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大全
www.neikuw.com

荒岛上的女领导

来学技树,得一技之长!

  我叫余风,是电力三产公司的的一个基层职工,在公司的地位虽不高,但对于我这种从穷山沟子里走出来的有志青年来说,已经挺满足的了。
  就在上个星期,新来的副总突然提议,说让公司所有人报名参加去海外集体游玩,算是公司给予的福利。
  旅游的话,我还是挺向往的,但也打心眼里不想和他们掺和。
  来公司一年,这帮人什么德行我早就摸的清清楚楚,表面上大家是一副循规蹈矩的样子,暗地里她们拉帮结派,关系复杂,而且有点可以称得上是肮脏。
  即便我是一万个不情愿,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飞机竟然失事了……
  我是直接被冰冷的海浪拍醒的,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躺在沙滩上,眼前是一片漆黑的大海,海面上还依稀泛着火光。
  身边全都是海水和沙子,我本能的想要用力撑起身子,却没想到竟然按在了一团惊人柔软上,那柔美的触感顿时就让我心头一颤,没忍住又多捏了两下。
  “嗯……”
  没等歪头去看,我就听见一声柔弱的女人声音,我放在她丰盈之处的手不禁一颤。
  我急忙转身要去救她,可等我仔细一看,顿时就傻眼了,这不是新来的副总汪兰吗!
  在单位开大会的时候我见过她一次,那次远远看着,穿着职业装,轮廓挺好看。
  可这离近了我才发现,汪兰的确性感妖娆,被海水浸湿的衬衫紧紧的黏在她的身上,勾勒出无比火辣的身材,此刻看着她胸口的一抹雪白,我都有点舍不得挪开视线了。
  “救……救我。”汪兰神志不清,死死地抓着我袭胸的手腕。
  我这才意识到她有危险,急忙跪在地上给她做了心脏复苏,按着她的饱满之处,我几乎不费力的就反弹了起来。
  她吐了好多海水,可两眼依旧迷离,还是没从缺氧的状态中醒过来。
  我是又兴奋又紧张,这不是摆明了等着我做人工呼吸呢么!
  怀揣着激动地心情,舔了舔因紧张而龟裂的嘴唇,捏开她宛如花瓣的粉嫩双唇,毫不犹豫的就吻了下去。
  说真的,感觉到她身体冰凉,我当时也没了杂念,只顾着一个劲儿的帮她做人工呼吸,也就十几秒的功夫,她就猛烈的咳嗽了几下,慢慢睁开了漂亮的眼睛。
  她咳嗽的时候胸脯跟着一颤一颤的,雪白的柔软仿佛下一秒就会撑开衬衫,展露在我的眼前。
  “你在看什么!”
  突然,汪兰近乎愤怒的声音在我耳边炸起,我抬头一看,她正瞪着眼怒视着我。
  “救……救你啊……”被她看着,我有点慌,结巴着回应。
  她一见我心虚,当场脸色就冷了下来,冰冷地瞪了我一眼。
  “流氓,把你的脏手拿开!”
  我一愣,这才发现我两手还在她的身上,两点凸起在我五指的挤压下显得极为扎眼,甚至依稀的能看清是什么颜色。
  为了表示尊敬,我很不地道的有了反应,下面瞬间就撑起了小帐篷。
  “恶心……”她注意到我的异样,厌恶地瞥了我一眼。
  这我就没法解释了,这TM是男人的生理反应,我还能控制?
  她没再理我,连声谢谢都没说,死死的裹着身上的衬衫,站起身子与我拉开了距离,朝着周围看了一圈,秀眉不禁皱了起来。
  看的出来,她是彻底把我当成了流氓了。
  “汪总,咱们遇上空难了……”我见她茫然,好心提示了她一句。
  可谁知这女人非但没领情,反而数落我。
  “我知道,用不着你来说,刚才的事情我劝你忘干净了,不然等回去我要你好看!”
  我都懵逼了,指着自己鼻子哑口无言。
  “汪总,咱们之前认识吗?”我忍不住问了一句,总觉得她和我之间有深仇大恨。
  汪兰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冷艳道:“不认识,但不代表我在公司里找不到你,刚才你对我的做的事,真让人恶心!”
  看的出来,汪兰是在自我保护,估计刚才袭胸的时候被她发现了,但老子又不是故意的!
  “随你便吧。”我摆手索然无味地说,掉头朝着周围看了看。
  飞机失事,我们公司活下来的只有三十多个人,剩下的便是一些空姐空少,还有几十个散客而已,死掉的人不多,但大多数都受了重伤。
  汪兰没再跟我说话,裹着衣服四处张望,随后慢悠悠地就朝着远处走了过去,压根就没打算跟我交流。
  她平日里在公司就是冷冰冰的,年纪轻轻当上了副总,好多人说她是关系户,又或者是靠着美色上位的。
  我只能无奈一笑,暗骂自己多管闲事,顺着她跑过去的方向一看,正好看见了正在指挥大家的人事部主任,孙剑。
  这人我认识,公司里蛮出名的一个领导层,曾经因为揩油公司女员工而被告上法庭,可后来也不知怎么着,过了两天就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因为这事儿,好多女白领都对他敬而远之,当然,也不避免那些主动投怀送抱,想要爬上更高位置的女人。
  他应该早就醒了,也不愧是个混迹职场多年的老油条,估计一早就认清了状况,这会儿正疯狂的抢夺海面上飘过来的物资箱子。
  汪兰直奔着他就走了过去,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拦住了她。
  “汪总,我劝你还是别过去找他,孙剑是什么人你应该知道的吧?”我出于好心奉劝了一句。
  可汪兰却瞪着我,厌恶地说:“最起码她不会像你一样恶心。”
  说完,她绕开我就走过去了,真真是对我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我的话,心里还是不免担心,只好跟着过去。
  远远地看见汪兰跟他打了声招呼,指着自己脚腕上的伤口,说脚受伤了,问她有没有急救包。
  孙剑一看见她,两只眼睛就冒绿光了,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可却迟迟没有去拿东西。
  “汪总,你觉得这伤口感染了,严不严重?”孙剑咧着肥肠大嘴意味深长地笑道。
  汪兰脸色微微一变,“孙主任,你什么意思?”
  “我没别的意思啊……”
  孙剑往前走了两步,腆着大肚子淫笑着说:“我就是在想,这荒岛上的药品很紧张,万一救援队短时间内不来,那咱这药品可就得省着点用了。”
  汪兰秀眉一挑,冷声道:“你不想给我?”
  孙剑摆手笑道;“当然不是,但你这点伤口就拿药恐怕不合适吧?要不咱俩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孙剑你到底什么意思!”汪兰生气了,眼中有些愤怒。
  孙剑当即就换了副面孔,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中除了贪婪再无半点尊敬之意。
  “你想拿药没问题,只要你陪我一夜,在救援队来之前,我保证你吃喝不愁,怎么样?”孙剑嘿嘿说着,大手就朝着汪兰的胸口抓了过去。

第2章解救她

  人性这个东西,一旦变质没了制约,那就跟牲口没什么两样。
  没想到落难的第一天,孙剑就露出了丑恶的嘴脸,要是放在公司里面,他见到汪兰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口,可现在不同,这里是一座荒岛。
  孙剑对她动手的这一幕,公司里活下来的人都看在眼里,可都装作视而不见。
  “孙剑!我警告你离我远点!”汪兰慌乱地拍开了他的手,瞪着美眸喊了一声。
  可作用并不大,反而让孙剑更兴奋了。
  “行啊,那我离你远点。不及时处理伤口的话肯定会感染,你就等着那双脚烂了吧!”孙剑咧嘴冷笑。
  汪兰沉默了,纠结了好半天,也没做出个决定来。
  孙剑笑的更开心了,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搂住了汪兰的肩膀,悄声说道:“汪总,走吧,别想了,咱们找个地方我给你上药?”
  我其实并不想趟这趟浑水,可一看到汪兰被占便宜,我基本上是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两步。
  毕竟那是我的女神,YY过无数次的对象,我宁可她死在坠机事件当中,也不想见她被糟蹋。
  我一米八的身高,长得很壮实,这往前一走,孙剑一下子就注意到我了。
  “你谁啊?滚一边去!”孙剑眉头一挑,眼中有些忌惮。
  听了他的话,我直接愣住了,可一看到汪兰求助的目光,又不忍心掉头走,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去。
  她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对我露出女人的姿态吧?
  “孙总,我是工程部的小虞,我找汪总商量点事儿,方便不?”我打着哈哈问了一句。
  孙剑一听,眼中闪过一抹轻蔑,摆手骂道:“滚蛋!”
  我嘿嘿一笑,说道:“我也没地方滚啊,走远了我怕一会儿救援队来了看不见我,孙总你说对吧?”
  孙剑眉头一挑,冷言道:“你几个意思?”
  显然,他对我这话有点忌惮了,毕竟救援队万一很快就来了,他在这儿也就没什么威慑力了,真要是动了汪兰,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我也就是为了吓唬他,见他怂了,我心里就更加有仰仗了。
  “我没啥意思啊!”
  装傻充愣是我的绝活,咧着嘴笑道:“不过孙总你想想,咱们飞机失事到现在也就五六个小时左右,救援队按理来说会在48小时之内找到我们,瞧你那堆物资,我觉得撑一个星期都够了,应该不差这点药了吧?”
  汪兰也的确聪明,她明白我的意思,当即就在一旁煽风点火的来了一句。
  “没错!搜救队一定会在48小时之内找到我们,等回去之后我会立马根据现在的状况进行人员调整,孙主任,你最好想清楚了。”汪兰气势逼人地说。
  听到这话,有人欢喜有人忧,大多数都是开心的,可孙剑的脸色就阴晴不定了。
  活下来的人,有的已经做好了在荒岛上度过余生的准备,但也有人抱着重回文明社会的希望,毕竟这才一天而已。
  我的话让大多数人都激动了,可孙剑的脸色就难看到了极点。
  “好……”孙剑咬着牙,腮帮子都哆嗦。
  他生气了,而且是针对我。
  估计我要不横插这一脚,汪兰就得晚上陪他共度良宵,就算回去之后汪兰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但我说了救援队一定会来,就算他想翻脸都不成,毕竟还有想在公司混下去的人,他炸庙了,得有一群人反对他。
  他恶狠狠地瞪着我,说:“你叫余风是吧?我记住了,急救包就在那,自己拿,救援队要是不来,你休想从我这儿得到半点儿物资!”
  我咧嘴一笑,拉着汪兰的手退了回来,说:“别那么悲观,真要是回不去,咱们以后也得互相帮衬着,对吧?”
  孙剑压根儿就没给我这个台阶,瞪着眼睛喊:“拿东西,赶紧滚!”
  我没说话,从物资堆里找了个装备齐全的急救箱,又顺便拎了一桶水。
  “谁让你拿水的?”孙剑冷笑,戏虐道:“这水是我找到的,我不想给你,这个总该没毛病吧?”
  我当时就想回头给他一脚,可看了看周围那些冷漠的同事,我还是忍住了。
  我要拿了,估计其他人也不会同意。说白了,现在他们就是墙头草,不能让领导出事儿,又不能抢他们的物资,归根结底就是自私。
  人心冷漠,我无话可说,咬着牙笑了一下,拿着急救包就带着汪兰离开了这片儿,找了个相对来说隐蔽的地方。
  那是个不大的山洞,活动区域很小,但最起码能遮风挡雨,在荒岛上也算是舒适了。
  说真的,我带着梦中女神回来,心里激动地难以表达,可她的表现却让我如坠冰窟,对我永远都是冷着一张脸。
  “你把咱们都害死了。”汪兰这一句话,让我的小脾气差点就炸了。
  我就算再老实,好歹也是个爷们儿,公司里数落我也就算了,现在你还牛什么?
  “你要这么说,那你就回去,我不拦着你。”我在周围捡了几根枯木,想着生火取暖,说话也没惯着她。
  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我在身上找到一个打火机,是去年过生日花了八百块给自己买的生日礼物,没想到还是防水的。
  “你以为我愿意跟着你这个流氓?把急救箱给我,我现在就走!”
  汪兰是真看不上我,当时就要拿东西走人,可她一站起来就崴脚了,一头就栽倒在我怀里。
  毫不夸张的说,她贴在我身上的时候,我还以为中间垫了两个气球,那叫一个弹性十足,我立马就有了反应。
  她手忙脚乱的想要站稳,可这一抓,直接抓住了我的弱点,我身子一僵,她也随之一愣。
  但是很快,她反应了过来,小手先是自然而然的紧捏了一下,差点没把我挤的叫出声来。
  “流氓!”汪兰怒意滔天地推开了我,当时脸就红到了脖子根儿。
  我尴尬的笑了笑,看着她羞愤的美貌,心里却是美滋滋的,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被女人摸吧?
  “你别折腾了,先坐下休息,我去找点淡水帮你清理伤口,事后你想走也行,我不拦着你。”我无所谓地说,下面却在感受着残留的余温。
  汪兰坐在石墩儿上瞪着我,也没再动弹,可就是一个劲儿的嘟囔着,说我居心叵测。
  我也只能无奈苦笑。
  这女人的自我保护意识太强,在荒岛上更是发挥到了极致,我也没打算能融化她的芳心,只是做我该做的,不想再看见有人死了。
  毕竟,救援队能不能找到我们,还是另外一回事……

第3章 贵如油的淡水

  “已经是第四天了……”汪兰脸色苍白地靠在岩石上,有气无力的嘟囔了一句。
  我看在眼里有些心疼,可说实在的,我比她要难受多了。
  四天下来,除了每天盯着海岸线看有没有路过的船只,其余的时间我都在找食物。
  鱼虾螃蟹顿顿有,饱腹不成问题,但淡水却成了要我们命的东西。
  除了每天清晨用芭蕉叶接的露水以外,我连个脏水洼都没看到,每天就那么一小口,还得是她多喝点,我忍着点。
  我的话,其实也无所谓,难受归难受,但渴不死就行。
  但汪兰却不行,估计也是娇生惯养,落难的第二天她就开始抱怨,直到现在对我还是冷冰冰的,看来我这个流氓的印象对她已经是根深蒂固了。
  “我出去找点东西吃,顺便找点水回来,你等着吧。”我撂下一句话就站了起来。
  汪兰苦笑一声,绝望地说:“等你回来,我怕是要渴死了吧?”
  但是她眼里明显也有些希冀,人都希望活着。
  无奈笑笑,我也无话可说。
  到了外面的沙滩上,远远地就看见有零星的几个人在边儿上站着,应该是各个小团队派出来负责盯梢的。
  想到这儿,我就有点后悔当初帮她了。
  如果没得罪孙剑,凭着我的块头肯定能得到重用,荒岛上劳动力是最重要的。
  但现在不行了,孙剑被我得罪透了,三十多个公司同事都站在他那边儿,剩下的那些小团体我也不认识,冷不丁的找人家,没准一紧张就给我弄死了。
  “你站那干嘛?不是说弄水去么?”
  汪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冷着一张脸白了我一眼。
  我一愣,问她你怎么出来了?
  汪兰摆手,毫无感情地说:“我跟你一起去,走吧。”
  我知道她是怕我扔下她不管。
  朝着丛林深处摸了过去,一路上我都在观察周围的地表,土壤的湿润程度。
  大山里的孩子别的不会,可钻林子是最拿手的,别看这是热带雨林,但通过植物根茎,我就知道东西能不能吃。
  “等一下。”我低头看着干涸的土壤和这一小片绿色的植物,皱起了眉头。
  汪兰顿足,不解地问;“怎么了?”
  我蹲下身子仔细看了一遍,就近找了一根粗树干,小心翼翼的挖掘了起来,可挖了好一会,下面的土壤还是干的。
  “你还有心情栽花?”汪兰很是不满地摇了摇头。
  我没回应,干脆用手把土壤的掏了出来,这一次没挖多深,就看见了植物根茎下面的一个圆形的土包,上面都是湿润的泥土!
  “这是?”汪兰睁大美眸,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别提我当时有多兴奋了,我回头一笑,拎着土包说:“咱们死不了了!”
  汪兰急忙蹲下身子,捧着土包看了半晌,问:“这是土豆吗?”
  我笑而不语,摘下一片大叶子,让她捧在手心。
  然后我把土包上面的泥土轻轻拨了下去,露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水袋,轻轻一戳,清澈的淡水就流了出来。
  “这是淡水!”汪兰张着嘴巴惊讶地喊道。
  我立马跟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心里比她还激动。
  小时候在山沟子里玩,掌握了不少关于野外生存的技能,平时在单位用不到,可没成想在荒岛上能救我一命!
  “嘿嘿,知道跟着我的好处了吧,今天我就喂饱你!”我乐呵呵的,把水袋挤了个干净。
  汪兰小心翼翼的捧着叶子,上面清澈的淡水倒映出她漂亮的双眸,她激动地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张开嘴把水鲸吞了下去。
  “哎呀!”汪兰冷不丁的叫了一声,吓得我抄起树干就警戒起来。
  “怎么了?发现什么了?”不是我胆小,而是荒岛上什么情况都可能出现,指不定就有人为了口水背后捅刀子。
  汪兰擦了擦嘴角的水渍,娇声道:“忘记给你留了……”
  她娇嫩欲滴的样子直接把我给看愣了,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没想到喝了水还真TM有了变化!
  我笑了笑,说:“没事儿,这里还有不少,够咱们喝上一顿了。”
  汪兰灿烂一笑,对我说:“想不到你还有这本领,以前还真没发现呢。”
  “呵呵,我之前跟你说过我是大山里走出来的,你当时还说我这样的人是怎么进公司的……”我苦笑着说。
  她的话,小脸红了个透彻,显然是羞愧不已了。
  我也没打算跟她较真儿,把水袋一个个戳破,悄声悄气儿的喝了个痛快,也就一会儿的功夫,储水植物就被我俩给挖干净了。
  喝完了,我又是一阵头疼。
  这植物明显不多,就算有也肯定在密林深处,里面都是毒虫沼气,说不定还有野兽,现在肯定是不能进去的。
  现在喝饱了,以后呢?总不能一直靠着狗屎运生活。
  我想到这点,汪兰显然也想到了,她呆呆地看着手心里最后一捧清水,秀眉紧紧地蹙了起来。
  “要不……我再去找孙剑商量一下吧,他那里物资多,淡水也足够,只要分给咱们一点,就足够撑到咱们找到下一个水源了。”汪兰询问着我。
  但我从她眼睛里看得出来,就算我不同意她也得去试试。
  “等等吧,如果找不到再说。”我也只能这么说了。
  汪兰没说话,但也没反驳,我俩收拾了一下往回走,在路上远远地就看到孙剑的营地燃烧着篝火,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一股肉香味儿……
  短暂的幸福过后,又是两天的艰苦日子。
  我找遍了附近的丛林,可能用的实在少得可怜,虽然也找到了淡水,但却不够我们两个人喝的。
  汪兰开始烦躁,虽然不再数落我了,但脸色依旧是冰冷的让人不敢靠近。
  夜晚,我就近抓了两个小螃蟹,回到山洞的时候,汪兰正靠着岩壁发呆。
  短裙破碎不堪,隐约露出两腿之间的景色,可她却浑然不知,我估计她快要崩溃了。
  “一个礼拜了,救援队还没找到咱们。”汪兰表情呆滞地喃喃。
  我知道,这是她心里的一个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才能醒悟过来。
  而我,早就看透了,鸟不拉屎的地方这辈子都不会来救援了,我想做的,只是活下去而已。
  “吃东西吧,填饱肚子才能等救援队。”我把螃蟹扔进火堆,目光却却游离在她雪白的大腿上。
  突然,汪兰冷不丁的站了起来,皱着眉盯着我看了半晌。
  “我要去找孙剑!”她坚定地说道。
  汪兰一说要找孙剑,我本能的就想站起来劝阻。
  可还没等我开口,汪兰就一句话堵住了我的嘴。
  “你不用劝我,这几天我也想明白了,孙剑应该不会再趁人之为了,要不然他身边那么多女同事,怎么一个也没跑出来?”汪兰这话说的,我心都凉透了。
  我无奈苦笑,说:“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你坐下别着急,用不了几天就会有人受不了他的。”
  她说的这点我早就想过,后来我也想明白了。
  那些女人估计早就放弃了救援队会来的念头,一早就献身给孙剑了,至于那些没献身的,我估计也只是孙剑还没找上她们而已。
  可汪兰呢?
  这女人现在就跟疯子一样!我这些话全当耳旁风,还一个劲儿的不相信!
  “我要去试试,救援队一定会来,在那之前我不能死!”
  我承认,她求生欲望的确很强,可就是尼玛方向不对,她这么做跟自寻死路没什么区别。
  我的话,也实在劝累了,摆手苦笑什么都不再说了。
  我看着她走到洞口,不大一会儿又掉头走了回来,冷冰冰地说:“你也得跟着我去。”
  不用问也知道,她其实也拿不准,心里面怕着呢。
  我笑了一下,拎起外套也没多问,就说:“走吧,我陪你去总行了吧。”
  她还是不放心,犹豫了一下,又说:“你要不想饿死,到了那就别乱说话,一切都让我来交涉。”
  我点头不语,耸了下肩膀就走了出去。
  孙剑的营地不远,由于他们人多,所以占领了一块好地方,就在丛林边缘的一处旷野上。
  时隔多日,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看了一下他们的营地,还真是挺不错的。
  足足十五个简易帐篷,四边用枯树干作为支架,绑上几件破衣服,棚顶则是用干瘪的橡皮艇封住了,乍一看还真是完美。
  已入深夜,旷野上没什么人,只有个别的几个帐篷里闪烁着微弱的火光,里面还传出来一阵阵男欢女歌的呻吟声。
  “嗯……啊!”
  我和汪兰躲在丛林后面,听到这声音她立马脸就红了,两腿不由夹紧了些。
  啧啧啧,看来女人憋时间长了也挺不住,怪不得她这么想要回去呢!
  “汪总,你没事儿吧?”我乐呵呵地问了一句,有意调侃她一下。
  她给了我一个大白眼儿,悄声道:“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你要跟他们一样,我就阉了你!”
  我顿时感觉下面一阵凉快,不由捂住了裤裆。
  众多帐篷中,只有一个是最大的,里面传出来的呻吟声也是最响亮,最杂乱的,我甚至听不出来里面有多少女人的声音!
  不用想,那肯定是“土地主”孙剑的,别人也没资格,谁叫他是这群人中最大的领导。
  “还不去?我可不想陪你等到明天早上。”我索然无味的嘟囔了一句,就是想刺激她一下。
  汪兰红着脸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走了出去,直奔最大的帐篷。
  她也真是直心眼,上去就掀开了帐篷的门帘,紧接着就听见女人的尖叫和孙剑的怒吼。
  “啊!神经病啊!”
  我一听就急了,这搞不好就把孙剑给吓萎了,一生气还不得打死汪兰?
  可等我赶过去一看,我鼻血都差点流出来。
  帐篷里躺着四个白花花的肉体,抛开孙剑那个肥头大耳的,剩下那三个竟然是我们公司公关部出了名的交际花,那身段儿!那模样!跟明星没什么两样!
  我这辈子都想娶一个回家!
  可现在呢?我一点都没这个欲望了,只因为她们躺在了一头猪的怀里,而且还TM做出了一副让人作恶的嘴脸。
  “你们神经病吧?没听到我们正忙呢吗?”
  “余风,我看你是故意的吧?以前就偷看过老娘的胸!”
  两个骂人,另外一个就在那儿安抚孙剑,一个劲儿的用手指在他胸口画圈圈,娇弱地说:“别生气了孙总,一会儿我在再继续帮你弄……”
  孙剑眼睛里都快喷火了,裹着破布就冲了出来,完全没在乎那三个女人已经赤身裸体暴露在我眼前了。
  “汪总,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加入提前打个招呼总行吧?”孙剑瞪着眼睛阴阳怪气地说道。

第4章 凌乱的场面

    汪兰红着脸,也是被孙剑的样子吓到了,一时之间竟没敢说话。
  孙剑打量了汪兰一番,她身上的衣服比之前更破烂了,只遮住了重要部位,其余的,则全都暴露了出来。
  “嘿嘿,算了,既然来了,我也不介意让你插个队,你想通了就好。”孙剑淫笑着,伸出手就要去揽她纤细的腰肢。
  汪兰忙不迭地躲开,嗔怒道:“你别那么恶心!我可不是来献身的,我是来跟你要物资的!”
  孙剑闻言,就跟看傻子似的看着她。
  “跟我要物资?凭什么?”孙剑嗤笑道。
  “就凭我能左右你在公司的地位,等救援来了,我能保证隐瞒你现在所做的事情!”汪兰气势逼人,眼神语气都到位了,可唯独就少了一样东西。
  脑子!
  我在一旁听的心里这个急啊,都说胸大无脑,还真TM说对了!
  不让我说话,她倒好,直接把炸药桶给捅炸了!
  孙剑冷笑一声,说:“呵呵,汪兰,你跟我开玩笑呢吧?你真以为救援队还会来?我还是那句话,想要物资,可以!但你必须当我的女人,不然,没门儿!”
  他一甩手,转过身子就扯掉了腰间的破布,光这个大屁股淫笑着说道:“宝贝儿,咱们继续呀……”
  帐篷门帘缓缓合上,我看到的最后一幕是三个女人把脑袋凑到了孙剑的胯下,看得我一阵热血沸腾!
  “哼!无耻!”
  我正回味刚才的画面,冷不丁的就听到一句怒哼,转脸一看汪兰正瞪着我。
  “这跟我有毛关系?是你不让我说话的!汪总,你可不能不讲理啊!”我摊着手一脸无辜地喊道。
  ……
  在荒岛上生存的第十天。
  我天天吃不饱,肚子饿的咕咕响,感觉两条腿都没劲儿,走路直打飘。
  汪兰比我好些,但看起来也消瘦了不少,与以往一样,大多数资源我都让给她,我自己也就是应付一下。只不过想象中的救援队一直没来,她显然精气神已经去了大半儿。
  “要不……我出去看看吧。”汪兰撑起身子站了起来,轻声说。
  她撑起来的时候,袖口下,腿上全都是露出来的春光。那片皮肤就算是经过这几天荒岛生活的摧残,但还是欺霜赛雪,白白的一片,甚至能看到上面微弱的毛细血管。
  忍不住让我吞了口口水,男人面对绝对级的女神时,往往都忍不住多看两眼,我也不例外啊。
  汪兰绝对属于完美级的女神了,我能跟这个女神朝夕相处这么多天,心里瞬间感觉有些甜蜜,要是能跟她再发生点故事该多好,不过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明白,想要拿下女神,还是需要一些手段的……

赞(1)
分享到: 更多 (0)

4321春色小说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来阅书城男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