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一个老男人
房间里没有开灯。
林初夏浑身僵硬的坐在床边,冷汗沿着脸颊淌下,浑身难受。
再过半个小时,那个老男人就要过来了!
今晚是他们的订婚之夜。
回想起那个男人的传闻,她吓得不敢睁开眼睛。
传闻——陆家老四相貌丑陋,而且脾气古怪,陆家的佣人都争先恐后的辞职。更何况,他那方面似乎有隐疾,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
“先生,你过来了。”
门外响起的声音,惊了她一跳,赶紧躺回床上,不敢多看,更不敢想象今晚会发生什么事。
林家面临破产,她爸逼于无奈把她送了过来,正好陆家的老爷子见陆厉这么年孤家寡人的,就给他们安排了一场订婚礼。
过了今晚,她就是陆厉的女人了。
可那男人长得——
“你在害怕?”
短暂的沉默后,黑暗中传来的男人低沉的嗓音。
她没敢睁开眼睛看,只感觉到一只手落在落在她的肩膀上,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的声音听起来沙哑暗沉,仿佛是有些生气了。
可她不能承认,她爸还在等着陆家的资金,林初夏死忍着,哆嗦道,“没,没有,我只是有些紧张,但是我能忍住。”
“开灯吧,也许你就没这么紧张了。”
对方这话听着倒是挺绅士,他作势起身去按床头柜上的开关,林初夏慌忙的抓住他的手臂,制止了他。
“不用了!陆先生。”她颤抖的声音近乎于祈求,“反正一会儿都要关灯的……”
外人传言陆老四脸上有一道可怖的疤痕,她哪里敢直视。
万一自己被吓晕过去了……
总之,开灯是万万不能的……
陆厉沉默了下,意识到了什么,慢慢的抽手,冰凉的手掌转而覆在她的脸颊上。
林初夏大气不敢喘,想出声阻止却有没有勇气。
她在心里沉闷了良久,终于找到了措词似的,“听说你今天也忙了一天,不如先去洗个澡吧,我帮你去准备——”
“不需要。”
在她起身的瞬间,他的手臂将她拦腰截住,动作极快地压在床上。
林初夏整个身子都紧绷起来,死死的绷着,小手紧扯着身下的床单。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已经显然而见了。
只希望这个男人会温柔一些!
他年近四十,身边一个女人也没有,甚至没有绯闻,再加上性格暴戾,说不定会有虐待的倾向!
“你知道现在意味着什么吗?”他再度开口,明知道身下的小女人很紧张,却依然不紧不慢。
声音比之前两次都要绷紧,含着淡淡的警告。
林初夏脑袋一片空白,机械地回答,“我知道的,这意味着我从今往后是你的人。”
“不错。”他解开她的纽扣,动作不缓不急,像是戏弄着掌心里的猎物,从容道,“你不蠢。我需要一个聪明的妻子,而你需要钱,我们刚好合适。”
说话间,他温热的指背擦过冰凉的肌肤。
林初夏颤栗着。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经历这么羞耻的事情,而更让她感到害怕的还在后面。
“既然我们之间是互相需要的关系,在这之前,我要检查一下你是否干净。”
“检查?”
她涨红了脸。
这个男人果然是变态!
尽管未经人事,但她也知道不会有男人用这副口吻去形容一个女人!
她刚过十八岁而已,下半辈子就要伺候这么一个变态老男人了!
来不及多想,男人的手掌开始往下!
第2章四爷他不行
“你应该知道检查是什么意思。”
他的语气没有起伏,更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林初夏绷紧身子,心里清楚一再的抗拒已经引起了对方的不耐烦,再这样下去,这场交易就得终止,林家也得破产。
早就没有逃避的权利了——
她松开紧攥着床单的手,不再做无谓的抵抗,反正就是一晚的时间。
本以为男人会直接把她占有,哪知道下一秒,被子就盖在了身上,耳畔也传来了他渐行渐远的声音,“检查结束了,你很干净。但我没兴趣强逼一个害怕我的女人,等你想清楚了,我会要你的。”
林初夏惊讶睁开眼睛,只来得及看见那个挺拔的背影。
四十多岁的男人怎么会有这样的背影?
她赶紧打开灯,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是被留下了,还是被赶走了?
等了好一会儿,房间里也没有人过来,方才那个男人也没有留下任何东西,空气中只余下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并不浓烈,甚至有些好闻。
她穿上衣服想要去追,但又觉得太迟了,不如直接回林家,跟她爸汇报今晚的事。
林家上下应该在等着她回去吧……
“林小姐,你终于出来了!”
门刚推开,刺眼的闪光灯蓦然扎进瞳孔里,林初夏快步后退,险些被迎面而来的麦克风戳到脸上。
疯涌的记者挤到了面前,“林小姐,听说你今晚一直和陆家四爷在一起,你们是不是订婚了?为什么四爷没有等你就先走一步,是不是他对你不满意?”
“你,你们胡说什么!”
“我们是亲眼看见四爷从房间里出来的!”抢在前头的男记者眼冒精光,“他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难道传言四爷那方面不行是真的吗?林小姐,你有什么回应?”
整个京城都知道陆厉是什么人。
他不仅容貌丑陋,那方面的能力也不行。曾经有记者连续蹲点了一个月,就为了找到陆厉的桃色新闻,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被陆厉那长相吓得住了好几天的医院。
正常男人哪有不偷腥的!
“你们根本没有证据。”
林初夏压根没有见过这么疯狂的一幕,被逼得连连后退,巴掌大的小脸惨白得没有血色,抖着唇瓣半天也反驳不了一句。
陆家在京中有着无法超越的地位,记者根本不敢招惹他们。
可此刻他们就像疯了一样逼问她!
林家还得依仗着陆厉,她要是敢说错一句话,被陆厉知道了,整个林家都会跟着遭殃。
该怎么办?
“先生,这场闹剧想必是有心人特意准备的。”
马路对面的黑色桥车里,李助理沉下脸,“林小姐根本不能应付这群记者,是有人想要借用林小姐来造谣羞辱先生,之前那些小打小闹的风言风语已经不能满足他们了。先生,要我过去处理吗?”
“去吧,别吓到她。”
车厢的后座被昏黑笼罩着,只听见男人冷漠的话音。
第3章和四爷待了一天一夜
助理应了声,正打算前去处理,被记者围堵着的林初夏却忽然娇羞的扶着腰,嗔了眼面前的记者。
“你们怎么这样说话,四爷他是有急事才先走一步……哎呀,我腰都酸了,你们就不能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吗?”她绯红了小脸,眼神闪躲的侧过身,“不要拍我了。真不知道你们哪来的消息,四爷明明是昨晚过来的,他方才是给我买药了,讨厌!他还懒着不走。”
“这……这,林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记者都懵了!
言下之意,陆厉和她待了一天一夜?
他们都来晚了!?
“不要问了,行不行?”
林初夏捂着脸,留下记者面面相窥的看着对方。
“不,不对吧?”其中一个记者强撑着,“听说四爷脸上有一块连整容都整不好的疤痕,林小姐,你跟他待了一天,你不怕吗?有人被吓得——”
“够了!”林初夏利目怒瞪,“四爷长得比电视里的大明星也要好看,高贵有气质,是你们这些人能胡说八道的吗!你们根本没有见过他——哦,不对,哼,你们哪有资格跟我老公见面?他是懒得搭理你们才不屑澄清,他长得怎么样,我心里清楚,看得也清清楚楚!”
“怎,怎么可能!”记者瞪大了眼,这完全不对台本啊!
“庸俗!肤浅!”
林初夏昂着脖子,一双漂亮的杏眼里写满了不屑。
有记者尝试追问,也被她轻蔑的眼神给吓退了。
“行了,时间不早了,我也不跟你们浪费时间了。”她看了眼腕表,哼道,“我老公忙完了就会过来接我,你们那么喜欢蹲点就慢慢蹲吧。”
“慢着!”
刚踏出一步,一个皮肤蜡黄的记者不怀好意的挡在面前,“林小姐,你说得太过了吧?既然陆四爷这么喜欢你,他为什么要留你一个人在这里?而且,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讥笑的目光扫过她纤细的腰身,记者桀桀笑了两声,“你该不是在说谎吧?”
“我说谎?”
林初夏怒而反笑,掌心里全是汗水。
总算是弄明白了,这群人根本就是在针对陆四爷!背后说不定还有人在指使,要是不能拿出证据,就算编一百个谎言也脱不了身。
临急临忙,她去哪里找陆厉?
而且,她压根没看清楚陆厉长得像人还是像鬼,万一他真的丑得惊世骇俗,她岂不是啪啪啪打脸?
不行!林家和陆四爷是彻底绑在一起了,不能让陆厉被这群人压着。
“那你就给我等着。”林初夏用手指了指那个记者,“总有一天,你会为你这番话悔得肠子都青了!”
说完,转身就走进房间里,打算让林家把最贵那辆豪车开出来撑撑场子,绝对不能被看扁!
“先生,这——还要我过去吗?”
李助理在远处看呆了。
后座的车窗被降下三分之一,男人抬手虚握着拳抵在唇边,狭长的凤眼里是止不住的笑意,“去接她,用前些天空运回来那辆,最贵的。”
第4章老公
“好的。”助理擦了把汗,没料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随后,小心翼翼的问,“记者手里的视频要处理吗?这些东西用不了一天就会落到老爷子手里。”
“不用,留着挺好的。”
陆厉撑着下巴,唇间是玩味的笑。
那丫头扶着腰说“我老公”的时候,他怎么就这么喜欢?
陆厉捻了捻手指,微眯下的凤眼里带着几分侵略,“回去吧。”
“我知道了,先生。”助理心知肚明,先生这是感兴趣了。
这场联婚本来是由老爷子一手筹划的,先生不过是走个过场。
也许从今晚开始,这场联婚就变了意义。
等林初夏从房间里出来,得意洋洋的等着林家的豪车过来接她,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轿车突然停在面前。
穿着西装的司机从车里下来,朝着她微微附身,尊敬道,“林小姐,先生吩咐我过来接你,请上车。”
“四爷?”
林初夏脸色微变的左顾右盼,没想到陆厉真的派人过来了。
他该不会是在旁边盯着吧!
可想到那些记者还在旁边虎视眈眈,她也顾不了这么多,当即挺直腰身,露出欣喜的笑,嘴上却怪责道,“四爷真是的!他还说有急事要忙,还特意分神让你过来我,下次可不能这样了。”
“好的,小姐,我转告先生的。”司机从善如流,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特别吩咐过。
林初夏也不扭捏,上车前还特意跟记者挥了挥手,欣赏着他们一脸吃瘪的表情。
总算是保住了陆老四的声誉!
林家这回有救了。
“小姐,先生让佣人提前准备夜宵,请问你有什么喜好?”
笑容还没有扬起,司机下一句话吓得她头皮发麻,“什么意思?什么夜宵?”
……
桥车最终停在一栋陌生的别墅前。
林初夏轻吸了一口凉气,看着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老者从屋里出来,笑的时候眼角露出皱纹,非常和蔼,“林小姐你好,我是先生的私人管家,你可以叫我杨叔。夜宵已经准备好了,先生很快就会回来陪你。”
别了吧……林初夏扯了扯唇,她真的不想陆老四回来陪她!
但她不敢多说。
走进屋里,餐桌上已经摆放着精美的餐点,旁边还醒了一瓶红酒,看着格外有气氛。
林初夏心里毛毛的,坐在餐椅上不敢多动,把有关陆厉的传言都过了一遍。
传言,他相貌丑陋。
传言,他脾气暴戾……这么大年纪了,身边连一个女人都没有!哪怕陆家富可敌国,京城无数拜金女都不敢接近他,可想陆厉有多可怕!
更要命的是,他还是个变态无能男!
想到一会儿要和这个男人吃夜宵,林初夏白嫩的小手微微发抖着。
她只是在记者面前吹了个牛皮,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先生,林小姐就在餐厅。”
那人回来了!
林初夏闻声惊起,膝盖一下子撞到了桌脚上,疼得她连连吸气,泪水把视线都模糊了。
“你在做什么?”
擦拭得程亮的黑色皮鞋踩着棕灰色的地毯走到面前,男人低沉的嗓音捎着几分兴致在头顶响起。
林初夏当即毛骨悚然,视线沿着他熨烫得笔直的西装裤艰难往上,最终看见了那张堪称恐怖的脸!

 

篇幅有限,后续精彩内容,

请用手机微信扫码,进入书城阅读。

关注我   免费领课程