要稍微识货一点的人就可以看出来,这四壁上镶嵌的夜明珠每一颗都价值连城,如果拿出一颗到外面的市场去拍卖,那也是价值连城了。

不过向晨从小在大山里长大,对这些金银珠宝并不是很感冒,虽然觉得很奇妙很好看,但也没认为这些东西拿出去后能卖出什么大价格来。

关键问题是,这大山里,他卖给谁去啊?最有钱的就是村头的王寡妇了,家里是开小吃部和小卖店的,一年能剩下一千多块呢!

不过再有钱,谁会拿钱买这些不实际的东西?在向晨看来,有钱还不如买两块大肥肉吃呢,那多香啊,这夜明珠中看不中用,也不能吃。

所以向晨没有把目光过多的停留在大殿的奢华装饰上,而是四下里在大殿里探查起来,按照平时自己阅读的那些金庸小说来看,一个人莫名其妙的进入了什么山洞啊、山谷啊之类的地方就会得到一些奇遇,比如得到一本盖世武功的秘籍!

想到这里,向晨心里就是一阵激动,这要是找到一本盖世武功的秘籍,自己就不用受老头子的压榨了,等自己练成以后,老头子就不敢打自己了!

大殿很大,但是却很空旷,除了四面这些金碧辉煌的装饰之外,就是大殿中央的两个建筑物了。其中一个就是向晨进来之后第一眼看到的那块石碑,而在石碑的后面,却是一个高台!

高台很像是古代那种祭祀用的神台,又好像是一个门派中,放置重要东西的地方。总之,看样子年代已经十分久远了,至少在现代是不会出现类似的建筑了。

向晨也没多想,三步两步的就跑上了高台,在高台的最顶端,看到了一个古香古色的小木盒,向晨顿时心中一阵激荡,这不会就是什么藏经盒之类的东西吧?

向晨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拿了起来,将盒子拿到手后,向晨立刻的从高台上跳了下去,将身形隐匿起来,因为他听说这种远古的建筑上经常暗藏机关,自己动了人家的宝贝,万一有什么机关开启,那就操蛋了。

不过,向晨等了半天,也不见得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向晨并不急于打开盒子,毕竟山洞的石门会在天明之前关闭,盒子可以回家再打开,而现在,向晨决定用仅有的一些时间再对这个洞穴进行一下探查。

绕过高台,向晨却是惊奇的发现,在高台的后面,居然还有一道石门,而在石门的旁边,另有一块小的石碑,上面也是用篆体写了八句话,每句四字,就如同之前进门时看到的那个石碑一样!

向晨大奇,连忙仔细的阅读了起来:

五年之后,神功初成,以掌击门,方可入内。

如不如愿,神功未成,再等五年,前来试验。

向晨看了这八句话之后,顿时一头的雾水!“五年之后,神功初成”是什么意思?莫非,自己手中这个盒子里,真的有什么武功秘籍么?到时候自己练成之后,用手去击门,门就能开了?

想到这里,向晨随手在门上推了推,可惜这道石门却是纹丝不动。那么这样一来,后面那四句话也好理解了,“如不如愿,神功未成,再等五年,前来试验”,说的就是如果没能将门推开,就是自己的功夫练得不行,需要再等五年,石门再开的时候,再进来试验。

看着面前这打不开的石门,向晨顿时有些心痒痒起来,按理说,这第一座大殿里就有一本神功秘籍了,那石门后面的大殿里,肯定藏有更珍贵的东西!

只是向晨也明白,凭自己现在的能力不可能打开第二道门!自己充其量只是一个有缘人,能打开第一座石门进来这大殿已经很是巧合了。

既然如此,向晨也就不再强求什么,抱着之前从高台上取得的盒子,向洞门外走去。这时候,天空已经不再那么黑暗了,东方已经微微泛出了鱼肚白,这是太阳出来,亮天前的前兆了……

 

《贴身之美女校花》第3章 得到秘籍
向晨很是庆幸,自己差一点儿就忘记时间,这要是真错过了,石门关闭将自己关进了里面,那自己还练个屁神功啊,除非能练成神仙不吃不喝,不然早晚饿死。当东方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了山谷中,向晨面前的石门,毫无征兆的,陡然间发出了机关的声响,“轰隆”一声,合了上来。等石门合上之后,向晨再次的来到了石门跟前,不过,这次任凭向晨怎么弄,石门都是安安静静,毫无打开的意思。看来第一个石碑上面写的那八句话并没有骗自己,这石门如果关闭了,的的确确的就打不开了,要想再次开启,必须要等到五年之后才行。

虽然向晨有些微微的失望,不过还好这个秘籍的箱子却拿到了手中,一切就等回去研习之后再做定夺了。

“小晨,你没事儿吧?”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向晨的身后响起,向晨一转头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林老头居然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靠!老头子,你想踢死我啊?从那么高的山上给我来了一个空中飞人,你真当我是超人呢啊?”向晨想到昨晚自己从山顶摔下来,现在浑身的骨头还隐隐有些作痛。

“你这不是没死么?”林老头看到向晨没事儿,心里着实的一松。虽然之前他一直表现的很镇定,其实心中也很忐忑的。毕竟向晨从这么高的山上掉下去,虽然他的身体经过自己调制的中药浸泡,但是林老头其实也没底。

“没死也差不多了。”向晨犹豫着是不是将自己之前的所见所闻告诉林老头,不过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毕竟林老头见多识广。

“老头,我昨天进入这个山洞了……”向晨指着身后不远处的山洞石门对林老头说道。

“恩……”林老头之前已经看到了向晨手中的盒子,也知道了他昨晚肯定去过山洞里了。不过此刻听到向晨亲口承认,心中还是很欢喜的。至少向晨没有将他当做外人,也不枉他将向晨拉扯大。

“然后……”向晨不知道林老头什么意思,于是就将自己进入山洞后的所见所闻告诉了林老头,最后将手中的盒子递到了林老头的面前道:“这就是那个盒子了!”

“你自己收着吧。”林老头看了盒子一眼,淡淡的说道。

“你不看看?”向晨很纳闷,这么奇妙的事情,林老头怎么丝毫不在意一样呢?

“看也没用。”林老头摇了摇头。

虽然向晨有很多的疑问,但是林老头这种“你别问我”,“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态度让向晨欲言又止。

和林老头一起,从山谷底里的岔道很艰难的回到了家中,林老头倒床上就睡了,只留下向晨自己抱着个盒子大眼瞪小眼。

既然林老头对此表现的无比淡漠,向晨也只能自己研究盒子里的东西了。向晨将盒子放在破八仙桌上,开始研究了起来。

小盒子做的古香古色,就像是过去皇宫里盛放圣旨或者是丹药之类的那种木盒。不过却没有上锁,向晨将盒子上面的卡扣打开之后,盒盖就能轻易的开启了!

向晨瞪大了眼镜,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终于,盒盖打开了,放在里面的,是一个丝质的卷宗。

将卷宗拿起来,却见得在盒子的底部有一块玉佩,向晨忙将玉佩拿了起来,放在灯光下仔细的看了起来。

玉佩的质地非常好,但是却很奇特,上面雕刻的是一种类似图腾的图案,还有向晨看不懂的文字,绝对不是篆体,这个玉佩和卷宗上面的文字明显的不是一系。

这让向晨有些奇怪,按理说,不论是山洞里,还是卷宗上,文字都是统一的,只有这块玉佩,情况却很特别。

后来向晨也曾经拿着玉佩问过林老头,但是林老头也不清楚玉佩到底是做什么的,甚至林老头看到玉佩之后,露出了十分惊讶的表情来。

这在之前比他看到向晨从山洞里拿出来了一个盒子时的表情要吃惊的多!

后来,向晨也只能凭借自己的推断,猜测这块玉佩是配合练功用的,于是就一直的将玉佩戴在了身上。

向晨小心翼翼的将卷宗展了开来,却微微有些失望。卷宗很薄,只有一张丝巾而已。

不过,向晨也看过那些武侠小说,明白厉害的秘籍不在于字数的多少,梅超风练的九阴白骨爪只要一片人皮就能写的下了。所以,向晨还是怀着十分憧憬的心态阅读起卷宗来。

“轩辕驭龙诀”五个篆体书写的大字立刻映入了向晨的眼帘。同样的字体,和山洞大殿里面石碑上的字体一样。

不过,在这五个字的标题下,却是一行小字,第一阶——天蚕。然后就是正文了:“凡人如蝼蚁,如何才能改变大道,掌控苍生……”

向晨快速的将正文扫视了一遍,第一阶又分为前期、中期、和后期三个层次,不过,这一页卷宗上面,却只有《轩辕驭龙诀》的第一阶。

当然,向晨不可能会傻到认为这部《轩辕驭龙诀》仅仅只有第一阶。既然有第一阶,那肯定还会有第二阶、第三阶。

至于后面的那些卷宗在哪里,向晨也不清楚。或许在大殿后面的石门里,也或许在其他地方。一切的一切,先要等自己将这《轩辕驭龙诀》的第一阶修炼完成后,再做其他打算。

虽然轩辕驭龙诀之前的介绍生涩难懂,不过后面修炼的过程却是写的很详细,甚至配画了人体穴位图以供参考,这对从小就开始习武的向晨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向晨此刻也没多想,就照着《轩辕驭龙诀》的第一阶天蚕卷宗开始修炼了起来。也正是因为向晨还小,心里没什么顾忌,认为修炼一门比较高深的功夫可以打败林老头。压根就没想过修炼这东西和自己现在的武功有没有冲突,甚至会不会走火入魔。

直到若干年以后向晨回想起来,当初修炼《轩辕驭龙诀》多半却是因为这门功夫的名字比较彪悍!连龙都能干败的功夫,那肯定相当牛逼了!虽然向晨后来也知道了,自己修炼的并非是一门武功。

 

《贴身之美女校花》第4章 修炼
而林老头知道了向晨在修炼《轩辕驭龙诀》后,基本上采取的是默许的态度,也不指导但是却也不干涉,任由向晨自由发展。不过,向晨在修炼了《轩辕驭龙诀》之后,虽然觉得自己的体质有了明显的上升,但是在武功上却也看不出有太多的改变,无论如何,他都不是林老头的对手。林老头就像游戏副本里面的boss一样,自己强了他就强了,自己弱了他也弱了,这是让向晨十分郁闷的一件事情。如果硬说向晨有了什么改变,那就是他觉得自己的感觉比以前敏锐多了,听觉和视觉上,比以前灵敏了一些。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向晨在没有任何人的指导之下,基本上也将这《轩辕驭龙诀》的第一阶修炼了个大概。

转眼间到了五年之期,又是一个月圆之夜,向晨再次的进入了西星山脚下的那个山洞石门,不过遗憾的是,这一次向晨并没有打开大殿后面的那扇石门。

向晨对这个结果也没有什么意外,因为他也知道自己的第一阶天蚕期并没有突破,到了中期之后,就没有任何的进展了。

虽然向晨也将自己的遭遇告诉了林老头,但是林老头也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表示他爱莫能助。

马上就是第二个五年之期了,向晨的心里愈发的焦急起来,这么多年了,自己仍然在第一阶的中期停滞不前,如果这样下去的话,那自己仍然会无功而返。

现在,向晨也已经明白了自己所修炼的《轩辕驭龙诀》并不是一种武功,而是一种类似修真类的秘籍。听起来有些惊世骇俗,但是向晨明白,自己的的确确修炼的就是这个。

再回想起第一个月圆之夜林老头的奇怪举动,向晨甚至怀疑这一切是不是林老头有预谋的,故意设下的圈套,将自己踢下西星山,然后进入那个石门。不然怎么好巧不巧的林老头偏偏要在月圆之夜大半夜的考校自己的功夫呢?

就算要考校,也没有必要跑到山顶上去吧?就算跑到山顶上了,你也不能下死手吧?就算下了死手了,也不能那么巧合的就将自己给踢到山洞门口吧?

好吧,就算巧合的将自己踢到了山洞门口,那林老头为什么非要等到自己从山洞里出来之后,才来找自己?而自己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了林老头之后,林老头所变现出的那种淡漠表情好像早就知道了如此一样,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向晨很是怀疑。

不过,当向晨每次将自己的怀疑问起林老头时,林老头都不作答。后来向晨也懒得问了,管他是不是故意的,自己修炼自己的!

 

《贴身之美女校花》第5章 北上
“这是你去北非的酬劳。”林老头从一块包裹的很好的破布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两张皱皱巴巴的百元大钞递给了一旁眼巴巴的看着他的向晨。向晨不明白,自己执行的任务是那么的危险,自己的敌人是那么的强大,委托人获得的利益是那么的丰厚到头来自己的所得却是那么的少。老头子是从哪儿给自己接的这些极品任务啊?每次都是九死一生,拿到手的酬劳却是五十、一百,这还好,还有三块两块的时候……每每想起这些,向晨都想哭。接过自己用生命换来的二百块钱,向晨最想骂的就是,妈拉个x的!虽然他是个孤儿,从小就没有妈。

跟着把自己养大的林老头学了十五年的功夫,读了十五年的书,怎么也算是个文武全才了吧?放古代那也是文武双全的双榜状元了,却被当做力工一样的使唤……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听说城里面给人盖房子一年还能拿好几万呢,自己每天死去活来的,一年也不过千八百块……

“老头子,你不会是耍我吧?二百块?我很怀疑你是不是在克扣我的酬劳?”向晨不止一次的怀疑过这件事儿了,可是老头子和他穿的一样吃的一样,又不像有钱人的样子。

“有钱拿就不错了,你以为现在的钱是这么好赚的?”林老头翻了翻他的鼓泡眼儿,没好气儿的说道:“怎么?不想要?不想要就还给我,我好久没去村头王寡妇家的小吃部打牙祭了。”

“……”向晨很想狂揍眼前这个瘦干瘪老头一顿,但是他知道,自己动手的结果就是被揍。

林老头的功夫到底有多厉害,向晨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每次陪自己练功时,都没有使出全力。就在自己的功夫提升了一个档次时,却突然发现,老头子也提升了一个档次,自己依然是他的手下败将。

“好了,这些年你也历练的差不多了,那一件大事,也差不多是时候了。”林老头眼皮都不抬一下,盘腿坐在炕上,吧唧吧唧的磕着面前的一碟茴香豆:“这个任务你做好了,一辈子就不愁吃喝了!”

“真的假的?”向晨知道自己从三岁被老头子捡破烂时捡回来开始,就跟着老头子学功夫,学医术,学外面的知识,就是为了去做一件大事,可是向晨却很怀疑这个大事的酬劳究竟有没有老头子说的那么多,一个任务可以吃一辈子。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林老头又扔进口中一枚茴香豆:“你去不去?不去我换人了?”

“去,我当然去!”向晨心道,这么好的事儿,傻子才不去呢!一个任务可以吃一辈子,自己以后可就不用这么死去活来了。就算是龙潭虎穴,拼了也值了!

“恩,那你去吧,你去松山市,鹏展集团,找一个叫叶阳的人,他会告诉你接下来要做什么。”林老头的嘴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奸笑:“不过你可要想好了,一旦接下了这个任务,就一定要做下去,中途可不能退出。”

“为什么?有危险还不让人跑路啊?”向晨可不是那种一根筋的人,明知道会死亡的事情可是坚决不做。

“小晨啊,老子养你了十五年,供你吃,供你喝,给你买笔记本电脑,给你买3g网卡……”老头子眼睛一翻,喋喋不休的唠叨了起来:“让你做点儿事你就这么多问题,你别逼我!”

“靠!”向晨听了老头子的话就气不打一处来:“前三年你养我,六岁开始就是我做饭,我劈柴,我编草鞋赚钱养你,你也别逼我!”

“你半夜偷摸用电脑看黄片,别以为我不知道!”老头子一瞪眼,说道:“这是你逼我说的!你还对着电脑……”

“好吧……我去……我不跑路,行了吧?”向晨老脸一红,没想到自己做的这么隐秘的事情都被这老家伙察觉了,真他娘的丢脸。再让他说下去,指不定会说出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来。

于是,在林老头的威逼加利诱之下,向晨背上了行囊,踏上了北上的火车,不远万里的赶到了松山市,这座现代国际化的大都市。

坐在火车上,向晨就在想,自己以后得把黄片加密一下,隐藏在电脑系统文件夹里,做那事儿的时候,也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不过,对于这一次的任务向晨还是很期待的,这种一个任务就能退休的好事儿,向晨可是做梦都想要的,虽说从林老头的话中可以感觉到,这个任务似乎不简单。恩,不简单才有挑战性嘛!

“啪”,坐在向晨对面的一个麻子脸男人拉开了一罐易拉罐装的可乐,然后将拉环随手扔在了桌上。

男人身边的一个小平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将拉环给拿了起来,放在手中摆弄,摆弄了几下之后,忽然大叫道:“哇!哇!哇塞!一等奖!”

平头的声音虽然在喧闹的火车车厢中显得不是很大,但是坐在附近的旅客都听到了,纷纷向他看去。

麻子脸自然也不例外,看到平头手中的拉环正是自己刚才丢下的,顿时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给我,这是我的……”

“什么你的?哪儿写你名字了?”小平头一把收回了自己的右手,将拉环紧紧的攥在了手中,一瞪眼道:“你名叫一等奖啊?”

“不是……我不是叫一等奖……那个一等奖的拉环是我丢的……”麻子脸见小平头长相凶恶,有些胆怯了起来,不过却又不想失去自己应得的东西,于是战战兢兢的说道。

“你也说了,是你丢的,你既然丢了,那谁捡到就是谁的了。”小平头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

“哎,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呢?”麻子脸顿时急了,对着自己对面的一个旅客,也就是坐在向晨左边的一个眼镜男叫道:“这位先生,您看起来像一位学者,您给评评理,哪有他这样的啊,这不是耍无赖么?”

“谁耍无赖了?”小平头也不乐意了,也侧头对眼镜男道:“师傅,你说说,这拉环应该归谁?”

“唔……”眼镜男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是一位大学老师,既然你们两个都信任我,那我就给你们评评理吧。”

“您说,您说!”麻子脸和小平头都纷纷点了点头,一脸焦急的看着自称是大学教师的眼镜男。

“按理说吧,这拉环是这位大兄弟从饮料罐上拉下来的,东西应该是他的……”眼镜男说了一半,麻子脸就露出了得意的表情来,而小平头顿时急了,刚想说什么,眼镜男却摆了摆手,阻止了他,继续道:“不过呢,既然这位大兄弟已经把拉环丢掉了,又被这位兄弟捡到了,那就应该属于后来这位兄弟的了……”

“可是您也说了,那拉环是我的……”麻子脸听了眼镜男如此说,立刻哭丧了脸。

“依我看,不如这样,你们两个就平分了这奖吧,这样谁也不吃亏!”眼镜男建议道。

“分啊……”小平头听后,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说道:“行,那就分。”

大概小平头也是觉得自己的理有些站不住,所以才答应了眼镜男的这个建议。而那边的麻子脸呢,也是看到拉环就攥在小平头的手里,自己要是不答应,有可能毛都捞不到了,还不如分一半呢,于是也点头表示同意。

“好吧,既然你们都同意了,那就分了吧。”眼镜男拿过了麻子脸手中的易拉罐看了看,道:“这上面写了,一等奖是十万元,扣掉百分之二十的个人所得税后剩余八万元,但是鉴于领奖比较麻烦,你们两个谁去领奖,就给另一个人三万块钱吧,然后自己去领奖,你们看这个主意怎么样?”

“行!”麻子脸是能拿到点儿钱是点儿,于是直接同意了下来:“你给我三万吧,然后你去领奖!”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微信识别下方【二维码】看无删减原文

我和极品警花的羞羞事

我与空姐荒岛上的生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內酷网,让内在先酷起来,改变的根本是自内而外!

休闲小说学技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