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难言之隐?看《符纵三界》-內酷网
☆☆☆☆电子书大全
www.neikuw.com

有难言之隐?看《符纵三界》

上学技树,得一技之长!

《符纵三界》

《符纵三界》001治高烧有妙招

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住院部,晚上七点三十二分,第六号儿科病房,围满了一大群医生和护士。病床上躺着一位年龄大约四五岁的小男孩,乌黑的头,双眼紧闭,脸颊绯红。

房门推开,进来一位年龄五十上下的中年人,身穿格子西服,浓眉大目,神色焦急。

“赵院长!”

所有的人都和中年人打招呼。

“小男孩情况怎么样?”赵院长道。

“刚测了体温,42度。”梁艳道。

“什么,42度!注射了退烧针吗?”赵院长道。

“三个小时前已经注射了一支复方氨基比林,但温度就是降不下来!”梁艳道。

“这个病人十分重要,他是高市长的孙子,不能出任何纰漏,我看还是让李寒烟来吧。”赵院长道。

“李寒烟!”

一提起李寒烟的名字,梁艳心里酸溜溜的,这个让她嫉妒而不得不佩服的女人。

李寒烟毕业于英国皇家医学院,获得博士学位,两次获得英国皇家医学奖,医术十分精湛。尤其是在儿科和妇科方面更是医术高,可以说整个东海市,李寒烟的医术是数一数二的顶尖人物。

更为惊人的是,这样一位医术高的人物,年龄才二十六岁,而且长得十分漂亮。高挑的身材,瓜子脸,杏核眼,浓浓的眉毛,小巧的鼻子,微微上翘的嘴唇,凹凸有致的身材让所有的男人为之震撼!

李寒烟十分孤傲,平日很少言语,工作严肃认真。在梁艳眼里,李寒烟是一个十分冷艳的人,还有她的助手张小蕾也一样,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半个小时后,李寒烟来了,紧随她身后的是她的助手张小蕾。

“寒烟,这小男孩就拜托你了,他可是高市长的孙子,高市长打电话再三嘱托,点名让你来治疗。”赵院长微笑道。

“我尽力而为吧。”李寒烟冷冷道。

李寒烟看了病历,白了一眼梁艳道:“梁医生,你怎么能用复方氨基比林来退烧呢?这药退烧副作用很大,在国际上基本上禁用了!”

“哦,这个,我也是迫不得已才用的。”梁艳尴尬道。

李寒烟翻看了小男孩的眼睛,用听诊器仔细听了小男孩的心肺部。

“呼吸系统十分正常,心率也十分正常,体温却达到42度,这怎么可能呢?”李寒烟疑惑道。

“小蕾,先用冰袋降温,然后肛门用退热拴。”

助手张小蕾把冰袋放在小男孩的头顶、手心、脚心,在小男孩肛门处塞了一粒退热拴。

二个小时后,张小蕾拿着体温计皱眉道:“体温还是42度!”

李寒烟愣了下,显然没想到是这个结果,皱眉道:“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啊!”

梁艳看到李寒烟降温方法失效,心中暗自高兴:“哼,你不是能耐吗?怎么也降不下来了,这次看你如何收场!”

赵院长紧张道:“寒烟,怎么回事,体温降不下来?”

李寒烟没有说话,再次翻看了小男孩的眼睛,用听诊器听了小男孩的心肺部。这次她真的是束手无策了,这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小男孩器官全部正常,体温就是降不下来!

奇怪!

赵院长紧张地望着眉头紧锁的李寒烟,李寒烟则一言不,几乎是所有的人都看着李寒烟。

“砰!”

门被脚踢开了,进来一位青年,身穿白大褂,头有点乱,手里拿着一把扫把,正吹着口哨。

“你是什么人?进来怎么不敲门?”赵院长不悦道。

“他叫江帆,是新来儿科病房的实习生。”梁艳道。

江帆显然没有想到病房里有这么多人,而且赵院长也在病房里,尴尬道:“今天轮到我值班,我是来查房的?”

“你查房拿一把扫帚干什么?”赵院长不解道。

“哦,顺带打扫卫生。”江帆解释道,其实江帆拿着扫把并不是打扫卫生,而是顺手拿着玩的。

“哼!”赵院长很不高兴地道:“李寒烟正在会诊治疗,没有你的事,你可以出去了!”

李寒烟认识这个江帆,平日里东游西窜,两只眼睛成天盯着漂亮的女人看,尤其是见到自己的时候,两只色迷迷的眼睛,毫不顾忌地盯着自己的胸部。

李寒烟是最厌恶这种不学无术,好sè轻薄的实习生。

江帆不以为然,他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小男孩,望着李寒烟微笑道:“我敢肯定,无论你用什么办法,小孩子体温你绝对降不下来!”

“你懂什么,给我出去!”赵院长有点愤怒,这可是高市长的孙子,如果在自己医院出了事,那后果很严重。

“难道你有办法?”李寒烟冷冷道,双眼带有蔑视地望着江帆。

“我当然有办法,而且只要十分钟就可以让他的体温恢复正常。”江帆微笑道,目光落到李寒烟的小巧的嘴唇上。

“你真的可以让我儿子退烧!”小男孩的母亲惊喜道。

“这事可不能乱来!”赵院长不放心道。

江帆没有回答赵院长,微笑望着小男孩母亲道:“你的孩子在高烧前一定受过惊吓吧。”

“你怎么知道!是的,昨天带他上街的时候,差点被狗咬了,我儿子吓哭了,晚上的时候就开始烧。”小男孩母亲惊讶道。

“这就是他还烧的原因!因为他受到了惊吓,导致心神不宁,所以诱了体温上升!”江帆道。

“受到惊吓,导致心神不宁,诱体温上升?这是什么原理?”李寒烟疑惑地望着江帆。

“你准备用什么药?”李寒烟问道。

江帆微笑道:“这种病不用打针,也不用吃药,非药力可治。”

“什么,不打针,不吃药,难道用物理方法降温?”李寒烟诧异道。

“所谓物理降温,无非是冰袋之类的东西,只是局部效果,只是治标,根本不治本,相信你已经试过了!”江帆道。

“不打针!不吃药!不用物理疗法!我到要看你有什么妙法让孩子的体温降下来!”李寒烟冷冷道,脸上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sè。

 

《符纵三界》002你月经不调

江帆没有说话,扫把随手倚在床沿,伸出右手,握剑指式,在小男孩心脏区域画了几下,好像在书写什么字似的,嘴巴里还念着什么词,声音很小,大家无法听清楚。

最后江帆收手,微笑道:“好了,十分钟后,体温恢复正常。”

在场所有的人都充满了疑惑,42度高烧不退,打针吃药、用冰袋都降不下来,就这样画几下就可以了?打死都不相信!

赵院长疑惑道:“小江,你搞得太神秘了吧,这管用吗?”。

江帆微笑道:“赵院长,管不管用,等会就会知道!”

李寒烟是笑非笑地望着江帆,她一点都不相信江帆这样做可以给孩子降温,从事医学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方法可以退烧。如果是这样,那世界上还要那些针剂和药干什么?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所有的人都在望着病床上的小男孩,赵院长在不停地看着手表,还有一分钟,还有三十秒,时间到!

“妈妈,我要喝水!”小男孩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孩子醒了!”梁艳兴奋道。

摸着小男孩的额头,孩子的母亲喜悦道:“烧退下来了,额头不烫了!”

“快看体温是多少?”赵院长道。

“38度2!”梁艳拿着体温表道。

“降下来了!”赵院长长出了口气,悬着心放了下来。

“现在没事了,我出去了!”

“江医生,谢谢!”孩子母亲道谢还没说完,江帆已经出了病房。

江帆坐在值班室,拿了份报纸,正准备看时,门开了,李寒烟和张小蕾进了值班室。

“小男孩的体温是如何降下来的,是根据什么原理?”李寒烟冷冷地道。

江帆放下手里的报纸,微笑道:“这可是机密,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你要什么条件?”李寒烟冷冷道。

“条件有两个,第一就是你做我的女朋友,第二就是我做你男朋友。”江帆嘿嘿笑道。

“无聊!我对你这种男人不感兴趣,换个条件吧!”李寒烟脸沉了下来,眼神中流露出不屑。

“你现在不是开始对我感兴趣了吗?”江帆笑道。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江帆你不看看你的熊样,配吗?”张小蕾讥讽道。

“我就是要癞蛤蟆吃天鹅肉,只要天鹅愿意让癞蛤蟆吃,你管得着吗?”江帆回敬道。

“我真的对你不感兴趣,你换个条件吧!”李寒烟冷冷道,她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看样子江帆今天不说出缘由,她不会罢休。

“好吧,只要你亲我这里一下,我就把原理告诉你。”江帆指着自己的脸颊道。

“下流!”李寒烟骂道。

“这叫下流吗?你不是留学英国吗?外国人不是很喜欢亲人脸颊的吗?这好像是上流哦!”江帆微笑道。

“你,你换个条件!”李寒烟气呼呼道。

“这是我最后的底线,随你便,想知道答案就答应条件,否则算了!”江帆拿起报纸继续看报。

“李姐,算了,我们走!”张小蕾气呼呼道。

李寒烟转身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住了,她是很执着的人,尤其是对医学十分地热衷,如果不知道原理,她今天肯定睡不着!

“好吧,我答应你的条件。”

李寒烟走到江帆的面前,弯下腰在江帆的脸颊上快地亲了一下。就在她弯下腰的霎那,江帆看到了她内衣里高高耸起的山峰,黑色的文胸,白色的胸部,鲜明的对比,江帆兽血沸腾,立即支起了帐篷。

李寒烟现了江帆的变化,脸颊绯红,“下流!你可以说了!”

脸上还留着香味,那股淡淡的幽香,让江帆内心荡漾不已。

“好吧,答案就是无可奉告!”江帆笑呵呵道。

“卑鄙无耻!”李寒烟猛地一甩手,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哈哈,真是小女人!开个玩笑都不可以!”江帆摇头道。

李寒烟停止了脚步,转过身体,双眼充满了愤怒,双手交叉胸前,冷冷道:“快点说吧,我可没你那么无聊!”

“人有三魂六魄,三魂藏于心,六魄藏于头部、眉心、喉部、心脏、神厥、会阴等部位,人受到惊吓的时候,就会失魂落魄,尤其是小孩子。一但魂魄掉落,人体气机和精神就会失常,有的人会疯颠,有的则高烧不退,昏迷不醒。”

“小男孩被狗惊吓,藏于心的魂魄掉落,于是小男孩就昏迷不醒,高烧不退,我施茅山符咒,将其魂魄拘回,所以小男孩恢复正常。”江帆微笑道。

“你这是中医吗?怎么没看到你打针开药的?”李寒烟不解道。

“这算是第二个问题,看在你亲我的面子上,送你答案。符咒也可以说是中医,也可以说不是中医,符咒创自轩辕时代,曾经广泛流行于华夏九州数千年,专治针药无法治疗的疑难杂症而著称,随着时代变迁,符咒逐渐失传,甚至面临绝灭。”江帆道。

“符咒?”李寒烟轻念道,她对中国中医素有研究,但从来没听说了过符咒治病,42度高烧,只用手画了几下,不打针,不吃药就退了烧,这也太神奇了!

李寒烟望着眼前的男人,在他眼里江帆只是一个普通的实习生,但今天的表现,让她感觉到这男人身上充满了神秘!

“怎么,对我这只癞蛤蟆感兴趣了!”江帆笑嘻嘻道。

李寒烟脸色立变,冷冷道:“哼,狗嘴你吐不出象牙!小蕾,我们走!”

李寒烟转身就要出门,“别那么大的火气,这样会月经不调的!”江帆笑嘻嘻道。

李寒烟惊讶地回过头来,“你怎么知道我月经不调?”

可不是吗?李寒烟的大姨妈从来没有准确的规例,有时一个月,有时两个月,甚至有时三个月才来一次,并且肚子很痛。作为妇科专家的她,也是束手无策,吃了很多药,一直不见效。

江帆神秘一笑:“茅山符咒讲究的是听声望色,你的声音冷而钢硬,两颧骨青色,火气又盛,三阴交必堵塞,子宫气血不足,阴盛而阳衰,导致月经不调,这就是病因。”

 

《符纵三界》003你怎么咬人!

“你说的病理很怪异,难道你用符咒可以治好?”李寒烟冷冷道。

“别信他,你看它色迷迷的眼神,他是想借治病机会占便宜!”张小蕾道。

“张小蕾,你不要用小女人心度我君子之腹,就是因为你多疑,所以你每逢月事的时候,量少之又少,而且腰痛胀不已。”江帆拿起报纸,眼看着报纸,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你怎么知道?!”张小蕾惊叫道,这事情知道的人很少。

江帆不再理会她们,低着头看报纸。李寒烟和张小蕾两人直勾勾地望着江帆,在他们眼里,江帆简直神了。

“喂,你还没有回答我话呢!”李寒烟忍不住说话了。

江帆抬起头,望着李寒烟,“不用符咒就可以治好,只要几分钟就可以搞定。”

“什么,几分钟就可以治愈?”李寒烟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想知道方法吗?我告诉你。”

江帆站起身来,走到李寒烟身边,悄悄地在李寒烟耳边说了一句话。

“下流!”李寒烟脸立刻绯红,她抬手给江帆一个耳光。

江帆早就有准备,一把抓住李寒烟的手笑道:“寒烟,你做我女朋友吧,我保证治好你的病。”

“哼,你痴心妄想!”

李寒烟抬起脚狠狠地踢向江帆的裆部,李寒烟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学过空手道,而且是空手道五段呢。这一脚又快又狠,换作其他男人,这一脚肯定是踢中“生产基地”。

江帆是乎预料到了李寒烟的这一脚,身子右侧,李寒烟的脚踢空,手被江帆轻轻一带,李寒烟人整体失重前倾,扑到了江帆的怀里。

江帆趁机一把抱住李寒烟,猛地吻上李寒烟小巧的嘴唇,如同果冻般的滑溜,突然江帆感到嘴唇剧痛,一把推开了李寒烟。

“你属狗的,怎么咬人啊!”江帆捂着嘴唇,血流到手上。

“你说对了,我就是属狗的,专门咬色狼!”

李寒烟说完,气冲冲地走出了值班室,张小蕾狠狠地瞪了江帆一眼,紧追了出去。

江帆无奈地摇头道:“我靠,味道不错,就是太冲了点,有意思。”

江帆用食指对这流血的嘴唇画动几下,血很快停止了伤口迅愈合,眨眼间嘴唇没有留下任何受伤的痕迹。

“眉毛浓,冷艳!不会是个白虎吧!”江帆自言自语道。

他想起了《玄洞子龙虎秘术》中的记载:“白虎者,眉毛浓,外表冷酷,阴盛极而阳衰,故玄穴之处寸草不生,是为白虎。白虎需求极盛,非青龙不可降服。”

江帆想起了爷爷临终前那句话:“小帆,都怪爷爷没有照顾好你,让仇家寻上了门,害你中了茅山禁咒‘断绝衰败咒’,你要牢记,要破解此咒,须青龙遇白虎,否极泰来,大富大贵!一定要收藏好这本《茅山符咒》和《玄洞子龙虎秘术》,为了这两本书,搭上了你父母的性命,等你十五岁后方可练习书中的符咒,切记!”

后来江帆在《茅山符咒》书上找到关于茅山禁咒“断绝衰败咒”的记载:“断绝衰败咒,阴毒无比,中者命根处有一黑印痕,变成衰绝之地,寸草不生。阴毒之处,在于中此咒者,每年冬至作一次,这一天运气衰败,倒霉透顶,每作一次命根上黑印长一点,黑点到根部,即浑身腐烂而亡!除非遇到白虎,青龙白虎相遇,水火既济,方可破解,此咒破解后必否极泰来,大富大贵。”

爷爷去世后是村里的孤老头孟水根收留了他,这些年,两人相依为命,考上大学还是村里人凑了些钱钱,孟水根卖掉了三头老牛才凑足了学费。

每年断绝衰败咒冬至那天作,第一次作是江帆六岁那年,作时,身体感觉到浑身一震,下体热勃起,其他没有什么不舒服感觉。那天去村里上小学的路上,不小心摔下山崖,结果摔断了腿和肋骨。

七岁那年第二次作,看村里斗牛,被牛踩伤,送到县医院抢救了三天才活过来。

八岁那年第三次作,那天下大雨,到树下躲雨,被雷击伤。

以后断绝衰败咒每作一次,江帆比倒霉一次,虽多次大难不死,但命根上的黑点逐渐长长,接近根部。

三年前考入了东海医学院,断绝衰败咒作三次,死里逃生三次,被学校同学们成为“倒霉蛋”。

第一次是六个人在街上走,广告牌掉下来,其他五个人没事,就砸到他一人!

第二次是全班同学去野外郊游,爬山过独木桥的时候,他最后一个通过时,桥断了,掉下山崖,要不是被树挂住,肯定粉身碎骨!

第三次是生的事情令人匪夷所思,江帆晚上上厕所时,竟然误入女厕所,结果厕所里面的女生狂呼,江帆吓得仓惶逃窜,被保卫科抓住,最后百般解释,还是被学校认定图谋不轨,记大过一次!你说冤不冤!

不愿学校啊!试想一个男生被抓到时,下面是勃起的,你说是不是图谋不轨呢?

从此学校女生只要在晚上去上厕所,女生们都相互提醒:“小心江帆那个色狼!”

唉,人要倒霉的时候,什么事都能遇得到,什么事都可能生!

想到这里江帆无可奈何地摇头叹息道:“我什么时候才能遇到白虎呢?如果李寒烟是白虎那就是我的大救星啊!”

“不想这么多还是修炼茅山天眼通术吧。”

江帆开始打坐修炼天眼通术,按照《茅山符咒》记载:“天眼通术,开天眼的修炼秘术,天眼开,可看到人体的五脏六腑、骨骼,还可看到鬼怪、魂魄,高深者可以看到过去和未来。”

江帆一直修炼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上床休息。

第二天一早,江帆就听到急剧的敲门声,打开房门,江帆立即愣住了,敲门的是赵院长和两个警察。

“难道李寒烟告我非礼,或者性骚扰?”江帆想道。

“小江啊,高局长找你,快准备下吧。”赵院长笑嘻嘻道。

“您就是江神医吧,我们局长请您!”其中一个警察微笑道。

 

《符纵三界》004难言之隐

江帆紧张的心立即松弛下来,“你们局长请我看病?”江帆疑惑道,自己只是东海人民医院的实习生,虽然昨天治好了高市长孙子的高烧,但不可能传得那么快吧。

“哦,小江是这样的,你昨天退烧的小男孩的爸爸就是高挺局长。”赵院长解释道。

江帆立即明白了,随两名警察上了警车,穿过几条平坦的柏油马路,最后警车进了一个小区后停了下来。

下车后,江帆随两名警察上了三楼,两名警察按门铃,门打开了,小男孩和她母亲出现在江帆面前。

“江医生,请进!”小男孩母亲道。

房子很宽敞,客厅摆放的是一张长方型的桌子,桌子旁边坐着一位胖胖的中年男人,鼻直口方,大大的耳垂,浓眉大目,双眼炯炯有神,略微肥胖的脸上没有胡子。

“江医生,请坐!这是我老公高挺,我叫刘凤仪,比你年龄大点,你就叫我凤姐吧。”孩子母亲道。

“您找我有事?”江帆坐下后,望着那男人道。

“是的,多谢你救了小儿,你的医术真实太高明了,小儿高烧连李寒烟医生都束手无策,你没打针没吃药,只用手指画了几下,烧就退下来了,真是神医啊!”高局长夸赞道。

刘凤仪端来了一杯茶,放在桌子上,“江医生,请喝茶!”

“谢谢!”

“小张、小李,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你们回局里吧。”高局长吩咐道。

那两名警察立即离开,回局里去了。

刘凤仪又端上来一大盘水果,摆放在桌子上,“请吃水果!”

“谢谢!”

江帆豪不客气地拿起了一个桔子,一边剥皮一边微笑地望着高局长道:“高局长,您今天请我来有什么事?”

高局长微笑道:“江医生,今天请您来,一是答谢你的救命之恩,另外,这个…”高局长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好意思开口。

刘凤仪见男人支支吾吾,她略微羞涩对江帆道:“他不好意思开口,还是我说吧,他不知道得了什么怪病,只要一那个,就疲软,那东西越来越小,这病已经半年多了,也看了不少名医,吃了不少药,就是不管用,一点起色都没有!”

刘凤仪大约二十八岁,身材高挑,眉毛浓密,大眼睛,椭圆形的脸上有两个小酒窝,皮肤细白,一看就是美少妇类型的。

面对这样一个漂亮的老婆,却不能那个,对于男人还说,是多么痛苦的事!从高局长的脸色上就看到了!

江帆心里十分清楚,高局长的老婆是个欲望很强的女人,本来肥胖的身体就难以满足她,可现在一点都无法满足,这对男人来说无疑是最难堪、最丢脸的事!

高局长低着头,肥胖的脸臊的通红,尴尬地摸着桌子角。

其实江帆进屋看到高局长的时候,就看出了高局长这方面的毛病。先他鼻子上青筋暴露,嘴唇上无胡须,这就说明阳衰。另外听他说的声音尖而细,如同太监的声音,阴盛而阳衰。

“高局长,我能看看那东西吗?”江帆道。

“这个,这个。”高局长犹豫起来,当着一个男人脱掉裤子,很不自在。

“快点脱啊!”刘凤仪催促道。

“到卫生间去脱吧,你就当着解手!”江帆考虑到高局长莫不开面子,所以建议他到卫生间去。

进了卫生间,高局长脱下裤子,江帆看到后差点没晕倒,我靠!那玩意也太小了,只有指甲盖大小,比小孩子的还要小!

我靠!做男人挺难!这东西怎么能缩小了呢!高局长,你真不幸!

高局长脸憋得通红,自己都无脸看,一米八几的身材,可谓人高马大,但那玩意比小孩子的还要小!

“原来挺大的,自从得了怪病后就缩得这么小了。”高局长道。

“你原来多大?”江帆问道。

“这么大。”高局长用手比划着,江帆一看,高局长伸出一只大拇指比划,我靠!也就大拇指大小,这也叫大!如果你要是看到我的,你肯定要悬梁自尽了!

江帆和高局长两人从卫生间出来,“江医生,这病能治吗?”刘凤仪急切道。

“能治好,但我要了解的病的原因。”江帆道。

“有什么问题,您尽管问吧!”

“高局长,您得此病之前得罪过什么人?”江帆问道。

“得罪过什么人?”高局长拍着脑门,在大厅里来回踱步。

突然高局长停止了踱步,“半年前我们抓到一个东乌人的,因喝酒闹事,打伤了酒店员工,后来了一个干瘦的东乌人老头要保释,我不同意,他用纯熟的地方话对我说了句,你会后悔的!”

“你和他接触没有?”江帆问道。

“那东乌人老头走的时候,在我身边走过,我当时感觉到身体凉,也没往心里去。”高局长道。

江帆若有所思道:“高局长,你被那个东乌人暗算了,这家伙在你身上施了阴咒。”

“阴咒?”高局长疑惑道。

“阴咒是符咒里面最yīn险的禁咒之一,此术施用的时候,中咒者往往无法察觉,或得莫名其妙的怪病,或莫名其妙地死去!没想到此种歹毒的禁咒流传到了东乌人!”江帆惊讶道。

“我老公不会有生命危险吧?”刘凤仪焦急道。

“不会,只是这种怪病让人痛苦一生,比要命还要歹毒!”

“有点我不明白,您说的符咒,我也知道点,不就是道士用毛笔、黄纸、朱砂画符吗?但我没看到那东乌老头用毛笔在我身上画符啊?我怎么会中了阴咒呢?”高局长疑惑道。

“符咒创自轩辕时代,是专门用来治病,或者用以驱邪、防身的一种神奇秘术,最原始的符咒就是用手指书符。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符咒逐渐展成用毛笔、黄纸、朱砂书符。实际上这种变迁,使符咒变成了花拳绣腿,失去了原来的真实地作用。”

“而那种最原始的符咒,反而没有得到推广,只是在极少数人中流传,茅山符咒就是其中一个派,在当今社会,这种符咒更是难以见到!”

 

《符纵三界》005龙虎秘术

“哦,原来您是茅山派的符咒传人,我算是遇到贵人了!”高局长感叹道。

“江医生,有件事想请问您,不知道方便吗?”刘凤仪道。

“凤姐,有什么事尽管问吧。”江帆道。

刘凤仪脸带羞涩,神色有点迟疑道:“我家高挺在没得这怪病之前,那东西很小,最多二三分钟就不行了,你们茅山符咒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善吗?”

江帆知道,高挺是东海市长高原的儿子,同时高挺也是东海市西城区的公安分局的局长,可以说是年轻有为,如果帮他治好了难言之隐,那高挺肯定感激不尽。以后要有什么事找他帮忙,他肯定会买个人情。

“高局长中的阴咒可以破解,破解后三天就可以恢复,至于他先天的短小,也可以改善,但他必须严格按照我所说的方法去做,不但可以改善短小,还可以让那玩意第二次育,变得骁勇异常!”江帆道。

“真的!”高局长和刘凤仪两人同时惊讶道。

“绝对真的,只要你按照我说的方法练习,只要一个月就行了!”江帆道。

“只要一个月!”刘凤仪兴奋道。

“是的,但在这个月内,你们要忍耐,千万不可亲热,否则前功尽弃!”江帆道。

“行,只要能达到您所说的效果,别说一个月,就是三个月都行!”刘凤仪道。半年都熬过来了,哪在乎一个月!半年都没吃肉了,想得很啊!

“好吧,我先把高局长身上的阴咒解了,然后再教他。”

江帆走到高挺身后,“高局长请站起来!”

高挺站了起来,江帆在他身后的命门区域,默念茅山符咒:“天门开,地门开,邪气全出来,太上老君即急急如律令!”。手呈爪式,连抓数下,然后手式变成剑指在命门区画动了数下。

高挺感觉到浑身一震,如同打了一个寒噤,江帆微笑道:“那个东乌人下的阴咒已经解除,三天后即可恢复,但这三天不可食荤腥之物,否则前功尽弃!切记!”

“什么荤腥之物?”刘凤仪道。

“就是鱼和肉类食物,最好食素食。”江帆道。

“哦,我知道了,这三天就让他吃素食。”刘凤仪道。

“凤姐,接下来我要教高局长龙虎秘术,有女人在场不方便,我和高局长到屋里去,请你在外面等候!”江帆道。

进入了房间,江帆微笑对高挺道:“龙虎秘术,分内功和外功练习,内功修炼的口诀是:‘吸气入丹田,呼气到会阴。’每天修炼一个小时即可。”

“内功修炼的姿势是高马步,双拳抱腰,腰直,松肩垂肘,舌顶上颚,呼吸要深、细、匀、长。”江帆道。

江帆详细讲解如何呼吸,以及注意事项,直到高挺基本掌握为止。

“外功修炼是揉、捏、搓、捶四字诀。”江帆示范四字诀,所谓四字诀其实就是对下部两个小球进行揉、捏、搓、捶锻炼。

“四字诀练习半小时后,就是下体挂物修炼,开始先挂小沙袋,重量逐渐增加,直至挂半块砖为止。”江帆道。

“江医生,这玩意能挂半块砖吗?”高局长一副不可知置信的神情。

“半块砖算什么,功力高深者可挂上八块砖!”江帆微笑道。

“啊,这玩意可挂八块砖,那怎么可能!”高挺曾经参加过特警训练的,能用手指勾起四块砖都十分困难,要用下面挂起八块砖,那要多么大的力量!

如果那玩意能挂八块砖,那人该有多厉害!肯定是一夜九次郎!

“怎么?不相信!”江帆道。

“呵呵,那玩意怎么可能挂砖呢!”高挺还是不太相信。

江帆走到墙角边,拿起了一支哑铃,这是高挺早上锻炼臂力的,只是当上局长后很少练习了。

江帆从口袋里拿出一卷纱布,将一头绑在哑铃中间,另一头系在下体。

“你看好了,起!”江帆身体直立起来,地上的哑铃离地而起,悬挂在半空!

高挺顿时惊呆了,这哑铃少说也有十多斤重,那玩意竟然把它吊起来,这也太吓人了!

“看到了吧,只要功夫深,下面能挂砖!”江帆傲然道,吊起一个哑铃算什么,就算是六块砖都可吊起来!

高挺已然深深信服,喜悦道:“多谢江医生,我一定刻苦练习!”

最后江帆让高挺示范了龙虎秘术内功和外功的步骤,并加以指点,直到高挺完全掌握为止。

不知不觉,江帆在高挺家里呆了两个多小时,此时已接近中午,在高挺夫妇的挽留下,江帆吃过午饭后,才由两面警员开车送回了医院宿舍。

江帆刚进宿舍大门,同室的几个同学冲了过来,一把抓住江帆道:“江帆,你也太会隐藏了吧,竟然会那么神奇的医术,我们在一起三年都不知道!”

昨天江帆为小男孩降温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东海人民医院,认识江帆的人几乎都不相信,在他们眼里的“倒霉蛋”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医术!

江帆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好友余俊强一把拉着江帆的衣襟道:“帆子,你小子也太不够哥们了!我们可是同学三年,玩得最铁的,你竟然藏得这么深!”

江帆微笑道:“强子,不是我隐藏深,实在是我的医术最近才小成,我如何卖弄啊!”

“帆子,听说一大早公安局的车子把你接走了,你小子不是犯了什么事吧!”余俊强笑道。

“是啊,你小子肯定又是进了女厕所,非礼了哪个漂亮的护士!”

“我看是非礼了李寒烟!我昨天看到她气冲冲从值班室冲了出来!”

“你们别瞎猜,是西城区公安分局的高局长为了感谢我昨天救了他儿子,请我去吃饭。”江帆道。

他们正闹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嘈杂声,有人喊道:“快去看,医院出事了!”

“医院出事了,我们去看看。”余俊强道。

远远就看到了医院门围满了很多人,争吵生不断,而且越来越激烈,人越围越多。

“你们医院的医生水平太差了,生孩子动不动就要剖腹产,还说是妇产科专家……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微信识别下方【二维码】看无删减原文

 

我和极品警花的羞羞事

我与空姐荒岛上的生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內酷网,让内在先酷起来,改变的根本是自内而外!

休闲小说学技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