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南初的陆公子
黑色的欧陆宾利低调的停靠在半岛酒店外,这里正在举行的是江城最重量级的颁奖典礼。
车内——
南初紧紧的搂着男人的脖颈。
葱白无骨的手指穿过他刚硬的发丝,明艳的小脸上,是极致的愉悦。
后座黑色的挡风玻璃已经被升了起来。
绝佳的隔音,遮挡住了后座空间里,不断溢出的靡靡之音。
不算狭窄的空间,隐隐透着暧/昧,还有散不去的旖旎气息。
男人甚至连身上的衬衫都完好的穿在身上,扣子一丝不苟的扣着。
迥劲的大手狠狠的掐住南初的腰身。
“南初,你看什么。”低沉的嗓音,透着几分的沙哑,沉沉问道。
“手。”南初慵懒的应了声。
接着闷哼一声,像呜咽的小猫。
猫瞳里却带着极为贪婪的眸光:“陆公子,你的手怎么能这么好看。”
男人脸黑了一层,忍了忍,发了狠的折磨着南初,阴沉低吼:“变/态。”
南初一脸嫣坏的笑。
好听的嗓音,喘着气。
“大概是变态角色演多了,人也跟着不正常了。”
这话说的一点都不负责,红唇贴合亲了亲这人的唇角,软绵的手盖在男人的手背上。
男人懒得理南初,直接抽回了自己的手。
南初不满的哼了声,但很快就被他的攻城掠池逼的走投无路。
忽然,南初的手机响了起来,上面是经纪人楠哥的电话。
想也不想的,南初伸手就要去捞手机。
“不准接。”
南初知道陆骁的脾气,但是今晚的晚宴对她很重要。
她只好软着嗓子哄他:“阿骁……求求你。”
陆骁的眸光一沉。
南初从18岁跟着他到现在已经五年的时间。
很多时候,他都觉得南初没心没肺的,张口闭口都是“陆公子”。
就算是在情事上,南初都不曾改过口。
只有在南初软绵绵的求着自己的时候,才会这样嗔怒的换着法的叫着自己的名字。
偏偏也就是这样的娇嗔,几乎让陆骁把持不住。
绵长的爆发后,一切彻底的归于平静。
……
——
南初从侧门低调的进入颁奖典礼现场,但仍然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她眉眼含着浅浅的笑意,星星点点的,搭配上一身艳红的紧身礼服,说不出的风情和妖娆。
还没来得及和周围的人寒暄,就听见窃窃私语的议论声。
南初顺着议论声,抬了眉眼。
陆骁一身黑色修身西装,白色衬衫,衬衫的扣子还随意的解了两颗,性感又不羁。
才拿到最佳新人的方蕾,就这么巧笑嫣然的挽着陆骁,坐在今晚的vip席上,一脸的春风得意。
南初撇撇嘴,明明她的位置离陆骁不远,但却连基本的颔首示意都不曾有。
她徒生了烦躁,但却隐藏的很好。
……
直到颁奖嘉宾念了南初的名字,追光灯瞬间打在了她的脸上。
南初浅浅的笑,落落大方的站了起来,和周围的人拥抱后,这才提步朝着舞台上走去。
凭借一部都市职场剧,南初获得了今年的最佳女主角,和剧中男主的绯闻也让她成为了新晋流量女星。
所以,当主持人问道与易嘉衍是否会有进一步交往后……
南初眉眼含笑,并未否定。
第2章永远不要挑衅我
南初拿过奖杯,从容走下舞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从在舞台上未否认和易嘉衍的关系开始,陆骁灼热的眸光始终盯着南初,看的她坐如针毡。
“骁?”
方蕾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陆骁,顺着他毫不避讳的视线,自然也落到了南初的身上。
“南初啊,一出道就占尽所有的好资源,听说背后有个神秘的干爹呢!”
陆骁不咸不淡的嗯了声。
方蕾见陆骁并未收回视线,皱了皱眉。
“之前我和她一个剧组的,她可没少从导演的房间里走出来……”
她话未说完,却见陆骁站了起身。
“我去下洗手间。”
方蕾脸色一沉,那是南初离开的方向,但她却聪明的没吭气。
——
南初还没来及从洗手间走出来,就已经被一阵迥劲的力道给重新拉了回去,隔间的门堪堪关上。
“为什么不否认?”
陆骁捏着南初的下颌骨,面部线条绷的很紧,一字一句放佛都从喉间深处蹦出。
南初的心漏跳了几拍,对陆骁的恐惧是没有任何理由的。
但她却又不愿意在这人面前表露分毫。
纤细的手臂主动勾上了陆骁的脖颈。
甜甜糯糯的声音,很是讨好:“陆公子,你追到女洗手间就是为了问这个?”
陆骁并未回答,只是眸光更深了。
“你……不会是吃醋了吧?”南初问的轻松,心里却隐隐的有些期待。
“南初,永远不要挑衅我,嗯?”
“不敢。”南初仍然是讨好的小脸,“陆公子可是我的金主。”
陆骁的手紧了紧。
南初踮起脚尖亲了亲这人的唇角,半笑不笑的:“方小姐还在等陆公子,丢下人家可不好,我先走了。”
说完,南初头也不回的拎包离开。
剩下的时间里,两人再没任何的交流。
——
南初生性就是一个不太喜欢应酬的人。
加上这五年,陆骁给她的资源都是圈子里最好的,她完全不需要费力的讨好任何一个人。
在颁奖典礼结束后,陪着导演喝了几杯,南初就直接从后门离开。
楠哥是陆骁安排在南初身边的人,自然也很清楚南初的脾气,保姆车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南初正要离开,门忽然被人打开。
易嘉衍扯着领带,一副终于解脱了的神情。
南初还未开口,易嘉衍倒是语出惊人:“怎么自己?被陆公子抛弃了吗?”
“呵呵——”南初不冷不热的笑了声,忽然就这么朝着易嘉衍的方向走去。
但她眼角的余光却落在了门外,搂着方蕾的陆骁身上。
倒是易嘉衍看着南初,警惕了起来。
来不及反应,南初的手已经环上了他精瘦的腰身,贴得很紧。
“你要做什么!”易嘉衍想拉开南初,却没发现南初的力气这么大。
这人没拉开,两人反而就像戏里的小情侣,搂着打情骂俏。
不远处,陆骁也注意到这里的打闹。
易嘉衍僵了一下,狠狠的掐着南初的腰,面带笑容声音却咬牙切齿。
“南初,你的脸呢!”
“脸好吃吗?”
南初嬉皮笑脸的回了一句。
第3章试探
易嘉衍眯了眯丹凤眼,大手主动牵住了南初的手,一根根的掰开她的指头,南初怔了一下。
“不是要做戏给别人看?”易嘉衍压低的声音,只有两人听得见。
“我赔上前途跟你演戏,不做全,你对得起我?”
“……”
闻讯而来的记者因为易嘉衍的举动,再一次的兴奋了起来。
还没来得及发问,陆骁高大的身影却已经推门而入,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陆骁就这么盯着南初:“南小姐,先前你遗落在我车上的化妆品,不打算拿回去吗?”
一句话,记者面面相觑。
南初的脸变了,就连易嘉衍都有些讳莫如深。
“我的车上,不喜欢留任何女人的东西。”
说完,陆骁转身直接朝着玻璃门外走去。
南初站在原地不动,虽然表面不露声色,但是她却很清楚,陆骁发火了。
她知道自己要跟上去,但在这么多虎视眈眈的眼神下,南初竟然没勇气跟着陆骁走。
南初更没想到的是,陆骁在公众场合,把自己和他的关系搅的这么暧昧不清。
要知道,她进入娱乐圈起,占据了所有的好资源,从包yǎng的传闻出来开始,陆骁就是第一怀疑对象。
只是她和陆骁都藏的很好,才能相安无事的过了这五年。
被陆骁公开,再抛弃的女人,只有一个下场,彻彻底底的从娱乐圈滚出去,就连江城都不一定能呆得住了。
这下,南初是真的慌了。
易嘉衍看着南初,挑挑眉,说的淡定。
“难怪你找不到口红了,原来是落在陆总的车上?刚才我和你一起下车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注意下呢?”
“太匆忙了,大概是忘了。”
南初也接的很好。
陆骁引起的风波,有惊无险的躲了过去。
在易嘉衍的陪同下,南初朝着陆骁的黑色欧陆走了去。
记者有些悻悻然的表情,他们倒是知道,接下来江城一场大戏的投资人是陆骁,主角未定。
那么南初和易嘉衍出现在陆骁的车上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但易嘉衍和南初假戏真做的八卦,是足可以让记者炒几天的热度。
……
——
南初胆战心惊的走到了陆骁的车边,记者和粉丝已经被楠哥带走了,自然没人再注意到自己。
她才在黑色欧陆面前站定,车窗就已经降了下来,陆骁冷淡的说道:“上车。”
车门才关上,一阵天旋地转,南初就已经被彻底的压在了真皮座椅上。
“陆公子……”
南初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陆骁截断了。
“拿了最佳女主角,就敢和我叫嚣了?南初,你的胆子未免太大了点!”
南初的脸色微变,软绵的态度带着几分的慵懒。
抠着座椅的小手搂上了陆骁的脖颈,语气散漫。
“毕竟陆公子这都挽着方小姐了,我也得为自己找好后路,不是吗?”
陆骁挑眉,没说话。
“我陪着陆公子睡了这么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吧,怎么都没见陆公子让我挽着手一起出现呢!”
南初的话半真半假的,似娇嗔,又似埋怨,更多的却是试探。
第4章最毒妇人心
南初是陆骁养着的女人。
最初看见南初,那一双晶亮的猫瞳里带着桀骜不驯,让陆骁徒然有了想狠狠折断她羽翼的想法。
那是一种没有来的征服欲,男人对女人的征服。
陆骁以为自己对南初就只是一时兴起,结果这一时兴起就连续了五年。
起码,他没对南初厌烦,不管是这个人,还是她的身体。
南初也很懂得恪守本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所有的分寸拿捏的极好。
所以南初成了在他身边最长久的女人,没有之一。
但这并不意味着陆骁可以无底线的,让南初耍小脾气和试探自己。
是他最近太纵容这个女人了吗?
陆骁的眸光阴沉了下来,冰冷无情的说道。
“下车。”
……
——
南初就这样被一个人留在了原地。
她撇撇嘴,站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穿着一身火红色的小礼服,真怕自己被人当成了女鬼。
偏偏,这江城的天气还很应景了下了雨,淅淅沥沥的小雨,直接让南初打了一个大喷嚏,越来越冷。
“啧啧,被抛弃的小猫,怪可怜的。”
一阵戏谑声传来,火红色的跑车已经停在南初的面前。
“绯闻女友,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是易嘉衍。
南初看了他一眼,倒也不矫情,直接拉开门上了车,简单利落。
“去医院。”
易嘉衍怀疑的上下打量这她。
“你被家暴了?”
南初皮笑肉不笑。
“对,鉴伤,然后让狗仔跟着,明天的头条就是易先生家暴我。”
易嘉衍低咒了一声。
“最毒妇人心。”
但火红色的跑车还是朝着江城最好的私人医院的方向开去。
……
——
为了避免真的被狗仔追上,易嘉衍送南初到了医院,就开着车直接把一路跟上来的记者都给带走了。
南初一个人走了进去。
戴着口罩,加上深更半夜,还真的没人猜得到眼前的人是明星南初。
“月经多久没来了?”
“一周。”
“去抽个血,尿检一下。”
“好。”
……
十分钟后,南初就已经做完全部的检查,安静的等待最后的血检结果。
尿检的报告已经被南初拿在手里,看着报告上的结论,她的脸忽然柔和了下来,手指不自觉的在报告上画了个圈。
忽然,南初的手机传来震动,打断了她的沉思。
看了眼来电,南初的脸色变了,才刚接起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紧张呜咽的声音:“姐,你快回来,爸好可怕……”
那是南晚。
南初安抚着南晚,快速的朝着医院外走去,直接拦了车,就朝着市区一处老小区开了去。
——
南初才进门,就看见南建天逼着南晚拿钱:“老子养你们姐妹这么久,你姐现在当大明星,肯定没少给你钱,他妈的都给老子拿出来,不然老子弄死你。”
面目狰狞的不像一个父亲,而像一个要钱的地痞流氓。
南晚被吓的,瑟瑟发抖的躲在角落,看见南初的时候,直接哭出声:“姐……”

 

篇幅有限,后续精彩内容,

请用手机微信扫码,进入书城阅读。

 

关注我   免费领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