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空姐荒岛上的生活
第一章阿修,放过我吧
偌大的总统套房,里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地上散落着被撕破的裙子,内衣。超大size的床上,乔蓝蓝屈辱的半跪着,正凄惨的哀求着在她背后一下比一下狠厉索要着的男人:“阿修,放开我,很疼,放……”
但男人始终充耳未闻她多么痛苦的求饶,甚至在听到她叫自己‘阿修’后,他突然更加快速的往死里折磨她。
薄凉的唇贴到她耳边,一字一顿阴沉的道:“乔蓝蓝,你费尽心思,不就是想爬上我的床?设计晓琳出车祸,害她没了一双腿,你敢说你不是故意?怎么,现在又装模作样的说不要?”
闻言,乔蓝蓝背脊直接僵住,求饶的声音,顿时全数给她吞回到肚子里,戛然而止住。
阿修,不是这样的,真的,你误会我了。
全世界都知道你视白晓琳如心头肉,哪怕我再恨着她,可你爱的人,我又怎么舍得去伤害?
但,她很清楚,对他解释一千次一万遍都没用,反正到最后,他只会得到他无情的四个字:装模作样!
乔蓝蓝苦涩的笑了笑,钻心且绝望的疼,在她心脏里放肆的流走着。
罢了,误会就误会下去吧,反正三年都这样熬过来了。阿修,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
这么想着,乔蓝蓝便缓缓闭上眼,死死的咬着牙,一声不吭甘之如饴的承受着他带给她的痛苦!
男人继续往死里索要着她,每一下都既无情又狠厉。
时间过了不知道多久,倏的,男人按着她腰间的手猛然一紧,最终,炙热全然释放到她体内。
男人抽离出她的身体,一眼都没看她,无情的起身,极其优雅的穿上衣服。
相反,乔蓝蓝则是狼狈的趴在床上,她身体残破得就像是被几辆大卡车碾压过一样,肌肤一块块淤青,疼得她稍微喘息一下都倍感煎熬。
一颗接着一颗豆大的水珠,顺着脸颊滑落沾湿枕头,已然分不清是汗水还是眼泪。
随后,乔蓝蓝就听到令人压抑的脚步走远,他要走了。
在男人走到门板后,乔蓝蓝意识到他要离开,便蠕动了一下干涩的嘴唇,用尽全身力气,气若游丝的吐了一句话出来:“阿修,我们……就这样吧,好吗?”
这些年的煎熬,她真的受够了!
男人握着门把的手微微紧了紧,没有回头,双眸冷若如霜的盯着门板,薄唇嗜血的勾起,嗤笑道:“呵,乔蓝蓝,你以为我会放了你?除非我死了!”
听到男人说他不会放过自己时,乔蓝蓝的手下意识便揪紧床单,心底还是稍稍的震撼了一下。但随即又自嘲起自己,乔蓝蓝,你还在期待吗?以为继续呆在他身边,他有一天就会发现都是误会吗?就会知道你是真心爱他的了?
别傻了,那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
他恨你入骨啊……
“阿修,放过我吧。”乔蓝蓝喃喃的重复道。
男人俊美的脸庞绷紧了一瞬,目光掠过复杂却一闪即逝,薄唇微动,但最终一个字都没说,便毅然的抬腿离开了套房。
第二章你给不了的,我都能给
一个月后,乔家老宅。
乔蓝蓝蹲坐在马桶上,目光怔忪的盯着手里的双红杠的验孕棒。
万万没想到,当了严修三年的情妇,竟然在她准备要彻底离开他身边的时候,就中招了!
老天爷真的很爱跟她开玩笑!
“呵。”乔蓝蓝嘴角勾起一抹自嘲且苦涩的冷笑,将验孕棒直接扔到垃圾桶。
刚走出洗手间,就有一张轮椅堵在门口,上面坐着一个的女子,她身穿一袭白色长裙,身形消瘦得很弱不禁风,就跟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似的。
但只有乔蓝蓝知道,她内心有多狠毒!
可,她却是严修心头的白月光,白晓琳。也是她同父异母的所谓妹妹!
如果三年前不是白晓琳自导自演了一场车祸,她跟严修,关系再恶劣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
当时白晓琳受了重伤,醒来后发现自己失去了一条腿和终生不孕不育,就指着乔蓝蓝说是她害了她。
严修真的很爱白晓琳,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信。
偏偏,不管乔蓝蓝解释多少次那场车祸跟她无关,可严修还是认定是她把白晓琳害成这样。这三年来,那个男人,真的对她恨之入骨得很不得扒了她的皮抽干她的血。
乔蓝蓝冷冷的垂下眸瞪了她一眼:“有事么?”
白晓琳似没看到她对自己漠视一样,口吻充满担忧的问:“姐,我看你最近好像脸色好像不大对劲,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白晓琳的套路,这些年她乔蓝蓝早已领教过无数次了。
再上当,那她就真是白痴!
乔蓝蓝懒得搭理她,淡淡的白了一眼,便迈开腿越过她身边准备离开。
“姐,你别不跟我说话啊。”白晓琳没打算放过她,见她走,便着急的从后抓住她手腕。
白晓琳的触碰让乔蓝蓝感到无比恶心,下意识轻轻一甩手腕,白晓琳故意借着这股力气,直接从轮椅上摔了下来。
偌大的客厅,‘噗通’一声。
瞬间发出一阵极其刺耳的巨响。
“啊!”白晓琳痛苦的尖叫,整个人狼狈的趴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姐,我也是担心你,我真的没有恶意的。你看,你害我成这样了,我这三年有没有怪过你半分?你是不是……就非要把我整死了,你才甘心?”
那你就去死啊!
乔蓝蓝无语的揉了揉太阳穴,嘴角洋溢起浅浅的笑意,居高临下的垂下眼睑睥睨着她,“这里又没其他人,你装什么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什么样。”
白晓琳像是一个字都没听懂乔蓝蓝说的什么意思,一脸无辜,挂着泪痕,看起来十分可怜兮兮。她掉着眼泪,肩膀一抽一抽的,但实际眼底充满了阴毒:“姐,你把我害成这样,就是为了让阿修和你在一起,这些我都是看在眼里的,但我从来就没责怪过你半句。可你不顾及我们的姐妹情,你也要想想你自己啊,以后我跟阿修结婚了,还会有谁要你。”
是的,白晓琳即便残废了,严修还许下承诺会在三年内娶她为妻。这不,他们的订婚典礼就定在了下个月初。估计她是担心之后自己还会和严修纠缠,所以终于忍不住了?
乔蓝蓝妖娆的红唇微微勾起,幽幽的转过身去,在白晓琳跟前半蹲下来。
乔蓝蓝长相妖媚,尤其是微笑时候,几乎可以把人的心给彻底蛊惑。
这张脸,白晓琳每每见着,都恨不得撕烂。
此时,白晓琳目光瞬间一变,像是淬满了剧毒般的瞪着她。
以前白晓琳还没残废,跟乔蓝蓝还是好姐妹那会儿,两人不管走到哪里,只要有乔蓝蓝的地方,她就会被直接比成渣。每每想到这,她就恨不得把乔蓝蓝这张脸给撕烂。不过还好,乔蓝蓝心爱的那个男人却只爱她。光是这一点,她就完胜了。
乔蓝蓝伸出手,慢慢的捏住白晓琳的下巴,稍微使力,便抬起了她的脸,一字一顿故意挑衅的道:“是啊,我经常跟他上床呢。你给不了他的,我都能给到他。”
第三章有什么资格说我贱
“乔蓝蓝,你他妈闹够了没有?”倏的,一道冰冷至极的男人嗓音,在乔蓝蓝的身后响起。
那把声音乔蓝蓝已经熟悉到深入骨髓了,所以哪怕不去转身,却已经猜到是严修。
乔蓝蓝背对着他,无奈的隐隐勾了勾唇,心里叹息了一声:严修,你那么聪明,怎么就被白晓琳骗得团团转呢?她的套路,你还是一次次的上当!
严修大步流星的走来,从后一把拽过乔蓝蓝手臂,当即就是一个狠厉的巴掌朝她脸颊甩去。
力度很大,乔蓝蓝的脸直接被打偏,印上五个深红的巴掌印,嘴角渗出一串鲜血。
乔蓝蓝被打蒙了,但此刻却也无比的清醒。
严修,真好!这一耳光,把我对你仅剩的一点点感情给彻底打碎了。
白晓琳趁着严修不注意之下,阴险的看了一眼乔蓝蓝,微微一笑。随即,她的眼泪便伤心欲绝的一直从脸上滑落。
严修将白晓琳抱起来,动作轻得宛若抱着一个世间珍宝。他温柔的哄着怀里女子:“没事了,不要怕,我在。”
“阿修……”白晓琳的脑袋小心翼翼的埋入男人胸口,哭得肩膀一抽一抽好不可怜,她悄悄的抬眸看了看严修阴鸷的脸庞,“阿修,你不要怪姐姐,都是我不好,是我没用……”
“你没错。”严修心疼的看了她一眼,紧接着,目光阴鸷的看向乔蓝蓝。
但乔蓝蓝一点也不惧怕他,并且目光定定的跟他直视。从他的眼里,她也看出了他此刻恨不得把自己给千刀万剐。
严修缓缓的弯起薄唇,一字一顿:“乔蓝蓝,你贱得可真够入骨。”
这几年来,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他说自己贱,再难听的话她也默默忍受过,本以为自己早已麻木,但此时,心脏还是像被淬了毒的针扎般刺疼。
她不想在他们面前,连自己最后一丝尊严都没了,忍住想哭的冲动,慵懒的靠在墙边,双手环胸,对着他妖娆的眨了眨眼睛,挑衅的意味浓烈,红唇微启,“对啊,可你还不是一样天天爬上我的床?严修,你一个出轨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说我贱?”
她一口一个‘爬上我的床’,说得好不轻快。
严修怒得眼眸寒光尽显。
白晓琳已经被刺激得脸色发白。
乔蓝蓝继续讽刺:“你不是想去死吗?去死啊,反正你都是个废人了,赶紧死吧!”
严修注意到乔蓝蓝嘴边的那一抹鲜血,心底无来由的微微一抽,但听到她诅咒自己的妹妹是废人还叫她去死后,那一抹轻微的紧张,便一闪即逝,心头只剩下对她遥无边际的恨。
“姐姐……”白晓琳绝望的闭上眼,哭着哭着,突然就直接在严修的怀里彻底的晕厥了过去。
严修方寸大乱,便赶紧送白晓琳去医院,经过乔蓝蓝身边时,他在她耳边阴冷的说了四个字:“你真恶毒。”
“对,我无时无刻都在诅咒白晓琳下地狱。”乔蓝蓝不怕死的反驳。
第四章他真的走了
“严修,你想干什么?”黑暗的密室内,乔蓝蓝浑身颤抖的蜷缩在一个潮湿角落里,耳畔一直响起着那阴沉的脚步声,正一步一步的逼近自己。
严修居高临下的走到她跟前,慢慢蹲下,修长五指一把捏住乔蓝蓝憔悴的下巴,薄唇里狠狠的蹦出字来,“你不是喜欢诅咒么?我也该让你尝尝,诅咒别人的下场!你不是说晓琳是废人么?我也让你试试,残废的滋味!”
最后几个字,男人说得格外嗜血。
闻言,乔蓝蓝心脏猛然咯噔了一下,惊悚的瞪大眼睛。
他什么意思?
想对她做什么?
乔蓝蓝很害怕,手脚都变得冰冷,但她还想再最后问他一次:“严修,你就那么的相信白晓琳吗?她在演戏,你是装感觉不到还是真的蠢?”
她的这些话,严修已经听过无数次。
都到了这个地步,她还在污蔑晓琳。
严修的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失望,捏着她下巴的那五根手指,一寸一寸的越发收紧:“你害她这辈子都无法再走路,无法再生儿育女,乔蓝蓝,你也不配有这些。”
乔蓝蓝的心跳直接停顿了一秒。
‘哐当’,密室紧闭的铁门倏的被人从外开启,走进来两个手持粗长铁棍的壮汉。
严修松开她下巴,冷傲的站了起来,幽幽的对壮汉道:“好好招呼乔大小姐。”
“是。”壮汉恭维的回应。
接着,两人朝乔蓝蓝走近。
乔蓝蓝下意识的捂着肚子,赶紧滚爬过去抱着要离开的严修大腿:“严修,你想做什么?你到底要把我逼到什么地步?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为什么……”
砰!
严修眯着眼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向乔蓝蓝,将她直接踢开:“你又有放过晓琳吗?乔蓝蓝,我忍了你,已经很久了。”
“又是为了白晓琳……”乔蓝蓝心如刀割的轻轻摇头,自暴自弃的放声冷笑。
严修没有再回头看身后的女子一眼,她的冷笑声让他感到格外刺耳,眉心轻轻一拧,毅然的抬起腿,继续走出密室。
门再次合上。
他真的走了……
壮汉继续往前走。
“严修要你们对我做什么……”乔蓝蓝恐惧的大吼。
但那两名壮汉仿佛没听到她竭嘶底里的害怕一样,强行夹着她肩膀,按着双腿。
乔蓝蓝使不出一丝力气挣扎。眼睁睁的看着两根铁棍落下,朝自己的膝盖狠狠敲打下来。
“啊!”乔蓝蓝痛苦的尖叫出声,“求求你们,放了我,放了我……”
可压根没人会知道她现在有多疼,那两根铁棍一下接着一下,响起骨头断裂的声音,她的双腿变得血肉模糊,最初的刺骨钻心,渐渐变得麻木。
她知道,自己这双腿,已经废了。
严修,都还给你了。你对我恨,就终止吧,从此我们就两清了。
许是疼到了极致,心里的郁结也全然释放了开来,乔蓝蓝的嘴角溢出一抹灿烂明媚的笑容。
终于,再也熬不住的两眼一黑,彻底的陷入了昏迷……
与此同时,密室外,严修一直目不转睛的紧盯着监控,手里紧攥着一个高脚杯。
那个女人双腿,终于被他给毁了!
可,心里怎么毫无报复的痛快?

 

篇幅有限,后续精彩内容,

请用手机微信扫码,进入书城阅读。

关注我   免费领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