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万族天骄,诛杀强敌,横扫诸天的《绝世龙神》-內酷网
☆☆☆☆电子书大全
www.neikuw.com

脚踏万族天骄,诛杀强敌,横扫诸天的《绝世龙神》

上学技树,得一技之长!

《绝世龙神》

绝世龙神》第1章 吞天龙帝诀

“楚江河,我要杀了你!”

少年从噩梦之中惊醒,他那原本颇为清秀的脸上,此刻却是狰狞无比,杀意冲天!

他名为李长空,真武门外门第一天才弟子,真武门乃是战神大陆南域十大宗门之一,身为真武门外门首徒,他将来的前途,无可限量。

但是,在宗门举办的血色试炼中,他被自己最为信任的兄弟楚江河陷害,推入宗门绝地血魂谷中。

他九死一生,从血魂谷中走出,却失去了一身修为,成为了废人。

出来之后,他本想向宗门状告楚江河,不料楚江河却是恶人先告状,率先向宗门状告李长空,说李长空意图陷害他,结果被他发觉,最终争执之下,李长空才是跌入了血魂谷中。

由于他已成废人,而楚江河资质卓绝,仅次于他之下,宗门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废人,而去降罪于一个天才弟子,最终,他被驱逐出真武门,并且宣布永不录用。

那时的他,还心存幻想,跪在宗门之外,足足三天三夜,他纹丝不动,宛如石雕一般。

但是结果,没有人理会他,那些曾经对他阿谀奉承的同门师兄弟,一个个热嘲冷讽,那些曾经对他百般关怀的宗门长老,一个个连正眼都懒得去看他一下。

曾经的无上天才,却是沦为一个笑柄,在宗门之内疯狂传播,成为无数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若不是他的师尊苍云长老心中有愧,命人将他带回家族之中,只怕此刻的李长空,早已经客死异乡,化为一缕亡魂了。

“楚江河!”

李长空抬起头来,一口铁牙几乎咬崩,那刻骨的恨意,充斥在他的胸腔之中。

“我将你当兄弟,平日里不曾亏待于你,便是得到了功法,都无私与你分享,不想你竟然会在我背后,给了我致命的一击!”

“此仇不报,我李长空,便枉为人!”

李长空的心中,暗暗起誓!

“少爷,你终于醒了?”

他才刚刚起身,突然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让他连是望了过去。

一张秀丽动人却又略带稚气的脸庞,出现在他的面前,双手捧着药碗,药碗上犹自传来浓厚刺鼻的药味,少女脸上却是带着一丝惊喜的表情。

“莲儿。”

李长空心中一动,轻声叫唤了一下。

他的出身,并不如何显赫,不过是偏远之地的李家的旁系弟子,父母双亡,只有这个丫鬟莲儿,陪伴他一起长大。

不过到了十岁的时候,师尊苍云长老路过此地,见他资质出众,便将他带到了真武门。从此之后,他便开始展露无双资质,不过是数年时间,便是成为了真武门外门第一弟子。

只可惜,这一切,都被楚江河给毁了……

“少爷,你吓死莲儿了,莲儿还以为……”

少女见他无事,心中宽慰,只是想起先前的惊吓,不由得双目泛红。

看到少女真情流露,李长空心中愧疚,他进入真武门之后,几乎不怎么回来过,印象之中,只有寥寥三两次而已。

对这个丫鬟,他都几乎快要忘记了,不曾想,当他修为被废之后,这个丫鬟竟还是在原地守候,默默地照顾他这个少爷。

“少爷,你没有大碍吧?来,把这些药喝了,你就会好起来的。”少女递过来手中的药碗,想要喂他喝下。

不过李长空却是摆摆手,轻声道:“莲儿,我没什么大碍,不用喝药了。”

他先前之所以昏迷,只是因为连连遭受打击,再加上修为被废,身躯虚弱,舟车劳累之下,怒气攻心,才是晕厥过去。

如今既然醒来,身体自是没有什么大碍,至于修为被废,也不是区区一碗药所能够治好的。

“我这一次修为被废,倒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让我可以看清这个世界。昔日,我为真武门外门第一天才时,朋友满天下,各种奉承,风光无限,如今看来,其中又有几个真心待我之人?”

李长空自嘲一笑,他落魄至今,只怕也就只有丫鬟莲儿,还能够侍奉他左右而已。

“这个世界,终究是强者为尊,总有一天,我要亲手夺回荣耀,将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统统一脚踩死,方解我心头之恨!”

李长空紧紧地握紧拳头,神色坚定,目光望向了遥远的真武门所在的方向。

莲儿见李长空陷入沉思,便轻轻放下药碗,没有惊动李长空,直接走了出去。

咯吱一声,大门关上,只留下李长空一人在房间内。

“如今,最为重要的,便是恢复修为,只有拥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够重回巅峰!”

李长空进入真武门,已经有六年时间,这六年时间,他的修为已经非同小可,成为了神府强者。

不过现在,他修为被废,六年苦修,化为一场空。

只是他终究是坚定之人,经历打击之后,一颗道心更是坚韧无比,如钢似铁,无论什么样的打击,都可以承受得了。

当下,李长空便是运转真武炼体诀,这是真武门的无上功法,若是以前,只要他稍一运转真武炼体诀,体内的灵力生生不息,可以让他拥有强大的战力。

但是如今,他才刚一运转真武炼体诀,立刻便是感受到了一股钻心般的痛楚,那种剧烈的痛楚,如万蚁噬心一般,让李长空冷汗淋漓。

“果然还是这样啊,每一次运转真武炼体诀,都如万蚁噬心一般,根本无法凝聚灵力!“

李长空长叹一声,他体内的丹田,早已经破碎了,他曾经内视丹田,原本灵力澎湃的丹田,已经化为了血红一片,似乎是混沌一般的状态。

真武门数位修为高深的长老,甚至宗主都亲自出手,查探他体内的情形,但一个个都是摇头不止,在他的丹田之内,没有感受到丝毫灵气的波动。

“丹田破碎,这一辈子,也无法在武道上有丝毫的成就。”

宗主萧玄的一句话,更是几乎判了他的死刑,让他从备受瞩目的第一天才,跌下神坛,成为无数人嗤笑的对象。

“不,我不能放弃!”

“放弃了,就意味着我这一辈,只能做一个废人!”

“楚江河,还有那些当初抛弃我的人,现在可都还活得好好的,我要重上真武门,将这些虚伪的家伙,统统踩在脚下,一脚碾死!”

“我要重修武道,成为强者,拿回属于我的荣耀!”

整整数个时辰,李长空不断运转真武炼体诀,那剧烈的痛楚不断传来,但是他却是苦苦咬牙坚持,始终不肯放弃。

他的一身衣衫,早已经被冷汗浸透,如被水淋过一般。

“再来!”

李长空紧咬牙关,再度运转真武炼体诀。

嗤嗤嗤……

便在此时,他的体内,竟是传来一道道声响,隐隐有血光透出。

“这是怎么回事?”

李长空震惊不已,他连是调集微薄的精神力,沉入丹田,细细查看起来。

这一看,他心中的震惊越演越烈,只见原本一片血红的丹田,如今竟有一枚血珠浮现出来,那血珠之上,似有真龙腾飞,妖异无比。

哗啦!

下一刻,他的意念竟是为之一沉,不知道从何而来的一股拉扯之力,将他的意念拉入了一处神秘空间中。

李长空茫然地打量着四周,只见四周灰蒙蒙一片,广阔无边。

“这是哪里?”

李长空有些懵了,他细细回想,突然眼睛一亮,丹田之内的那颗血珠,他不是没有见过的。

在真武门的血色试炼中,他被楚江河推入了血魂谷中,就是在血魂谷,他远远看到了一颗血珠冲天而起,然后他便是昏迷过去,等他醒来,就已经发现自己丹田破碎,修为尽失了。

“难道我丹田之内的那颗血珠,就是在血魂谷中看到的血珠,也是因为这一刻血珠,我才会修为尽失?”

李长空心中暗道,除了这个原因之外,他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的解释了。

“吞天血珠激活,吞天龙脉觉醒,可以开始修炼吞天龙帝诀!”

便在此时,一段古老玄奥的文字,直接在李长空的脑海中生出,那一个个古老玄奥的文字,每一个都蕴含着莫大的玄奥,艰深晦涩,极难理解。

李长空只觉得自己小小的脑袋,几乎被塞满,脑海之中,混混沉沉的。

良久,他终于睁开双目,眼中有着无法眼下的狂喜之色。

吞天龙帝诀,是传承自龙神一脉的强大功法,只有拥有吞天血脉者,才能够修炼,修炼到了巅峰,可以吞日月星辰,成就龙神不灭体,不死不灭!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楚江河,你万万没有想到,你想要陷害我,结果却是送给我一场大造化!”

李长空心中激动不已,得到了吞天血珠,龙脉入体,让他身具吞天血脉,可以修炼吞天龙帝诀,从此以后,具有无限的可能性。

从前,他虽然是真武门外门的第一天才,资质强大,但是跟现在的他比起来,简直如皓月面前的荧光,不值一提。

“哼!楚江河,你给我等着,等我重回真武门,再来跟你好好算一算当初的那一笔血债!”

李长空抬起头来,一双明亮的眸子,灿若星辰!

 

《绝世龙神》第2章 自断一臂

得到了吞天龙帝诀,李长空二话不说,开始投入了修炼之中。

他刚一运转吞天龙帝诀,顿时天地元气涌动,大量的灵气涌入身躯之中,他的体内生出强大的生机,让他整个人都是精神焕发。

“不愧是吞天龙帝诀,才刚开始修炼,便有如此奇效,比之真武炼体诀不知道要胜出多少!”

“这一门无上功法,与其他的功法完全不同,寻常的功法乃至于真武炼体诀,都是引灵气入体,借助灵气来淬炼肉身,而吞天龙帝诀,却是在淬炼肉身的同时,肉身也会反哺,形成循环,生生不息!”

随着他不断修炼吞天龙帝诀,他越发感受到了这一门功法的不凡之处,他的体内,丹田之处,似有真龙腾飞。

他的真气,如真龙一般冲出,扩宽他的经脉,改造他的体质,真气奔流,几如大江奔流一般。

而他的修为,赫然是不断提升,从无到有,不过是短短数个时辰,便是晋升到了炼体三重境界。

武道境界,先从炼体开始,分为炼体、罡元、神府、灵海、道台、天宫、斩尘七大境界,其中每一境界,都可以细分为九重、

而李长空现在的境界,便是炼体三重。

在他修为没有失去之前,则是神府境界,在这等偏远小城中,已经完全是一方霸主。

“现在,虽然距离曾经的巅峰还颇为遥远,但是得到了吞天血脉,修炼吞天龙帝诀,我的未来,已经超越从前不知道多少!”

“我有信心,可以在三年之内,重登巅峰,不,也许一年时间,就足够了!”

李长空信心满满,得到了吞天龙帝诀后,他已经脱胎换骨了。

“李虎,你不能进去的,少爷他正在修炼!”

便在此时,门外传来了莲儿有些急促的声音,声音中,甚至带着一丝愤怒之意。

“哈哈,修炼?那个废物,他还能修炼?”

一道带着夸张笑声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就传来了轰隆巨响,大门“嘭”的一声被踢开。

一个虎背熊腰之人,从小院外走了进来,正是莲儿口中的李虎。

李虎闯进门来,看到李长空还真是端坐在地上,一副修炼的样子,不由得露出不屑之色:“你这个废物,还真的在修炼啊!可惜,你再怎么修炼也没有用,这一生都注定只是一个废物而已!”

李虎的言语之中,充满了恶毒,仿佛与李长空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可事实上,李长空记得清清楚楚,自己与李虎之间,非但没有任何的仇恨,反而是有恩于他。

当初他天赋犹在之时,还曾经指点过李虎,也正是因为如此,李虎才能够成为家族的基础武技教头,在家族中有立足之地。

他抬起头来,看着李虎,眼中波澜不惊,没有任何的起伏,他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无论是真武门,还是在家族,昔日那些对他敬畏无比的小人,统统都跳出来,将曾经的敬畏,化为怒火,统统倾泻到他的身上。

不过,如今,一切都已经不同了,任何人想要跳到他的头上来作威作福,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心念及此,李长空的眸子中,带着一丝冷意。

“你还敢瞪我?”

李虎被李长空的目光扫过,不知道为何,或许是想起了李长空昔日的辉煌,他心中莫名窜起一股怒火,直接便是走上前去,一巴掌向着李长空的脸颊扇了过来。

“少爷!”

莲儿看到了这一幕,想也不想,就冲了过来。

在她看来,自家少爷修为尽失,如今又才刚刚大病初愈,可挨不起这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重重地抽在莲儿的脸上,将莲儿都扇飞出去,重重跌落下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显然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

毕竟,她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而李虎却是炼体五重的武者,全力一掌,足有四五百斤的力道。

也就是李虎并没有要杀了李长空的心思,所以这一掌并没有全力施为,否则的话,莲儿此刻性命不保!

“莲儿!”

李长空也是惊愕无比,他也没有想到,在关键时刻,莲儿竟然会扑出来,以至于他都没有来得及反应。

“啧啧,李长空,没想到你还有做小白脸的资质,成为了废物,却要靠一个小丫头来为你出头。”

李虎没有半点愧疚之色,反而是阴阳怪气地说道,极尽挖苦之能。

李长空的眼中寒芒一闪,冷声道:“李虎,跪下来,自断一臂,我可以留你一命!”

他毕竟是曾经凌绝真武门的绝世天才,此刻暴怒之下,竟有几分慑人的气度。

李虎缩了缩头,似乎被李长空的气势所震慑,但是旋即,他便是醒悟过来,如今的李长空,只是一个废物而已,自己何需畏惧?

“哈哈哈,李长空,你是不是忘记吃药了?还自断一臂,留我一命?就凭你?”

李虎猖狂地大笑起来,他想通之后,肆无忌惮,指着李长空,大骂起来:“你这个废物,信不信我一脚踩死你,也没有人会来追究我?”

“你真以为我修为尽失之后,就拿你没有办法吗?”

李长空站起身来,李虎的行为,彻底激怒了他,让他心中生出了浓烈的杀机。

“真武长拳!”

李长空直接一步踏出,当空一拳轰出,正是真武门的入门拳法,真武长拳!

他一拳打出,空气中传来暴鸣的声音,这真武长拳,虽然只是真武门的入门拳法,但是真武门乃战神大陆南域十大宗门之一,能够成为真武门的入门拳法,岂会简单!

这一拳,让李虎不由得脸色大变,他从这一拳之中,感受到了浓烈的杀机,拳意深重,比起家族之中的基础武技,胜过不知凡几。

情急之下,他一拳打出,虽然准备不足,但是他也无惧,如今李长空修为全无,他在力量之上可以碾压李长空。

咔嚓!

两拳相交,李虎只觉得一股庞大的力量,从李长空的拳头之中涌来,他整个人都如断线风筝一般跌飞出去,手臂猛然一震,传来骨头断裂的声音。

“怎么可能?”

李虎大惊失色,李长空不是修为尽失了吗?可是方才那一拳,最起码也有千斤之力!

若非如此,他怎么可能仅仅是一拳之下,就被李长空给震断了手臂。

 

《绝世龙神》第3章 遇故人

“我叫你自断一臂,你不肯,如今看来,只好我自己亲自出手了。”

李长空眼中闪动着寒芒,他从高处跌落,见识到了世态炎凉,让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对敌人心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唰!

他直接大步踏出,走到了李虎跟前,抓住了李虎的手臂,猛然一扭,直接将李虎的手臂给卸了下来。

“啊……”

李虎发出如杀猪一般的惨嚎声音,他双眼惊恐无比地看着眼前的李长空,肠子都悔青了。

若是早知道如此,他何苦去招惹这个煞星,如今手臂断去,无论如何,他在家族之中,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了。

“滚吧。”

李长空声音冰冷,没有半点的波动。

李虎哪里还敢再说什么,他在李长空手中,连一拳都无法接下,再继续纠缠下去,只会招来杀身之祸。

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向着门外慌忙冲出。

“等着!”

就在他快要冲出大门之时,一道带着不可质疑的声音响起。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李虎还以为李长空改变心意要杀他,想也没想,直接便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的声音无比的响亮。

“你这一次来找我,到底是所为何事?”

李长空看着李虎,眼中没有半点怜悯之色,这一切都是李虎咎由自取的。

对付这样的小人,就应该用这样的手段,只有痛彻心扉,才能让这些小人知道,有些人是他们所不能招惹的!

这是他这段时间以来的际遇,得出的结论。

“小人是来奉冲少之名,来警告你这段时间不能外出的,至于为何,小人也不知道啊,空少,你就当是我放了屁,让我回去吧。”

李虎磕头连连,用近乎哀求一般的声音说道,此刻的他,哪里还有半点先前趾高气扬的样子。

“滚吧。”

李长空淡淡说道,眉头却是皱起了,不让他外出,这是要软禁他的意思吗?

听到了李长空的话,李虎再也没有半点的犹豫,他捂着断臂之处,带着断臂慌不择路地逃了出去。

“少爷,你的修为恢复了吗?”

莲儿顾不上理会自己的伤势,一脸欣喜之色望向李长空,她身为李长空的丫鬟,自然是希望自家少爷前途光明,连带着她们这些丫鬟,也会备受光荣。

“修为恢复?可没有这么容易。”

李长空摇了摇头,他现在还远远谈不上恢复修为,距离当初的巅峰时期,还差得远。

不过,他有信心,可以在一两年的时间之内,超越当初的巅峰修为。

“少爷,不要灰心,你一定可以恢复修为,重登巅峰的!”

莲儿一脸坚定之色,似乎对李长空有无穷的信心。

“你这傻丫头,少爷的事情,可不用你担心,你为什么要冲出来为我挡下那一巴掌?”

李长空看向莲儿,那冰冷的神色,终于变得温暖了许多。

从高处跌落,他众叛亲离,也只有这个小丫头,还能够始终待他如一,这等心性,难能可贵!

“我也只是担心少爷,你大病初愈,可不能再受伤了。”莲儿目光幽怨地说道。

李长空摇头苦笑,他走上前去,扶起莲儿,一只手掌按在了莲儿的背后,真气涌动,灌入莲儿的身体之中。

被李长空的手这样按着,莲儿不由得俏脸一红,她还是第一次与男子有如此亲密的接触,更何况,眼前这人,还是她从小便一直极为崇拜的少爷。

她心脏呯呯乱跳,似乎是在等待着李长空的进一步动作,她这样的贴身丫鬟,本就是没有名分的妾侍而已。

但是下一刻,那宽厚温润的手掌之上,传来一股股的热气,让她的痛楚减缓,她终于恍然大悟,心中有些失落:“原来少爷是为我疗伤……”

“这丫头,倒是发育得挺快的,该长肉的地方,可是一点没拉下……”李长空微微一笑,心中暗暗道。

“莲儿,家中可还有多少银两?”李长空突然问道。

“银两?”

莲儿才刚刚红润了一些的脸色,迅速苍白下去,她低下头去,声音如蚊子般:“少爷,是莲儿没用,家中只有十两银了。”

“十两银?”李长空不由得愣住了。

他虽然加入了真武门,但是家族为了拉拢他这个天才,每月的俸银可是不曾断过,甚至还有灵药发放,他从前看不上这些,不曾取过。

在他看来,家中应该还有不少积蓄才对。

“少爷,你有所不知,这些年来,家族的俸银莲儿一直都不敢动用,可就在少爷昏迷后,大管事就冲上门来,将这些年来积累下来的俸银,全都收走了!”

莲儿声音愤愤不平,似乎回想气来,还感到气愤无比:“莲儿虽然拼命反对,但是怎么阻拦得了大管事……”

“大管事李山吗?”

李长空的眼眸变冷,放在以前,这点俸银他并不放在眼内,但是如今,他从头再来,需要大量的资源。

“看来我昏迷之后,发生了不少事情啊,不过莲儿你放心,从今以后,有少爷在,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李长空目露精光,若是在之前,他还没有这样的底气。

但是现在,得到了吞天龙帝诀,小小的李家,还困不住他这一条真龙!

“少爷,你要小心,大管事不好对付。”

莲儿露出担忧之色,若是从前的少爷,她根本不用担心,但是如今的少爷,却不由得让她忧心忡忡。

“放心吧,你家少爷可不是好对付的。”李长空信心十足地说道。

莲儿听了,不由得心中一动,她感觉到,从前的那个少爷,又回来了,身上永远带着傲气,却又比起从前的少爷,多了一分温暖。

“就从大管事开始吧,我要让你们知道,我李长空,可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欺辱的!”

李长空站起身来,直接便是走了出去。

“嗯?那不是那个曾经的天才李长空吗?”

李长空才刚刚走出去没多久,耳边便是传来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曾经”二字,咬得很重,讥讽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他抬起头来,循声望去,就看到了一队少男少女,每一个都气质高贵,颇为不凡,但是其中一道清丽身影,却如鹤立鸡群,格外的显眼。

那是一位身穿华丽长裙的少女,她五官精致,皮肤白皙,身材丰满,清纯之中带着些妩媚,轻易之间,不知道勾走多少男人心魄。

“是她?”

李长空心中微动。

 

《绝世龙神》第4章 两个世界

那道清丽身影,对于李长空来说,并不陌生,那是林清儿,是李长空儿时的玩伴,曾经与李长空走得很近。

在李长空进入了真武门后,家族还曾经有意与林家联姻,联姻的对象,就是他与林清儿,后来因为他的极力反对,而不了了之。

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之下,再遇林清儿。

“李长空,我不是说过了吗?让你不要外出,否则的话,被我见到一次打一次!”

一位身材修长、眼神阴鸷的少年,径直走了出来,走到了李长空跟前,他眼露寒光,盯着李长空的目光,很是不善。

他就是李虎口中的冲少,李少冲,曾经的李家第二天才,现在的李家第一天才!

四周的那些少男少女,也是露出了饶有兴致的神色,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

他们谁都知道,李少冲在追求林清儿,这一次林清儿过来,为了不让林清儿看到李长空,李少冲可是早就吩咐过,不许李长空踏出房门半步。

而现在,李长空这个废物,竟敢违背李少冲的吩咐,肯定免不了要吃一番苦头了。

他们并没有打算出手阻拦,反而是兴致勃勃,迫切想要看到那曾经高高在上、被家族捧在手心的天才,被冲少踩在脚下肆意侮辱的画面。

李长空握紧拳头,他额头之上青筋暴起,整个人愤怒无比。

曾经,如李少冲这样的角色,什么时候放在他眼内过!在他面前,谦卑得好像是一条哈巴狗似的,可如今,却跳到了他的头上,作威作福。

他知道,李少冲的实力不好惹,如今已经是炼体八重境界了,而他只有炼体三重境界而已,两者之间,足足差了五重境界。

现在的他,只怕还不是李少冲的对手,毕竟,他才刚刚恢复丹田,重新开始修炼而已。

不过,他也并不是好欺负的,若是李少冲真的要动手,那他也绝对不会让李少冲好过,必定会让李少冲付出血的代价。

“冲少,算了吧。”

就在此时,林清儿款款步行走来,她脸上带着得意之色,开口道:“他也只是想来见我一面而已。”

听到林清儿的话,李少冲狠狠瞪了李长空一眼,眼中的警告之意,很是明显,恶狠狠道:“今天就给清儿妹妹一个面子,不跟你计较,你还不快滚回去?”

李长空神色一冷,他出来可不是为了见林清儿,而是要去找大管事,从始至终,他对林清儿都没有任何的喜欢。

当下,他便是开口道:“我可不是为了……”

但是他话还没有说完,林清儿便是打断了他,盯着李长空,说道:“不过,有一点我希望你明白,我是武道天才,而你却只是一个废物而已,你我之间,俨然两个世界的人,再也没有半点的可能了!”

“请你不要心存侥幸,对我抱有任何的幻想了!”

“两个世界的人?”

李长空喃喃自语起来,他不由得轻笑起来,是啊,他与林清儿之间,的确是两个世界的人。

他得到了吞天龙帝诀,从此龙腾九天,必将名动天下,让天下人都为之刮目相看。

而林清儿,虽然资质不错,但是这一辈子,都难以走出这小小的沧浪城。

一个是真龙,一个是井底之蛙,的确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只是,李长空的反应,落在其他人眼中,却是变成了另一韵味,还以为李长空是遭受了太大的打击,变得失心疯起来了。

“还真是可怜的家伙啊,先是丹田破碎,修为尽失,沦为废物,继而被心爱的女子当众拒绝,如果是我,还不如去死了好了。”

有人在旁嗤笑一声,看着李长空的目光,如同看着笑话一般。

李长空的目光,在这些人身上一一扫过,起初,他还感到有些愤怒,但是现在,他只感到好笑。

这些人,一个个视他如蝼蚁般,在他面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却不知,他乃是真龙,潜伏深渊,只为了将来一飞冲天!

夏虫不可语冰!

这些无知之徒的看法,又何必去在乎呢?

他念头通达,连是曾经拒绝林清儿而产生的一点愧疚之心,如今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看到李长空如此平静的样子,林清儿不由得微微蹙眉。

在她看来,此刻的李长空应该是一副无比屈辱愤怒的样子才对,也只有如此反应,才能够让她得到最大的满足。

“林清儿,记住你今天的话,希望,你日后不要后悔。”

李长空舒出一口气,心中再也没有对林清儿的愧疚,只觉得轻松无比。

说完之后,他就是转身离去了。

“后悔?怎么可能?”

林清儿摇了摇头,心中嗤笑着:“你以为,你还是曾经的那个绝世天才李长空吗?”

……

李长空转身离去,径直奔着大管事李山所在的方向走去。

他如今修炼吞天龙帝诀,起步比别人高了无数倍,但是需要的资源,也极为惊人,是别人的数倍乃至数百倍。

很快,他就是来到了大管事李山的大门前。

“李长空?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大管事李山五十多岁,头顶秃了一小半,眼睛骨碌碌转动,显得颇为精明,看到李长空,不由得走了出来。

“大管事,你闯入我家,将我这些年来积累下来的俸银、灵药全都抢走,这是什么意思?”

李长空没有转弯抹角,而是直入主题,直接质问大管事。

“你这个废物,家族在你身上花了如此之多的资源,可到头来,只是培养出来废人一个!”

大管事李山的目光陡然一凝,眼露寒光,沉声喝道:“为了不让家族的资源浪费,我只能将你的所有资源收回来,将这些资源分给其他族中弟子,说不定可以培养出来不少天才人物!”

“哦?”

李长空丝毫不为所动,他继续追问起来:“不知道大管事,这件事情族长可曾知道?”

“李长空,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李山做事,还用不着你来指点!”

李山勃然大怒,眼中透出寒光。

 

《绝世龙神》第5章 通臂拳法

身为族中的大管事,李山还是颇有些权势的,虽然地位不如那些直系弟子,但也不是现在的李长空所能比的。

他暴怒之下,有一股气势流露出来,显得颇为威严。

只是,李长空丝毫无惧,盯着大管事李山,冷声道:“李山,废话少说,将我应得的交出来,否则的话,今天我不会善罢甘休!”

“好,好,你这个废物,还真把自己当那么一回事了吗?”

李山恼羞成怒,他大步跨出,指着李长空,肆无忌惮的大骂起来:“你可知道,你这样的废物,我就算是杀了你,也没有人会知道,反而会有很多人乐于看到这样的局面!”

他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起来,杀气外露。

“你口口声声骂我是废物,可不曾想,你在我眼中,连废物都算不上!”

李长空嗤笑一声,眼中露出一丝嘲讽之色:“想杀我直接说就是了,何必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你这是找死!”

李山彻底震怒,被一个已经沦为废物的废人指着鼻子来骂,让他的自尊心大受打击。

说到底,他终究不是真正的李家之人,只是当了数十年的管事,被赐姓李而已。

说是管事,归根到底,还是一个奴才而已。

李山的面色彻底阴沉下来,他看着李长空的目光,变得不善起来:“这是你逼我的,本来我还不想杀了你的,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你这一次过来,想必没有其他人知道吧?嘿嘿,就算是我杀了你,也没有人知道!”

李山的身上,真元涌动,他虽然只是一个管事,但是这些年来,也修炼武道,虽然资质低下,但是暗中使些手段,就可以得到不菲的资源。

他的修为,赫然是不比李虎弱小多少,甚至比李虎更加强大,已经是炼体五重巅峰境界。

在李山看来,以自己炼体五重巅峰的修为,杀死一个没有修为的废物,不过是轻易而举的事情。

“同样的话,我也想告诉你,我这一次过来,没有任何人知道,我就算是杀了你,也不会有人知道!”

李长空冷笑着,大管事李山虽然是管事,但终究是下人,在族中的地位自然比不上嫡系弟子,只能居住在李家大院的偏远角落。

他就算是在这里杀了大管事,也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头上,谁会想到,一个废物可以杀得了大管事李山?

只要给他一段时间,就算是查出真相也无所谓了,因为那个时候,他肯定已经有了足够自保的实力。

“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信心,若是从前的李长空,我二话不说,立刻将所有的财富双手奉上,但是如今的你,还敢来这,这就是找死!”

大管事李山厉喝,表情越发的狰狞了,他直接冲出,双臂一振,空气都为之一荡。

通臂拳!

黄级下品的武技,比之基础武技,要胜出良多。

在战神大陆,功法武技分为黄级、玄级、地级、天级、王级、帝级,在帝级之上,还有神级功法,不过这只属于传说。

每一级,又分为下品、中品、上品、绝品四个层次。

而大管事李山施展的通臂拳,正是黄级下品的武技。

呼!

大管事李山双拳打出,双拳合一,劲发一处,他在通臂拳上浸淫了二三十年功夫,此刻爆发出来,比之李虎胜出不知道多少。

“通臂拳吗?”

李长空的目光一凝,他本身便是武道天才,以十六岁的弱冠之龄,晋升神府境界,在武道上的领悟力,超越普通人无数倍。

如今他的修为虽然从头再来,但是对于武道的理解,对武技的研究,却是丝毫不曾拉下。

家族的通臂拳,他也曾修炼过,不过是短短月余,便已经全数掌握。

“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通臂拳!”

他眼中神光凛然,双拳冲出,赫然也是通臂拳,身体如弓形,弯曲之间,爆发出来巨大的力量,举手投足,无不契机,暗合拳意,施展起来古朴大气,如行云流水一般,有种畅快无比的感觉。

他施展的通臂拳法,虎虎生风,气势磅礴,刚猛无比。

轰!

四拳相撞,对面的大管事李山竟是感觉到双臂一麻,只觉得有一股沛然巨力涌来,让他整个人连连后退,双臂垂下,竟是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怎么可能?”

大管事李山眼眸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他在通臂拳上浸淫了数十年苦功,早已经将这一门拳法修炼到了收发随心的地步,可到头来,竟然还不如一个废物施展的通臂拳。

对方的通臂拳,凝练如一,给他一种古朴大气的感觉,让他不由得胆战心惊。

“不对,不对,你不是修为尽失了吗?”

突然之间,大管事李山似乎又是想起了什么,指着李长空,脸上的表情,震惊到了极点。

“修为尽失,难道不能重新修炼吗?”

李长空一声冷哼,傲然道:“如你这等庸才,怎知天才的强大之处?”

大管事李山心中一沉,若是李长空可以再度修炼,重新展露天才之资,他得罪了李长空,日后岂有立足之地?

心念及此,他心中杀机更加的浓烈,顾不上双臂颤抖,再度一拳冲出。

可惜,他出手虽快,可李长空却比他更快,他修炼了吞天龙帝诀之后,身体的素质大大提升,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大大超越了寻常的炼体三重武者。

啪!

一个无比清脆的耳光响起,只见大管事李山直接被李长空一巴掌扇飞出去,整个人都是远远跌飞出去,脸上出现一道鲜红的五指掌印,嘴角更是溢出一丝鲜血。

“老狗,你以为我李长空就那么好欺负吗?”

李长空目光死死地盯着李山,心中闪过一丝快意,他从高处跌落之后,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的快意。

“不,不,空少爷,你不要杀我,我是大管事,对你有用,日后只要空少爷吩咐,无论任何事情,我都一定给你办得妥妥帖帖的!”

李山身躯剧烈颤抖起来,眼中闪过恐惧之色,他从李长空的眼中,看到了炽烈的杀机。

“哼,从前的我,或许会饶你一命,但是如今的我,却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李长空冷哼一声,他直接冲上前去,体内的真元涌动,一拳打出,似乎有龙虎之力。

嘭……

李山的头颅,如西瓜一般爆裂开来,血水洒落一地。

这位李家的大管事,直到临死前的那一刻,双眼都犹自瞪大,眼中犹自露出不敢置信与不甘之色。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微信识别下方【二维码】看无删减原文

 

我和极品警花的羞羞事

我与空姐荒岛上的生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內酷网,让内在先酷起来,改变的根本是自内而外!

休闲小说学技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