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大全
www.neikuw.com

妙手神医

来学技树,得一技之长!

 

《妙手神医》

《妙手神医》第1章蛇洞
“北冥,后山蛇王洞去不得!千万别靠近那里,前些天隔壁村王大牛就是在那里被毒蛇咬死的,里面真的有眼镜王蛇。”
屋子内,父亲吧嗒!吧嗒!抽着旱烟,忧心重重的嘱咐。
“我知道了,不会去那地方的。”
北冥随便答应了一声,然后独自一人往山上赶去。
后山的蛇王洞里面,有价格昂贵的石蛙,为了凑钱给母亲治病,北冥必须得去,甚至还有过想捕捉眼镜王蛇来卖钱的想法,当然这种大胆的想法并不敢告诉父亲。
来到后山大山中,穿过几个树林,便来到了传说中的蛇王洞门口,准备入洞捕捉石蛙的时候,里面突然传出一阵男女之声,北冥听见声音之后,迅速猫在一块大石头之后观察。
“连生,不要这样啦!如果被别人看见不好的。”
“嘿嘿!李秀娥,你长得可是真的美!放心好了没事的,这个地方一般人都不敢来。我为你辛辛苦苦付出了这么多,难道你就不肯满足我一下嘛!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可是……连生,这里可是蛇王洞,这里面有大蛇能吞人,我心里面害怕毛毛的!”
“秀娥,来之前我可是带了雄黄酒准备,你有啥可怕的?再说了我们两个这是在洞口,又没进蛇王洞深处。
有雄黄酒在身,蛇不敢靠近,老子就是这里的蛇王,秀娥你动作快一点,好让你感受一下老子蛇王的雄威!嘿嘿!”
“连生,不要这样好不好,我求你了……”
北冥猫在一块大石头身后,慢慢的露出一个小脑袋,目光透过杂草丛林缝隙之间,看见蛇王洞洞口李秀娥坐在一块大青石之上,身上的衣服不断被身前的杨连生猴急拉拉扯扯掉,一件件衣服不断扔在旁边的石头之上,最后显露出让北冥流鼻血的身子。
“卧槽!要大战了,要大战了!”
北冥在石头身后看得口干舌燥,甚至心里面还有些痒痒的,感觉此时的自己比杨连生还要心急。
望着这一切,让北冥回想起自己十几岁的时候,那时候自己去李秀娥家玩,碰巧刚好碰见李秀娥在换衣服,正好看见了李秀娥那壮观的身子,一丝不挂。
这事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在脑海当中依然无法忘却,无数个午夜时分,都会想起李秀娥的那一幕,甚至有时候还会出现在梦中。
“秀娥婶这女人,白白嫩嫩的,就如同水豆腐做的似的,天天在地里干农活被大太阳晒,这么多年了也没见晒黑过。”
北冥认真打量着,看着大青石上的李秀娥,和以前那一幕还是一样的,很白!不由喃喃自语感叹道。
可就在这时候,草丛里面突然传出一阵唏唏唰唰的声音,北冥听见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眉头一皱,表情凝重起来。
紧接着,洗洗刷刷的草丛里面,一条如同菜碗口那么粗的黑色大蟒蛇,探出了一个脑袋,正冰冷的盯着洞口大青石上李秀娥和杨连生,蛇嘴里面还吐着信子。
“大蟒蛇来啦!快跑呀!”
北冥眼睛极快,大叫一声,转头拔腿就跑。
刚爬上李秀娥身子上的李连生,听闻北冥的大叫,回头一看,正好看见那一条如同大腿一样粗的蟒蛇,顿时吓的脸色苍白如死灰,全身发抖,赶紧从石头上顺手拿起自己的衣服,一个翻身跳下大青石,踉踉跄跄,瞬间跑没影了……
“你个挨千刀的李连生,你不是说带了雄黄酒吗?居然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呜呜~救命呀!谁来救救我。”
李秀娥,看见这么一条大蟒蛇仰着头,正盯着自己,吓得全身发软,害怕极了,根本站都站不起来,只能一边哭喊着,一边破口大骂,同时还大声喊着救命。
听闻身后大喊救命声,北冥只是犹豫片刻,又转身朝着李秀娥跑去,来到她所在的大青石之下。
“秀娥婶子,你快些跳下来,我在下面接住你。”
“北冥,好!”
李秀娥也来不及多想,北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顺手抓起衣服,就朝着北冥跳了下来,刚好扑进北冥的怀里。
北冥抱着李秀娥,在草丛原地翻了一个滚,卸去了李秀娥跳下来的重力,随后又爬起身子,两人拼命狂奔逃命。
可是女人家毕竟力气小,跑了一阵之后李秀娥就跑不动了,站在原地胸口起伏,累得够呛,连说话都有些困难,在喘着气。
慌忙之中,北冥也感觉无奈,长长的深呼吸了一下,似乎做出了一个什么重大的决定,弯腰捡起一个如同包子大小的石头,同时急切的开口说道:
“秀娥嫂子,你往南边跑,刚好可以跑回家,等下我把这畜生给引开。”
“北冥不行!这样做太危险了……”
李秀娥愣了一下,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北冥一把推走,同时还在身后喊道:
“放心吧!没事的,我体力好,比你跑得快!”
“那你自己要小心一点!”
情况紧急刻不容缓,李秀娥只能担忧的嘱咐一声,便边跑边穿着衣服,往南边山下跑去,然而北冥却朝另一个方向跑走。
原本以为,这条大蟒蛇追自己一段路程便会停下,没曾想这条畜牲还会记仇,刚才被北冥砸了一石头之后,就一直追在北冥身后穷追不舍,这都四五里山路的路程了,居然还在追。
更加绝望的事情发生了,跑着跑着却来到了一块绝崖的断崖头上,前方无路可去,后面追赶的大蟒蛇却越来越近,一时之间心急如焚。
绝望之下,眼看着那大蟒蛇,嗖!的一下子窜到北冥身前,张开血喷大嘴,就朝着北冥咬来。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北冥瞬间脱下自己的衣服,对着袭来的蛇头就笼罩而去,同时还抽出腰间的柴刀,朝着蛇头就用力一刀劈砍。
可是操蛋的事情发生了,柴刀刚举过头顶,蟒蛇巨大的蛇尾,速度快如一道黑影闪过,直接横扫而来,拦腰打在北冥的腹部,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把北冥整个身子弹出断崖,坠入悬崖深渊之中。
“尼玛!老子就是这样挂了,不甘心啊!”
坠入万丈深渊半空之中,万念俱灰之时,北冥感叹了一声,随后两眼一黑。
《妙手神医》第2章五雷诀
两眼一黑之间,恍如一场梦,好似在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梦见一个身穿大红衣女子的绝美女子,如仙女一般从天降临,来到了北冥的身边。
深渊底下是一个水潭,北冥刚好坠入深潭当中,身体随波逐流浮在岸边,宫装红衣女子站在北冥身旁,俯身芊芊白嫩玉指,**着北冥的额头,一颗丹药出现在手中,喂进北冥的口中,丹药入口即化。
“吃了这颗丹药,就会相安无事。”
宫中仙女很美,声音也宛如天籁,如大地山河水流之声,非常的悦耳。
宫装绝美仙女,看着北冥的轮廓,露出了花容失色一般的微笑,又用芊芊玉手挑了挑北冥的下额,随即又开口说道:
“是时候觉醒了,此后北家时来运转,等你醒了之后去你的祖坟上行礼拜祭一番,祖坟东南角树下,埋藏有一个金坛子,打开金坛封印之后,你便医术通天,小至可以医一人,大至可以救天下苍生疾苦。”
宫中女子喃喃自语说完之后,居然白虹飞升,往远方天际飞去。
模模糊糊中的北冥,只是感觉一股清凉入喉,冰冰凉凉的很是舒服惬意,大脑也清醒了不少。
“仙女姐姐,多谢救命之恩!可否知道你是谁?”
北冥睁开眼睛之时,赶忙开口问道。
白虹飞升的宫装女子,飘零天空之即,听见北冥的呼喊声,回眸一笑:“别人都称呼我为玄女仙子。”
说完之后,曼妙的身影便消失在七彩祥云之中。
躺在地上闻着仙女残留下来的香味,很是陶醉,咂吧咂吧嘴,小心翼翼挪动了一下身子,随后起身却发现自己躺在深潭旁边的石滩上,让北冥大感意外的是,自己浑身上下居然没有半点伤痕。
站起身确认身体无碍,抿了抿嘴,嘴中还有丹药清甜残留,确认此事不是做梦,是真的。
所以北冥也决定了,得去自家祖坟上看一看,如仙女所说照做,如果真埋藏有金坛子,挖出来拿去卖了,肯定能换不少的钱,那么自己母亲医病的钱就有了着落。
北冥心情有些激动,又有些期待,赶忙跑到自己果园里面,走进守果园的茅草棚里,扛起一把锄头,顺手捞了一个蛇皮袋,就兴高采烈往自家祖坟跑去。
来自家祖坟前,按照仙女说说,先恭恭敬敬的祭拜一番,然后扛着锄头来到祖坟东南角树下开始挖掘。
“卧槽!这里居然真的有一个金坛子!”
北冥一边挖掘着,突然发出激动的大叫,随后俯身用手把泥土扒开,取出了金坛子。
不过当金坛子抱在怀里,认真打量之后,不免又有些失落,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真正的金坛子,而是一个普通的瓷坛,上面镀了一层金粉而已。
“先不管这些,打开封印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随后北冥打开坛子口的封印,里面没有金元宝,也没有银元宝。居然有着一卷破旧的兽皮,破旧的兽皮展开来,上面有一些密密麻麻的小字,还画有很多古怪的结构图。
除此之外,坛子里面还放有一个小袋子,打开袋子里面空落落的什么也没有。
于是北冥把注意力,放在那破旧发黄的兽皮之上,念着上面的小字:
“坟中之主有好生之德,却被他人暗算借走气运,后人遭灾!本阴官路过此地,特留转运坛,坛出土之日,便是北家时来运转之时……”
北冥越念上面的文字,表情越是气愤,北家倒霉这么多年来,原来是遭人暗算借走了气运。
还好遇见了一个好心的阴司官,留下破解之法。
“按照此图上面所说照做,找出五颗晦气之石将其毁去,从此北家气运如日中天,然而北家子孙也受封万山大巫王!无师自通医术、道法、武道、山中之蟒将成为护道者,进山不受妖袭魅惑。”
念到后面这几句,北冥的表情一下子激动起来,按照古黄兽皮上面所说明的做,拿起锄头在祖坟周围五个方位挖掘起来,分别挖出了五块石头,每一块石头之上都有一个血红的大字,鲜红亮眼。
分别是、衰、寡、病、灾、穷、看到这五个石头上面鲜红亮眼的大字,北冥顿时无名火大起,拿起手中锄头,就是一顿乱砸,把五颗石头砸成粉碎,这个才罢休。
北冥这下子总算明白了,为啥自己家这么穷,两个叔叔一个早年丧妻,另一个老光棍,自家的老妈更是惨,常年重病缠身,北家以前可以说是霉透顶。
就拿自己的事情来说吧!想想就气人,读高中的时候碰见校长和女老师干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最后被校长找茬开除,害得自己现在书都没得读。
“不过还好老祖宗保佑,今天过后便是时来运转之时,我北冥在此立誓,定会活出个人样,给祖宗争光!”
北冥站在坟前,对着朗朗乾坤立下誓言,随即身后祖坟忽然冒出一缕青烟,钻入北冥的脑海当中,北冥只感觉脑海当中莫名其妙多出了一些奇怪的信息流,而且那些信息流都是一些神乎其神的东西。
比如人体奇经八脉各个的穴位,还有山间百草的药性,奇门遁甲、风水秘术十六诀、九宫九格阵、风水逆天改命之术、………
一时间北冥的脑海当中,被强行灌入了一些前所未闻的知识,让北冥兴奋的大叫起来:
“哇!果然祖坟冒青烟了,以后我就是万山大巫王啦!”
北冥兴奋过后,把金坛子,还有那小袋子都收了起来,扛着锄头乐呵呵的下山,今天可以说是得到了奇遇,一路之上心情无比的兴奋,从所未有过这么开心。
走着走着,山路之上居然横窜出一只大白兔,由于跑得急居然一头撞在了树上,发出砰!的一声脆响,大白兔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用雷弧之气,可以为草兔疗伤。”
北冥的脑海之中,忽然闪过这么一个古怪的念头,今天心情好,又心存好奇之下,于是踱步来到兔子身前,手掌按住大白兔后背,忽然发力,脑海之中却念着莫名其妙多来的五雷诀口诀,手掌之中顿时传出一股雷弧之气,传入兔子体中。
北冥刚收回手,可是奇迹的一幕却发生了,兔子居然动了,抬起头用大眼睛望了北冥几眼,咧嘴笑了笑,随后一溜烟没影了,兔子身上的伤居然瞬间痊愈。
北冥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脑海之中却浮现出一部功法,五雷诀,是道家的一种运气之法,修炼之后自身带有雷弧,雷弧可以疗伤,也可以驱邪降魔。
《妙手神医》第3章夜视功能
帮兔子疗伤过后,起身准备回家,却无意间发现路边松林里面,一块杂草丛中,长满了无数的松菇。
“卧槽!居然发现了这么多松菇,赚大了!”
北冥的心情顿时激动起来,转眼之间就发现这么多松菇,看来好运来了。
北冥激动的用蛇皮口袋,将那些松菇都采好装在里面,然后往自己果园里面跑去。
松菇由于生长地理条件独特,而且稀少的原因,所以街上卖的比较贵,一斤四五十来块钱,这么多粗略算了一下,最起码也能卖一千块。
回到果园之后,感觉有些疲困,于是躺在简陋的榻上准备眯一会儿眼睛,但是刚躺下,就发现有人从果园外走来,起身一看原来是李秀娥走进了果园。
李秀娥来到门口,如同做贼一样,四处张望一下确定周围没人,这才走进守果园的棚子里面,然后一把将门紧紧关着。
“北冥,你总算回来了,身上没受伤吧!那刚才的那一幕可是吓死嫂子了。”
李秀娥,在那种危急时刻与北冥分开,心里面就一直七上八下的,担心着北冥,所以一直就在北冥的果园门口悄悄躲着,看见北冥回了果园,这才偷摸的跟了进来。
“婶子,我没事呢!多谢你的关心。”
北冥起身坐在榻上,嘴角笑了笑,有些无所谓的说的。
“手都受伤了,还嘴硬,快来让嫂子子看一看。”
李秀娥看见北冥的手上有一道伤痕,立刻心痛起来,将北冥的手拿在自己手心中,不断的抚《蔽》摸。同时也坐在榻上北冥的身旁。
可由于挨得太近,北冥只感觉一股香风扑鼻,让自己体内的血液有躁动,低头一看,刚好看见李秀娥衣领口,那两个白嫩的大气球,似乎要把衣领口给撑开,不由吧唧吞了吞口水。
“真的是好白好大呀!”
北冥不由自主喃喃自语,开口念了一句。
“北冥,你说什么好白?”
李秀娥拽着北冥的手,正在认真打量着伤口,听见北冥喃喃自语的话,有些奇怪的问道。
“秀娥嫂子,你长得很白。”
北冥回过神来,不由尴尬的一笑,同事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李秀娥这才转过头,认真的打量着北冥,同时还帮北冥整理着衣服扣扣子,李秀娥是过来人,自然也发现北冥刚才在悄悄打量她。
“北冥,刚才我和李连生在蛇王洞门口的事情,你可不要告诉村里面其他人。哎!其实嫂子也是有难处的,一时糊涂,相信李连生的鬼话,说让我和他去蛇王洞,他就会借5000块钱给我女儿上学。”
李秀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看着北冥有乞求的眼神。
“秀娥嫂子我懂!我不会和村里其他人说的,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能理解的。”
北冥的脑海当中浮现出李秀娥坐在青石上不断扭动身子的那一幕,然后就做出一副我懂的表情,同时也开口说道。
北冥知道,李秀娥的丈夫离开村子有很多年了,一直都没有回来过,就连电话也没有打回来,在这如狼似虎的年纪,一直午夜守着空房,不想男人才怪呢!
“呵呵,你这乳臭味干的小子,你懂什么,看你这样子倒是一副很懂的样子,要不你和嫂子给说说,你懂什么?”
李秀娥,被北冥的话逗乐了,扑哧一声笑出声来,随即白了北冥一眼,有些打趣的说道。
李秀娥说话之时,动了动身子,下面的竹踏,立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古怪的声音一响,脑海之中又立刻浮现出,李秀娥不穿衣服的那一幕。同时看了看身旁真实的李秀娥,心顿时无法平静,居然“”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臭小子,你脑袋里面怎么尽想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行了,嫂子得回家了,不然被其他人看见,会招人说闲话的。”
李秀娥,拧了北冥手臂一把,抛给北冥一个媚笑,随后贼兮兮的打量果园四处没人,便走出了看守果园的棚子。
只留下了北冥一个人在那里傻乐。
北冥在竹榻上休息了一会儿,这才提着一袋子松菇回村,回到村里被村民们看见,立刻引来无数人羡慕。
松菇,很多人整天在山上转悠,运气好,能找上一两斤,一天就能收入一两百块钱,运气不好的半斤都找不到,然而此时的北冥可是提了一大蛇皮口袋的松菇,让其他人怎能不羡慕?
回到家里面,母亲看见北冥寻得这么多松菇,也是高兴的泪都流出来了。
自己病痛长年卧病在床,而且父亲又年迈人老,不能干重活,北冥年纪轻轻就得撑起这一个家庭,这孩子真是怪可怜的,作为母亲的又怎能不心疼。
“妈,你哭啥子嘛!哭花了脸就不好看了,你坐好,儿子给你按摩按摩!”
北冥忽然想起,自己莫名其妙得来的五雷诀,在山上可以给兔子疗伤,决定也帮自己母亲试一试。
让自己的老妈做好身姿,北冥便开始按摩起来,同时五雷诀悄悄运转,体内一股股电弧雷气,传入手掌之中。
大概过了一顿饭的时间,自己的老妈明显好了许多,脸色看起来比以往有精神,本抱着试探的打算,没想到真的有了效果。
“儿子,你这按摩,真是太舒服了,我感觉人比以前也精神了不少!”
北冥也放心了不少,既然有了效果就好,只要控制住自己老妈病情恶化,就有时间慢慢赚钱,或者想办法为自己的老妈治疗。
当天晚上,北冥入睡的时候,去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来到一个奇异的空间里面,梦中有一个老头,在教自己的功夫,一会儿再打着道教的五雷诀,一会儿又练着其他的功法,同时还说了很多修炼秘诀知识。
天还没亮,北冥便从梦中醒来,而且梦中所有的事情都记得真真切切,睡是睡不着了,于是来到门口平坝上,开始练习梦中老头教自己的功夫。
功夫练习一遍之后,天色依然麻麻亮,北冥便提着那一袋子松菇,放在自行车上,然后骑着老式的自行车,开始去街上卖松菇。
可是在半途中,模糊的道路之上,看见一个挑担子打着手电筒的妇人,正在赶着路:“秀娥婶子!”
“北冥?这天黑漆漆的,你骑单车也不打一个手电筒,很危险的,看得到路吗?”
听见北冥打招呼的声音,李秀娥电筒照来,揉了揉眼睛,看清楚是北冥之后,才开口说道。
听见李秀娥的话,北冥顿时恍然大悟,同时刹住车子,心中暗想道:“对呀!天这么黑,我也没有打手电筒,可是周围的一切我都看得清清楚楚,难道自己有了夜色的功能?卧槽!那就厉害了。”
“秀娥婶子,你这箩筐里面装的东西,最少也有六七十斤,而且这里离镇上还有八九里路,要不你上来我带你走吧!”
北冥放眼望去,发现连李秀娥的凶口都看得清清楚楚,甚至连脖子处的香汗,都看得到,由于太累,面前的衣服湿了一大片,看起来更让人遐想,同时北冥也好心的开口说道。
《妙手神医》第4章改善生活
李秀娥想了想:“不用了,我这东西多载不了,你自己先走吧!”
“秀娥婶子,你把东西放在我自行车后座上,你坐在我前面横杠上,这个不就可以了吗?”北冥看着李秀娥衣领口高高鼓起,而且还被汗水打湿透,看着那白嫩的深沟,不由吞了吞口水,自然不愿意放弃。
李秀娥思考了一会儿,脸却羞红起来:“北冥,这样不太好吧!我怕万一被其他人看到说闲话。”
北冥却无所顾忌:“秀娥婶子,你怕什么?这天不是还没亮吗?就算看到,也看不清我们人,再说了我们两个又不是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怕的!”
“臭小子,去你的!谁要和你干见不得人的事情。”
李秀娥,嘴上虽然打趣道,心里面却巴不得,有人载她一程,因为挑这么一担东西,走十来里路,就算壮年男子也会累得够呛。
把东西横跨放在后座上之后,李秀娥把手电筒收起来,这才坐到自行车面前横杠上。
李秀娥体态饱《蔽》满,加上全身都是汗水,一股女人味散发而出,加上发丝若有若无的香味,就坐在北冥的面前,两人几乎是挨着坐的,顿时让北冥感觉头晕目眩。
加上双手,需要去掌控自行车的方向盘,几乎是刚好将李秀娥给拥在怀里,两只臂膀触及,才发现李秀娥腰很细,两手刚好盈盈一握,而且需要看前面的路,头只好整在李秀娥的肩膀之上,靠的近了,更加的致命。
北冥的脑子立刻短路起来,此时满脑子都是李秀娥在后山蛇王洞的场景,不穿衣服坐在石头上,那叫一个白啊!
“臭小子,你在胡乱想什么呢!还不赶快走!”李秀娥坐上车后,却发现北冥在发呆,同时也感受到耳边北冥的呼吸变得粗犷起来,顿时就醒悟了些什么。
“哦!哦……!秀娥婶子,你可坐好了。”北冥反应过来,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心依旧噗噗狂跳,一个未经人事的小男孩,和这么一个少妇坐在一起,心跳不加速,那才不正常呢!
前面刚好是下坡路,北冥使劲蹬了一脚,自行车就飞速往坡下奔去,李秀娥见状,立刻吓得惊叫连连:“北冥,你慢点开,婶子害怕。”
李秀娥一害怕,身子就往后靠,刚好靠在北冥的怀里,顿时感觉软软暖暖的,说不出的惬意。
北冥嘴角露出一抹坏笑:“婶子,这是下坡路停不下来啊!我这自行车老,刹车有些不灵。”
一路之上,北冥都是使劲蹬自行车,有时候故意还来一个急刹,就是为了让两个人的身体颠簸靠在一起,心里面有些小得意。
快到,朱雀城、青阳镇的时候,李秀娥就坚持下了自行车,因为怕被人瞧见说闲话。
来到青阳镇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赶街的人也陆陆续续到来,熙熙攘攘很是嘈杂。
来到街边,北冥也把自己的松菇,摆在大街上卖,由于没有经验,有人问了两句,便离去,一两个小时,才卖了两斤,腿都蹲麻了。
李秀娥,也在北冥旁边摆摊卖芋头,见北冥卖不掉,靠拢过来:“北冥,卖东西不是这样卖的,你应该稍微把价格提高一些,然后别人来看就会砍价,你就顺势答应!”
“秀娥婶子,以前我也没卖过东西,里面的行行道道也不知道,要不你帮我卖一下呗!”
北冥不知道是怎么的,只要一看见李秀娥,脑袋里面立刻浮现出,李秀娥不穿衣服坐在石头上面,那白的反光的一幕,不由自主就会胡思乱想。
农村没什么收入,像李秀娥婶子这样没男人养的,平时只能靠种蔬菜卖,所以卖菜经验非常的丰富。
“行!你自己这样卖肯定是卖不掉的,我顺便帮你一起卖得了,那么事后你要怎么报答婶子呢!”李秀娥笑了笑,说话的时候还故意抛了一个媚眼,北冥的脑袋神经立刻被刺激了一下,如同被电到一般,身子不由打了个哆嗦。
“秀娥婶子,以后你每天,天还没亮,就在村口等我,我每天都会开着自行车带你来镇上卖菜,我会好好抱你的,不会让你摔倒。”北冥的心噗噗狂跳,鼓起勇气也开了个玩笑。
“臭小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这里人多可不要乱说。”李秀娥,也被北冥的话吓了一跳,见街上行人没注意这里,伸出手在北冥的腰间狠狠拧了一下,臭骂道。
“哎呦!我说真的。”
“行了,别说了。晚上你在果园等我,婶子我找你有事。”李秀娥,四处张望了一下,忽然悄悄对北冥说了一句话,这让北冥心跳的更加的厉害。
“秀娥婶子,叫我天黑晚上去果园等她?半夜深更,孤男寡女在山林果园相会,难道婶子她………?”
北冥看着李秀娥,那体态饱《蔽》满丰腴的身姿,加上李秀娥肌肤天生就白嫩,就算城里面的大姑娘,也没有几个比得上的,此时的脑海之中,立刻全部都是李秀娥,不穿衣服坐在石头上摇摆的那一幕。
“喂!北冥,你听见了没有?今天晚上天黑,婶子会在果园等你。”李秀娥见北冥这小子又在发呆,以为他没听进去,又提醒了一下。
“好!秀娥婶子,天一黑我就会来果园找你。”北冥说出这话,居然破天荒的脸有些红,扭扭捏捏走开。
北冥刚才卖了两斤松菇,口袋里面装了80来块钱,决定买两斤肉回去,改善一下家庭的生活。
母亲长年卧病在床,父亲人老了,又干不了重活,加上给母亲治病,可以说是欠了一屁《蔽》股的债,想吃一餐肉,简直比登天还要难,逢年过节,也只是买一些最便宜的猪皮来吃而已,除此之外,就很难闻到油肉味。
“朱老板,给我来两斤排骨!”北冥来到卖肉的铺子,以前来到这里一般都是买猪皮,今天终于可以买肉了,话语声都要大一些,感觉有钱的滋味很好。
因为有四五十斤松菇,全部卖掉的话,能卖一千来块钱,所以北冥才决定阔气一把,买排骨回去熬汤给母亲补补身子。
“呦!北家的小娃,今天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喽!今天不买猪皮居然买肉了,我没听错吧!”
“朱老板!你没听错,我就是要两斤排骨!来,这是30块钱。”北冥说着,直接从袋子里面掏出30块钱仍在肉板上,排骨刚好15块钱一斤。
“好好好!来!这是两斤半的排骨你拿好,多的半斤是我免费送给你的,真是个孝顺的孩子。”
《妙手神医》第5章英雄救美
北冥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有两斤猪排,心里面有些小喜悦,就在这时,一阵尿意袭来,整个人打了个哆嗦,目光锁定远处一条偏僻的街道,行人很少,准备去那里就地解决。
不过路上北冥也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路边蹲有两位青年,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穿耳洞戴耳环,就连衣服裤子也是穿得花花绿绿的,如同猎人捕猎一般,守在这条偏僻的街道上。
不多时,前方一辆红色的宝马驶来,缓缓停下,这宝马车一看就很贵,没有百来万是买不到的。
车上的车主人下车后,更让人眼睛惊艳,一位高挑的美女,穿着一身职业装,短裙包裹着翘满月,走路姿态婀娜,两条纤细修长的美腿,肌肤白嫩如同嫩豆腐,修长而笔直。
职业装里面,白色的衬衣领口,被两个白嫩的大气球,撑得鼓鼓囊囊的,紧挨在一起挤出一条缝,甚至能看见大半,有种呼之跳出的感觉,感觉衣领口的扣子都快要被撑爆了。
“咕噜!”北冥吞了吞口水,心中暗道,这个就是城里面漂亮的女人,农村的妇女果然不能比较的,这么细的腰,上面顶着这么两个大东西,而且后面的满月也这么大,走路扭动着,会不会把那细小的腰子给扭断了,看着北冥都有些担心。
在往上看,那是一张有倾国倾城之容颜,绝美而带有几分冷艳,实在是太美了,如果这辈子能娶上这么一个媳妇,北冥实在是不敢想象,那得舒服到什么地步?可能会无福消受抽筋而亡死在榻上吧!
北冥正看的过瘾之时,一直守在路边守株待兔的两个黄毛,突然暴起,迅速跑到职业装美女身后,一个穿牛仔衣的黄毛,从后面用手勒住美女的脖子,另一只手中拿着一张白色布巾,捂住美女的嘴。
然而另一个黄毛,却掏出一把闪闪发出寒光的匕首,凶狠的呵斥道:“不许叫!若是敢出声,我就划破你的脸!”
那职业装美女,刚开始还奋力挣扎,可能是捂住口鼻的毛巾有药,慢慢的就无力反抗,随后瘫软在地,脸色惨白,眼神绝望,张开口连叫都叫不出声音。
“三毛,都说朱雀城,贸易公司的女总裁漂亮,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们哥俩有福了。”
朱雀城贸易公司女总裁,瘫软在地上,全身无力动弹不得,绝美的容颜美得不像话,两个小混混,欣喜不已。
看见这一幕,北冥迅速躲了起来,躲在一辆破烂三轮车身后,目光却悄悄打量着这一切,听见对方叫三毛的名字,北冥的眉头立刻皱起。
三毛,和二毛,是两拜把子兄弟,是青阳镇小有名气的混混,北冥在青阳镇读初中的时候,就经常听见同学们提起,三毛和二毛,混得如何如何的好,几乎是如雷贯耳。
“二毛哥,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女人中的极品,我的魂都快没了,你看这两座大山,这么的壮观,就如同充满气的气球,尖锐的东西只要轻轻触碰一下,我感觉就会爆炸开来。”
三毛,炽热的眼神,盯着张艳红,那要挤爆的衣领口,喉结不断的滚动,邪恶的笑道。
“嘿嘿!我们得来的信息没有错,这女人果然是要来青阳镇做一笔大交易,有了这笔钱,你我兄弟二人就能快活逍遥一生。
再快活再逍遥,又怎能比霸占如此美人来得快活呢!我决定了,我要带着这笔钱,和这女人,去其他省偏僻的山上隐居,把这女人锁起来当母狗养,让她跪下就得抬高一点,就凭这个女人,玩一辈子也不会腻的。”
三毛,从张艳红手中夺过来一个皮箱,里面居然装满了现金一箱子,可以说是美色兼得,激动的脸都有些红了。
看来这一切,都是有目的,策划好行动的。
朱雀城贸易公司美女总裁张艳红,躺在地上表情绝望,齿咬红唇,却无可奈何,听见两个畜生的话,心中极为的害怕,躺在地上,头偏着的,却无意间看见躲在暗处的北冥,这就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灵动的大美眸如同秋波一般,对着暗处的北冥不断眨眼睛,那美丽动人的美眸好似会说话一般,在乞求着北冥,让北冥救救她。
张艳红不敢去想,如果真的被这两个畜生带进大深山之中,用铁链锁起来当母狗养,那日子肯定生不如死,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躲在暗处的那个小男孩,不胆怯,救自己一把。
北冥躲在暗处,也看到美女总裁张艳红投来求救的目光,一时之间心里面纠结不已。平时的北冥,由于家庭贫困,天生就有些胆小,而且二毛和三毛的凶名可是在外,对方手里面还有刀子,北冥也有些害怕。
正因为如此,要不是出生在贫困家庭,虽然天生胆子有点小,但的确善良淳朴,换作其他人早就跑了。
“有些事有所为,有些事不能为,见死不救非君子!这是我们语文老师所说的。活着一生若是太过于自私,那和懦夫有什么区别?”北冥站在原地心绪杂乱,却忽然自言自语说出口。
想起自己得的奇遇,还有梦中那老头教自己的五雷诀,有五雷诀在身,北冥的心中就不那么害怕了。
心中默念五雷诀口诀,全身的气机在流动着,北冥感觉自己体内有一股电流在流动,噼里啪啦作响,随后一步迈出,直直朝着二毛三毛走去。
“放开那女人!”北冥秀气的轮廓严肃,黑白分明的眸子眼神坚定。
北冥的突然出现,二毛吓了一跳,随即怔了怔神,反而露出了凶狠的目光,用手拍了拍身旁正在流口水的三毛:“三毛,你tnd别这么着急!以后这女人还不是让你玩腻?这里冒出了个楞头青,你先去解决了,然后我们把这女人拖上车就走,此地不宜久留!”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桃村的穷鬼!来哥给你点钱,自己买包子吃去!赶快给我滚!否则老子弄死你!”
三毛的视线离开张艳红身上,看到北冥之后不由哈哈大笑起来。抛了抛手中的匕首威胁道,同时丢出一百块钱,扔在北冥面前。
三毛其实是北冥隔壁村的,小的时候在一起玩过,而且北冥读初中的时候,由于家庭贫困,几乎是一天只吃一顿饭,而且北冥饭量又大,住校有几次实在是饿的受不了了,半夜爬起来跑去学校食堂里面偷包子吃,被老师逮到好几次,最后被开除了。
这件事情不光在学校众人皆知,就连村子隔壁村十里八乡,都人人皆知。
“三毛,村里面的老人都常说,坏事做不得!你现在放手还来得及,这事情我也不会说出去的。”北冥看了看三毛,好心劝慰道。
“三毛,别给这穷鬼废话,时间紧迫不能坏了大事,速战速决,快!”二毛急迫的催促道。
“北家的穷鬼,看乡里乡亲的份上,让你走你不走,想死是吧!好,我成全你!”三毛眼带凶光,手里面拿着匕首,一边说着一边快步向北冥跑来,手中匕首朝着北冥的肚子捅去,一点都不留情份。

 

 

赞(3)
分享到: 更多 (0)

4321春色小说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来阅书城男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