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极品警花的羞羞事》-內酷网
☆☆☆☆电子书大全
www.neikuw.com

《我和极品警花的羞羞事》

上学技树,得一技之长!

我和极品警花的羞羞事
《我和极品警花的羞羞事》第1章 吃粥哥
一仙、二神、三佛、四王、五龙、六霸、七妖、八魔、九虎、十少,在地下世界混迹过的人,无人不知晓这榜上有名的十大势力。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被放在第一的“仙”。脸上长着看上去就有些沧桑的胡须,一个身穿略微泛黄的白衬衣,提着帆布口袋从武城监狱走出来的白一仙。白一仙打开档案袋,只见里面只有身份证、驾驶证、户口本,以及一张刑满释放证明,还有两份资料。他看见那些证件上面都是自己两年前的相片。看着自己的证件照感慨,两年了。回想自己把那两个家伙弄成了残废,换来自己的两年牢狱之灾,白一贤也并没有什么后悔的,如果不是他不想给燕京的那个老家伙惹麻烦的话,谁也无法让他老老实实到监狱里去蹲上两年。对于白一贤来说,在哪里都是一样,吾心安处即家乡,甚至在监狱里的生活比外面还要宽松闲适得多,不用干苦力,每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那些犯人一个个将他当大爷供着,家属送来的好烟好吃的第一个先孝敬这位大爷。一名狱警忽然笑嘻嘻地从后面跑了过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根香烟来,虽然香烟并不贵,但是他递烟的态度却很恭敬,双手将香烟递到了白一贤面前来,笑道:“贤哥,贤哥!慢点,抽根烟再走吧,以后指不定能不能见到你了。”白一贤停下了脚步,接过狱警的烟叼上,然后狱警恭敬地点燃打火机凑到白一贤的嘴边,让他将烟点燃。一个狱警对刚刚出狱的犯人不是严厉地警告他要洗心革面,而是恭敬地递烟点烟,实在是有些稀奇。“多亏了贤哥你,这两年这第一重监才没闹出什么事情来,这些犯人要闹事,就是我们狱长都压不住呢!”狱警嬉皮笑脸地说道,武城第一监狱关押的都是穷凶极恶的罪犯,但在白一贤入狱这两年来,就没有一件让狱长头疼的事情发生,让白一贤出狱,狱长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白一贤象征性地抽了几口烟,然后随手扔掉,拍了拍这名狱警的肩膀,道:“好,谢谢你来给我送行,我走了,这次可不会回来了,谁也没法再将我送进来……”

他眯了眯眼睛,将帆布口袋往肩膀上一扔,然后沿着门口的大道大步离去。

狱警目送着白一贤离去,虽然并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但是他却知道,这家伙大有来头,一般人哪里能够将第一监狱当中的这些重犯治得这么服服帖帖的?

走出监狱的白一贤吃腻了监狱里面的饭菜,饿得肠子快打结了。于是就直奔一家海鲜粥店而去了,这家粥店做出来的海鲜粥味道很不错,他以前就很是喜欢在这里吃粥,而今出狱了,自然是要尝尝两年都未曾再尝过的味道。

这家海鲜粥店的生意实在太好,所以老板不得不多搬了两张桌子暂时放到门口的走道上来,让店面里坐不下来的食客在门口吃。老板在城管局里有些熟人,所以倒也不怕可怕的城管部队来找他的麻烦。

白一贤坐下之后就点了一碗海鲜粥,并且让老板多放些蟹黄和海虾,不一会儿,门口这两张本来很空闲的桌子也围满了食客。

“粥来了,请慢用啊!”老板将一锅粥放到了白一贤的面前来,然后再递上筷子和小碗,就急急忙跑进店里去准备下一个客人的粥了。

白一贤抽了抽鼻子,脸上露出一丝很满意的笑容,这粥的味道跟以前还是一模一样,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光是闻一闻就有一股很舒服的感觉。他用勺子将小砂锅里的粥弄了一碗出来,呼啦啦趁热刨一碗下肚,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许多。

监狱的伙食再好,也不及外面的吃得痛快!恐怕白一贤在监狱吃的五菜一汤还觉得不如在外面吃地沟油做出来的辣条要香呢。

刚吃完了一碗粥,白一贤忽然皱了皱眉,不过手上的动作却并未停顿,继续盛上第二碗,又开始稀里哗啦刨了起来。

“砰!砰!”

两声爆响从不远处传来!

这是枪声!

白一贤身上的毛发如同刺猬般竖立起来,但是随即却又软化了下去,因为他知道那枪声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刚才只不过是自然反应罢了。

枪声是从理发店对面的那家叫“金玉”的珠宝店当中传出来的,听到枪声的食客都是一愣,然后尖叫了起来,躲到了桌子下、墙后、厨房里,坐在过道上的那两桌食客也都是直接转身就跑,躲到了隐蔽的地方。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在当今的治安环境之下,还能听到可怕的枪声。

不过,白一贤却并没有被此影响到自己的心情,抓贼是警察才该做的事情,只要这些贼不惹到他的身上来,他也懒得去管。他是一个懒人,能坐着就绝不站着,他现在坐着,而且还有吃的,所以不愿意站起来费力去管这件事。

枪声过后,一行戴着黑色头套的劫匪从珠宝店里跑了出来,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珠宝,路上的行人被吓得连连尖叫躲避。

劫匪们正巧路过海鲜粥的店面,而白一贤依旧在过道上稳如泰山般坐着,拿着碗往嘴里不断刨着味道鲜美的海鲜粥,耳朵好似聋了一样,充耳不闻。

一个最后路过的劫匪,在奔跑过程当中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白一贤,对着他竖了一下大拇指,然后又继续往前跑去。他做出这个动作并不奇怪,因为刚刚他们在珠宝店里放了枪,而且抢劫出来,路过这里,白一贤居然还能稳坐着喝粥,实在让他感觉到不可思议,这人的胆子竟然大到了这种地步,为了一碗粥可以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那些食客直到劫匪跑过去了都还没敢出来,一个个的身体抖个不停,吓得险些就尿了,也是不得不佩服那个坐在门口十分淡定的“吃粥哥”,好像瞎了一样没看见那些刚刚从他身旁跑过去的劫匪。

白一贤斜睨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若无其事地继续吃粥。

《我和极品警花的羞羞事》第2章 埋伏

淡定地吃完粥,白一贤起身走到一家理发店的时候不由就停下了脚步,露出了一个显得有些自嘲的笑容来,嘴里喃喃道:“出狱了的人都说要‘从头开始’,算是去掉晦气。我这人虽然不迷信,但也去图个吉利好了。”想着,就迈步走进了理发店里来,然后被一名理发师引到了椅子上坐好,准备剃个头,去去晦气。理发师询问着白一贤想要什么样的发型,并给他推荐了店里的许多合适的发型。不过,好说歹说,白一贤也就那么两个字——寸头。他这个懒人可没心思每天去打理自己的头发,寸头多方便,用水一冲就干净了,什么发蜡、梳子之类的更是可以免了。理发师只能有气无力地帮他完成这个毫无挑战难度的头型,推剪将他脑袋上的头发推得越来越短。年轻而且时髦的理发师问道:“先生,请问您的胡子需要刮掉吗?”白一贤点了点头,自己的胡渣子的确也是有些多了,不刮干净的话还是显得有些邋遢了。理发师拈起了一把磨得很锋利的剃刀来,将椅子靠背略微往后放了一点,使得白一贤仰躺在椅子上,他将白一贤的下巴部位涂上泡沫,然后拿着锋利的剃刀开始刮白一贤那坚硬的胡渣子。

就在理发师一只手摁在白一贤的肩膀上,另外一只手拿着的剃刀落到了他的咽喉上时,白一贤说话了。

“不想死的话就绝了这个念头,才刚刚出狱,我也图个吉利,不想见血。”白一贤虽然是闭着眼睛的,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有些让人胆颤心惊。

理发师本来准备用力的手忽然僵硬了,脸色一下变得惨白无比,放缓了手上的力度,轻轻刮掉白一贤的胡子。

虽然理发师觉得自己只要一用力,动作快一点就能迅速割开这个排列在十大势力当中,被称为“一仙”的男人的喉咙,破灭那几乎不败的神话,但是他却不敢这么做,他有预感,自己一旦再生出这样的念头来,说不定就会立刻死在这里。杀手虽然以杀人为第一目标,但自己的性命却也同样很重要。

理发师没有想到自己在这里潜伏了八个月,而且他为了今天这一刻学习了这么久的理发技术,如此之深的伪装在这位看起来平平静静的男人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自己甚至才刚刚提起了动手的念头,他就已经察觉到了,而且还如此平静地说出这样一句话来,若无其事地让自己接着刮他的胡子。光是这种气度,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模仿得来的。

没有跟这种顶级人物接触过的理发师第一次有了这样一种念头,只要自己动手,那动手的一瞬间,也就是死亡的一瞬间。他很怀疑,却不敢去赌,虽然那个排名是不分先后,只是将那些厉害的人物笼统地放在一个范围内,但是能够被放在第一位的,显然是很可怕的。

耐心的杀手可以用上一个月,甚至一年或者更久来布局杀一个人,他为了这一击已经等待了八个月,但是,他却还是不敢划出那让他准备和兴奋了八个月之久的一刀!他这才明白,要破灭一个神话可没那么容易。

理发师把白一贤的胡渣清理干净,然后说道:“先生,请跟我去洗头吧。”

白一贤起身,躺到了洗头台上,任由理发师帮自己洗头,然后享受着那很有力道的按摩。

按摩的时候同样是杀人的好机会,只要理发师再加大一点力道,就可以用那手指戳破白一贤的太阳穴或者耳后穴这两处要害,但是他却不敢这么做。

在理发师眼里长达如同一个世纪般的十分钟过去了,他如释重负地说道:“先生,已经帮你清洗干净了,请你到吧台付账,一共是三十块钱。”

白一贤赞许地看了理发师一眼,道:“你很聪明啊!”

而理发师则是如同泄气皮球一般坐倒在了沙发上,额头上一下就冒出了密密麻麻的虚汗来,旁边的经理看到他这个模样,不由奇怪道:“小王,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啊?”

被称呼为小王的理发师急忙摇了摇头,道:“经理,我没事,就是感觉有些累而已。”

他说话的时候,手指都忍不住地微微颤抖,他知道,自己这条命算是从阎王那里捡回来了。

付了钱,白一贤这才慢慢悠悠提着自己的帆布口袋走出了理发店。

《我和极品警花的羞羞事》第3章 审讯

刚走出理发店不到一百米,两名警察拦住了他。他从两名警察胸口上的警官证上看到了两人的名字,同时发现这女警的胸部还真是有够大的,起码是d罩杯的水平……两名警察上来直接就把他给拷上了,白一贤才说道:“我貌似也没犯什么事吧??”一名警察说道:“少废话,跟我们到警局里走一趟再说!局里面下的命令。”白一贤心想肯定是刚才在海鲜粥店的风轻云淡竟然引起了警方的怀疑,警方在劫匪抢劫金玉珠宝店的时候就已经接到报警电话出动了,只不过这些劫匪的速度太快了,显然是惯犯,作案手法极其老练,一点多余的动作都没有,他们现在赶过去,连毛都抓不到。白一贤笑了笑,无奈地跟着上车,看来自己今天出狱没看黄历啊,不然的话怎么才一出狱就进局子呢?这真是有点黑色幽默,老天确定不是在跟咱开玩笑?被四名警察给带到了警局,在警车上他坐在后排座位的中间,两个警察夹着他,这待遇还真不是一般的高,普通犯人可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这让白一贤心中暗自苦笑,心里纳闷这些警察不会把自己当成劫匪的同伙了吧?

进了局子里,白一贤就直接被扔进了审讯室,不过却一直都没有警察过来对他进行审讯。只要他愿意,可以轻而易举打开自己的手铐从审讯室里逃出去,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这么做虽然一时痛快,但之后带来的麻烦却会更多。

审讯室的铁门被人推开了,进来的是苏可欣和刑警大队的队长吴刚两人,他们手里拿着文件夹,往桌子上一放,直接就在桌前坐了下来。

苏可欣,她是刑警队的高级警员。这名字虽然温婉得很,而且她长得也漂亮,是那种古典型的美人,但脾气那就是两说了,看外貌,是绝对想不到的。

白一贤也懒得说话,只是打量了这两名警察一眼,直到对面的漂亮女警问他姓名、年龄等才一一回答。

苏可欣自然不会问小说里惯用的那种傻到脑缺的问题,性别这一环就直接免了,毕竟白一贤不是那种高丽的娘炮棒子,性别一眼自然就能看得出来。

“老实说吧,你策划这起金玉珠宝店的抢劫案已经多久了?”苏可欣冷冷地问道,就是她在监控上看到了白一贤淡定吃粥时劫匪给他竖了一下拇指的画面,这才让人把白一贤给抓起来的。

苏可欣凭借自己敏锐的直觉能够看出,这个家伙不简单,于是在这两个小时里做了充分调查,发现这家伙竟然是武城第一监狱里放出来的!能被关进武城第一监狱的,无一不是犯下极大恶行的重犯,而这家伙,只被关了两年,这让她极为奇怪。

资料上显示的是白一贤“伤人致残”,被判处故意伤人罪,不过再详细的资料就没有了,而他表面上的资料,学历、背景等都显得很是平淡,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白一贤的嘴角不由略微抽搐了一下,他觉得实在是有些好笑和黑色幽默,而苏可欣却清楚地捕捉到了他这个动作,并且心里觉得这个家伙是心虚了!

“我们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希望你坦白!这次的劫案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如果你愿意坦白的话,那我们可以争取在量刑上帮你减轻。”苏可欣冷漠地说道。

白一贤这种老江湖怎么不知道这是警察诈人来用的话,不由摇了摇头,道:“第一,这起劫案不是我策划的;第二,我才刚刚从监狱里出来,没有这个时间去策划!”

苏可欣拿起平板电脑来,手指在上面划拉了两下,将之推到了白一贤的面前,播放画面是一名劫匪路过海鲜粥店的时候对白一贤竖起拇指的那一幕。

“你怎么解释这个?你跟这个劫匪是在打招呼吧?”苏可欣冷笑道,在监狱里又不是不能策划抢劫案,每天去监狱探监的人多得要命,趁着探监时候布置一下是很容易的事情。

“劫匪为什么会给我竖拇指,我也不大清楚,大概是觉得我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如此淡定吃粥,所以他们觉得很牛吧……毕竟现在不怕死的人太少了。”白一贤平静地说道,并没有被这个漂亮的女警激起火气来。

吴刚听到这话却是一拍桌子,呵斥道:“少给你自己脸上贴金,你在理发店理发的时候选择的位置就极为讲究,在珠宝店的对门,很适合观察珠宝店内的情况。而且,我们已经知道你是最近才刚刚出狱的犯人,你不要想在警方的面前狡辩,这只会给你带来麻烦!”

泥菩萨都有三分火气,白一贤被晾了两个小时,还被如此误解,心中难免有些不爽,不由冷冷看了吴刚和苏可欣一样,道:“证据,把证据拿出来!如果你们不拿出证据来的话,我有权告你们威逼恐吓,钓鱼执法!”

证据他们还真没有,不然也就不用这么套白一贤的话了,直接让他写供词就行了。应付过无数fbi和cia的精英探员的白一贤应付两个警察自然容易得很,而且,这件事本来也不是他做的,没必要过多去解释什么。

“看来你还真是个老油条了啊!”吴刚皱了皱眉,然后与苏可欣对视了一眼,都觉得有些棘手。

“你出狱之后,是准备到哪里去?之后准备干什么?这个我们当警察的可是有权了解的。”吴刚说道,既然吓不到白一贤,那就只有慢慢来了,他和苏可欣都认为这家伙有百分之八十的嫌疑。

“我?我出狱之后当然是回家了,或者是找个澡堂洗洗澡,然后点个小姐按按摩。”白一贤风轻云淡地说道,但在苏可欣眼里看来这家伙却是那种不死不活的,让她有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觉得白一贤这是在装逼。

“你家在哪里?”苏可欣问道,自动忽略了他后面的那句话。

“在城东的龙井小区。”白一贤淡淡地说了一句,“难道你们没有看我的档案吗?还真是不尽职。”

两人让白一贤这句话给气得有些恼火,不过却都没有把这火气撒出来。

《我和极品警花的羞羞事》第4章 房东

苏可欣虽然心中恼火,但也不免诧异了一下,没想到白一贤住在龙井小区,她两个月,刚刚在龙井小区那里租了一套房子住着。整理了一下心情之后,苏可欣又继续询问白一贤一些问题。警察的手段白一贤是清清楚楚的,这一男一女两个警察问了自己许多问题,有的问题是问过了之后,隔了一段时间又重新问的,就是想看看他有没有撒谎,经过两次回答的问题有没有差异。白一贤知道自己是被误会了,因为劫匪的一个动作让自己有了很大的嫌疑,但警察没有什么铁证,是不可能拿自己怎么样的,而且他已经言明了自己有律师,这两个警察也不敢用那种平日里对付一些犯人的潜规则来对付他。询问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苏可欣和吴刚走出了审讯室,都是一副有些不痛快的表情。“吴队,这家伙还真是有些难对付,你说怎么办?”苏可欣跟吴刚出了审讯室来,狗屁没问出来,这也的确不关白一贤的什么事情,堂堂的白一仙怎么会去做那种低劣的事情,要抢那也是抢那些稀世罕有而且抢劫难度极高的珠宝才对,区区一个珠宝店真不值得出手。白一贤身为地下世界“一仙”的档案,凭他们两个刑警的权限是调不出来的,除非是国安的人才行。吴刚捏着自己的眉心道:“还能怎么办?问不出什么就只有放人,人家已经开始叫嚷着要请律师了。你没看他过故意伤人罪,伤了两个人,而且致残了都才判两年啊?我感觉这家伙的来头不小,不过我总觉得他跟这件事肯定有那么点联系的,咱们只能用别的手段了,放他回去,找人盯梢,慢慢找证据。”

法治社会,可不能来古时候严刑逼供那一套,大帽子扣下来,那是要被免职的。

苏可欣沉吟了一下,道:“也好,我也住在龙井小区那儿,盯着他的事情交给我好了!”

吴刚也乐得如此,不由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调笑道:“那就辛苦小苏你了!不过,这会不会耽搁了你找男朋友的时间啊?”

苏可欣看了吴刚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问道:“吴队,咱们明天到训练馆去练练呗?好久没跟你过招了。”

苏可欣的身手在武城警界这边是出了名的,在官方举办的散打比赛当中,已经连续三年拿到粤省第一了。刑警队的人只要惹到她,她就借着训练的名义邀人到训练馆里去训练,然后顺理成章切磋一番,反正警队里只要看到有谁鼻青脸肿上班来的,而且前一天到了训练馆去,就是用屁股都能猜到这家伙肯定是惹到老苏了!老苏惹不起啊,整个警队的人都知道,包括吴刚这位大队长。特别是关于苏警官男朋友的事情,千万别提,不然就等着收尸吧。

吴刚如同被馒头噎住了一样,摇了摇头,道:“呃,当我什么都没说……我再到现场去勘察一下。这个家伙怎么处理,你看着办,要人手的话跟我说一声,我调遣给你就是。上头放下话来了,这起案件的影响很恶劣,一定要盯紧一点,越早破了越好,不要拖下去!我让人盯着销脏的这条路子,珠宝毕竟不是现钱,那些劫匪肯定会将赃物出手变现的,这个白一贤就交给你了。”

苏可欣走进了审讯室里来,直接就打开了白一贤的手铐,冷冷道:“暂时释放!你家住哪里,带我去一趟,我得了解到你的具体住址和生活环境。不过我先警告你,别耍什么花招,不然我会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白一贤无奈地耸了耸肩,揉了揉被手铐弄得有些不舒适的手腕,跟着苏可欣就走出了警局,然后坐上她开的一辆警牌的大众,向着龙井小区而去。

才刚刚出狱就被警察给抓进了局子里来审讯,而且被误会成了抢劫案的主谋,这让白一贤多少觉得有些晦气,理个发遇到杀手,吃个粥被当成了嫌疑人……真是背时啊!

不过,白一贤还是乐观了起来,毕竟送自己回家的是一位美女警官,长得这么漂亮的女人白一贤倒是见过,不过长得这么漂亮的警察,却是从没看过的,斜睨了板着脸的苏可欣一眼,这让他的心情也略微好了一些。

“笑什么笑?是不是觉得我们拿不到你的证据你就很得意啊?我告诉你,我会亲自将你绳之以法的。”苏可欣的余光看到白一贤在笑,不由冷酷地说了一句。

“我只是觉得刚刚出狱遇到这些事情有些倒霉,但想到送我回家的是一位美女,就又有些幸运。古龙说得好嘛,爱笑的女人运气通常都不会太差,我想,这个道理也可以用在男人的身上。”白一贤微笑道。

苏可欣冷哼了一声,感觉到这家伙是在讽刺自己不爱笑,不过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心里嘀咕着:“等到时候你被姑奶奶拿到了证据什么的,你就笑不出来了!到时候你就知道,爱笑的男人运气通常都不会太好!”

到了龙井小区,白一贤从自己的帆布口袋里摸出了钥匙来,然后走上了二单元的楼道,苏可欣自然紧随其后。

“他也住在这个单元?”苏可欣不由略微诧异了一下,没想到白一贤也是住的二单元。

到了五楼停下,白一贤拿出钥匙就去开门,苏可欣顿时愣了,这家伙开的不是自己住的屋子吗?刚想把他给狠狠呵斥一顿,白一贤拿着钥匙一顿捣鼓,门嘎吱一下就开了。然后,脑袋还有些缺氧的苏可欣就听到了白一贤暴跳如雷的叫骂声。

“我让刘阿姨帮我好好照看房子的,怎么会把我的房子弄得这么乱?妈的,这是要气死我吗?”白一贤给苏可欣的印象就是那种要死不活,温温吞吞,淡定得不像话的家伙,但是现在却暴跳如雷起来,倒让她觉得有点意思。

白一贤不得不暴跳如雷,这是父母留给他的遗产,现在屋子里乱糟糟的,泡面桶、啤酒罐、衣服什么的扔得乱七八糟的,看上去就让他心烦!

“也不知道哪个王八犊子住了我的屋子,搞得这么乱,老子知道非教他好好做人才行!”白一贤恶狠狠地咒骂道,这由不得他不动肝火,他平日里之所以显得淡定那是因为见过的大风大浪太多,而且没有什么能够触动他神经的事情发生。

苏可欣回过神来,脸色顿时一黑,直接在后面狠狠推了白一贤的肩膀一把,将他给推进了屋子里去,冷声道:“你骂谁呢?你再骂一句给我试试?”

白一贤不由冷笑,抱着手臂看了苏可欣一眼,问道:“怎么?我骂骂把我房子弄乱的王八犊子碍着你了?我又没指名道姓,你凭这个就想给我定个恶意辱骂和诽谤的罪名?”

苏可欣气得想直接给他一拳,恼恨地跺了跺脚,道:“你说谁是王八犊子呢?你再说一遍,我保证不打死你!这房子是我租的,两个月前刘阿姨租给我住的。”

她一开始还以为白一贤是有什么特殊的开锁手段,但听到他提到“刘阿姨”之后也就知道了,这房子跟他还真的有些关系。

白一贤一愣,随即就有些恼火地说道:“这是我的房子!我入狱之前把房子交给刘阿姨照看了,没想到她居然背着我把房子给租给你了?这也就算了,你居然还把我的房子弄得这么乱,租来的就可以乱搞是吗?能不能有点责任心,你住在里面也不嫌邋遢吗?”

苏可欣的工作忙,而且人也不是很勤快,只有实在是屋子乱得不行了她才会去收拾下,这陡然间让白一贤看到了自己一屋子的“杰作”,不由感觉到脸皮有些发烫,深深吸了好几口气下肚子里去这才勉强没让自己的脸色红起来,依旧保持着“冷面杀神”的模样。

她本来很想直接一脚踹死白一贤的,但是毕竟自己理亏,不过却还是忍不住反讽了一句:“这是我租来的房子,在法律上暂时归我所有,除了改建之类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白一贤气得咬牙切齿,不过却也无法拿苏可欣怎么样,只能气呼呼推开沙发上的一堆杂物,坐了下来,冷冷道:“好,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现在,咱们该商量商量了,你准备怎么办!”

苏可欣看到白一贤偃旗息鼓,不敢再骂骂咧咧,心中不由略微得意,耸了耸肩,然后沉思了片刻,说道:“这是你的房子也正好!你现在正处于接受我们调查、监控的阶段,我又刚好租了你的房子,我大不了吃点亏让你住下,这样也免了浪费我们警方的人力资源。”

白一贤气得想一头撞进她那d罩杯的胸部上去,堂堂白一仙第一次被气得眼前都有些发黑了。

他不由怒极反笑了起来,问道:“你吃点亏让我住下?这可是我的房子,你不要搞错了!”

苏可欣抱着手臂冷冷道:“那你想怎么样?这房子我是交了房租的,而且合同也签了,我实话告诉你,我是不会搬出去的,你如果不愿意住也行,自己找地方搬出去。”

《我和极品警花的羞羞事》第5章 戏谑

白一贤听到苏可欣这话,心里还真是有点怒不可遏,但同时却又觉得有些好笑,多久没有人敢跟自己这么说话了?虽然觉得从监狱里出来接二连三遇到这些事情挺让他觉得倒霉的,但是却又感觉实在巧得有些耐人寻味。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的白一仙可从没遇到过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想想跟这么个大美女同居也没什么,还挺香艳的,于是,心里刚刚熊熊燃烧起来的怒火很快就被浇灭了下去。“这是我的房子,你让我搬出去住?我一大男人还怕了你一个女人不成,住一起就住一起呗,到时候吃了亏,你可别怨我。”白一贤耸了耸肩,很平静地说道,他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也不担心会被苏可欣查出什么来。苏可欣是艺高人胆大,在粤省警界举办的搏击大赛当中连续三年荣膺冠军,怎么会怕一个刚刚出狱的家伙?心里甚至巴不得白一贤做出点越轨的事情来,这样自己可就有由头把他给直接拿下,然后再扔进去劳动改造。白一贤这本来有些郁闷的心情忽然就好了一些,也是被这警花妞这么一顿胡搅蛮缠,搞得他有些哭笑不得了。在监狱里的生活委实太过无趣了一点,虽然这件事的确是误会吧,但发展到现在这个局势,还真是挺黑色幽默的,也真不知道是老天给自己开玩笑呢,还是看自己没有女朋友所以照顾一下自己。苏可欣冷哼了一声,没搭理白一贤,两人就陷入了沉默,一个把对方当成嫌疑犯,一个则是有些看不惯对方的横眉冷目,气氛自然而然就冷了起来。白一贤实在是有些不爽自己的房子被搞得乱七八糟的,于是就开始收拾起来,将一个个泡面桶扔进垃圾桶里,很不痛快地说道:“你还是个女人吗?像你这么邋遢的女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不知道的进了这屋,估计会以为进了垃圾站呢。”

苏可欣听到这话有些生气,但却是不由脸色发红了起来,毕竟自己理亏,主要是最近的工作太忙了,她性子也不是那么勤,所以也就没有收拾屋子,没曾想今天让一个嫌疑犯看到了自己生活中最邋遢的一面,面子上真是有些挂不住。

“嘁,我刚准备今天回家就收拾了的,谁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还有,白一贤是吧,我警告你跟我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不然我先把你当垃圾给收拾了!”苏可欣冷哼道,有些过意不去,然后也拿了一个垃圾袋过来,开始收拾屋子里的垃圾了。

白一贤也懒得跟这个嘴巴比鸭子嘴还硬的警花妞辩驳了,到时候吵起来又没完没了。

“这是什么?”白一贤从沙发上拿起了一堆杂志、纸巾什么的,刚好看到一本杂志的下面有一根黑色的线条,就随手一扯,将之一下给扯了出来,是一条黑色的t字裤。

苏可欣看到陈悟手里拿着的东西,脸色一瞬间僵硬,然后充血般红了起来,仿佛大姨妈倒流似的,如同狮子般怒吼道:“白一贤,你给老娘放下!不然老娘非撕了你不可!”

白一贤抓着这t字裤在空中甩了两圈,满面戏谑地说道:“想不到苏警官你也会穿这样的内裤啊!不过,我觉得这玩意有些过时了,还是太朴实了一点,体现不出你闷骚的性格来。”

苏可欣脸色已经涨得通红,恶狠狠盯着白一贤,似乎要把他给生吞活剥了一样,怒道:“你懂个屁,老娘买的是最新款的!你才闷骚呢,你全家都闷骚!”

白一贤啧啧叹道:“这好像是去年的款吧?确实是过时了一点,我觉得要带点镂空和花边,再把颜色弄成粉红的才适合你。”

“我毙了你!你再不放下我就开枪!”苏可欣恼羞成怒地拔出了自己的配枪来,黑洞洞地枪口瞄准了白一贤,居然还真就把保险给打开了。

白一贤吓了一跳,这妞还真敢动枪,于是赶忙闭嘴,将手里的t字裤随手一扔,举起了双手。

苏可欣风急火燎跑过来,一把拾起自己的t字裤,一只手持枪狠狠顶了顶白一贤的胸口,咬牙道:“以后你再私自碰我的东西,我就一枪崩了你,你这色魔!”

“这王八蛋,在监狱里居然还有心情研究女人的内衣裤,绝对是个老色魔,猥琐男!”苏可欣的心里默默想着,她提起自己的裤子看了一眼,“真的过时了吗?”

随即恼羞成怒地给了自己一巴掌,喃喃道:“过时个屁,穿在里面谁看得到?真是的,让这王八蛋气死姑奶奶我了……”接着又揉了揉自己的脸颊,“诶哟,打得好疼……”

看到她这自怨自艾的模样,白一贤是很想捧腹大笑,但想到刚才这妞都拔枪了,还是忍住了。

她仿佛火烧屁股一般跑了过来将自己的一堆衣服抱起,然后直接到了卫生间里去,将之往洗衣机里一塞,放了洗衣粉就当场洗了起来。在她心里,白一贤已经被划归到猥琐男那一块了,她还真担心这家伙拿着自己的原味内裤去yy一番,想到刚才的那一幕,让苏可欣觉得真是丢人到了极点,脸色又是一阵阵发烫,她还真想开枪崩了白一贤这家伙。

白一贤没被她威胁到,反而憋着笑,慢条斯理地先把垃圾收拾了干净,然后将垃圾袋放到了门口去,又用扫把将屋子扫了一遍,再用拖把给拖了一遍,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摆放整齐过后,这屋子看起来才让人觉得顺眼了那么一点。

看到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屋子,多少有一点自己的功劳,苏可欣难得在心里生出一点成就感来,以前每次打扫屋子的时候她都是不情不愿随意敷衍的那种,干完以后还得好好抱怨一阵子。

白一贤忍不住叮嘱了一句:“以后别把屋子搞得这么乱了,别人看到不痛快,你自己住着也不舒服吧?”

苏可欣让他戳到了要害上,也不好意思反驳什么,心里却恶狠狠想着:“好你个白一贤,故意来找我的麻烦,你很好啊!千万别让我抓到你的证据,不然到时候就让你知道姑***手段,生不如死那都算是轻的……”

白一贤诧异这妞居然不反驳自己,他觉得没事了逗一逗她挺有意思的,刚才看到她自言自语扇自己耳光的时候白一贤险些笑抽,看来这女人还真是内外不一啊,表现出来的外在是彪悍得一塌糊涂,但内里却是正儿八经的迷迷糊糊。

白一贤说道:“我得去跟刘阿姨打个招呼,你要不要跟着我,说不定她是我的从犯哦?”

苏可欣气闷道:“你自己去!我警告你,别乱说话啊,你这话可以构成诽谤罪。”

刘梅就住在隔壁,是很和蔼的一位中年妇女,苏可欣也没必要过去盯着,而且,她也实在不想看到白一贤那让她有些膈应的嘴脸。

白一贤听她动不动就警告自己,也是觉得好笑,耸了耸肩,打开门走了出去,不过却没关门,这样可以方便苏可欣听到他跟刘梅的对话。

门被敲开之后,白一贤就看到了正穿着围裙的刘梅,而她看到白一贤,也是吃了一惊,然后表情变得略微尴尬了起来。

“小白,你回来了啊?”刘梅有些尴尬地一笑,显然也是对自己将他的房子租出去有些不好意思。

“嗯,刘阿姨你好,我回来了。”白一贤也并不着急问这些事情,以免显得他太没礼貌,也太过气势汹汹,毕竟是邻里关系,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搞僵了的话,对谁都不好,也会影响彼此的心情。

其实白一贤是真有些恼火的,自己已经给了刘梅一笔钱来帮他照看房子,但她居然还将之租了出去,在他的印象里,刘梅应该不是一个这么贪心的人。

刘梅忍不住内疚,就先开口说道:“小白,对不起……我是因为小艺病了,实在需要钱,当时我没有钱,只能把你的房子租了出去给小苏。你放心,我会把租房得来的钱补给你的,只不过需要点时间。”

白一贤看到这位以前很和蔼的中年妇女在这两年来没见,已经变得有些苍老了,鬓角多了些白发,脸上也没了那种和蔼的笑容,多的是一种窘迫与不安。他的心里微微一暖,心中怒火尽去,本来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来,这一丝笑容也让刘梅的心略微放了下来。

“房子放着也是放着,刘阿姨你拿着租出去赚点钱也没什么的,而且你也是为了小艺好。”白一贤微笑着说道,“我现在跟租房的苏可欣已经商谈好了,我们暂时同居着。那钱你也不用还,毕竟这几年是靠着你照看我爸妈留下来的房子的。”

白一贤每一年差不多都会回来住上几天,在外漂泊的这么多年,都是让刘梅帮忙照看房子,唯独是这次入狱两年没回来过一次,他也跟刘梅说明了自己会出去两年,这两年都不会回来,不然刘梅也不可能放心地把房子租出去。

刘梅却是摇了摇头,道:“要的,要的!你每年都给我打理房子的钱了,但是我却还租出去赚了一笔,这钱应该是你的,算我管你借的,到时候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白一贤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转移话题问道:“小艺病了?丫头生的什么病?”

刘梅叹了口气,道:“心肌炎,心脏出了点问题,需要动手术,现在还在医院里,我是实在缺钱,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把你的房子租给别人了。”

看得出来刘梅对于私自把白一贤的房子租出去很内疚,所以这才一再强调。

白一贤不由点了点头,说道:“回头我到医院去看看那丫头,好久没见她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自己大概也有那么三四年没见到那个丫头了,虽然两人并没有什么交情,但毕竟是邻居,刘阿姨的人还是不错的,以前很照顾自己,所以白一贤一直念着这个人情,去医院看一看小艺也是应该的。

小艺的本名叫刘艺情,小时候就长得挺萌挺水灵的,白一贤也估摸着这小丫头要是这么发展下去,将来肯定是个校花级别的妹子,这些年都没看到,也不知道是不是变漂亮了。

刘梅对着白一贤一笑,道:“小白,我现在得回家给他们父女俩做饭了,一会儿还要送到医院去,就先不跟你聊了吧。”

白一贤也没那么小气,略微颔首,道:“刘阿姨你先忙吧,对了,告诉我小艺的病房在哪儿,我回头去看看她好了。”

刘梅告诉了白一贤病房号之后就回去忙着做饭了,白一贤暗暗叹了口气,当母亲的可真不容易,这没来由就想起自己已故的父母,难免略微伤感。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微信识别下方【二维码】看无删减原文

 

我和极品警花的羞羞事

我与空姐荒岛上的生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內酷网,让内在先酷起来,改变的根本是自内而外!

休闲小说学技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