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大全
www.neikuw.com

无敌古董商

来学技树,得一技之长!

第1章青铜簋
“轰…轰隆…”天边响起震耳的雷声,像是要把天空炸开一般,乌黑的云黑压压的笼罩在头顶上,低的恨不得直接砸在地面上。
唐启机械的坐在餐厅后厨里,一边听着外面的雷声,手里一边杀鱼。
今天的情景,跟三天前简直一模一样,同样是狂风暴雨的夜晚,他深爱七年的女友选择跟他分手,转而投入高富帅的怀抱。
即便已经过去三天,那情景依然像刻在唐启脑子里一样,不停在唐启眼前回放,很快唐启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现在就杀回学校,把那高富帅约出来,决一死战!
但唐启很快就理智下来,那高富帅他认识,名叫高见,家里是在道上混的,别说整个大学了,就是这条街,都得打上高家的姓,去找高见报仇,不是去送死?
正想着,唐启右手食指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手指竟然被一条浑身金色长相丑陋的海鱼给咬了,此时血液正快速的往外弥漫,转眼已经把金色的鱼染成了红色。
“嘶…”唐启猛抽一口冷气,快速把鱼甩一边去,手指转眼已经肿成小萝卜了,伤口附近弥漫着一股金色,两排锋利的牙印整齐的留在手指上,转眼手指就开始发麻。
“草!一朝倒霉,事事不顺,老子天天杀鱼,竟然还被鱼给咬了!”唐启忍不住破口大骂,扭头再找那金色海鱼寻仇时,那海鱼已经不见踪影,估计是顺着下水道的口,钻进去了。
手指上残留的金色还在不断的往伤口里渗透,唐启想去医院检查一下,打个破伤风疫苗啥的,但转念想了想,去医院又要挂号,做化验什么的,一趟下来,至少得花好几百,他已经没钱再挥霍了。
找领班要了个创可贴贴上,唐启请了半天假,寻思一会儿找个药店,买点消毒水,好好消毒一下,路过静禅包间的时候,里面突然飞出一个小铁碗,正好砸在唐启身上。
唐启随手接住,心里怒火开始往上涌,能在静禅包房里吃饭,肯定很有钱,这年头,有钱人素质都这么差吗?抢人女朋友也就算了,怎么还乱扔东西?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唐启耳边:“青铜簋,含铜量约百分之60,中度腐蚀,建造于周朝时期,价值不菲。”
唐启顿时四下看看,谁在说话?
但整个走廊里,就唐启一个人,根本没有其他人的影子,唐启还以为是有人在跟他开玩笑,刚想发飙,包着创可贴的手指再次搭在那小铁碗上:“青铜簋…价值不菲。”
靠!
唐启差点蹦起来,这次他可是听清楚了,那声音根本不是他用耳朵听见的,而是直接回荡在他脑海里。
老子该不是被那挨千刀的鱼咬变异了吧!
“米小姐还真是会开玩笑,随便拿个生了锈的破玩意儿就想冒充青铜器么?今天我把你东西扔了,就是想给你个警告,以后若再拿这种破烂货糊弄我,就别怪我不顾念跟你父亲的情谊了!”静禅包房里突然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随后,男子走出包房,愤恨的扬长而去。
唐启愣了愣,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生了锈的小铁碗,这玩意儿咋还是个假货?
就在唐启发呆时,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从包房冲出来,对着男子离去的方向骂道:“高德,你个大骗子!到底识不识货!摔坏了我的青铜器,你赔得起嘛!”
第2章路见情敌必踩之
女孩看上去二十来岁,跟唐启年轻相仿的样子,椭圆形的脸蛋上留着细碎的刘海,刘海下圆溜溜的大眼睛里此时充满怒火,小巧挺直的鼻子也微微皱着,粉嫩的小嘴恨不得嘟到天上去。
总之就是一副呆萌的样子,即便她现在很生气,唐启也忍不住想揉乱她的长发。
唐启举起手中的小铁碗,对着那丫头晃了晃:“这东西是你的?”
女孩重重点头,花蝴蝶似的跑到唐启身边,一把抓过铁碗,一副吹牛的口气吹嘘道:“当然,这可是商朝皇帝用的碗,价值连城,你信不?”
“噗哧。”唐启实在被女孩可爱的模样逗乐,忍不住笑出声来,先前的抑郁也一下子抛到脑后。
“你笑什么?”女孩顿时皱眉,不满的瞪着唐启:“你也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信。”唐启连连点头,他终于明白那个高德为什么会把这东西当垃圾了。
这丫头的推销技能实在太差劲,任谁看见她这么吹,都会认定这东西是假货。
“你信有什么用,现在连高德都没要这东西,看来只能去黑市卖了。”女孩情绪突然低落,皱眉道:“可是黑市太危险,我自己去的话…”
说着,女孩的目光突然落在唐启的肱二头肌上,眼珠轱辘一转,笑道:“帅哥,我看你很识货的样子,人也不错,不如你陪我去把这东西卖了吧。”
“我?”唐启不敢置信的指指自己,这丫头未免也太单纯了吧,自己只是随便敷衍她而已,她就认为自己识货了?竟还让个陌生人跟她去卖货。
摆摆手,唐启拒绝道:“不行,我难得放假,得好好休息。”
“我出钱,雇佣你陪我去怎么样?只要今天能把东西卖出去,我就给你两千块!”女孩伸手拦住唐启,笑着引诱道。
一下午挣两千,差不多顶他一个月工资了,唐启吞了吞口水,果断道:“成交。”
跟着女孩出了餐厅,俩人打车直奔黑市,路上唐启终于知道,女孩名叫米琪,家里是做古玩生意的,这次卖青铜簋,主要是因为她急需用钱,否则也不会选择去黑市上把东西出手。
所谓黑市,又名地下交易一条街,是个比较大型的古玩交易市场,所有来路不正,禁止贩卖的古玩,全部都选择在这里交易,所有交易全部支票交易,不收现金。
进场每人需要缴纳一千元的入场费,入场后采取自由交易制度,买定离手,只要钱货两清后,即便发现买到手的宝贝是假货赝品,买家也只能受着,否则就是坏了黑市规矩。
因此,在黑市上买东西,大家都很谨慎,看不准的物件,轻易不下手。
很快车就停在郊区一个山前别墅门口,门口站着两个人高马大的保安,看上去很吊的样子。
米琪去缴纳了入场费,兴奋的拽着唐启往里走,边走边说:“一会儿你进去后,就装成鉴宝专家的样子,凡是对这青铜碗有兴趣的,你就详细跟他介绍,说的越专业越好,记住,这可是商朝皇帝用的碗,这点一定要深刻强调!”
唐启皱皱眉:“我不是负责当你保镖吗,怎么还得负责卖货?”
“别管干什么,反正今天得把东西卖出去,卖不出去的话,我可没钱付你工资了。”米琪眨眨眼,一脸无辜的瞅着唐启,好像他今天不把东西卖出去,她就赖上他了。
“靠,你这丫头…”唐启刚想抗议,声音就被淹没在巨大的汽车轰鸣声中。
一辆骚绿色的兰博基尼超跑嘎吱一声停在别墅门口,犀利的剪刀门朝上开启,从车上走下一男一女来。
正是高见和沈妙莲二人。
“靠,真尼玛冤家路窄,怎么在这都能碰见他们!”唐启暗骂一声,觉得十分晦气,转身就想走。
“你认识他们?”米琪眨眨眼,好奇的看着高见和沈妙莲,他们看上去一副金童玉女的样子,怎么唐启却好像看见了瘟神一样。
“唐启,你怎么也在这?”说话间,沈妙莲已经认出唐启的背影,奇怪道。
“唐启?就是刚被你甩了的那个穷小子?”高见也挑挑眉,顺着沈妙莲的目光看过来。
看到唐启之后,高见嘴角顿时划过一丝嘲讽的笑意,眼中满是揶揄:“还真是你,想不到你还挺厉害,这么快就换了工作,跑这当保安来了,一会儿好好在爷面前伺候,爷要是淘着宝贝了,就赏你个大红包。”
“不必了,你的红包,我消受不起。”唐启眼中划过一丝恨意,狠声道,说完就要离开。
“别走啊,就算你不要红包,也得在我跟前伺候着,不然我分分钟就能让你失业,从这滚出去。”注意到唐启眼中的恨意,高见顿时威胁道,唐启越是恨他,他就越开心,还有什么,比当众打情敌的脸更爽?
米琪此时也搞清楚了三人之间的关系,顿时为唐启打抱不平道:“少狗眼看人低了,什么保安,他就不能来这闲逛了?今天你要不能让他出去,你就当众学三声狗叫,并给唐启道歉!”
“呵…”高见像是听见个天大的笑话一样,冷笑道:“闲逛?你当这是你家菜市场呢,光入场费每人就一千块,顶上他一个月工资了吧,他能来这闲逛?”
说完高见的目光就落在米琪身上,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米琪,如果说沈妙莲是那种风骚性感的拜金女,那米琪就是清纯可爱的学生妹,高见身边当然不缺拜金女,所以注意到米琪之后,高见就被深深吸引住了。
沈妙莲注意到男友不对劲,不满的在高见怀里扭动腰肢,娇声道:“你干嘛跟唐启一般见识,他一穷打工的,能跑这干保安已经不容易了,没必要让他丢饭碗,一会儿让他好好给你道个歉,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吧。”
这话说的高见心里一阵酣畅,高兴的在沈妙莲腰肢上拍了一巴掌,高见大笑道:“我给过他机会了,是他自己不珍惜,不过这美女的提议很有意思,我当然赌得起,但是如果我赢了,唐启不仅要学狗叫,美女你还得陪我一整天。”
米琪嘴角划过一丝坏笑,爽快道:“成交!”
第3章金宝阁
“保安!”高见豪爽的打了个响指,叫来一队保安。
他是黑市的常客,跟这里的所有人都比较熟,轰出去个穷光蛋,还不是易如反掌?
想到一会儿自己就要当着两大美女的面让唐启颜面扫地,高见就抑制不住的兴奋,脸上挂着副胜券在握的笑容。
“高先生,有何吩咐?”保安队长快速跑到高见身边,恭敬道。
“这人是你们保安队的吧,这么不长眼,连老子都敢惹,还不快让他滚蛋!”高见目光落在唐启身上,冷笑道。
“不好意思,高先生,这位先生并不是我们的工作人员,请问发生什么事了?”保安队长皱皱眉,低声问道。
不是?
高见心里一咯噔,这唐启就一饭店杀鱼的,不可能没事买一千块的门票来这里闲溜达,他来这干嘛?
“我看他鬼鬼祟祟的,怀疑他浑水摸鱼,想趁机偷东西,为了这里其它客人的安全,你们应该仔细调查一下他的身份。”高见道。
保安队长心里一惊,这客人确实眼生,而且身上穿的衣服很是简朴,跟这里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而出入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如果这里真进了贼,那他这保安队长的工作也就不工干了。
保安队长顿时应了一声,走到唐启面前查票。
高见嘴上挂着冷笑,手在沈妙莲身上上下游走,笑道:“一会儿你先打车回去,哥明天再去找你。”
“为什么,人家要跟着你啊。”沈妙莲顿时不满的撅起嘴,在高见耳边娇声道。
“哈哈,乖,今天哥赢了,当然要好好享受一下胜利品啊。”高见顿时哈哈大笑,对着米琪努努嘴,眼神色迷迷的。
说话间,保安队长再次跑回来,恭敬道:“高先生放心,那位唐先生确实有正规门票,他来是有好货要出手,还望高先生握手言和,保不齐高先生今天能从他那收到宝贝。”
“你确定他有门票?”高见不可置信的瞪着唐启,愤怒道。
“千真万确。”保安队长点点头。
高见顿时面如死灰,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会栽在一个穷小子手里。
“高大少,敢赌就一定输得起,还不快学狗叫?”米琪兴奋的跑到高见面前道。
“你们别高兴的太早,有票又怎么样,敢卖假货,老子照样能把你们轰出去!”高见怨毒的瞪了唐启两眼,狠声道。
“随你怎么说,哥没空陪你玩。”唐启耸耸肩,不屑道。
他原本就懒得理会高见,只有这种闲到发慌的高富帅才有空到处装逼,他来这里的目的,是抓紧把东西卖出去,赚到那两千块。
“走吧米琪,别再跟这疯狗一般见识了,卖货才是正经事。”唐启说完,拽着米琪往里走去。
这名义上是黑市,倒不如说这是个私人交易派对,整个黑市由五个装修精致的豪华别墅组成,每个别墅都有自己的主题,分别叫瓷宝阁、玉宝阁、金宝阁、书宝阁、古宝阁,专门用来交易瓷器、玉器、金银铜器、古书画和杂项。
别墅之间全部打通,中间由花园相连,唐启还是第一次逛有关古玩的地方,这里的奢华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唐启的想象,唐启不觉瞪大眼睛,四下观看。
高见则和沈妙莲一脸冷笑的跟在唐启身后,伺机报复。
根据地图指引,唐启带着米琪找到金宝阁,别墅分三层,一楼银,二楼金,三楼专卖铜器,唐启着急卖货,带着米琪直奔三楼。
一上来,唐启就愣住了。
他路过一楼二楼的时候,里面都人声鼎沸,每个休息区都有人拿着东西在交易,唯独来到三楼,这里十分安静,只有七八个人在吧台的位置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们是在聚会。
“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米琪也一脸茫然,她虽然常听父亲提起这里,却也是第一次来,这三楼别说没有一件青铜器,就连普通的黄铜,也没有踪影!
高见看两人傻眼,顿时冷笑一声,不屑道:“你们还真是土包子进城啥都敢来,这金宝阁三楼虽说是交易铜器的地方,但默认交易青铜器,其他铜制品,根本入不了钱老的法眼,而且这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拿到这里来交易的物件,都必须出手,由买家进行一次性喊价,若喊价高于物品实际价值,卖家要交百分之三十的罚款。”
“这…是什么意思?”米琪没听懂,不解的看向唐启。
唐启心中一沉,眉头紧锁道:“麻烦了,就是咱们带来的东西,自己要叫价,叫低了咱们吃亏,叫高了可能不仅东西卖不出去,还得交一笔罚款。”
“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规定?这么说,不管咱们喊多少,吃亏的都是咱们?”米琪终于反应过来,不满道。
“才知道?既然都到这了,就不能白来,把东西拿出来吧。”高见笑的更加阴险,他压根就不信唐启这个穷光蛋能拿出什么真东西来,一会只要他敢喊价,就面临巨额罚款,简直是老天都帮他。
“米琪,要不咱别卖了?”唐启有些犹豫,他虽然知道那青铜簋的信息,但那东西能卖多少钱,他还真不好说。
米琪脸上也划过一丝犹豫,思考片刻后,米琪咬牙道:“卖!大不了喊低点,赔钱也要卖!”
说完,米琪从包里将青铜簋拿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在观察台上,大声道:“商朝皇帝专用的青铜碗,现在要出手啦!请大家前来围观!”
话音刚落,唐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就米琪这卖法,不吃亏才怪,青铜簋的名字和制造年份,她一样没说对!
第4章不信就滚蛋
不过米琪的声音,还是成功的吸引了吧台那些人的注意,纷纷凑过来。
“欢迎光临金宝阁铜器馆,您来这是想卖货?”一个服务生模样的小伙子也跟着人群走过来,礼貌笑道。
“嗯!”米琪点点头介绍道:“我这是…”
米琪话还没说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就率先冲过来,拿着放大镜在青铜簋上仔细查看,没一会儿,中年男人就发出一声冷笑:“从哪冒出来的小毛孩子,随便拿个破碗过来就冒充青铜器,你知道商朝的青铜器有多珍贵么,还皇帝专用,没睡醒呢吧?”
唐启顿时面色一沉,这人说话太过分了,即便米琪说的不对,那也不至于骂人吧?
高见也不高兴了,他还等着看唐启漫天要价,被罚一笔巨款,谁知突然杀出个程咬金,一口就指出唐启卖的是假货,顿时沉下脸来:“王总,你也不是第一次来这了,钱老的规矩你懂吧,不要坏了游戏规则。”
唐启明白高见什么心思,也懒得跟他计较,扭头看向中年男人冷笑道:“王总是吧,我还没喊价,你就说我这是假货,不太好吧?”
“你还敢喊价?”王总像是听见了天大的笑话一样,斜眼看着唐启:“既然你敢玩儿,老子就陪你,只要你敢按真货的价格喊,老子就送你十万块钱!否则赶紧拿着你的假货滚蛋,别在这碍眼!”
金宝阁三楼,因为有这个古怪的规矩,所以一直人烟稀少,而能出现在这里的人,无不是对青铜器有着近乎痴迷的热爱,王总典型就是这种人,他不缺钱,但见不得有人拿假货在他面前得瑟。
“好,这可是你说的,我这肯定是青铜器,就算不是商朝的,那至少也是西周的,怎么就是假货了?”唐启一拍桌子,怒道。
王总嗤笑一声:“西周?你以为西周留下来的青铜器多?这东西要真是西周的,至少值三百万,你喊一个三百万试试?赔不傻你。”
唐启心里一跳,忍不住一阵激动,看不出米琪这丫头还是个千金小姐呢,随便拿出来个东西,就价值三百万,那自己开价两千,是不是开少了?
唐启有点小后悔,不过还是强忍着兴奋,狠声道:“喊就喊,这玩意儿要是真的,你敢买不?”
“当然!”王总爆脾气也被唐启激起来了,冷笑道。
“好,那我喊价三百万!”唐启佯装赌气道,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他正愁怎么喊价呢,这王总就蹦出来报价格,而且报的价格还不低。
高见更是在一旁暗爽,他已经掏出手机,计算唐启一会儿要交多少罚款了。
唯独沈妙莲的眼神有些复杂,她清楚唐启的底细,如果唐启真能拿出这么值钱的宝贝,她也不会跟他分手了,可唐启的性子还算沉稳,不会打无准备的仗,如果他手里拿的真是假货,怎么还喊这么高的价?
“卖家叫价三百万,还有加价的么?”服务生按照交易流程问道。
四周一片寂静,本来屋里人就不多,现在有了王总这个赌局,大家都等着看热闹,谁也没有加价的意思。
见大家都迫不及待的等着钱老出来鉴定,服务生笑道:”有请钱老。”
随后,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老头就从内屋走出来,花白的头发整齐的梳在后面,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就是你跟老王打赌的?”在青铜簋面前站定,钱老的目光扫视一圈,最终定格在唐启身上,问道。
“嗯哪。”唐启点头道。
“好小子,有胆量!敢惹老王的,你还是头一个!”钱老顿时哈哈大笑,随后带上手套,在射灯下仔细研究青铜簋。
唐启不免有些紧张,虽然脑海中的声音能清晰的说出青铜簋的信息,但那信息到底可不可靠,唐启也不好说,毕竟从来没验证过,但唐启有一种直觉,这青铜簋绝对是宝贝。
“颈部三排纹饰,上有排列有序的乳钉纹,圈足饰四组饕餮兽面纹,中有脊棱…这些都是西周早期皇家祭祀用品的特征,而且从铜器腐蚀风化的程度看,制造时间确实是三千年前。”
钱老说着,顿了顿,特意看了米琪两眼,笑道:“这虽然不是商朝皇帝专用的碗,不过也是皇家的东西,价值两百到三百万之间,这个青铜簋保存还算完整,我估价三百万。”
钱老话音刚落,四周就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唐启紧提着的心也终于放下来。
整个大厅里的人都在为难得一见的青铜簋欢呼雀跃,王总先是惊讶,随后也兴奋不已,庆幸自己买到宝贝。
唯独高见面如猪肝,不敢置信的站在角落里,怒道:“不可能,那穷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值钱的东西,你们一定是看错了,这是高仿的!王总,你不也说这是假货吗!”
王总斜了高见一眼,无语道:“我只说这东西不是商朝的物件,西周的青铜器,我没研究过啊,再说钱老说是真的,还能有假不成?你是质疑钱老的鉴定结果?”
一旁围观的群众都是钱老的忠实铁粉,听到钱老的鉴定结果被质疑,顿时引起众怒:“高大少,钱老在青铜器方面可是国宝级专家,连你父亲都不敢质疑钱老的鉴定,你又是哪根葱?不信就滚蛋,别在这碍眼!”
高见从小娇生惯养,哪丢过这么大人,此时肺都快气炸了,看唐启的目光恨不得能喷出火来:“行,有钱是吧,咱们走着瞧!”
说完,高见逃似的往外走,连沈妙莲都抛弃了。
米琪却没打算放过高见,嘴角划过一丝坏笑道:“慢着,你好像还没履行赌约吧,谁输了谁学狗叫,高大少不会输不起,连狗都不如吧?”
高见身形顿时顿住,僵硬的回过头来,目光恨不得能杀人:“汪!”
第5章天价陨石
等高见走远之后,王总掏出张支票,递给唐启,尴尬笑道:“小兄弟,不好意思,刚才是我眼拙了,不过哥哥我愿赌服输,输的十万我一分不少的给你,这是三百一十万的支票,你拿好。”
被王总这样一说,唐启反倒不好意思了,拒绝道:“王哥,刚才我说话也不好听,要不是话赶话,我也不会跟您打这个赌,所以您这十万我不能要,这青铜簋,该是多少钱,就多少钱。”
王总没想到唐启到手的钱都不要,他看上去年纪轻轻的,气度倒是不凡,顿时对唐启有了好印象,拍着唐启笑道:“输就是输了,老子跟高见那小王八蛋可不一样,愿赌服输!不过这高见一向心眼小,你今天得罪了他,可要小心一些。”
“嗯,多谢王哥提醒。”见王总执意要把支票给他,唐启也不好再拒绝,接过支票苦笑道。
钱老也对唐启印象不错,笑道:“你们哥俩倒是投缘,不过陨石品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小伙子,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品鉴会上玩玩?”
“陨石品鉴会?”唐启一愣,陨石不就是天上掉下来的石头嘛,这有啥好品鉴的?
旁边的人却都露出羡慕的表情,陨石品鉴会是只针对黑市高级会员开放的,而想成为黑市的高级会员,在黑市的年交易金额必须超过两千万才行,可以说个个身价不菲。
而唐启这小子初来乍到,看装扮也不像有钱的样子,钱老就邀请他去陨石品鉴会?
运气实在好到爆棚!
米琪提起陨石,明显兴奋了,连连点头:“多谢钱老,这陨石就是天上掉落的流星雨吧,超级浪漫的!”
见米琪也对陨石有兴趣,唐启也不好再推辞,只好跟着钱老以及王总前往陨石品鉴会。
陨石品鉴会在古宝阁三楼,位置在整个黑市最角落里,环境幽僻静谧,没有其他别墅那么繁华,却也因此显得格外高档。
唐启忍不住赞叹:好高的逼格!
整个古宝阁外面站满人高马大的保安,守护十分严密,不少身材高挑的礼仪小姐端着香槟和水果穿行其中,身上的旗袍恨不得把叉开到腰上,整个白白的大腿都在旗袍下若隐若现,饶唐启不算浩涩,也看的两眼溜直。
米琪注意到唐启的目光,小手悄悄落在唐启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嫌弃道:“要不要这么没出息,没见过女人么?要看回去看去。”
唐启顿时被米琪掐的龇牙咧嘴,一手抓住米琪作恶的小手,食指正好搭在米琪手腕上,脑海再次出现那个声音,吓了唐启一跳:“米琪,女,身高一米六七,体重四十七公斤,三围…”
就在那声音即将爆出米琪三围的时候,突然发出‘嘟嘟’两声警报,紧跟着声音突然减小:“电量不足,请及时充电。”
说完,那声音就消失不见了!
靠!什么玩意儿,还及时充电,当老子充电宝呢!唐启心里忍不住暗骂。
“快走吧,钱老他们都进去了。”米琪没发现唐启的异常,催促道。
“嗯。”唐启应了一声,跟在米琪身后进了古宝阁。
心里却还想着那声音的事情,自从被那海鱼咬过后,自己就好像有了一种特异功能,只要跟食指接触,脑海中就会说出触碰物的信息。
而且这不是巧合,目前为止,那声音说的信息都准确无误。
这是什么技能?刚才让充电又是怎么回事?
唐启想不明白,但他现在来不及多想,因为面前琳琅满目的陨石,让他瞪大了眼。
古宝阁三楼。
此时已经被布置的跟博物馆一样,大大小小的陨石有序的摆放在展台上,大部分颜色漆黑,有火烧过后的迹象,当然也有个别颜色鲜艳的,在陨石群中十分显眼,更容易受到人们的青睐。
就比如那块血红色的陨石,此时正被一群人围在中央,竞相叫价。
米琪也凑上去看热闹,唐启刚要跟上去,就被一块外黑内白的陨石所吸引。
这块陨石造型别致,质感细腻,很是漂亮。
但唐启围着陨石研究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这陨石跟普通的石头有什么区别。
就在唐启一头雾水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主持人兴奋的声音:“恭喜米琪小姐以两百五十万的价格拍得陨石‘火炼’,大家鼓掌,并由衷的祝贺米琪小姐。”
“我去…这丫头还真是个千金小姐啊。”唐启惊讶道,没想到米琪还真对陨石感兴趣,花这么大价钱买块破石头回去。
话音还没落,米琪就神色慌张的跑过来,看见唐启都快哭了:“我把火炼拍了,怎么办?”
唐启也被米琪整迷糊了:“拍了就拿回家啊,还想怎么办?”
“可是,我没想买那石头啊。”米琪急的直掉泪,一张小脸哭的梨花带雨,唐启顿时心都揪起来了。
“你先别哭,到底怎么回事,慢慢说。”唐启安慰道。
米琪缓了一会儿,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唐启。
原来,进门的时候,主办方会发给来宾一个名卡,米琪把两人的名卡都领走了,进来后看见好多人都把名卡贴在陨石火炼上,还以为大家是在祈福,便把两人的名卡也贴了上去,还特意贴在了最高的位置,谁知那竟然在拍卖,最高点的价签正是两百五十万。
就连王哥也十分吃惊,毕竟大家对这块陨石的估价只有一百五十万左右,米琪为了夺得火炼,直接提价了一百万!
“唐启,现在怎么办,我还有机会再卖出去么。”米琪擦掉眼泪,眼巴巴的瞅着唐启道。
王哥眉头紧锁,摇摇头道:“难!虽然火炼很抢手,但它的实际价值只有一百五十万左右,花两百五十万买下来,可算是天价了,恐怕没人会接手。”
话音一落,米琪顿时面如死灰,眼眸中挂满深深的无助:“怎么办,这下怎么办,我急需这笔钱啊。”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4321春色小说

评论 抢沙发

  • Q Q(选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来阅书城男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