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大全
www.neikuw.com

农民修仙传

来学技树,得一技之长!

《符纵三界》

  ········
第一章你相信命运吗
········
谢晋东第一次参加高考之前,他老爹就给谢晋东算了一卦,说他没有上大学的命,趁早死了这条心吧!谢晋东不信邪,但是一次一次的失败,由不得他不信了。每一次高考要么拉肚子要么发挥不正常,总之就像是老天不让他上大学一样,每一次都很不顺利。
谢晋东是不信鬼神占卜之类的东西的,他觉得那是不科学的。但是,还有一句话说的是,既然存在就是合理的,又使谢晋东迷惑了。通过学习,谢晋东知道西方得科学是很发达的,但是为什么宗教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又兴盛的趋势呢?
谢晋东的老爹有一本书,他爹一直视为至宝的,碰都不让人碰的。谢晋东曾经问过他的爹爹,既然这么神奇,你怎么没有发财,反而过的这么穷呢?
谢晋东老爹这个时候总是说道:“我也没那命啊!我那本书是有上下两部的,上部是根本,据说是可以修行的,可以改变人的命运,下部只是一些占卜算命之学,即使明白了自己的命运,也是没办法改变的。”
谢晋东对自己的未来想了好久,可是想不出自己要做什么,要自己在家种地吗?谢晋东是绝对不愿意的。一天谢晋东对自己老爹说道:“我去城里面打工吧!”
谢晋东老爹每次在决定什么事情之前,都是要先算上一卦的,开始没人信的,可是,事实证明,他老爹算的每一件事的卦象和事实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后来大家都相信了。
据谢晋东老爹说,这算卦看相是一门很深的学问,是从祖上传下来的,每次算卦之前都要沐浴更衣,静心明性,这样算起来才会很准的,如果心不诚,那么你就算不出来,或者算不准。
对自己儿子的未来大事,谢晋东老爹是相当用心的。沐浴更衣以后,静思三刻,才开始了算卦。经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终于有结果出来了。
谢晋东老爹看了半天,才说道,“按卦象上看,你应该去东南方打工,而且你去了以后,虽然开始会吃点苦,但是你最终会站稳脚跟,大富大贵的。”他老爹停了一会又说道:“这本书老爹也给你吧,你一定要把他给收好,绝对不能丢失的,如果你丢失了,你就会倒霉的。”
谢晋东听到他老爹这么郑重其事的说话,就把这件事当做了头等大事来看待。这时有村里的玩伴李永来找自己来玩了。谢晋东就出去了。
“听说你今年又没考上?要我说,别考了,考上了也得花钱。不如去打工。”谢晋东的玩伴李永说道。
“我是想明白了,我过几天就出去了。看是这样也不是办法。”谢晋东对玩伴李永说道。
“这样才对嘛!人的出路有很多条,不要一条路上吊死,你看现在大学即使考上了,那学费你家里是根本受不了的,而且也不包分配了。要自谋生路了。”李永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小子怎么知道的那么多啊!这些都是谁给你讲的啊!”谢晋东说道。
“你相信命运吗?”李永一本正经的对谢晋东说道。
“以前不信,但是,今天开始我相信了。因为事实证明了,我不得不信。”谢晋东说道。谢晋东就把他老爹给他算卦的事给李永说了一下。
李永听完说道:“你要是早点听就好了,你看看你这几年浪费了多少时间啊!人在于自立自强,不在于其他的,我也给你说件事吧!”
“这些年你都在外面上学,我初中没上完就不上了,有一天我碰到一个道士,他看着我给我说了一句话,你最近五年运气不佳,最好就是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如果你出去了,做什么都不会成功,百事不顺!我当时听了以后,气坏了,我就骂了那个老道一顿,说他瞎说,那老道竟然也不恼怒,笑了笑就走了。”
李永停了一会,接着说道:“我给你说的事就是五年前发生的,这五年我是试着做了好多事,我出去打工,没有挣到钱,又去学修车,也没什么结果,然后又想做小生意,不但没有赚钱,反而赔了好多钱,我现在是老实的很,所以说,一定要听人劝。”
谢晋东一听,来了兴趣,“还有这事,那个道士有没有给你说怎么解除这样的命运呢?”
“我后来想了很久,因为是应验了,才记起来他说的是‘否极泰来’,本来就是想问问你这是什么意思的?你读书比我多。”李永想了想说道。
“那几个字的意思就是不好的过去了,好的就会来到,说的是你以后的运气就会好起来的。”谢晋东说道。
“如果是这样,我就放心了,我以后再也不会不听别人的话了,特别是这些世外高人的话。”赵勇有点后悔的说道。
“那我们今天去哪里玩呢?我平时都在外面上学,对村里的一切都有点生疏了,不知道哪里好玩啊?”谢晋东不好意思的说道。
李永想了一下说道:“就去后山玩吧!那边有好多好玩的,我还听说,有人在那里捡到了元宝之类的东西,发了小财,那里挺有意思的,再说,这是白天,没事的,我晚上经常在那里玩的。”
谢晋东和李永一起去了村子的后山,这里谢晋东在有空的时候也是来过的,但是,那时比较小,高的地方没有去过的。谢晋东老爹给谢晋东的书,他也带到了身上,谢晋东打定主意了,书不离人,人不离书。就放在了自己胸口的位置。因为书很薄,所以,放起来也是挺合适的。
这说是村子的后山其实也是挺牵强的,这里应该说就是一个高地,谢晋东听老人讲过,这里原来是城墙,具体的,老人也记不清楚了,大人们很少去,却是小孩子的乐园。
但是这会却是没有人在这里,至少两个人在路上没有碰到别的人,谢晋东不觉得有什么不同,李永却觉得不太对劲,怎么会没有人呢?平时人是很多的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如果是一个人过来,估计他就不会再往上去了,但是,这会是两个人,谁也没有害怕,这是白天,虽然这里离村里的墓地是很近的。
“听说,这里往上是有一座庙的,但是已经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庙了,因为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只剩下了一些旧的石头了,但是,你要是想把这些石头搬走,那就会出现怪事,不是白天打雷,就是有其他的事出现,所以,那些石头还在。”李永说道。
“我也听说过的,这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那石头还在。”谢晋东说道,因为他已经看到那些石头了。
不知道为什么,谢晋东竟然感到那些石头竟然在招呼着自己快点过去。
他小心翼翼的向那些石头走去了。这时,李永也在旁边仔细的寻找起来。谢晋东向前走,说是自己走,其实是身不由己的,他这时也说不出话来,走到了一块看起来跟普通的石头面前。
谢晋东把手放在石头上,这不是他想这样做的,这时,他身不由己的。只觉的有很多信息涌入了脑海。这时,他的手上多了一本书,他才又能动了,这本书在别人看来只是一本无字天书,但是谢晋东知道不是的。他脑中就是开启之法。
李永看到谢晋东蹲在那里好一会了,他也过来看,一看谢晋东手里竟然拿了一本书,“什么书?让我看看。”
李永拿在手中,一看,竟然是无字书,顿时觉得没有意思了,就还给了谢晋东,谢晋东没有说什么,就把这本书放在身上了。他们在这里玩了好长时间。
谢晋东在一块石头下面发现了一个铜钱,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就把它送给了李永。李永真是高兴坏了。虽然这时,谢晋东很想回去研究一下那本无字书,但是也不能把李永丢在这里,李永得了铜钱以后,也不想玩了,就说我们回去吧!他们下山以后,各回各家了。
谢晋东回去后,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看着那本无字天书,他很想把这本书的秘密告诉他的父亲,但是,石头给他传递的信息说的很清楚,如果他告诉了别人,那这本书就会消失不见,他什么都不会得到。
他忍住了,只有自己专研了,没办法,这本书只跟自己有缘,其他人即使看见了,只能看见的是无字天书而已。谢晋东十分无奈,却也无可奈何。再说,自己就是跟别人说了,别人估计也是不相信的。
这本无字天书就是谢晋东的老爹说的那上部的修炼之书,因为他老爹和这书无缘,所以,没见到这本书。谢晋东本来打算马上就参悟这本书。但是门外却又传来了敲门声。
········
第二章幻神录
········
谢晋东说了一声,“谁啊?”心里却在埋怨这是谁在打扰自己看书呢?
“吃饭了。”是母亲温柔的声音。
对了,该吃饭了,谢晋东这时才感到自己的肚皮在咕咕的叫了。
看着母亲做的菜,有青椒土豆丝,还有西红柿炒鸡蛋,都是谢晋东喜欢吃的菜。他食欲大振。“多吃点,慢点吃。”母亲看着他。
谢晋东老爹在一旁慢慢的吃着,在他心里,无论谢晋东想做什么,是否成功,他都不介意的。都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最好的作品。
在他老爹看来,人活着,最重要的就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所以,他从来都不让谢晋东做他不愿意做的事。
“老爹,你说的那本书的上册是什么样子你知道吗?”
“我只是听说过而已,没有见过,怎么会知道是什么样子呢?傻孩子!”
谢晋东在心里说,老爹,我真想告诉你啊!可是不能说,说了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你就先原谅我吧!谢晋东什么话都没说,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可能以前他就这样子,所以,他老爹并没有看出和平常有什么不同。
这次吃饱饭后回来的,本想这时就开始研究。可是觉得好像有些不妥。想起了一句老话,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然后,他又出去走了几圈。
池塘里,有好多鱼在游着,谢晋东一走近,它们都游走了。也不知道那本书上有没有驭鱼之法,他看到过一个魔术,鱼听从人的命令在游动。虽然是魔术,但是看起来是真的。他对那本书是充满了期待。
世界上有好多的秘密都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这是这个世界的神秘之处,也是努力的方向。他又在批判自己,一个钱都没挣到,还在担心世界的事,太搞笑了吧!
已经走了很多步了,该回去了,有重要的事要做。
回到了自己得屋里,小心的把门锁好,这时,终于没有人打扰自己了。他拿出了那本书。在别人看来就是一本无字书,可是在谢晋东的眼里却是不一样的,是一本实实在在的有字的书,而且书名就叫做《幻神录》。看着这几个字,就觉得不一般。
翻开一看,竟然还有目录。第一部分是修真篇。第二部分是济世篇,第三部分竟然是成仙篇。看到这里,谢晋东的眼都绿了。竟然还能成仙。我还以为是传说呢?原来真的有。
他想直接看第三篇,竟然什么都看不见,这是怎么回事?翻开书本的序言,才知道是为什么了。“本书三篇是循序渐进的,没练会第一篇不能看第二篇,没践行第二篇看不到第三篇。”谢晋东只有老老实实的从头开始学习了。
看来什么事都是急不得的,都是有一定的顺序的啊!心急真的吃不了热豆腐啊!谢晋东没考上大学就是因为英语太差劲了,拖了后退,他的语文可是最棒的,可以说是独步整个学校了。所以,这本修真篇的文言文没有难住他,反而是兴趣很大。他要一试究竟。
按那书上说的,修真到了一定境界就可以不食五谷了,可以靠天地间的灵气而生存,这对谢晋东是有吸引力的,谢晋东想,这多好啊!如果这样,可以省很多饭钱了。他带着这种很小的愿望就开始研究了。第一步是练气。这还是比较有道理的。
气功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练气是有道理的。他继续看关于练气的介绍。“气者,万物之始也。清气入而浊气出,或反之。”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呢?这当然是难不倒这个语文学霸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气是万物的开始。有的是呼入清气,呼出浊气,走的是吸取浊气,吐出清气。这不是挺符合科学的道理吗?肯定是正确的。
谢晋东不知不觉的就深入进去了。一个小时后,他才抬起头,揉了揉眼睛。觉的可行。他按着书上面说的方法,正式开始了修炼。
这一修炼不当紧,谢晋东竟然毫无睡意了,不但是毫无睡意,简直就是精神百倍了。谢晋东心说,这很好啊!这样的话,以后就不用睡觉了,我比别人多了一倍的时间了。但是,如果别人发现我一直不睡觉的话,一定觉得我有问题的,说不定我的秘密就会被发现的。以后一定要格外小心了。
这时,外面有声音传过来了。“晋东啊!怎么还不睡啊!已经很晚了啊!”谢晋东一听,是老妈的声音。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真么晚就,还在关心自己。“马上就睡了。”谢晋东把灯关上了。然后再黑暗中继续练功了。谢晋东有一个脾气,就是,认准的事就要做下去。这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夜晚的时间真是短暂的,谢晋东竟然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天已经亮了。他走到窗前,打开窗帘,看着外面很好的太阳。又是一天了。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怎样,只要是每天都过的充实,其它的还有什么不满足吗?谢晋东对自己的未来充满着期待。特别是他得到了《幻神录》以后,这种感觉就更加的强烈。
他出了自己的房门,到卫生间洗了一个澡。他有一个习惯就是早上洗澡。但是今天感觉不一样,洗完以后,感觉身上轻了很多,自己好像比昨天更精神了,也白了一些。又回到自己的房间穿好衣服,见到了母亲。母亲总是起的很早。母亲看了看他,好像没见过他一样。但是,什么都没说。
谢晋东又出来了。在自家小院里面站着。父亲正在给院里的一株葡萄树在修剪枝叶。谢晋东好像听父亲说过,如果不修剪的话,那么这些葡萄就不会结很多。父亲无意中看了谢晋东一眼。然后又仔细看了谢晋东一眼。眼睛瞪的大大的,但是,什么也没有说。
谢晋东觉的太奇怪了,就问道:“刚才老妈也这样看我,这会你也这样看我,难道我变了吗?不认识我了?”
谢晋东的老爹咳嗽的一声说道:“其实,你不用打扮就很好的,你说你一个男的,怎么还去打扮化妆呢?真的,这样做不好。以后注意些。”
“是啊!晋东,真的是大可不必啊!男人不是要注重容貌的,男人是看他做出了什么事情。”谢晋东老妈从屋里出来说道。
谢晋东对他老爸老妈这一唱一和的都给搞糊涂了。怎么就化妆了?像一个女人吗?“我没有化妆啊!我发誓真的没有化妆啊!”老爸老妈都没听他这一套。然后就走开了。留下了在原地发呆的谢晋东。
谢晋东马上跑到了屋里,拿起了镜子一看,自己也吃惊不小。刚才洗澡前只是觉的自己有点白而已。这洗完以后竟然真的不一样了,难怪自己的老爸老妈这样说自己。因为自己实在是太帅了啊!
这《幻神录》的功法真的不得了啊!谢晋东又一想,也可能是自己本来就英俊的缘故,这只是锦上添花罢了!他一个人在这里臭美。他又想,这功法不知道能不能强身健体呢?感觉是肯定的。以后就知道了。觉的自己真的是捡到宝了。
谢晋东觉的一扇大门在自己眼前开启了。他也记不清是谁说的了,一扇大门关闭了,另一扇大门会给你开启了。他反而觉的考不上大学,不是什么事了。心里轻松多了。他决定就这样走下去了。走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谢晋东又想,这本来就是别人没有走过的路啊!
“晋东在家吗?”
谢晋东听到有人叫他。他出来了,一看是另一个朋友魏强。“听说你在家,我今天去县里,你要是没事的话,和我一起去吧!”
“什么时候去呢?吃过早饭吧!我也刚起床,还没吃饭。”
“好的。我也是刚起床。”魏强走的时候也是有意无意的多看了谢晋东几眼。谢晋东已经快习惯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晋东,饭做好了。不要臭美了!吃饭了。”老妈喊到。
谢晋东没有再说什么。一听到吃饭,格外的觉的饿了。不知怎的,这平时吃的都觉得没什么滋味的饭,今天吃起来竟然是特别的好吃。他竟然吃了好几个馒头。他老妈都看不下去了。“少吃些,慢点吃!”谢晋东只是埋头苦干。什么话都没说。平时都会剩饭的,今天是什么都没有了。虽然老妈这么说谢晋东,其实心里是很高兴的。
现在谢晋东的心思都在《幻神录》上面,其它的都没怎么放在心上。看来这修真是真的可行了,那么济世也是可以的了。难道成仙也是可以的吗?算了,不想那么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魏强也到了门口了。谢晋东和他一起出去了。但是,他还是在想着《幻神录》的事。魏强跟他说了几句话,他都所问非所答。魏强也不问了。他们是坐班车去县城的。车上也是很吵的。下车以后,“我们去哪里啊?”谢晋东问道。
“一会你就知道了,跟我走就行了。”魏强装神秘的说道。
········
第三章踏上旅途
········
县城真的是繁华。这是谢晋东现在眼里的县城。因为他还没见过真正繁华的景象,就把这当做了繁华。若干年后,经历过真正繁华的他,才知道这可以叫做繁华景象而已。
这是一个大市场。前几年,谢晋东来过,当然是和他老妈一起来的。这里的东西虽然便宜,但是,他老妈也舍不得给自己买什么。对谢晋东还是很大方的。
为什么老他妈不舍得给自己买东西呢?还不是因为家里太穷了。所以,他老妈和他老爸都是这样的,只要是谢晋东想要的,或者是需要的就会买。他们自己需要的,除非必需,他们会买,即使买,也会选最便宜的。
谢晋东暗暗发誓,我一定让母亲能随随便便的就能去买东西,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就能买。不用考虑价格。他心里也知道母亲节俭了一辈子了,就是有钱了,估计也会舍不得花的,但这是谢晋东给自己立的一个目标。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实现。只要想起来就是他前进的动力,他就不会懈怠。
魏强在前面走着,谢晋东很纳闷。心说,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难道是要买衣服,让我给他看看。如果是这样的事,他真是找错人了。我是不懂什么样的衣服才是合适。谢晋东在后面胡思乱想。魏强也不说话继续往前走。
走到了一个商铺门前,魏强停下了。谢晋东一看,是一家买衣服的铺子。难道自己猜对了,正要解释。只见里面出来了一个人。
谢晋东一看,就呆住了。这是自己的初中同学秦小娟。确切的说是初一时的同学。当时谢晋东还是副班长。学习很好的,基本上是数一数二的。
秦小娟是暗恋自己的女孩子。当时,秦小娟对别人说,别的班干部的话她不听,她只听谢晋东的话。可能是女孩成熟都早吧!
初中毕业时,秦小娟还去问谢晋东有什么打算。谢晋东给她说自己会去上高中。当时,能上高中的没有几个人。大部分初中毕业就进入社会了。秦小娟就是一个。
怎么会这么巧碰到了她呢?难道这是魏强安排好的?魏强在一边在傻笑。看来这事和他脱不了关系的。
“你还好吗?”还是秦小娟先说话了。这个女孩真的是很大方,脸没有红。反而谢晋东的脸红了。
“还行吧!这几年你在做什么。”谢晋东小声的问道,再也没有一点男子汉的气概了。
“初中毕业后,我没有上高中。这个店铺是亲戚家开的,我就在这里帮帮忙。我知道你在县城里上学。我时常看到你的,你或许不知道吧!”秦小娟说道。
这会轮到谢晋东惊讶了。“真的吗?我是真的不知道。”
“你们两个在这里说话,把我晾在一边,这样不好吧!”魏强竟然抗议了。
“你们跟我来吧!”秦小娟把他们两个带到了店铺后面的房子里面,这里有桌子和几把椅子。魏强一屁股就坐下来了。他本身就比较胖。差点把椅子给坐坏了。幸好椅子够结实。
“高考你考的怎样啊?我有一个感觉,你考的不好。”秦小娟说道。
谢晋东真的是震撼太大了。
“你今年高考那几天我每天都在你路口看你,怕你分心,我没跟你打招呼,我能看的出,你生病了,你表情很难受的样子。真让人心疼。”秦小娟说完低下了头,她的脸一直红着。
“可惜我还是没考上,还是一个小农民。”谢晋东说道。
“农民怎么了?没有我们农民种地。他们城里人就没有粮食吃,也没有菜吃,水果也不能吃。对了,还有肉。他们都不能吃。”魏强接了一句话。
“告诉你们吧!我这两年在家里搞养猪,收入还行吧!”魏强接着说道。
“我准备去南方打工去。”谢晋东说道。他想起了自己老爹给自己算的卦就说道。
“很好嘛!我们村里面就有很多人出去的,你是高中生,肯定比他们混的好。我看好你啊!”秦小娟和谢晋东不是一个村子的。是隔壁村子的。
谢晋东这时已经高中毕业好几年了,所以,对女孩还是有些感觉的。不像以前什么都不懂。
“我一定会出人头地的。”谢晋东发誓的说道。
“估计等你混好了,你早就把我给忘记了。”秦小娟越说声音越小了。
谢晋东这次郑重的说道:“如果我真的有那么一天,如果我们还有缘分的话,我是不会忘记你的。可我真不知道自己未来会怎样?这几次高考失败,我都对自己的能力感到怀疑了。我还有未来吗?”
“坚持下去!一直奋斗!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秦小娟说道。
“没想到你的语文也那么好。”谢晋东说道。
“我是班门弄斧了,我记得你语文很好的。”秦小娟说道。
“真不知道你的语文水平也这么高。”谢晋东赞赏的说道。
“我就会这一点点,不像你水平那么高。”秦小娟说道。
“好了,两位不用这样互相恭维了,这里还有一个人呢?”魏强说道。
“没想到你的语文水平也这么厉害。”谢晋东对魏强说道。
“有吗?我什么水平我是自己知道的。不要这样玩我了。今天我给二位牵线搭桥,你们要请我吃饭的。”魏强说。
“我请。晋东肯定钱不宽裕。我已经有收入了。我请。”秦小娟说道。
“你真会替他说话。这还没成一家子呢!”魏强笑嘻嘻的说道。
“你乱说什么。哪有的事?”秦小娟说道。
“我中午想吃大餐。要吃炒菜,一定要有肉,最好有只烧鸡。”魏强说道。
听到魏强说的话,谢晋东也有点想吃了。他在高中上学时,很少吃肉,最奢侈的就是出去花一块钱炒一盘豆芽菜而已。连油水都很少碰,所以,他现在还是很瘦的。
“你说你要出去打工,一定要带些新衣服。我也没挣多少钱,就送你几件衣服吧!”秦小娟拿出了几件衣服。看来是早就准备好的。你试下吧!
“有没有我的啊!见者有份,给我也搞几件吧!”魏强说道。
“哪有你的份呢?一边玩去!”秦小娟假装生气道。
“我只是说说,不要当真。就是你给我也不要啊!所谓君子不夺人所爱嘛!”魏强说道。
“什么所爱?”秦小娟脸更红了。秦小娟这时已经是二十出头的大姑娘了。她长的还算漂亮。身材很高。很瘦。在这如花的年纪里,别有一番风情的。
“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漂亮呢?早知道我也要追求你了。你倒好,竟然来了一个倒追男。这么多年你也没有把晋东忘记。如果他考上大学了,你这些年不是白等了嘛!况且他也不知道你在等他。”魏强说道。
这时,谢晋东在后面换衣服去了,没听到他们说的话。
“人只要自己不后悔就行。我做过的事就从不后悔。”秦小娟坚定的说道。
“你们看看,合适吗?”谢晋东穿着新衣服从后面出来了。
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谢晋东本来就长的不丑,经过练习那《幻神录》皮肤就更加了好了,再加上这身衣服,简直就是这个帅小伙的形象了。
“我说晋东,你这形象去打工真可惜了,你可以当模特或者当明星了。荷叶,你说我说的对吗?”魏强说道。
“真的是很好。我觉得男人不能靠脸蛋吃饭。要靠能力吃饭。但是你也真是英俊啊!我觉得你变化真大啊!”秦小娟慢慢的说道。
“你也看出来了!我今天去看他,我也有点认不出他了,晋东你说你有没有化妆!老实交代。你原来皮肤肯定没有现在这么好的。”魏强终于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我化什么妆,不信你就摸摸,看有没有粉。都说女大十八变,难道男人就不能变了吗?”谢晋东笑着说道。
“虽然你皮肤好多了,但是,你还是单眼皮,这没有变。”魏强说道。
他们在这么说着,时间过得真快,快到中午了。
“我带你们去旁边那家饭店吃饭吧!味道还行。”秦小娟说道。
“快点吧!我都快饿偏了!快走不动路了。”魏强说话时肚子在咕咕噜噜的响着。
“我们今天来这里没耽误你上班吧!还让你破费了!”谢晋东说道。
“今天我休息。挣钱不就是为了花吗?”秦小娟说道。
不多时,他们到了那家饭店的门口了。进去后找了一张桌子坐下。魏强说:“我来点菜吧!”他点了六个菜。“你点的太多了吧!我们吃的完吗?”谢晋东说道。
“你放心好了!我肯定给吃完。一点都不会浪费的。”魏强嘿嘿的说道。
直到吃完了饭,谢晋东才知道魏强这话是什么意思了。那简直真是风卷残云。谢晋东和秦小娟俩个人吃的加在一块也没有魏强吃的一半多。
临走的时候,秦小娟给谢晋东留了一个地址。让他有空给自己写信。谢晋东和魏强就回去了。
········
第四章初出茅庐
········
谢晋东和魏强一起离开了那个市场。因为魏强做的这件事,对谢晋东也是有好处的。所以,他并没有对魏强有什么不满。
但魏强却说:“哥们,我这事做的有点不地道,你别在意。”
“没有关系。我还的谢谢你呢!你说像我这高考多次落榜的人,在这个很现实的社会里,还有谁会喜欢呢?难得她一片真心,竟然到现在还记得我。”谢晋东说完就沉默了。
“是啊!我也是因为这才答应帮她忙的。”魏强说道。
“对了,我这些年一直在外面上学,很少见到你,你这些年在做什么?”谢晋东问道。对于这些他的初中同学,他还是很有感情的。毕竟他们的出身是一样的,都是农民的儿子。所以,说起话来,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我初中毕业后,就没有上学,先是去一个我们村里人开的一个小厂里干活,但是没有挣到钱。后来就到了南方去,我这是刚从南方回来。”魏强说道。
“你从南方回来的?给我讲一下你知道的南方的情况吧!”谢晋东一听说魏强是从南方回来的就特别兴奋。因为他老爹给自己算的一卦就是让自己去南方。虽然自己会受点苦,但是最终会有出息的。
“我去的是东南方,不是广东。而是江苏省。你看我们这里工业是不发达的,但是那里却是很发达。我们很多老乡都去了。你要是去的话,我建议你去江苏或上海。”魏强说道。
谢晋东听到江苏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听到上海却是精神一震。电视剧《上海滩》是他的最爱。本来想着自己可能永远都不可能去上海的,这次竟然有机会去了,这幸福来的是不是有点太突然了。“我要去上海。”谢晋东对魏强说道。
回到家里,谢晋东对老爹老妈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当然是支持的。谢晋东老妈对他说,要好出去的准备。
谢晋东觉得这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准备,去了估计会吃亏的,至少是不方便的。所谓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他又想到在家靠父母,出门老朋友,但是自己在上海好像没有朋友。这怎么办呢?
谢晋东又想起了自己的《幻神录》,既然现在暂时没什么办法,那就继续练功吧!谢晋东觉得艺不压身是真理!
他上次只是修炼了一个夜晚就有那么明显的效果也是让他非常满意的。他继续修炼了起来。
谢晋东有一个想法就是要学习世上所有的知识。这对以前的自己来说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但是对现在拥有《幻神录》的自己来说,一切皆有可能。那就一步一步来吧!谢晋东充满了兴奋。
他知道自己的自制力有点差,经常是经不起诱惑的。做事经常是三分钟的热度。但是,他有决心的,如果不能坚持长久的话,那就立短志吧!积少成多,水滴石穿也可以成功的。
他想到了一个最现实的问题,他的其他初中同学,没有上高中,都是直接进入社会里的,所以,他们与人相处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自己却不是的,自己一直在读书,可以说是与社会脱节的,还有自己这内向的性格都是不适合与人交往的。这该怎么解决呢?
对了,自己可以去先体验一下如何与人相处。他跟父母说了一声不回家吃饭了,就出来了。他先到村里面转转。看看那些小贩是如何做生意的。
这些小贩都是周围村里的。他们在这一片的村里面走街串巷。是活教材。他们的顾客就是村民,所以,他们最善于和村民打交道了。
谢晋东刚从家里走出来,说曹操,曹操就到。一个买豆芽的从旁边经过。“豆芽!豆芽!”这个人的声音很尖!有一个邻居买了他一斤豆芽。另外的人都没有买。其他的人觉得他的声音太吵了。所以,不买。看来,有时一个你意想不到的小事会对你自己的生意有严重的影响。这个人给谢晋东提供了反面的教材。后来,谢晋东听说,这个买豆芽的最终被人打了一顿,从此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卖豆芽了。
谢晋东往大街上去。他家住的是小街道,人流量不多。人们都在大街上。那里的人流量大。
一家店铺的门口很多人在围观。谢晋东也围了上去,原来是家炸油条的。这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店铺,只是一家小店而已,怎么这么多人呢?
“大爷,这是你的油条,你拿好了。我给你套两个袋子,这样就不会沾你手上油了。”
“小伙子想的真周到。你们的油条非常好吃,明天再过来买。”老人说道。
谢晋东看了好一会,最后自己也买了几根油条,尝了一下,的确很不错。很快就吃完了。他想着,以后自己做什么事,都要学习这家的经营理念。
最重要的是产品质量要好,然后再搞好服务,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这样的话,生意自然就好了。这应该就是生意经了。
让谢晋东纳闷的是自己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怎么一下子把事情分析的这么清楚。要是自己原来就这么聪明的话,那么考上大学,那不是很容易嘛!
还有就是在县城见到秦小娟时,自己的表现真让自己惊讶,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很女生说话时,这么流利了。看来这《幻神录》真是好东西啊!还能提高智力,让人说话都变得有水平。这是老天爷对自己这些年苦苦复习,却没有考上大学的补偿吗?
不是的,这是自己努力的结果。所以,自己一定要把这功夫修炼好,看看以后还有什么惊喜在等着自己。原来自己也是可以变的,谢晋东对自己去上海充满了信心。
谢晋东又想起了一句话,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我不但要看,最好是亲自和人交流一下。他又去了县城。这次是他自己一个人去的。
看着那熙熙攘攘的人流。大部分人做事都是没办法,不得不做。自己其实也是的,在自己修炼幻神录之前,谢晋东其实差点就绝望了。总算天无绝人之路,让他重新找到了希望。他到了一个药店门口,这里贴着一个招聘启事。
“本公司招聘业务员。工资面议。”谢晋东一看,乐坏了,这不是自己想什么就来什么。他走进了那家药店。一问,才知道,这不是这家药店的招人广告,是另有其人。正好那人就在。
谢晋东一问才知道,这是一家卖治疗心血管疾病药的。他们是下乡义诊,然后才卖药的。谢晋东想了想,就说自己愿意去。他们说一天五十元。工资可以一天一结。明天上午就去,让谢晋东明天到这个地方来,有人接他。
谢晋东就回家了。把这个事情跟他老爹说了一下,他爹一听,他觉得有点不靠谱,让谢晋东自己注意些。
谢晋东对这件事就有些怀疑了,但是,已经说好的事,不去也不好。于是,就做准备,明天过去。去上海的事,等这些事忙完再去了。
谢晋东的家离县城有十几里地,今天他竟然去了两次。这时,天已经快黑了。他吃过了晚饭,自己在房间里又开始修炼《幻神录》。不知怎的,他觉得自己越修炼越快了。修炼了两个小时以后,他觉得自己好像更加有劲了。这书实在是太神奇了。
谢晋东觉得自己现在有用不完的劲。真可以说是耳聪目明,身体没有一处汗毛孔不舒服的。这真是很好的感觉。
这一夜,他也没有睡,只是在修炼《幻神录》,但是他觉得自己比谁都精神。跟老爹老妈说了一声,他就出门了。在省道上等了一会,去县城的班车到了。花了两块钱坐到了县城。他到了那个药店门口。这时,时间还早,药店还没有开门。旁边停着一辆面包车,车上好像有两个人。他们看到谢晋东来到这里。
“你是谢晋东吗?”这个女人问道。
“是啊,你们是谁啊?”这些人他昨天没有见过。
“我们是你的同事,今天我们一起下乡。你上车吧!”
谢晋东犹豫了一会,还是上车了,觉得在这县城里不会出什么事,就是出了什么事,自己现在有《幻神录》,什么都不怕。
“听说你是高中毕业的?”刚才那个问他话的女人说道。
“是啊!但没考上大学。”谢晋东解释道。
“我是去年高中毕业的,我也没有考上大学。大学太难考了。”
谢晋东惊讶的看着这个女人。他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这才毕业一年,怎么就看不出来呢?后来他才知道,这是别人逗他玩的。但是,现在的谢晋东还是单纯的很。什么都没想。反正是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可能是初次见面吧!问了几句话后,就没有话说了。车子是一个胖胖的司机开着,没多久,他们就进了一个小院子。
谢晋东看到了一个人。
········
第五章要去卖药?
········
这个人就是昨天和他讲话的那个人,也就是他们这帮人的头头。昨天没有注意看他,这会才有机会细看。他嘴里叼着一只卷烟,眼神有点涣散,估计是刚睡醒。穿着一身西装。有点旧。看起来有点不修边幅。鹰钩鼻子,双眼皮。看起来就不像一个好人。
谢晋东心里有点打鼓了。难道这事自己的老爹说对了。以后,要多多修炼《幻神录》,尽快学会算卦。这样的话,每次出来之前先占卜一下吉凶祸福,心里有底。不像现在这样,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
“晋东来了,你就是我们这群人里的秀才。我们都是初中毕业生。以后有机会的话,多教教我们。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黄熟朗。熟悉的熟,朗读的朗。可不是黄鼠狼。”那黄熟朗说道。
谢晋东真的想笑。但是,没笑出来。他心说看这人叫的这个名字,他就不是什么好鸟。他觉得这帮人打着义诊的旗号肯定是不干好事的。
但是谢晋东这次出来的目的是熟悉社会的。这帮人即使是买药的,其他的事也要做的像样一些,要不然,没有人相信的。
“我是卓燕。”刚才在车上和谢晋东说话的那个女人说道。
“我叫蔺胖子。”刚才开车的司机说道。
“我是王柱。”在旁边的板凳上坐着一个小瘦子说道。
“好了,大家都相互认识了。大家既然有缘在一块做事,那就通力合作,把事情办好。我们今天去大营乡刘家村。已经联系好了,到时,就到他们村委会去。”停了一下黄熟朗接着说道,“每个人做好该做的事。”
“我做什么?”谢晋东问道。
“你跟着卓燕,她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好了,准备出发。”
卓燕竟然向谢晋东眨了一下眼睛。谢晋东感觉很不爽,这像什么啊!但是,已经是这样了,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们往车上搬东西,谢晋东也不好意思在旁边看着,也帮忙搬东西。有很多仪器,也不知道有什么用。还有白大褂。谢晋东在心里想,这帮人里有医生吗?
车子离开了这个院子。行驶在公路上。车上的这几个人都没有说话。看来他们已经是多次在一块了。可能只有谢晋东是新来的。
路上。谢晋东一直在看着窗外。心里想着如何修炼好自己的《幻神录》。他对上面的济世篇是充满期待的,但是,不把修真篇修炼好,是看不到下面的内容的。这样安排肯定是有它的道理的。或许要想济世是要冒风险的,所以,它要求自己修炼好自己的身体。
想到这里,谢晋东想通了,不由得微笑了一下,虽然没有声音,但被卓燕看到了。“晋东,你笑什么?”
“见到你很高兴,所以才笑的。”谢晋东说道。
“瞎说,你是对着窗户笑的,又没有看着我笑。”
“晋东,你有没有谈女朋友啊?”黄熟朗说道。
“我这么穷,谁能看上我啊?”
“你这么一表人才。肯定有人会看上你的。穷只代表过去,而且不是因为你才穷的。我看你以后肯定不穷。”黄熟朗所有所思的说道。
他说了这句话让谢晋东不有点多看了他一眼。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他竟然这样说。他是随便说说的吗?谢晋东在心里想着。
他不知道的是,因为卓燕跟他说话,他已经让王柱给恨上了。王柱喜欢卓燕。在王柱眼里,只要和卓燕说话的男人都不是好人。谢晋东可不知道王柱的心思。当然,王柱要是知道谢晋东的心思的话,他也不会对谢晋东反感了。
谢晋东看着这车上的几个人,他看了卓燕一眼,看到卓燕在看他,又对他笑,谢晋东有点脸红了。王柱在瞪着自己。司机在开车。黄熟朗在看着窗外。谢晋东突然感觉,这社会真的很复杂啊!这里只有这几个人,想法都不一样,如果人多了,那就更不一样了。看来要多了解一些社会的事,要不然,以后肯定有苦头吃的。谢晋东也看窗外了,其他的人他也不看了。
谢晋东突然发现了一点。自己怎么和这些人交流也顺畅多了。这完全不像原来的自己了。自己只要继续修炼《幻神录》,那改变会越来越多,他对自己的未来是越来越充满了期待。
车子终于到了目的地了。是一个村子的村委会。这里的空地方大一些。谢晋东发现竟然有几个村民在这里等。黄熟朗他们下车了,搬东西,挂条幅。谢晋东也在旁边帮帮忙。
谢晋东记得黄熟朗的话,卓燕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别的也不多问。忙活了一会,仪器都放好了,王柱,黄熟朗都穿上了白大褂。胸前都挂了一个听诊器。还真有一点像医生。
谢晋东知道他们不是医生,但是村民们不知道啊!看他们是如何给村民义诊的。
这个村子并不大,和谢晋东的那个村子也差不多大,村子里也是藏不住事的,很快的就来了很多老头老太太。这些人也是黄熟朗他们的目标对象。
卓燕在发着小广告,谢晋东也在做这件事。他没注意上面写的什么。他注意的是人。他看着这些人。觉得好像他们都是演员在表演着什么。自己现在到底是看客还是演员,谢晋东竟然有些迷惑了。
“大娘,你坐。”黄熟朗的声音传来。他给这位大概七十多岁的老奶奶量了量血压。又用一个仪器测了测她的血脂,结果当然是稠。
“大娘,你血压很高,血脂很稠。你平时有没有感觉有些头晕?”黄熟朗说道。
“是,头晕。”那位老奶奶说道。
“大娘,你要你孩子多给你买些好吃的吧!你这情况很不好啊!”黄熟朗说道。
这时,卓燕也在旁边,谢晋东也饶有兴趣得听着黄熟朗说的话。
“大夫,你说的什么意思?”那位老奶奶说道。
“你的情况很严重,得马上治疗。你上医院一次估计得花几万块,你孩子肯定不会给你看。”黄熟朗说道。
这位老奶奶就快哭了。
“大夫,你有什么办法吗?医院是太贵了。”老奶奶说道。
“我这里有一种特效药,一个疗程才一千元。三个疗程肯定把病给你治好。”黄熟朗说道。
“我买。我现在就回去拿钱去。小姑娘,不要扶我。我能走。”老奶奶说道。
就这样,黄熟朗他们基本上对每个人都是差不多的说辞和手段。除了那些真的没有钱的,他们没有办法之外,这几个小时下来,真卖了不少药。黄熟朗很兴奋。眼睛也明亮起来了,真是见钱眼开。
“一会去吃饭。这边收拾一下,明天去另外一个村子。今晚住在这镇上。”黄熟朗说道。
车子很快就离开了那个村子。到了镇上。黄熟朗找了一家饭店。点了几个菜。大家一块坐下来。
“晋东,怎么样?我们黄总厉害吧!”卓燕说道。
“厉害!到我不知道他是医生。”谢晋东说道。
“他是狗屁的医生,我也不是,我们只是穿的白大褂而已。”王柱说道。
他这一句话颠覆了谢晋东的人生观,什么?竟然是装的。不是医生。谢晋东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们是卖药的,义诊只是手段。如果我们不做做样子,谁会买我们的药呢?”王柱又说道。
黄熟朗在喝着开水,在等着上菜。他的手上就没有离开过香烟。
谢晋东真的无语了。他问道:“你们卖的这个药,没有副作用吗?他们吃了以后出事了怎么办?”
“药的主要成分是淀粉,就像吃一个馒头,会出什么事。一点事都不会出的。”王柱又说道。
“你说这干什么。你怎么什么都说。”黄熟朗瞪了王柱一眼。这时,饭菜都上了。“吃饭吧!”
谢晋东这时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了。这就是骗子啊!打着义诊的旗号,他们的真正目的是骗钱。谢晋东都不知道自己在吃的什么了。他们怎么能这样呢。
“晋东,你是不是有点想不开,这社会复杂的很。你以后慢慢会明白的。我们也不是坏人,我们的药对人至少是没有坏处的。再说,他们的确是有病的。这个仪器是真的。”黄熟朗说道。
后面的几天,谢晋东跟着他们去了好几个地方,看的多了,他也有点见怪不怪了。这天他们终于回到了县城。走到了那个药房,黄熟朗他们把几个凳子还给了这个药房,黄熟朗给了这个药房五百块。
谢晋东对黄熟朗说自己要回家一下,黄熟朗按照约定给了谢晋东二百元钱。谢晋东心说,我还不如这几把凳子值钱呢?他当年没说什么。就离开了县城。回到了家里。
谢晋东见到了自己的父母,真的是分外亲切。他老爹说道:“没事吧!”
“没事!”然后,谢晋东就自己回到了自己的屋里。他要抓紧时间修炼。这样才能帮助更多的人。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美女写真休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