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大全
www.neikuw.com

鬼影遮天,重塑阴阳

来学技树,得一技之长!

第一章十字沟
四川西南部有个叫朗东的山村,村子边缘处有一条名叫十字沟的水沟。
说来也非常奇怪,这水沟无源,却常年水量充足,从未干枯,且沟水清澈见底,看起来比人们喝的水都要干净。
据村子老人传,这十字沟是当年解放军剿匪,中了悍匪的诡计,一连队的人都死在了这儿,几十具尸体摆成了一个十字形,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么一条沟,那里边的水是有怨气的尸体化成的,凡是靠近的人都会被拉去当替死鬼。
这个传说虽然恐怖渗人,但这个足有千户人家的大村几十年来一直相安无事,再加上一辈的老人相继去世,也就没人在乎这事了。
直到一个炎热的夏天,一群青勾子小娃在村长孙子张轩的带领下,准备去十字沟洗个澡,凉快凉快。
其实这地儿小娃们都来过好几次了,这沟里的水就算是盛夏也都凉快得很,村子里可不会有空调之类的东西,这实乃小孩们的避暑良地。
不过这次多了一个孩子,他名叫林子衿,长得很瘦弱,脸色有些暗黄,但那一双眸子大而明亮,黑白分明,顾盼生辉。
这林子衿父亲是镇上的语文老师,从小就教他传统国学,便养了一身安静性子,平时基本上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看书,但毕竟不过是十来岁的小孩,也架不住张轩等人的怂恿,便趁着父母下地干活的功夫,准备“放纵”一回。
来到十字沟,一众孩子脱得精光,像饺子下水一样,一阵噼里啪啦。
唯独林子衿没有动,他有些呆滞的看着这条水沟,随后揉了揉眼睛,他似乎看见水沟底下躺着一个人,但看起来模模糊糊的,揉过眼睛后,那人又不在了。
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了,自从林子衿记事以来,经常看到这样的人影,他有告诉过家人,去看医生,医生说是眼睛疲劳引起的,不碍事,后来林子衿也习以为常了。
但这次他心里有些莫名的不安,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张轩见林子衿迟迟未动,便光着身子上来劝林子衿脱衣服,林子衿见几个小伙伴都在打水杖玩了,心里直痒痒,便脱了衣服跳了下去。
一碰到十字沟里的水,林子衿就打了个哆嗦,这水不能称之为凉快,而是冰冷了,而且貌似就自己有这种感觉,其他人都玩得不亦乐乎。
林子衿受不了,想回到岸上,这时候一个人影从身边的水底下飘过。
这次他看得真切,那人影是仰着面飘过去的,人脸都烂掉了,有好几块溃烂的烂洞,能够看到森森白骨,其中一颗眼珠子连着一根筋,漂在水面上,可能是被水泡着的缘故,已经发白发胀。
林子衿脑子嗡的一声,连连大叫,连滚带爬的往岸上去。
等爬上岸,他想回头去叫伙伴们都上来,却看见那人径自朝一个外号叫狗子的小孩漂去,竟是伸手抓住了狗子的小腿。
狗子顿时一个趔趄,斜倒在水里,拼命扑腾起来,这一慌乱,连着喝了好几口水。
见其他人还在发楞,林子衿赶紧大吼了一声,让他们救人。
其他人手忙脚乱的去扶狗子,但狗子身子变得像石头一样沉,硬是弄不起来。
林子衿扯着脖子大吼了几声救命,然后再次跳进了沟里,虽然他也害怕的不得了,但林爸教育过他,做人要仗义,不能见死不救。
林子衿抓住了狗子的一条胳膊,使出吃奶的劲把他往上扯,但狗子还是埋在水中一动不动,那个人影漂浮在旁边,手还捏着狗子的腿!
似乎发觉林子衿能够看见自己,拿东西竟咧嘴对林子衿笑了笑。
林子衿头皮发麻,几乎是本能的,他咬破自己的舌尖,喷了一口带血的口水出去。
那鬼东西全身猛地一颤,松开了狗子的腿,狗子立马站了起来,翻着白眼一阵干呕。
林子衿招呼了一声,一众人扶着狗子往岸上去。
就在此时,足足有五个死得惨不忍住的鬼东西漂在了水中,且速度飞快,转眼就抓住了所有小孩的小腿,包括林子衿也不意外,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栽进了水,冰冷的水往耳朵口鼻里灌,脑袋嗡嗡直响,他本来身子骨就羸弱,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还好在附近干活的大人们听见了林子衿的呼救声,赶来后把一群孩子都救了起来,除了林子衿昏迷外,其他人都还能自己走路,就是趔趔趄趄,恍恍惚惚的。
一回去,所有小孩无一例外的都发起了高烧,家长们惊恐的发现他们腿上都有手指印,救人的大人也说当时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和他们抢孩子一样。
去了医院,孩子们的烧没有退下来,而且还有更加严重的迹象,家长们意识到这事非同寻长,刚好隔壁村来了个先生,那村子里的人都传得神乎其神,便准备去请那个先生。
去请人的是林爸,他虽然是个老师,但受老一辈人影响一直都相信这些东西的。他讲话有礼貌,人也有学识,请来先生的几率要大些。
那位先生年级不大,比林爸大一些,也不过四十来岁,他叫叶云修,长得浓眉大眼,腰脊笔直,一脸正气,穿着一件老式长袍,颇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一听完林爸的讲述,叶云修二话没说,就跟着林爸去了朗东村。
到地方后,他先看了几眼孩子,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做了几碗符水,喂孩子们喝下。
说来也神奇,这符水喝下不出一个时辰,几个小孩的高烧就退了,两个时辰后就可以下地,生龙活虎起来。
几家家长对叶云修千恩万谢,但叶云修非但没有放松的神色,还紧锁起了眉头,他一直盯着一户人家看,那正是林子衿家。
……
林子衿的母亲眼泪跟断线珍珠一样,正哗啦啦的往下掉。
尤其是看着别人家孩子都能下床了之后,林子衿喝了符水之后没有任何好转,而且更加的严重了。
整个秀气的小脸都变黑了,身子不断的颤抖,嘴里不断嘟囔着什么,后来这嘟囔越来越大声,只听他说的是:“去死吧,都去死吧!”
第二章拜师
没有等林子衿父母去找叶云修,对方就直接找上了门。
这位厉害的先生上上下下把昏睡中,还说着胡话的林子衿打量了一遍,越看越是严肃。
林家夫妻两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颤抖着声音问叶云修他们家孩子到底是怎么了。
叶云修没有直接回话,反问道:“贵公子是不是冬月十三出生,而他出生那一天,还下了一场雪?”
林爸像看神仙一样看着叶云修,他连连点头:“没错,子衿是冬月十三出生的,当天确实下雪了,我们这儿难得下一次雪,所有我记得很清楚。”
叶云修点了点头:“那日天枢星沉降,木道星东移,故南降白雪,贵公子是应运而生啊,这种应星命格天生阳气不足,百鬼缠身,能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东西,脏东西也喜欢找这种命格的人呀。他现在是被脏东西附身了,我这符水一激,那脏东西就开始反弹,所有他才会如此。”
听叶云修这么一讲,两人脸都吓白了,林母望了一眼林子衿,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林爸直接跪了下来,求叶修云救救自家孩子的命。
叶云修把林爸扶了起来,但没有应诺,说了一句要从源头上解决,然后叫上村长,一行人到了十字沟,在路上,村长给他讲了讲十字沟的传说。
到地方后,叶云修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他也不废话,从长袍口袋里取出四张黄符,分别布置在十字的四个头上,而后叫村长杀了几只公鸡,把鸡血尽数倒进了沟水里。
接着叶云修直接走进了沟水中,口中念念有词,中指食指合并,隔空对着四张黄符的位置点了点,那几张黄符竟发出了微弱的黄光,紧接着,被倒入水中还未彻底散开的鸡血也泛起了黄光。
短短数息间,天空乌云密布,天地无光,阴风呼啸,犹如鬼泣。
一股股肉眼可见的黑雾围绕在叶云修的周围,让他的身影看上去模糊不清。
随即便传来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像是有无数鬼东西在惨叫。跟着叶云修到这里的村民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个个吓得腿软。
不过这吓人场面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一刻钟,鬼啸声停止,拨云见日,天地清明。
叶云修背着双手站在水中,看上去只是脸色有点白,并无大碍。
而这水沟底下像是出现了洞一般,沟水居然飞快的往下面渗,几次眨眼间,满满的沟水消失殆尽,就此干枯了。
这时叶云修才上了岸,他对几个村子说了这个十字沟的事。
十字沟确实是因为死人形成的,但死掉的并不是解放军,而是百年前的朗东村村民,是被土匪抓来献祭的,这个十字沟就相当于是一个祭台,当然,过了这么多年,献祭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地方阴气浓郁,再加上特殊的风水环境,还会吸收整个村子产生的阴气,十字沟的阴气会愈发的浓郁,但藏而不发,所有前几十年都没出过事,但阴气一旦到了临近点,猛然爆发,整个村子都要跟着遭殃。
这十字沟的阴气已经到了爆发边缘,还好机缘巧合之下,叶云修到了这个地方。
听了叶云修的解释,众人再次跪倒在他面前,一个劲的道谢,村长更是老泪纵横。
叶云修客气了两句,让村长请人用石头把这条沟给填了,随后便往林家赶去。
其实十字沟阴气爆发的原因和林子衿有一定关系,林子衿那应星命格已经成熟,一下水,便导致那些被困了百年的怨鬼躁动了起来,瞬间打破了平衡。
自然,这些话叶云修是不会给其他人说的,他在解决十字沟的事的时候,感知到了林子衿咬破舌头吐的那口血,要不是那口大阳之血,那群小孩早就一命呜呼了,他觉得林子衿有些天赋,心里便有了主意。
回到林家后,叶云修说脏东西的源头已断,没有连绵不断的阴气,林子衿身上的东西很好解决。
说完,他又弄了一道符水,亲自喂了林子衿喝下,几分钟后,林子衿吐出几口黑色的水,便睁开了眼睛,烧也退了,脸色恢复了一些,就是身上没啥力气,有种大病初愈的感觉。
等林子衿能下床了,林爸让林子衿给叶云修磕头,叶云修一把扶住林子衿,反而是对林家夫妇鞠了一躬,严肃的说道:
“子衿命格虽不详,极易早夭,但也是天生就有着极高的修道天赋,今日有缘,我想收他为弟子,教些本事,日后说不定有大造化,能够逆天改命。嘿,不说那么远,就说日后要是再遭遇脏东西,有了本事,自保绰绰有余。”
林家夫妇互相看了一眼,心里有些欣喜,因为他们是亲眼看到过叶云修的本事的,要是子衿能得之真传,可谓是前途无量。
叶云修顿了顿,接着说道:“此地十字沟虽破,但阴气尚余,对普通人没有影响,但子衿的命格特殊,身子骨好不起来,要得真本事,也需要四处磨炼,光教理论是没用的。”
林爸明白叶云修的意思,问道:“叶先生,这需要学多长时间呢?”
“三年。”叶云修说道。
夫妇两犹豫了起来,虽然叶云修才救了一村子的人,但那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跟着一个才见一面的人出去,而且要三年,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舍不得。
叶云修再次鞠躬,诚恳的说道:“所有的事情都讲清楚了,就算是学道也不一定能够改变命格,所以我也不勉强。”
“好吧!”林爸一咬牙,“只要子衿自己愿意,我们无所谓的,今日要不是叶先生,子衿早就没命了,先生不仅不要报酬,还愿收子衿为弟子,我们自然愿意。”
叶云修点了点头说道:“三年也不是完全不见面,父母为人之根,修道孝道可不能亏,会时常回来看二位,那子衿,你愿意拜我为师吗?”
虽然林子衿并没有看见叶云修刚才大展身手,但他与叶云修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一种亲切之感,他睁着明亮的双眸看了看叶云修,想起刚才那可怖害人的鬼东西,他低下头,轻声却坚定的说道:“我愿意。”
叶云修微笑着点了点头,而林子衿这个决定也将彻底改变他的一生。
第三章佛像阴气
五月春末,风和日丽,天高云淡。山间绿树环阴,冷热正好,让人直觉心情舒畅。
山间小路上行走着一群充满青春活力的年轻人,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他们都是珉宇县七中的高三学生,此时已经进入了高考的冲刺阶段,学校方面为减轻他们的压力,便趁着这个周末组织了一次春游。
林子衿跟在人群的最后面,此时正晃着脑袋四处看着。
他在十二岁那年跟着叶云修修道,三年前便已学成归来,现在的他看起来虽然还是有点瘦弱,但肤色不再暗黄,而是干净细腻,那双明亮眸子依旧神采奕奕。
叶云修不仅教他道学方面的东西,也教了许多课本的知识,所以回来后,托了些关系,顺利参加了中考,考进了县城里的重点高中。
林子衿很是聪明伶俐,叶云修教什么,他便会什么,短短三年期间,便把叶云修那高深莫测的本事学了七七八八,在那期间,也跟着师父见识了许多恐怖诡异的玩意儿,自然也学会了如何去处理它们。
不过回来后这三年他倒是没碰见什么脏东西,一身本事无处施展,只能做个老老实实,看起来普通至极的高中生。
三年期满之后,叶云修给林子衿留下一本叫《鬼道阴阳术》的古籍后就云游四海去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由于大多数时间都在研究学习《鬼道阴阳术》,所以林子衿的学习成绩一直不好,再加上他这个人不太爱说话,也就没什么朋友,就连老师也不怎么待见他。
本来他是不想参加这次郊游的,但他们班的班花周佳佳主动来邀请他,虽说修道之人性情淡泊,但也架不住青春期的涌动,便答应了下来。
周佳佳有一头柔顺的长发,圆润的鹅蛋脸,五官精致,肤如璞玉,年龄不大,身材已然成型,颇有女神范,这正是林子衿喜欢的类型。不过他性格内向,再加上追周佳佳的男生很多,自己出身农村,有些自卑,可不敢去表白。
不知不觉,一行人已经深入了山中,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林子衿一下皱起了眉头,此地四面环山,一条小路被夹在中间,显得异常逼仄,《鬼道阴阳术》中记载,这种地形会导致阴气郁结不散,而且大山之中有着数不尽的怪事,指不定会发生点什么。
林子衿跑到前面,对领队老师说道:“杨老师,我们离景区已经很远了,还要继续往前啊?”
杨老师看了他一眼,停下了脚步,正准备说些什么,一个高大的男生大声说道:“当然要继续往前,晚上露营也是咱们的活动之一。”
这个说话的男生叫赵啸林,长得高高帅帅的,家里是做房地产的,特有钱,他也在追周佳佳,同时周佳佳也和他挺亲近,这一路上,两人一直走一块,说说笑笑的。
对赵啸林来说追到周佳佳只是时间问题。
林子衿顿了顿,如果把这里的问题说出来,其他人肯定不会相信,他只好旁敲侧击的说道:“天都快黑了,山里面很危险的,不要继续走了吧?”
“哼,你怕了?那就先回去啊,没人拦着你。”赵啸林斜着眼看着林子衿。
因为周佳佳主动邀请他,他对林子衿有点不爽了,还有就是,这个穷小子那双充满正气的眼睛竟让他产生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便让这种不爽之感又上升了几个层次。
“没事的,这地方我以前来过。”周佳佳上前轻声说道,她的声音软绵,特别好听。
既然周佳佳都开口了,林子衿也不好多说什么,低着头退到了后边,心想着但愿是自己多想了。
中途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又接着走,半个小时后,众人来到了目的地。
这里是个平坦的山坡,站在这山坡上能够看见远处的城市建筑,走得并不是很深。
山坡上有一个老旧的空寺庙,也是上次周佳佳来露营的地方。
到地方后,学生们都松了口气,又休息了会儿,便进到寺庙中,里面还挺干净,角落里还有些饮料空瓶,看来这地方经常有人来露营。
其他学生成群结队的聊着天,唯独林子衿看着寺庙中正的一尊破旧佛像发呆。
他感知到这佛像竟然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阴气!
佛像是佛法的实体象征,就算再破旧也会产生一定的正阳之气,此时竟然有阴气,其中一定有古怪。
林子衿朝着佛像走去,爬上高台,上上下下认真打量着。
“林子衿,你干嘛呢?”周佳佳站在台下,看着林子衿,一脸好奇。
林子衿露出一个笑容,回答道:“没什么,我就看看。”
有周佳佳的地方,赵啸林一定在,果然,两人说话的时候,他也跳上了放佛像的台子,左看右看的。
赵啸林在佛像的背后看到了两张黄符,嘟囔了声,就要去揭。
林子衿眼疾手快,一把捏住了林子衿的手腕,看着那里的符咒,瞪大了双眼,他终于明白佛像为什么会阴气了,接着他喝了一声别动。
赵啸林一下就来气了,没想到林子衿竟然敢吼自己,他顿时卯足了劲,偏偏就要去揭那黄符。但看起来瘦弱的林子衿力气大得吓人,两根手指就像钳子一样,紧紧捏着,无法移动半分。
赵啸林往前,林子衿就用力,一时间赵啸林脸都疼白了,他往后抽手,林子衿才松开了他。
“你有病啊!”赵啸林冲林子衿吼道。
林子衿盯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道:“别动这个东西。”
此时的林子衿像是变了一个人,原本羸弱的感觉消失不见,还有些吓人。
赵啸林心里“咯噔”一声,原本想说的狠话也说不出来了,说了句有什么大不了的,就带着周佳佳走开了。
林子衿轻轻吐了口气,这会了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肯定走不了了,这地方确实有问题,但只要那符不揭开就没什么大碍。
赵啸林咽不下那口气,便让林子衿去外面捡树枝,要点篝火。赵啸林有钱大方,狐朋狗友众多,他这么一说,大多数学生就跟着应和。林子衿点头答应下来,和一个也不太合群的学生离开寺庙。
但赵啸林想到他那眼神,手腕也还在隐隐作痛,火气又冒了起来,他看了眼佛像,心理瞬时失衡了,他吐了口口水,站起来径自朝佛像走去。
第四章红衣厉鬼
赵啸林重新爬上了佛台,那佛像是塑料板做成的,不是很重,他用力转动着佛像,把背面贴有黄符的地方朝着门口,伸手摸了摸黄符,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在外捡拾干柴的林子衿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平时很少和身边的同学接触,他只知道最近赵啸林不太待见自己,他并不了解对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但根据以往的经验,一出现这种感觉,那就一定有事情发生。
他叫上同伴,急匆匆的赶了回去。
刚刚进门,就看见赵啸林坐在佛台上,一只手正捏着一张黄符,他也看见了才进门林子衿,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眼神。
“住手!”林子衿立马大吼一声,往佛台跑去。
但就算他身体素质异于常人,也不可能在一瞬间跑到佛台,赵啸林戏谑的笑了起来,然后“呲”的一声,就把手中的黄符给撕了下来。
林子衿顿住了脚步,他万万没有想到,赵啸林的报复心理竟然如此的强烈。
赵啸林想做的就是当着自己的面撕掉自己在意的黄符,师父说得对,有时候人才是最可怕的。
赵啸林跳下佛台,把手中的黄符揉成一团,然后转身把黄符使劲往佛像身上砸去,斜着眼看着林子衿:“什么年代了,还搞封建迷信?”
林子衿清楚的看见佛像周围已经弥漫起一团团的黑雾了,阴气也愈发浓郁起来,现在他可顾不了赵啸林那个作死的混蛋了,连忙冲同学门吼道:“大家快离开这里!不然都会没命的!”
看见佛像上面的黄符时,林子衿就反应过来,这佛像乃至整个寺庙都是用来镇压某个脏东西的,而且那脏东西非常厉害,不然也不会用上这么复杂的手段了。
同时林子衿还能感知到阴气,就表示那脏东西还没有被完全炼化,黄符被揭开,就会跑出来。
林子衿大吼之后,所有人都呆楞的看着他,随即回过神来,又聊天的聊天,搭帐篷的搭帐篷,根本没有把他的话当一回事。
林子衿也急了,连忙跑到杨老师身边,又重复了刚才说的话。
其实他突然这么一说,实在过于突兀了,还显得莫名其妙,肯定不会有人相信。
“哈哈,林子衿,你不会是疯了吧?”赵啸林夸张的笑了两声,嘲讽的说道。
“就是,不过怎么突然变冷了?”另一个男生纳闷的说道。
就在此时,佛像周边散开的黑雾突然聚集在一起,飞快得朝着一个名叫彭欣的娇小女生冲去。
林子衿本就心急如焚,反应便慢了半拍,等他想冲过去的时候,黑雾已经冲进了那彭欣的身体!
彭欣目光变得呆滞,然后涌现出一抹凶狠,短短几秒钟,她竟被那脏东西上了身!
彭欣就站在赵啸林的身边,赵啸林还想嘲笑林子衿两句,肩膀处突然传来一阵大力,整个人都侧飞出去,等喘上一口气,肩膀处便是钻心的疼痛,忍不住大声惨叫起来。
彭欣以一种夸张的姿势扑到了赵啸林身上,伸手就要去掐他的脖子!
“快拉开她!”林子衿一边吼着,一边冲了上去。
这一吼让大多数人都回过了神来,杨老师离得比较近,连忙过去抓住彭欣的胳膊,却不想后者一甩胳膊,杨老师也飞了出去。杨老师身材挺胖,少说都有七八十公斤,却也这样不堪一击!
有胆小的女生尖叫了一声,一时间恐惧开始在人群中迅速蔓延,没人再敢上前了。
但杨老师的行为给林子衿争取到了时间,彭欣的手刚好碰到赵啸林的脖子时,林子衿也来到了他们身边,抬起一脚就往彭欣身边踹去。
他鞋底印着一个“卍”字,印在彭欣身上的时候,发出了一道黄光,彭欣发出一声不似人能发出的凄厉惨叫,顿时往后倒去。
在这种时候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林子衿快速跟上,抓住彭欣的衣服领子借着力道又将她往后摔去,撞在一个木头柱子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林子衿把中指伸在自己口中,猛咬一口,鲜血瞬时涌了出来。
他一个箭步跟上,贴在柱子上的彭欣正要反击,他一中指印在了彭欣的眉心上。
一时间彭欣的身体僵硬起来,高高扬起的手掌不能在移动分毫,但她脸部还是能动,对着林子衿一阵龇牙咧嘴。
此时彭欣双眼已经猩红一片了,五官扭曲在一起,脸色发黑,显得异常狰狞恐怖。
林子衿感受到她身上强大的阴气,明白自己坚持不了多久,出门也没有带法器,硬拼肯定不是这脏东西的对手,他猛地吸了口气,抽出一部分心神,冲站在一边发呆的学生们怒吼道:“来帮忙啊!把她手贴在柱子上!”
彭欣那副可怖样子,没人敢上去,只等杨老师爬起来后,他才冲了过去。
因为角度的关系,他只是被力道击飞了,并没有伤到筋骨,还能用得上力气。
他径自来到彭欣后方,抓住她的双手,使劲靠在柱子上。只要有人开头了,自然会有人跟上,几个胆大的男生也来到了杨老师身边,几个人分别抓着一条胳膊。
林子衿喘了口气,又扭头朝人群喊道:“谁有刀?”
“我,我有!”周佳佳大声说道,然后从自己书包里摸出一把水果刀,远远的朝林子衿扔了过去。
林子衿稳稳接住,单手甩掉了刀鞘,然后看了看杨老师等人,低沉着声音说道:“不管发生什么,千万不能松手!”
待他们点头之后,他猛地松开了印在彭欣额头上的中指,瞬间,彭欣又暴动起来,惨叫一声,就要往林子衿身上扑去,后面几个大气力的男生,都被往前带了几步,不过还好他们都记得林子衿的嘱托,没有放手。
林子衿用刀子划过自己的左手手掌,等鲜血流出后,他左手掐了一个法决,隔空印在彭欣的胸口。
同时口中念叨起晦涩的词句,一时间林子衿的手掌处发出阵阵黄光,鲜血不再往下流,而是汇聚在一团,彭欣脸上也露出了难受痛苦的表情。
林子衿见时间差不多了,一掌印实了,彭欣的身体发出“轰”的一声,一团黑雾从彭欣身体里退了出去,黑雾中有一个穿红色长裙的女子。
林子衿一看,脸色更加冷峻,这竟然是个红衣厉鬼!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4321春色小说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来阅书城男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